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坦言

    回到安倍家时已经快子时了。(注释:子时即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一点)安倍宅里静悄悄的,走进内院时昌浩屋子里已没有烛光了,似乎是学了一天围棋累了。

    季如水一进安倍宅就打算直奔自己屋子,跟晴明汇报况什么的已经让勾阵半路先回来跟晴明汇报了,所以现在她打算先回房自我总结一下今晚的失误再好好休息。她没忘晴明提出的让她进宫的事咧。

    由于不想打扰到他人,季如水打算从院子里翻过走廊外围进。拐过一个弯,抬头,只看见晴明站在走廊上,笑眯眯的看着她,然后伸出手跟招小猫似的对她招了招手。

    于是季如水再次认命了……

    安倍晴明就一丫的不让人睡觉的家伙。

    来到晴明屋前,晴明已经打开好门坐在里面摇着扇子等着她了。

    “事我已经从勾阵那里了解了。”晴明看着季如水跪坐到他对面,“估计错怨灵程度是我的错,的确,以现在如水的程度解决不了这事,所以这事我道歉,对不起呀如水。”

    季如水看着面前那个笑的一点都不像道歉样子的晴明,心里默默的鄙视他一把。以为她不知道么?这事就你这伟大的阳师安倍晴明还估计错误?明明就是你知道她打不过,但是却想试试她能力,但以防万一所以才让勾阵过去帮忙!真当是她昌浩不成?(昌浩:为啥我躺着也中枪……)

    “但是……”晴明语气一转,“虽然如水现在的能力是解决不了那个怨灵,可是却如此粗心大意,输的这么狼狈,这个可是不行的啊!虽然师父我因为如水懂事儿很少管如水的事,可是师父我对如水的期望可是很大的啊,这样的事可是让师父我很失望啊,这让我怎么把毕生能力都教于你啊……”

    对于这话,季如水没有反驳,虽然晴明的语气很欠打,但是说的话却没错,她确实太粗心大意的,竟然因为感觉不到妖气而伸手触碰十二单衣,因为如果附者实在很厉害的话那么是无法被人察觉到的。可是她就因为大意,一对上对手还没五分钟就让勾阵出来了。

    ……

    不对,等等……刚刚晴明说了什么?

    季如水猛的抬头看着安倍晴明,晴明那爬满皱纹的嘴角上扬着,棕红的眼睛满含笑意的看着她,没有以往那些复杂的绪,甚至还带着些慈祥。这样的眼神让她想起晴明看昌浩的眼神。

    “为什么?”季如水不解的看着晴明,“你明明没有信任我。”

    明明对她抱着怀疑的态度,就因为这样才收留下她,教她阳术,但为什么却说要将毕生能力教于她?

    “因为如水是我如此优秀的徒弟啊,”晴明眨了眨眼睛,笑道。“信任与怀疑只是一念之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的神力一夜之间就消失了,但是有如此纯粹神力的如水,我可不觉得会是坏人会有的呀。”

    神力?

    季如水听到这个词一愣,突然明白过来了。

    以前对于晴明收留她的猜测她只猜对了其中一部分。晴明能感受到映的神力,而晴明却以为是从她上所散发出来的,所以在她要求要学阳术时,晴明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并留下她,就为了探清她底细。可是,晴明说的消失是怎么回事?

    看着晴明,季如水想了想,最终决定了伸出手,把放在怀里的映明珠给拿了出来。

    “那不是我的神力,而是这颗叫映的明珠所散发出来的。”

    打开手掌将映暴露在晴明眼下。在烛光下,映散发着微弱的白光,而透过手心,虽然很微弱,但季如水的确能感受到从映中传来的神力。

    晴明眯了眯眼,看着躺在季如水手心中的明珠,晶莹剔透,白光微亮,的确是夜明珠中的上品,但是,除此之外,他没有感受到任何一点力量从里面散发出来。

    “你是说,我之前感受到的神力是从这颗明珠所散发出来的?”

    “嗯。”季如水点头。

    “可是,从里面我感觉不到任何力量。”

    !

    季如水一怔,她低头看着手中的明珠,感受到从中散发出来的神力,可是,晴明却说没有任何力量?

    ——立契后你就会和明珠建立了联系,能使用映的也只有为主人的你。

    突然,季如水脑海里闪过那句几乎被她忽略的一句话。能使用映的只有为主人的她,是也包括在别人眼中,定过血契的映只是一个普通的夜明珠而已?这样就可以保证不会有心术不正的人偷窥明珠。

    看着手中的映,季如水第一次觉得不应该小看它。小样,居然这么高级!还带自动防盗功能,让主人省不少心啊!

