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麻仓叶王

    等季如水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熟悉的天花板和布局让她知道自己现在在安倍家的房间里。后背的伤已经没多大感觉了,如水想这或许要归功于十二神将之一的天一。

    季如水撑起子坐了起来,努力的想了想之前的事。似乎是麻仓叶王出现一招就净化了怨灵,然后她就晕过去了,之后的事……

    唔,算了,反正她已经平安回到安倍家,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就不在她关心的范围内了。

    “啊啦,如水,你终于醒了。”门突然被拉开,露树夫人出现在门口。

    “露树夫人。”

    露树夫人走到她榻前,棕色的眼睛担忧的看着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如水已经没事了吗?有没觉得不舒服的地方?”

    “不,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昨天父亲大人带着晕迷的你回来时真是吓坏我了,不过现在没事就好。你一天没吃东西肯定饿坏了吧,我去给你弄碗粥来吧。”

    “嗯。谢谢露树夫人。”垂眉,如水真诚的谢道。

    “呵呵,不用。如水以后要小心点哦,虽然说如水现在跟着父亲大人学习阳术,但怎么说如水都是女孩子呢。”

    “嗯。”

    “好了,那我就不打扰如水休息了,一会我再来叫醒你吧。”

    露树夫人对她温和的笑了笑,然后走出了她房间。

    看着被带上的门,季如水心里有些微

    虽然被委以莫名其妙的任务来到千年前这个妖怪横肆的平安时代,但是季如水有时候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的。在整个安倍家,晴明、昌浩、露树夫人、吉昌大人,每个人待她如同她就是安倍家的一份子。

    说什么渴望父家庭亲的,说实在,她完全没有期盼过这些东西,即使生活在孤儿院,但有着院长的疼对她来说已经算是足够了。季如水从来都是安于现状的人。但是对于温暖,谁会拒绝了?

    不会特意去靠近,但也不会拒绝温暖的靠近。

    在上躺了会,在季如水几乎又快睡着的时候,门唰的一下又被拉开了。转头,季如水面无表的看着出现在门口的罪魁祸首。

    “呃……”

    看着面无表看着自己的季如水,昌浩有些尴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昌浩有些心虚的想,他是不是又不小心踩到了季如水的尾巴了……?

    看着就这样尴尬的站在门口的昌浩,季如水心里叹了口气,但还是面无表的开口道:“昌浩这是迎还羞吗?”

    “……”

    你才迎还羞你全家都迎还羞!还有谁告诉你迎还羞是这样用的啊不会用别给我乱用词语啊混蛋!!

    对于季如水的抽风昌浩已经习惯的吐槽了。

    “在半路看到母亲,听母亲说你醒了所以就来看看。”进到屋子里,昌浩坐在季如水边解释道。

    季如水点点头:“嗯,我知道。”

    昌浩嘴角微抽,对于‘我不讲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个槽点他懒得吐槽了,只是语气有些不好道:“如水你这子以后去到阳寮肯定要吃亏的!”

    这下季如水就不解了。

    “阳寮?”

    “啊,对了,如水好像还不知。其实具体我不清楚,好像是因为这次如水在天皇解咒上立了很大功劳,所以天皇陛下下令让你去阳寮替天皇陛下效命。具体的如水还需要自己去问爷爷。

    “……”

    因为在天皇解咒上立了很大功劳所以被下令去阳寮替天皇陛下效命???这是什么跟什么?为什么她只是睡了一觉就多了这么个东西出来?

    “如水?”

    看着出神的望着自己的季如水,昌浩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然后季如水眼睛动了动,似乎回过神来,然后就这样直盯盯的看着他,昌浩误以为她在担心自己女子份被识破,开口安慰道:

    “你也别想那么多啦,具体你还需要问问爷爷。如果是真的去阳寮实习的话,小心点就好了,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识破……的吧。如水?如水??季如水!你有在听我讲话吗?”

    “嗯,在听……话说昌浩,你黑眼圈是不是大了?”

    “……”

    季如水你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你果然还是去死吧……

    对于那个问题,没多久季如水就找上了晴明。

    跪坐在晴明对面,季如水面无表的看着眼前的老人。

    “我需要一个解释。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晴明点了点头,一脸明白的表道:“嗯嗯,的确需要给如水一个解释。”

    “所以可以请你开始讲了吗?”

