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深宫怨妇(二)

    “晴明说如水君肯定是到处乱跑,所以一办完事就来找如水君了,没想到还真找着了。”麻仓叶王一边说着,一边向她走来。

    什么叫到处乱跑?她又不是三岁小孩!

    对于晴明的用词,季如水心里颇有微词。

    麻仓叶王已经走到她面前,他看了看她后的屋子道:“如水君怎么会走到这么远?这可离清凉很远呢。”

    “嗯,只是随便走走。”

    “这样啊,那我们回去吧,免得晴明担心。”麻仓叶王理解般的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转,似乎想带她离开。

    看着眼前麻仓叶王的背影,季如水没有动。

    为什么麻仓叶王能这么快就找到她到这里?还有刚才他一出现,那股息瞬间就消失了,就好像遇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看着已经走到离自己已经有一段距离的麻仓叶王,季如水平静的开口:

    “叶王大人。”

    麻仓叶王停下脚步,转头,脸上略带笑意的看着她:“如水君?”

    “叶王大人,你感觉到的吧?”

    季如水定定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而眼前的男子也没有回避的与她的对视,没有惊讶,没有心虚,棕色的眼睛一派清明。

    麻仓叶王看着毫无畏惧定定看着自己的女孩子,脸上笑意更深。

    “如水君知道这院子之前是谁住的吗?”

    季如水微挑眉,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转移话题,但还是回答:

    “不知道。”

    “这里曾经住过一位天皇非常宠的女御。”麻仓叶王解释道:“她曾经住在登花,但后来失宠了,被迫搬到了这里,在这里去世了。”

    季如水听着,心里明白。这就好像天朝,哪有永远得宠的妃子?今朝你受尽万千宠,明也许就被遗忘到角落。皇宫后院的争斗无论在什么国家从来都没有消停过。

    这个她懂,但她不懂的是,干嘛突然和她讲这个?

    看着季如水一脸不为所动的表,麻仓叶王继续说道:“那名女御去世后,这里经常闹鬼。”

    “……”

    这下季如水被哽住了。

    闹鬼?然后了?所以了?你别告诉我你堂堂的传说中拥有强大灵力似乎有让人感到害怕的能力、其名声能与晴明并齐,而且是传说中阳世家麻仓家的现任家主麻仓叶王怕鬼这种东西?!!

    看着季如水原本平静的脸上突然出现一脸被雷劈的表,麻仓叶王“噗“一声笑了出声,仿佛是什么逗乐了他。

    “如水君还真是有趣呢。”

    “……”谢谢你的夸奖,不好意思,我的表逗乐你了。

    看着麻仓叶王满脸收不住的笑意,季如水表回归淡定,但心里还是腹诽了他一句。

    “不是怕,而是闹鬼的事传出来后,我和晴明都来看过,可是却完全找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找不出来?两个这么厉害的阳师都找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是因为闹鬼的事是乱传的而已吗?”

    “不哟,是真的。”麻仓叶王转目,把目光移到季如水后那间有些残旧的屋子,“虽然找不到证据,但在一点的认知上,我和晴明的感觉是相同的,那就是这个屋子非常的不祥。”

    不祥……季如水扭头随着麻仓叶王的视线向后看去。

    找不到不妥的地方,但却让两位如此厉害的阳师都觉得不祥吗?难道和刚才那股气息有什么关联?

    “至于如水君所说的那个,在走近这个院子不远处才感觉到的,所以才马上过来,看来刚好及时阻止了如水君呢。”麻仓叶王一顿,再次将目光投放到后的屋子,此时麻仓叶王的笑容有些微敛:“很危险哦,这个屋子。”

    很危险吗?所以麻仓叶王刚才的行为是属于阻止她去涉险吗?

