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降头

    阳寮这个机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大,它不过是隶属于左弁官局之中务省下。说小,据说只要谁能控制阳寮就等于握有诠释一切的能力。

    阳寮中分四部官,分别是长官中的‘头’;次官中的‘助’;判官中的‘’和主典中的‘属’。还有一项是技官与教官,又分别有阳道、天文道、历道和漏刻道四项专业项目。而阳寮中看似分工听明细,但阳寮中可支配的人数只约有80至90人。

    季如水刚进阳寮,虽然她份有些特殊,是阳头推荐,天皇亲自下令,但是她依然得从见习生做起。

    见习生的工作与其说忙还不如说都是些琐碎的事,整理下资料,磨磨墨,铺铺纸之类的,偶尔的她还可以蹦跶出去帮大名除除小妖。在阳寮里季如水也混得还不错,虽然季如水话少,格颇为冷淡,但是只要不踩到她区她还是个很好说话的人,还有个叫藤原敏次的孩子因为崇拜晴明,听过季如水的事,知道她是晴明的学生后对她颇为尊敬。

    总的来说,阳寮的生活比安倍家的生活充实很多,而晴明为了锻炼她实战经验晚上总让她出去夜巡一个时辰,收收小妖小怪。

    于是这样的生活过了两个多星期。

    在季如水的预想中,既然麻仓叶王把她弄进阳寮,那么进去后总会和他见一面,但是进阳寮已经两个多星期她居然完全没有机会和麻仓叶王见过一次面,也不知道是刻意的还是无意的。

    不过呢,她也不急,阳寮就这么大,而麻仓叶王还是她顶头上司,她就不信这都撞不到一次面。

    酉时(注释:下午十七点到十九点),季如水回到安倍家。由于是夏末,即使太阳下山了天还是很亮。

    回到安倍家后,吃完晚饭,洗完澡回到房间,季如水拿好《恒星图》,拿好关于占星的书抬着式盘准备蹲在走廊观星去。毕竟安倍晴明最厉害的就是占星了,为他的弟子要是连一点占星都不会估计会被笑话的,特别是会被晴明笑。

    季如水抱着式盘唰的一下拉开门,抬头,门外正站着昌浩,左手抱着棋盘,右手伸着,似乎准备开门,似乎没料想到季如水突然出现在眼前,有些愣愣的。

    季如水看着傻乎乎看着她的昌浩,再看看他手里抱着的棋盘,问道:“有事?”

    “啊。”昌浩回过神来,有些尴尬的放下手:“嗯,佐为生病了两天了,但是佐为说过最少每天都要和别人对弈三盘,但我前天和昨天都没有。”昌浩看到了季如水手中的式盘:“呃,如水你这是……?”

    “观星。”

    平淡的给昌浩两个字,然后抱着式盘在昌浩旁边走过

    “……”

    看着坐在走廊下开始了她所说的‘观星’的季如水,昌浩一阵无语。抱着棋盘在季如水旁边坐下:“很抱歉打扰到如水你了,但是请一定要答应我的请求!”

    季如水瞄了眼满脸期待看着她的安倍昌浩,不为所动。毕竟遇到过太多次这种况她已经学会淡定了。

    “没兴趣。”

    冷淡的抛出三个字,昌浩立马向季如水处挪了挪,连忙道:“那是如水你没接触过围棋,其实围棋很有趣的很简单学的。”

    看着说这话完全不害臊的昌浩,季如水一阵无语:

    “你打赢庆次了?”

    “……”

    安倍昌浩被这句话噎住了。

    庆次是谁?庆次是某个大名的儿子。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庆次比昌浩晚学围棋一个星期,比昌浩小三岁,也就是才九岁。

    看着被堵得不知道说什么话反驳的昌浩,季如水心下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开口: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师父,也就是你爷爷安倍晴明才是会围棋的那一个。”

    “啊啊啊,我才不要找那个老狐狸对弈啊!提到就气。”听到晴明的名字,昌浩一脸气愤:“上次就是找他对弈,输了后居然说什么‘昌浩你学了那么久的围棋居然还下不过那么久没有下围棋的我爷爷我真的好失望啊’,拜托,我才学了二十多天,怎么可能下得过他那个老狐狸啊!和他下完全是自取其辱啊!!所以我才来找如水你啊!”

    看了眼说的一脸激动的昌浩,季如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淡淡的开口:“所以你找我这个连围棋都没碰过的来找回信心,顺便让我自取其辱?”

    “……”

    安倍昌浩暗暗发誓,他再也不会再来自取其辱的找季如水下棋了!

    三天后。

    季如水一脸平淡的研究着式盘,安倍昌浩坐在式盘另外一边。

    念念叨叨的听到昌浩的讲解,季如水点头:

    “于是,因为围棋老师还没病好,所以你只得来找我?”左手拿着天文书,眼睛没有从式盘上移开。

    “我也不想嘛。可是本来佐为的病应该要快好的,可是没想到一点好转也没有,还越来越严重!”

