拾壹、附衣魂

    藤原佐为醒过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去了,季如水早已经离开了,房间里没有任何人影,只有盏烛灯。他撑起体坐了起来,看着屋外黑下去的天。

    他居然不知不觉睡了这么久了,而且生病以来第一次睡的这么安稳。

    他尝试动了动体,虽然还是很虚,软绵绵的没有力气,但之前的僵硬感已经完全没有了,头虽然还有些晕乎乎的,但明显已经清醒很多了。

    居然睡一觉就好了?果然是因为感冒?

    藤原佐为有些吃惊的想道。可是……那如水……?

    突然的,藤原佐为看见在枕头处放着一张纸,他拿起纸张展开,入眼的是有些别扭的毛笔字,字体有大有小,墨汁有浓有稀,很典型的初学者的字。

    看到这样的字体藤原佐为有些忍俊不。没想到这样一个淡然如水、看似稳成的少年写的字居然如此糟糕。

    纸上的字不多,只有寥寥几列:已经帮您解完咒了,好好休息几天体便会恢复,如果还有类似的事可以通过昌浩找我。还有……虽然帮了您逃过此劫,但以昌浩的朋友建议您,万事多留心。最后,祝你万事大吉。

    最后落款的季如水三个字比起其他字格外清秀,似乎练了很多遍。

    看完信的内容,藤原佐为怔了怔,然后笑了,绿色的眼瞳里顿时洒满阳光,温暖非常。

    如水真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呢,有机会的话要亲自上门道谢一番。

    藤原佐为如此的想道,可是他没想到的话,他再也找不到这个机会了。

    替藤原佐为解咒完第七天,天皇陪同棋士之一的藤原佐为因为在与另一位陪同棋士下棋决定谁留下时因作弊被发现而被赶出了平安京,再也不得踏入京都一步。

    这个消息是晴明告诉她的,听到这消息时她只是顿了顿,但很快恢复神

    看着季如水依旧淡然的表,晴明挑眉:“如水怕是早就猜到了吧?”

    他从不怀疑季如水是个聪明和有先见之明的人。

    “嗯。”轻轻的应了句,她没有再多说。

    的确,这个结果她已经能猜到。如果藤原佐为的为人真像昌浩所讲,那么这人太过单纯,单纯的执着于围棋。只有一颗围棋的心的人是无法在站立在皇宫内,即使只是小小的陪同棋士的职位。令她感到吃惊的对方动作居然那么快,在那之后七天内就把藤原佐为出平安京了。

    季如水站起走到窗外,从晴明的窗户里可以看到不远处昌浩的房间。此时昌浩的屋子里烛光微亮,却一片安静。

    恐怕昌浩会失意伤心一段时间了。季如水想。

    不出季如水所料,接下来的几天昌浩都待在家里,做事无精打采,经常失魂。而这事对季如水直接的好处就是昌浩再也没有让她抛弃式盘选棋盘。

    季如水平静的过了几天的晚上,直到晴明找上了她,告诉她京城内再次出现了年轻女子被袭的事件,死状恐怖,形有些扭曲,全骨头多处断裂。

    听到晴明的描述,季如水猛然想起一个多月前的遇到十二单衣时被十二单衣缠上的那股窒息感。

    “上次那个?”季如水问道。

    “啊,有很大可能。”晴明答道。看着季如水有些沉思的表,他笑道:“如何?如水想接下这事吗?”

    季如水面无表的抬眸看着他:“你本来就打算让我去吧,还问什么想不想?”

    “嚯嚯嚯,如水想太多了,师父我可是个很通达理的人咧。”

    “……”

    季如水已经懒得反驳晴明了。她认真的想了想,上次的教训她还牢牢的记得,还差点因此而死在它手里,但这一个月内她也强了不少。

    她想试试……

    “这事我接下,但是,我希望晴明你不要勾阵跟着。”

    抬眸看着晴明,季如水说的很坚定:“勾阵也好,其他神将也好,谁都不要。就我一个人去。”

    晴明看着眼前眼神坚定的女孩子,棕红色的眼睛满着笑意,他似乎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但口中却道:“可是这样没关系吗?”

    “没关系。”季如水坚定的摇头。

    她不能养成依赖,她总要自己学着尽力与拼命。如果让式神跟着她会产生一种‘就算遇到危险也没关系,有式神在’的心理,这会让她无法用尽全力,那她无法知道自己现在极限在哪。所以,必须自己过这关。