    “所以,这里还是不要靠近为好哦。さぁ(注释:读「sa」为语气词。)我们回去吧。”

    麻仓叶王半转,转头看着她,似乎在等着她。季如水回头再看了一眼后的屋子。

    现在留在这也没用,回去时问问晴明,然后找机会再来。

    打定注意后的季如水才转头朝麻仓叶王点了点头:“嗯。”

    跟着麻仓叶王一路无言的走回去,回到清凉前院时,晴明已经站在那儿,看到季如水和麻仓叶王后,晴明向两人走去。

    “哎呀呀,之前师父已经跟你说过在附近转转,这样如水都能走那么远,还让叶王带你回来,看来如水的修炼还不行啊。”

    “……”为什么这句话有点熟悉?似乎在哪听过?

    “叶王,我家徒弟给你添麻烦了。”

    “不,我很喜欢如水君呢。”

    “嚯嚯,那孩子还不是太懂事,可不能太夸那孩子啊。”

    “怎么会呢,如水君很懂事,晴明好福气。”

    “……”

    “……”

    季如水站在不远处看着两人一人一句寒暄,一个拼命诋毁她,一个拼命抬高她。季如水一脸淡然地抬头望天……

    啊,今天天气似乎不错的……

    等两人寒暄的差不多便是告别的时候了。坐在回安倍家的牛车上,季如水向晴明提起了刚才的事,从如何感觉到了那股气息到麻仓叶王出现后气息一瞬间的消失。

    听完整个过程后的晴明思考了一会,才沉声道:

    “这样啊……”

    晴明抬头,看见季如水正微偏着头往车外看,面上一如往常平淡,不知道在想什么。

    “如水知道天皇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知道。如果你打算讲,我会认真听,但如果你不打算讲,我也没兴趣知道。”转头,看着晴明。

    “呵呵,如水还真是冷淡咧……天皇他是受了诅咒呢。”

    “诅咒?”季如水努力回想着天皇的样子,“诅咒他变胖?”不然怎么看都不像是受了诅咒啊。

    “唔?有这种诅咒?如水有待发明。”

    “……”

    “如水知道面圣前提醒你不要接近天皇五米内的事?”

    “嗯。”

    季如水点了点头,回想了一下入宜秋门前晴明对他的提醒:

    ——不要接近天皇的五米之内,不然你女子份就会暴露。

    想到这个,季如水突然想起无论是去清凉的路上还是离开清凉路上,在清凉附近似乎都没有女子的影啊,按道理来说是不可能的。

    难道……

    恍然的,季如水似乎明白了。

    “五米之内不能靠近女子,不然就会有某种后果。”

    所以晴明才提醒她不能靠近天皇五米之内,清凉附近也没有任何一个女御,怕是靠近后会有什么恶后果,而且还是针对天皇的。

    “嗯,的确是这样。”晴明点头,表有些严肃。“天皇所受的诅咒是如果五米之内靠近女人便会全奇痒难忍,而如果接触到女人,那么接触的地方便会起泡化脓,所以才遣退清凉附近所有的女官,连刚怀上龙胎没多久的丽景女御天皇都无法接近。”

    “……”

    在听到这个诅咒时,季如水瞬间有些失语。

    这样的诅咒肯定是个女人,而且还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某个失宠的妃子,不然谁这么无聊诅咒这些东西啊!

    ……

    一愣,季如水似乎想起了什么。

    失宠的妃子……不久前麻仓叶王和她讲起的那个女御,因为失宠了而被迫搬离远离清凉院子,最后死在那个院子了,之后那个院子便经常闹鬼,而且还找不到根因。

    怎么想这两件事都像有着关系。

    “会不会和今天那事有关?”

    “啊,我也是这么想。”晴明点头。他抬头,正看见如水真看着自己,似乎想到什么,他一笑,问道:“如何?如水对这事感兴趣吗?”

    抬眸,季如水看着又开始给她挖坑的晴明,心里默默鄙视他一遍,然后点头:

    “有机会我需要再次进宫一趟。”一顿,补充道:“不是兴趣,只是想弄清楚而已。”

    “呵呵呵,好好好,不是兴趣。对了,如水昨天不是问麻仓叶王是怎样的人吗?今天见了觉得如何呢?”

    “麻仓叶王?”季如水回想起那个有着温和微笑的男子,“和想象中差很多。”

    “想象中?”