    “嗯,可以了哟。”看着眼神越加冰冷的季如水,晴明无奈的摇摇头,微笑道:“是麻仓叶王哦。”

    季如水挑眉不应,在等着下面的话。

    “那时我赶到去的时候麻仓叶王已经降服了怨灵抱着你走出屋子了。后来他和天皇说,正因为有如水的帮忙所以他才能顺利的降服怨灵,对于如此人才应该好好作为,进入阳寮就能为天皇陛下效命。还有……”晴明一顿,抬眸看了眼季如水,继续笑道:“麻仓叶王还说,他可是很喜欢如水你咧,所以如果如水能作为他部下的话他会很开心。”

    “部下?”忽略前半句话,季如水只捉住了后半句话的两个字。

    “嗯,难道我没和如水讲?麻仓叶王可是阳寮的阳头咧。”

    “……”所以说麻仓叶王只是想多一个能让自己使唤的人么?

    看着自家徒弟有些无言又有些疑惑的脸,想到她对于麻仓叶王的评价,她还是好心的开口:“如水最好别猜麻仓叶王到底在想些什么,现在的如水我想是不可能猜出什么来的。他可是连我都看不太懂的男人啊。”

    看上去非常的温柔的男子,待人也非常的温和亲切,总之是那种看上去就很好相处的男子。

    从麻仓家传出的麻仓叶王具有能看透别人心里的能力让周围的官员甚至是天皇都有些畏惧这个看似温润的男子。但这对晴明来说都不重要,毕竟是传言,晴明从来不信所谓传言。但也许是几十年的人生经历与直觉,却让晴明下意识的觉得这个表面看上去非常温和的男子有着另外一面。

    不,与其说另外一面,不如说那总是看似温润如水的棕眸下藏着一个让人觉得恐惧的野心。

    “所以,不用试着去了解谁的想法,如水只要做好自己就好了。”

    看着晴明眨眨眼睛,季如水是不太明白为什么晴明这么警惕麻仓叶王,首先她对麻仓叶王第一印象很好,其次,毕竟她从麻仓叶王眼睛里所看到温和的笑意并不像虚假,就像女人第六感,她还是能够辨别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意。最后,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她救过自己,就冲这点季如水暂时是无法对麻仓叶王有什么不好的印象。

    但是对于晴明的话她还是点了点头,听了进去。

    没过几天的,季如水的病就已经全好了,毕竟不是什么重伤。病好没多久季如水就该上阳寮报道了。因为是天皇直接下的命令,所以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上阳寮报道那天,早早的起穿戴好露树夫人给她准备好的衣服,用完早饭,安倍吉昌已经准备好站在门口处等着她了。

    昌浩站在台阶上带着羡慕、不甘又有些担心的表看着她,对她说了句一切小心点。

    季如水点点头,看了眼没有什么需要交代的晴明,她转走向吉昌大人处,然后后面传来两爷孙的对话。

    “爷爷难道你就不担心如水的份被发现么?”昌浩有些疑惑的声音。

    “嚯嚯,昌浩也要好好的信任如水啊,我相信如水肯定没有问题的。”

    听着晴明的回答,季如水在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老狐狸。

    对于昌浩所问的问题,季如水已经问过晴明了。对于她进阳寮工作的事晴明居然一点担心也没有,毕竟如果被人发现她冒出男子进宫,还进入阳寮工作,这可不是一件什么好玩的事啊。谁知晴明这样回答她:

    “呵呵,这个如水就不用担心。既然他不揭穿你女子的份还把你弄进阳寮,那么相信他肯定会想办法帮如水隐瞒下来你的份的。”

    “他?麻仓叶王?他知道我是女的?”季如水有些吃惊,毕竟他对古代人的审美观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恐怕早在第一次见如水时就已经知道了吧。我说过的哟,麻仓叶王可是个很厉害的男人了。”

    知道麻仓叶王会看出她女子的份,知道凭他的格不会揭穿她,甚至也许还预算到麻仓叶王会把她弄进阳寮里去,所以晴明的才表现的总是这么神气淡定。

    都算计成这样子了,还不是老狐狸是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