    昌浩的语气中有些担心。毕竟他还是很喜欢这个围棋老师。

    佐为有着一颗比谁都围棋的心,待人也亲切。他学的慢,可是佐为还是很细心的教他。总之昌浩很喜欢这个年轻又待人亲切的围棋老师,这也是为什么他学围棋学的那么痛苦还努力学下去,因为他完全不忍心开口说不学了啊,会不会让佐为觉得他侮辱了围棋了?

    “如水,佐为会好的吧?”说着,往前挪了挪,期待的看着季如水。

    “我不是大夫,所以不知道。而且就算我是大夫,我完全没看过他,也不可能知道他病得怎样。”翻过另一页,季如水有些平淡的回答。

    “啊,也对。”昌浩有些失望的垂下头,好一会,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再次抬起头看着季如水,语气有些激动:“呐呐,正常况下佐为生的不是大病,因为会好才对,可是他一直没好,还越来越严重,你说会不会是被怨灵缠还是被诅咒什么的。”

    听到昌浩的猜测,季如水视线从式盘上移开,抬头,面无表的看着他:“正常况下,越来越严重的小病变成大病的这种况,这个真可以有。”

    昌浩低下头有些泄气,但嘴里还是有些不甘心的嘀咕着:“那被怨灵缠也是有可能嘛。”

    瞥了眼低头在小声嘀咕的昌浩一眼,季如水右手食指在式盘上轻轻的敲了几下,似乎在思考。

    “好,我明天从阳寮回来时顺便去看看。”最后,似乎想到什么的季如水点头道。

    听到季如水说去看看,昌浩一愣。他其实只是随口抱怨一下,没想到她居然会说去看看。

    “额,可以吗?”昌浩问得有些小心翼翼,毕竟季如水一个女孩子,白天要去阳寮,晚上还要学习占星与夜巡应该会很累,所以他也没好意思请求如水去帮忙看看。

    “嗯,可以。

    昌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抱歉如水,你这么忙还这么麻烦你。”

    把目光又移到式盘上随口的回答:“没关系,我习惯了。”

    “……”

    第二天,季如水从阳寮回去时,根据从昌浩那里问来的地址,季如水找到了藤原佐为的宅府。

    藤原佐为的宅府在某条小道路边,并不是很大,大概也就三个院落,一眼望完。

    跟着领路的侍从沿着走廊走到一个房间,房间外放下了竹帘,但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人躺在榻榻米上。

    领路的侍从朝她点了点头然后走了,季如水掀开竹帘走了进去。

    屋子内躺着一个男子,男子气息虚弱,一头鸢尾紫的长发披放在枕边,细长的柳叶眉间有些微皱,有着出色五官的脸带着病态的苍白。

    季如水跪坐到榻榻米前,安静的看着藤原佐为。

    宅院周围感觉不到怨灵,也没有黑气,也就是不是怨灵所致,也不像诅咒。而且看脸色的确像是只是得了场大病。

    ……难道真是生病了?

    藤原佐为的眼睛动了动,一会,他有些虚弱的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平淡看着他的季如水。

    “啊,您就是昌浩说的如水吗?”藤原佐为缓缓的说着,声音很是虚弱。

    “嗯。”

    “抱歉,其实只是风寒而已,昌浩那孩子非要说让你来一趟吧?真是麻烦你了。”

    “不麻烦,是我自己说要来的。”为了之后安静的子……

    “是吗?”藤原佐为有些吃惊,之后他对季如水浅浅的笑了下,真心的感谢道:“谢谢您如水,那就麻烦你了。”

    季如水没有再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他认真的观察了下藤原佐为的脸色,开口道:“佐为是突然生病的?”

    藤原佐为似乎努力的想了想,然后缓缓摇了摇头:“不是,一开始有些咳嗽,但没怎么在意,后来发烧了,请了大夫看后也没有好,反而一天比一天加重病。所以昌浩才会担心的去找您吧。”

    说了一段话,藤原佐为似乎有些累了,微眯着眼睛,呼吸有些急促。

    季如水静静的听着,有些沉思。

    一天比一天严重吗?即使看了大夫也是如此?就算古代医疗再怎么落后,如果是小感冒的话不可能一点效果都没有反而更严重。

    的确像昌浩所讲,这不像是普通的重病。

    “佐为觉得体有那些不妥?”

    “不妥?”藤原佐为一顿,皱眉再次有些微皱:“想睡,却发现很难睡着,头很晕,有时候会痛到仿佛要裂开。整个体都没力,总有种体已经不是我的感觉。”

    季如水一怔,立马捉住关键词:“体不是你的?”

