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深宫怨妇

    晴明说‘明天你就能看到啦’,于是第二天季如水和晴明一起坐上了去往皇宫的牛车里。

    在去往皇宫的路途上,闲不下来的晴明给她讲解皇宫的构造。而本天皇所住的皇宫分布于构造都非常的复杂的,听得她云里云雾。而她的表成功取悦了晴明:

    “哎呀哎呀,如水这样可不行呀!这些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常识咧。”

    ……常识?对于她这个连故宫大概长毛样都不知道的中国人能把本京都御所构建当常识?

    “不好意思,你所理解的常识和我理解的常识有着本质的区别。”季如水面无表的反驳。

    晴明嚯嚯笑了声,不语。然后一路无言。

    在快到皇宫的时候,晴明突然开口道:“进到内,如水要记得不要接近天皇的五米之内,不然你女子份就会暴露呢。”

    季如水一愣。什么叫‘不要接近天皇的五米之内,不然你女子份就会暴露’?难道这天皇还有接近五米内就能认出谁是女人的能力?

    看着一脸似乎发现了不得了事季如水,晴明笑而不语。

    据晴明所介绍,在皇宫里,天皇所住的地方叫内里,而内里又分外重、中重和内重。外重十二门,中重六门,内重十二门。因为季如水和晴明所走的大道是皇嘉门大道,所以进入中重最捷径的只有通过皇嘉门,而穿过皇嘉门直对着的便是礼建门,但礼建门是天皇圣驾通过的门,并非官员能通过,所以必须绕过礼建门。而绕过礼建门左拐便是宜秋门,进入宜秋门后就是中重的范围了。

    在宜秋门口出早已等待了两位侍从。

    “叶王和右大臣大人已经先一步到了,天皇陛下让我来给两位引路。”

    一位侍从领着车夫把牛车牵走,一位则负责给他们引路。

    晴明温和的笑着点了点头:“有劳。”

    季如水站在晴明后默默的跟着。而侍从领着他们一路穿过一个庭院,把他们引到一个外就退下了。

    季如水抬头,上方牌匾上用着红朱砂写着“清凉”三个字。

    话说,刚才一路过来怎么好像没有见到一个女官?皇帝的寝宫什么的不应该有成群的女官伺候着的吗?

    “呵呵,如水紧张吗?”就在季如水疑惑的时候,晴明突然开口问道。

    季如水一愣:“为什么紧张?”

    “啊咧啊咧,如水你就不能像个正常点的十四岁女孩么?真不可咧。”晴明摇头,带着抱怨的语气叹道,然后走进了内。

    “……”

    所以你到底在期待她紧张什么啊喂?因为见天皇所以紧张?为啥?这天皇还会吃人不成?有妖怪恐怖??

    季如水略有些无语的跟着晴明走进内。而进到内,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最前方中间的天皇陛下,而左右两边各坐着两人。

    跟着晴明跪下向天皇与坐在天皇右下方之处的右大臣行了礼,抬头,于是季如水终于看清了内的况。

    天皇坐最上方中间,长得很符合季如水对本天皇的印象。四十岁上下,梳着发髻,子有些发福。很典型的皇帝相。

    跪坐在天皇右下方的是个中年男子,八字胡,眼神中透着精明,看服装便知道是高职位官员,应该就是右大臣了。

    既然右边的是右大臣,那么左边的……

    想着,季如水转目,看向自己的左上方,然后一愣。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子,一袭白色狩衣,头顶冠帽,把一头黑发卷入冠帽中,面如冠玉,柔和的轮廓线,连眉目间都透着温和的气息,嘴角勾勒出一抹浅浅的微笑,有种让人如沐风的感觉。

    总体来说,长得很年轻,很温润如玉。

    ……

    …………

    于是,有谁能告诉她,这个人就是传说中拥有强大灵力似乎有让人感到害怕的能力、其名声能与晴明并齐,而且是传说中阳世家麻仓家的现任家主麻仓叶王?

    拥有这么一大串上称号的男人不应该要长得彪悍点,严肃点,凶狠点,丑的么?而事实上,麻仓叶王居然这么年轻?这么年轻!

    季如水扭头,看着在自己不远处正在和天皇说话的满头灰白的头发,满脸皱纹,总是一脸精明狡猾的狐狸样的晴明。

    ……为啥人与人之间能相差这么远呢?

    “你就是如水君吗?”

    就在季如水还在陷入“为什么麻仓叶王和安倍晴明差别这么大”的沉思中时,前方突然传来一把男人的声音。季如水回过神来,抬头看见正笑着看着的天皇。

    “回陛下,是的。”

    “之前就晴明和池田大纳言提过如水君,没想到如水君真如两人所形容的。”

    “……是。”所形容的,什么……?

    “那么接下来就拜托晴明和叶王了,当然还有如水君。”

    “……是。”因为刚才走神所以完全不明所以的季如水跟着回答。

    得到回答的天皇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站起往里面走。在天皇转时晴明也转过对季如水道:

    “如水,我和叶王还有事,这段时间你可以随意在附近转转,但别乱走哟。”

    “嗯。”随便的应了一句。反正她对这个皇宫没多大兴趣。

    看着依然一张淡然的脸,晴明玩心又起:“当然,这转转不是真的转转,可要好好的看看附近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哟,我想如水这么聪明肯定明白的吧。”

    季如水瞄了一眼又开始一副欠打表的晴明,这次干脆连回答都懒得回答了,直接站起来。

    “交代完了?”季如水看着接着也站起的晴明问道。

    “哎呀哎呀,如水真冷淡,师父我可是很伤心呀。”说着,晴明摆出一副哭的表,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

    直接忽略晴明,季如水准备转走人,但一转头居然看到麻仓叶王居然一直站在原地,面露微笑,静静的看着他们,准确的讲,应该是等着晴明。

    接触到季如水的目光,麻仓叶王朝她看来,然后点了点头,附送一个如沐风的微笑。

    季如水一愣,但很快也回应了一下,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不理那个已经完全没有形象的晴明,转走出了清凉

    走出清凉后,季如水突然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应该去哪里。虽然晴明说在附近转转,但第一次皇宫,哪里搭哪里都不知道,能去个什么地方转?原地转?