    季如水第一次满意的看着映笑笑,然后抬头,正看见晴明眼睛闪亮闪亮的看着她,带着浓浓的趣味,这让她想到了昌浩也曾经用过这么闪亮闪亮的眼神看着她。

    偷偷抹了把汗。真不愧是两爷孙……

    季如水垂眉。晴明如此相信她,不管他到底说的是真还是假,反正她的确是被感动到了,就冲这个,她觉得自己应该坦白,反正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店长也没说不可告诉别人,而且她也曾经决定过,如果晴明问起她一定会坦白,而现在就是这么个时机。

    她会坦白,但信不信就是晴明的事了。

    “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季如水突然开口,声音平静,带着以往的冷清。

    季如水抬眼看了眼饶有兴趣看着她,等着她继续讲下去的安倍晴明,继续平静的说:

    “我是来自另外一个不同的时空,甚至不同的年代。因为倒霉被神抽中,交代任务的人说在别的时空出现时空断层,需要修复,因为每个时空都存在联系,如果我不去就会牵连到我所在的时空,不得已的我答应了。交代任务的人还说,修复时空需要用到阳术,而这颗明珠……”季如水再次伸出映,“就是修复时需要用到的,里面含有巨大的神力。但是他还说,明珠需要滴血认主,认主后就只有我一个人能用。我想,之前你能感受到神力是因为映还没认主,力量没有收敛,像晴明你这样灵力强大的人自然能感觉到,但是昨晚我已经进行了血契了,所以自然的,除了我谁都感觉不到它的力量,谁都不能使用它。这是神给我的保证。”

    平静的叙述完所有的一切,季如水看着晴明,在观察他的每一个表。她不知道晴明会不会信,毕竟穿越时空这种事,就算是对于阳师来说也是一种荒谬的事吧。

    而晴明也平静的听完季如水的叙述,脸上依然带着以前的笑容,只是眼中的趣味比之前更深了。

    “修复时空吗……?”晴明捋了捋下巴那撇山羊须,然后伸手拿起季如水手中的映

    “的确什么都感觉不到啊。”晴明的声音有些感慨。

    “你相信了?”看着一脸完全接受了的晴明季如水歪头不解。她已经做好被继续怀疑下去的准备了,毕竟什么穿越时空什么神的,要说起来实在是神了些,但晴明所表现出来的就好像已经信了一般。

    “呵呵,如水也太小看你师父我啦。怎么说占卜可是我最拿手的呀。在如水来之前我已经有占卜出似乎有什么异数出现,而那时如水从天而降,我就大约能猜出我卦上所示的异数应该就是指如水了,只是因为卦上没有显示这个异数是好是坏,所以才把如水留下来观察的。而现在,不都说通了吗?”说完,晴明将映还回给她。

    占卜?难怪晴明对她的态度总是不冷不。话说占卜吗?这事都能占卜出来?看来占星是好物啊,可惜她在占星方面确实一窍不通啊,可惜可惜。

    “不过,”晴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照如水所讲,修复时空需要阳术,可有告诉你什么?”

    季如水仔细想想,还真没有。上次托梦也只告诉她怎么定血契,却没有告诉她如何进行时空修复。

    “没有。阳术中没有修复时空的咒术吗?”

    “唔——”晴明摸了摸胡子,似乎在思考着。

    看着连精通阳术的晴明都需要如此思考,看来应该是希望不大。可是,这样她要怎样完成任务?难道她又被坑了?

    “或许,是有的。”思考了良久,晴明终于开口说道,带着些不确定。

    “真有?”

    “嗯。如水还记得我跟你提过的麻仓家吧?”

    “嗯。”

    “麻仓家从古至今就是阳世家,所以所接触的阳术比普通一般的多而深。我记得我曾经看过一本历史文献记载过,麻仓家似乎有研究过关于时空的咒术,但是事实上如何便不清楚了。”

    “麻仓家……我记得现任家主似乎是麻仓叶王?好?”

    “麻仓叶王哦。”晴明轻笑。

    “哦哦哦,对,就是麻仓叶王。”季如水毫不尴尬,一脸平静的接话“那个和你齐名的那个?”

    “嚯嚯,是哟。怎么?如水打算试试?”

    “这不废话吗?”季如水抬眸瞄了他一眼。只要是机会她都不会放过。只是……

    “麻仓叶王是怎样的人?”

    如果是老头子的话会不会很难缠了?如果要求看看他们家所研究的时空咒术会不会被拒绝了?应该会吧,毕竟自家功夫不可能外传,还是自己竞争对手的徒弟。

    “想知道?”看着自家徒弟沉思的脸,晴明笑道:“明天如水就能看啦。”

    “……”

    摸下巴。不知道为啥,季如水总有一种在不知不觉中她又被晴明算计了一把?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