    看着季如水依然坚定的眼神,晴明的笑意更深了。

    “好。”最后他点了点头应道。

    依然是夜,在空无一人的五条大道上,笔直的道路的一头被淹没在一片昏暗的夜色中,仿佛通向地狱。

    夜,静的诡异。在这个秋初的季节整个大道只有秋风刮过,扬起一阵阵烟尘。而在此时,在那头被夜色吞没的方向里,一个影缓缓走来。

    来人裹着一个粉色的头披,头披长至大腿,将整个人都包裹在里面,而头披下方是一浅粉的小袿。

    没错,这来人正是季如水。

    这是季如水第二次穿这里的女衣服,第一次是换下现代穿来的背心裤后露树夫人给她换上的,但那时正值九月,裹着一层又一层的衣服在这个没空调连风扇都没的时代让季如水差点疯了,然后果断的选择脱下小袿穿上男装。所以平时季如水在安倍家活动穿得都是男装。

    而这次穿也不是因为什么久没穿怀念怀念,她还没脑残到那种程度。这是晴明给出的主意。

    晴明说,由于这次被袭击的对象都是女,而且凶手还神出鬼没,所以不好把握,那么他能想到最好的方法便是引蛇出洞。于是季如水就穿成这样出门了。

    说是说方法,还不如说晴明就想看她笑话!

    扯着披在头上的头披,拉着下摆,季如水面无表,走的小心翼翼。

    对于这样安静无人的道路,季如水基本已经习惯了,毕竟她像这样夜巡都有一个多月了,能不习惯就奇了!

    这次事件发生的点在樋口小道。

    樋口小道离五条大道很近,只隔了一条道,所以附近住的基本都是些从五位下官品的官员或者是些大名们。

    夜里的小道很静,原本平时还会有几辆牛车通过,但因为出现了命案后不管是平民还是大名们都还是选择乖乖待在自家府里,这样小命更有保障。

    季如水静静的走在路上,整条道很静,只有鞋子踩在沙地上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季如水形一顿,准备跨出去的右脚慢慢收回。

    感觉到了!在这条街上有什么东西在,而且就在后!

    季如水轻微拢了拢披在头上的头披,尽量遮住面容,然后猛地回过头。

    “咻——”

    就在季如水猛地转过头的瞬间,一声划破空气的破风声在耳边闪过,虽然很轻微,但季如水早对这事提高了警惕。季如水知道十二单衣肯定在她转头的瞬间飞快的移动到了她的前方,所以……

    季如水看着转头后空无一物的大道,左脚轻微的挪了一点,做好作战的准备,然后再把头转过去。

    不出她所料,转过头后就看见一件华美的红色十二单衣平铺在地上,就如一个月前在山地上看到的景一样。

    这是引猎物上钩的手段?

    看着毫无动静的十二单衣,季如水算是明白了自己上次是被这种骗无知少女的手段给骗了。她拉了拉头披遮到眼睛处,然后慢慢的走近十二单衣,直到走到离十二单衣还有半步才停下来,过程中十二单衣依然毫无动静。

    低头看着脚边红色的衣边,季如水在心里计算着到底是它躲开速度比较快还是她抽到的速度比较快呢?

    唔,计算不出来,所以用实验证明吧。

    想着季如水右手已经摸进了怀里迅速的抽出一把匕首然后狠狠的向下刺了下去,而嘴上也飞快的念着咒语:“归命!佛法僧三宝!神圣无量光智悟!一切!利成!”

    而就在她要抽出匕首的瞬间一直不动的十二单衣似乎感觉到了危险飞快的向后飞走。

    “嘶啦——”

    随着一声布帛被割裂的声音响起,十二单衣虽然躲得快,但毕竟是在毫无准备下被袭击,所以无法完全躲过季如水早有准备蓄力充沛的一击,十二单衣前两层下摆处被割开有十多寸的开口。

    “谁?你到底是谁?”

    嘶哑的男人生从十二单衣中传出,是上次听到的那把声音。

    既然计划失败了季如水也不打断继续假装下去,甩下一直披在头上很碍眼的头披,一把扯开穿得让她觉得行走困难的小袿,季如水顿时觉得空气都清新多了。

    季如水淡然地瞟了眼重新漂浮在半空中的十二单衣下摆处开口,将握着的匕首横在前,摆出一副随时战斗的样子。

    季如水的计划本是用匕首将十二单衣钉在地上,那么不管十二单衣里藏的是什么都是她砧板上的任她宰割,不过她看低了十二单衣的警惕,居然这么有危机感,在她还没抽出匕首前就感觉到危险躲开了。

    “你是之前和十二神将一起的阳师?不,应该说你是巫女?”

    十二单衣似乎认出了季如水,用着嘶哑难听的声音说着。

    “不,虽然我是女的,但我不是巫女。”

    她跟晴明学的都是阳术,她要当也要当阳师而不是巫女。

    “我管你是什么,凡是阻挡我者都必须死!!”

    十二单衣低吼着,然后发力飞快的向她飞来,

    看着向自己飞来的十二单衣,她握着匕首的手紧了紧但并没有急着躲开,反而举着匕首迎了上去。

    “嘶啦——”

    又是一声嘶啦声,季如水在即将与衣服相撞时微微向右移动半步与之错开,同时把握在右手的匕首转握到左手,在与之错开的瞬间出力向衣服刺去。

    向后翻滚了一圈,季如水半跪在地上,此时她有些庆幸自己在闲时有跟勾阵学了一点点体术,虽然只是皮毛,但这时却意外的派上用场了。

    “可恶!你居然三番两次的刺破池姬送我的衣服!我绝对绕不了你!!”