    “嗯,因为晴明和池田大纳言都讲过麻仓叶王是个让人觉得危险的人,所以一直以为应该长的很严肃,很诡异的。”

    ……长的很诡异是什么意思啊喂!

    对于季如水的用词,晴明难得吐槽一次。

    “那实际上如水觉得呢?”

    “年轻、温和、儒雅。起码表面上我所看到的就是这样。”

    对于麻仓叶王的第一印象,季如水还是觉得好的。看起来麻仓叶王总是挂着温和的笑容,笑起来时连棕色的眼睛里都填满了笑意,让人觉得暖暖的。对于晴明所说的野心和池田大纳言所讲的不舒服的感觉,她是完全没有的。

    听了季如水的话,晴明点点头,满含笑意的看着她:“即使比平常的孩子成熟些,但如水毕竟还是十四岁的孩子呢。”

    “?”季如水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晴明。

    “有些东西只看表面是看不出什么的。现在的如水看不出来是正常的哟,要是看出来什么的如水才叫人觉得恐怖咧。”

    “晴明,你想表达什么?”

    “嚯嚯嚯,没什么没什么,只是随便讲讲,这些话我相信以后如水就会懂的了。”

    季如水看着晴明笑的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似乎不再打算解释的样子,季如水眨眨眼睛,移开视线,也不打算追问。

    既然晴明说以后会懂的,那就以后再说吧,反正对她来说只是时间问题。

    季如水从来都是个有耐心的人。

    再次进宫是在第三天,和上次一样跟着晴明来到清凉,朝见了天皇,不同的是今天麻仓叶王和右大臣都没有来。在出清凉时,晴明看了眼她,他知道她打算做什么。

    “如水,有些事千万别乱来,麻仓叶王说的很对,那个院子很危险。”

    “我知道了。”

    朝晴明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就走出了清凉

    看着季如水的背影,晴明叹气着摇了摇头,“慧斗。”

    应声,短发女子出现在清凉门口处。

    “看着那孩子,别让她乱来。”

    短发女子点了点头,然后一阵光影,女子的影消失在门口处。

    走在前天走过的长廊下,感觉到勾阵并没故意隐藏的气息,想到晴明方才对她的叮嘱,季如水开口唤道:“勾阵,你在?”

    话音刚落,勾阵便出现在她后。她跟在季如水的后,回答道:“啊,晴明不放心你一个人。”

    季如水不语,只是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继续走在前头。

    季如水觉得晴明太看得起她。既然连晴明和麻仓叶王都搞不定的东西她还没自负到觉得自己能搞定,她只是来看看而已,顺便想确认一些事,但她不会乱来,更不会拿自己生命开玩笑,她知道自己有几两轻重。

    不过,对于晴明的好意,季如水还是心领了。

    走在去往那个院子的回廊下,勾阵跟随在后。路过那个她喜欢的小花园,再走多几步时,季如水猛然停下了脚步。

    来了!

    再次感觉到那股隐隐约约的不祥的气息,和那天的一模一样!

    “勾阵。”

    “啊,虽然只是一瞬,但的确感觉到了。”

    得到肯定的回答,季如水没有再疑迟,马上朝气息处跑去。看着季如水的背影,勾阵也没有疑迟,紧跟在季如水后。

    站在廊下,看着和那天没有丝毫不同的院子,季如水准备踏下回廊,走进院子时,左手突然被捉住了。

    “如水。”

    季如水转头,看着勾阵。勾阵的面容有些严肃。

    “小心点。”

    季如水点了点头,然后抬腿,踏下回廊。然而,就在季如水右脚刚落地的时候,地面突然窜出了强烈的黑雾,似乎要把她吞噬掉。

    季如水一惊,打算跳开,但已经来不及了,黑雾已经弥漫至她的腰部。

    “如水!”

    季如水听到勾阵有些急迫的声音,她连忙转头,想捉住勾阵伸出的手,但是瞬间她看见勾阵被黑烟所吞噬了。

    不,在勾阵看来,被黑烟吞噬的应该是她。

    看着勾阵消失在黑烟中,季如水有些不甘地抿了抿唇,

    到最后还是被掉进了猎人的陷阱里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