    “啊,是啊。这样说很奇怪吧?就是体很僵硬,有时候想动跟指头都难。不过其实不过和风寒差不多,只是比一般风寒的感受再难受些而已。”

    体不是自己的,很僵硬;越来越严重的病……

    季如水有些了然的点头,她知道是什么问题了。

    “佐为可以告诉我你的生辰八字吗?还有给我一根你的头发。”

    藤原佐为一愣,有些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啊,当然可以。”一顿,他看着她,一笑:“那就拜托如水了。”

    从藤原佐为那拿来生辰八字与一根长长的紫色发丝,将藤原佐为的生辰八字写在临时剪的纸人上,然后将纸人贴到一块木板上,用藤原佐为的头发缠住。

    藤原佐为虚弱的微眯着眼睛看着季如水表平淡地跪坐在榻榻米旁弄着一切,心里有些感慨,据昌浩说眼前这孩子也就十四岁,十四岁就能有这样沉稳冷静,是该喜这孩子也许前途无量还是该悲这孩子也许有着悲惨的过去。

    就在藤原佐为乱七八糟的猜着季如水的世时,季如水已经弄好所有的东西,她抬眸看着眼睛一动不动看着她眼神有些同的藤原佐为,微挑眉。

    这男人看着她在想什么?这眼神是怎么回事?怎么跟看着一个死了爹娘的孩子的眼神一样……

    但她没有开口问,弄完一切,季如水平淡的开口:“佐为,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尽量入睡。”

    藤原佐为一怔,收回远走的思绪,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闭上了眼睛。

    也许是真的累,藤原佐为闭上眼没多久季如水就已经听到了从他那传出的有些虚弱但颇为均匀的呼吸声。

    季如水听着似乎已经熟睡的呼吸声,看了看藤原佐为脸色苍白的睡颜。

    藤原佐为真应该要感谢昌浩,要不是昌浩说起,她一时耐不住昌浩,然后过来看看,眼前这男子顶多不超过两天就会因为体承受不住咒术而死掉。

    是的,咒术。藤原佐为既不是普通的生病,也不是怨气和诅咒,那是一种和诅咒有点相似,但又有些不同的巫术,叫下降头。

    有人用着藤原佐为的生辰八字和头发给藤原佐为下了降头,目的似乎是要藤原佐为的命。但庆幸的是下降的人似乎造术不高,要是厉害的人只要对方拿到生辰八字和头发马上就能至对方死地,而不像现在磨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不过就算效果再低也是有效果的,像藤原佐为这种毫无灵力的普通人根本不住咒术的折磨,体就会一天天崩掉,死不死只是迟到的问题。

    季如水站起,从怀里拿出四个桃木条,分别插在榻榻米四周,然后拿出一条红细线系在桃木条上,将藤原佐为围在里面。

    这些都是被藤原佐为生结界,将藤原佐为隐藏在结界里,好让下术人找不到。

    给藤原佐为筑好结界,季如水回到刚才的地方,将贴着纸人的木块放到离榻榻米大约五米处,以木块为中心在地上凭空划了个五芒星印,然后双手合掌放在面前,将无名指和尾指收拢,双手向前虚打三下。

    “破!”

    第三下打下去时,短促有力的声音从口中蹦出。咒语一落,刚才虚划的五芒星骤然亮起,将木块包围了起来,木块也在五芒星光芒下慢慢升了起来,有些不稳定的轻颤抖着。

    “咯吱——”

    升起来的木块颤抖着,不久后时不时发出咯吱的声音,而原本松松散散系在纸人外面的紫色头发紧紧的收紧勒在木块上。

    看着木块上的变化,季如水微偏头看着睡在结界中的藤原佐为,似乎没有什么异常。

    知道隐藏的结界和破解的咒术起了作用,季如水也放心的加大灵力输出,一股劲的将咒术全揽过来。

    季如水用的方法很简单,因为下降者并不专业,所以下在藤原佐为上的降头应该不是很深,那么就她也可以利用被下将者的生辰八字和头发拟出一个藤原佐为木偶,将术转移到木偶上。

    “啪——”

    最后,木块抵挡不住咒术的作用断成了两段从半空中掉落在地上,发出“啪嗒”一声,而原本因为咒术紧紧缠在木块上的头发也松散开,断裂成好几节。

    看着掉在地上的木块,因为头发的断开,缠在上面的纸人从上面掉了下来。季如水走近蹲捡起木块。

    木块是在中间拦腰断开的,断的很整齐。

    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均匀的呼吸声,季如水知道解咒成功。

    但是,看着手中断裂的木块,再看了看不远处因为降头解除成功呼吸声开始慢慢恢复正常的藤原佐为,季如水知道针对藤原佐为的事肯定还没结束,既然下狠心要取藤原佐为的命,那么下降头的人肯定不会那么容易罢休的。

    不过……之后的事就不关她的事了,她能帮昌浩的,帮这个男人的就只有这个了。至于往后是福是祸就看他个人造化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