    又是一声嘶哑的嘶吼,这次十二单衣似乎被激怒了,它转个弯又快速的朝她飞来。季如水估摸着这次如果冲上去绝对讨不了好果子吃,果断的举手凭空划五芒星。

    “滋——”

    十二单衣撞在屏障外,奋力的似乎想冲破屏障。而季如水也不是一个月前的季如水,这次她不会这么容易被冲破。

    她右脚后挪半步,隔着屏障看着一股劲想要冲破屏障的十二单衣,突然加大灵力向前顶去。由于力是相对的,在十二单衣被撞飞出去同时季如水也感觉到了冲力,但她早已经将重心放在右脚,右脚一用力向后一跳,只稍微退后了两三步。

    而刚稳定好体季如水没有做任何停顿再次左手举着匕首右手抽出符咒:

    “曲亭勇族灵法布边砍妖缚山万魔共伏!急急如律令”

    符咒化为六条光柱向十二单衣飞去将之前被冲击撞飞在地上的十二单衣定在地上。

    “啊啊!可恶!放开我!放开我!!”

    十二单衣奋力挣扎着,怒吼着,季如水全然不理,举着匕首往下刺:“归命!佛法僧三宝!神圣无量光智悟!一切!利成!”

    “可恶的阳师!不要小看我!!!”

    随着男声的低吼,在季如水有些微惊讶的表下往下刺的匕首竟然生生被拦截在上方刺不下去。

    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明明已经动到十二单衣却无法继续往下刺的匕首,季如水愣了一下神,而就在这一愣神之间被十二单衣找到机会,衣袖拂起紧紧的裹在她握着匕首的手腕上。

    “哼……”

    衣服用力之大,季如水仿佛都能听到手腕骨咯吱咯吱的断裂的声音,痛的让她忍不住闷哼了出来。衣服一发力顺着手腕将季如水整个人甩了出去。

    “嗯哼——”

    虽然整个人被甩了出去,但紧紧捉住左手的袖子并没有收回去,反而又将她重重的摔在地上。

    “啊!”

    季如水全痛得快要晕厥过去了,但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晕过去,不然她小命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匕首在被甩出去时也跟着飞了出去,季如水一咬牙,右手抽出符咒将符咒贴在拴在手上的袖子:“谨此奉请!降临诸神诸真人!缚鬼伏邪!百鬼消除!急急如律令!”

    “啊!!”

    受到符咒攻击的袖子飞快的收了回去,季如水抽回左手,此时左手除了剧痛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

    断了要怎么办啊!

    季如水开始担心自己的左手断了在这个没有医保的世界该怎么办。

    抬头,看着蓄力准备冲上来的十二单衣,季如水微皱眉。

    如果手没断前还可以和它纠缠多几番,但现在手伤不知如何,季如水不敢再乱来。她估摸了一下自己有足够的能力,举手没有手伤的手:

    “谨此奉请!来吧!劈开黑暗的光之刃!”

    随着咒语的念出,上隐隐闪现红光,然后慢慢升起。

    “你居然会雷神召唤术?”

    十二单衣有些吃惊地停下动作。在漆黑的夜色空,在季如水和十二单衣之间的上方的成型漩涡,中间居然隐隐有雷光闪现。

    “将四方映染成银白色的雷之剑!电灼光华!急急如律令!”

    咒语声一落下,一直环绕在手指四周的白光骤亮并向四周散,而一到蓝紫色的电光从漩涡中迅速劈下。

    “嗡克里克里洒洒杂物档”

    “滋喇——”

    意料外的熟悉的温和声音在后响起,温和的话音刚落,直直劈向十二单衣的雷光竟然被结界挡在了外面,发出‘滋喇’的声音。

    看着被挡在结界内毫发无伤的十二单衣,季如水眼睛微微睁大,满是吃惊。

    她用了八成灵力的雷神召唤术居然就这么简单的被一个结界挡在了外面!

    季如水目光微敛,这该要有多么强大的灵力与力量啊!

    *******

    场外小剧场:

    上文有提到季如水和勾阵学了点体术,那我们就讲讲跟着勾阵学体术的小插曲吧。

    因为她的体素质实在有点差,所以晴明让季如水跟勾阵学点体术;

    季如水:体术?其实我会一点。

    晴明:哦,如水会?

    季如水:嗯,三招就够。

    晴明:哪三招?

    季如水:插眼,封侯,踢下

    晴明:……怎么觉得这么不入流?

    季如水:是吗?在我家乡叫女子防狼三招式,我练了五年,实用的。

    晴明:……

    感你家乡到底有多少男人栽在你手里?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