    季如水看着清凉外那条长长不知道延伸到哪里的长廊,想了想,反正也是没事干,顺着走廊走下去看能走到哪,到时候回来也方便,顺着走廊回来就可以了。

    这样想着,于是季如水就走上廊下,顺着走廊走了下去。

    廊道有点长,更有岔出其他的路,似乎连着其他的院落,但季如水没敢拐弯,免得迷路了肯定又要被晴明唠叨,然后说什么“啊呀呀,之前师父已经跟你说过在附近转转,这样如水都能走那么远还迷路,看来如水的修炼还不行啊”之类的话。想到这,让季如水更加坚定的不乱走的主意。

    啊咧,刚才她似乎有种被昌浩附的微妙的感觉?

    心里自顾的想着东西,季如水就这样一直走下去,然后终于走到了直廊的尽头,到了必须拐弯的地方。

    难道又走回去?

    季如水想了想,对于这个无聊的想法抛弃。都走到这了,肯定走下去,反正都是沿着回廊的。

    于是季如水右拐继续走。等再前行大约五十米时,季如水看到了前方似乎有庭院,等走到时,发现还真是庭院。

    庭院不是很大,和中国古代的什么御花园比起来简直就像是御花园中的小花园。但虽然不大,却也别致。庭院四周树木环绕,中间有个大池子,池水碧绿,池中开着几朵莲花,池上更有两道小桥,通向池对岸一个不大的亭子。

    虽然她对什么园林设计没什么概念,但是看着舒服的东西季如水还是会很欣赏的。

    看到这样让人别致的小庭院,那浅浅勾起的嘴角透露出她现在心舒畅与愉悦。

    季如水走下庭院,站在离池边不远处,看着池中盛放的白莲。

    虽然这京都御所以木质为主,典型的和式风格让她觉得很是简陋,起码比起什么故宫什么长安城的简直不够看,但是毕竟是皇宫,好看的地方总有的。这不,乱打乱撞还真被她发现一块让她觉得不错的地方。

    就在季如水以自己的眼光点评着院里的风景时,突然“咻”的一下,一股奇怪的感觉在附近一闪而过。

    季如水回过神来猛地转头。庭院一切如之前一样,静悄悄的,什么人也没有,静的让季如水差点以为自己的那一瞬间的感觉是错觉。

    不,不可能是错觉。虽然很短的一瞬间,但还是被她捕捉到了一闪而过的不详的气息。

    那是什么?

    小心翼翼的感觉着周围的一切,季如水一边屏着气息努力地寻找刚才的气息一边想。和这次晴明与麻仓叶王一同进宫的事有关吗?

    想到这个,季如水突然发现晴明虽然说让她跟着进宫,却没有说过天皇发生了什么事。

    “咻——”

    就在季如水想到这个时,那股不祥的气息再次出现了,而且不像刚才的一闪而过,而是隐隐约约的像是从某个地方传出来一般,像是引她过去。

    是的,就像故意散发出这股气息引她过去。

    感受到隐隐约约传来的气息,季如水站在原地不动,眨了眨眼睛。

    这就像是一个陷阱,等着猎物踩进去。

    季如水知道自己就是那个猎物。

    她应该过去的,毕竟这是一个线索,说不定能帮晴明找出罪魁祸首。但是,就像她所想,如果她是被看中的猎物,既然‘猎人’布下这样的陷阱就说明他有所准备,季如水不知道这样贸贸然过去属不属于去送死的范围。

    但是……

    季如水眼神一顿。既然她决心想成为阳师,学好阳术,这样的冒险都不敢去做的话,她想,她不仅会对不起晴明,对不起努力想成为阳师的昌浩,更对不起自己。

    也许,事后她决定会看不起自己的!

    算了吧,自己鄙视自己这种事,她还是不打算干了,多白痴啊!

    想着,季如水动了,她转快步朝气息所在的地方。

    快速的穿过走廊,在其中一个岔出的走廊处拐弯,再往前走几步,季如水渐渐发现自己似乎走近了另一个院落的范围。

    季如水翻出外廊,站在院子里。

    这个院落离清凉很远了,树木稀疏,比起其他路过的院落更加冷清,残旧。

    走到一座屋子前,面无表的看着眼前这个有点多年失修感觉的屋子,她已经非常的确认那股所感觉到的不祥的气息的确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季如水凝眉,紧了紧手中握着的映,然后准备朝屋子处走去。

    “终于找到了,原来如水君跑到这么远的院落来了。”

    温和清润的声音在后方传来。季如水一愣,顿住了准备迈出去的脚。就在这一刹那,那股刚才一直隐隐约约出现的气息瞬间消失的无影无终,这让季如水又一愣。

    看着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一丝气息的屋子,季如水有些皱眉。转头,看见那个一袭白色狩衣的温润如玉的男子正站在不远处的廊下,笑的温和。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