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十二单衣

    第二天早上,等季如水换好衣服洗漱好出现在大厅的时候,晴明正在吃早饭,露树夫人在旁边盛饭,而昌浩还没看到。

    “晴明早,露树夫人早。”和晴明和露树打了招呼,跪坐在一旁。

    露树夫人回应她一个微笑,也给她盛了一碗饭:“如水早。今天如水也很早起来。昌浩还没起来呢。”

    昌浩那孩子,我已经不指望在吃早饭时能看到他了……

    跪坐在原地季如水心里默默的接话。抬头,突然的对上了晴明的眼睛。这个眼神有些复杂,带着有疑惑、探究、趣味等等一系列复杂感

    季如水和晴明眼神接触了三秒后,季如水淡然的收回眼神,接过露树夫人递过来的饭。

    不会有错的,她已经预感到有什么事等着她了。

    果不其然的,早饭过后,晴明起,对她交代说:“如水,昨晚办完事了?今晚应该有空吧?右京边缘处据说有妖魔出没,我想让你去看看。当然,凭如水的能力我相信一定能完美解决这个小问题的。”然后甩下这句话后就出门了。

    所以说她就知道没什么好事,又是跑腿工作……

    看着晴明离开的背影,季如水有种认命的感觉。

    等季如水吃完早餐准备回屋子时,拐角正看见昌浩打着哈欠出来。对于平时这个时辰绝对看不到人影的人此时此刻出现在她面前,季如水有些吃惊。

    “昌浩今天起错时辰了?”

    ……喂喂,什么叫起错时辰啊喂!

    对于季如水的说法昌浩有些不满,但还是回答道:“因为要去佐为那里,今天开始要学习围棋了。”看着往回走的季如水,“如水今天也不出去吗?”

    “嗯,回去补眠,今晚要替你爷爷跑腿……”

    说着,季如水对昌浩挥了挥手,然后消失在拐角处。

    如果有得选择,再给季如水一百次机会她都不会选择干阳师这职业,因为太苦了,居然还要做半夜出门除妖这种事!

    又一次走在朱雀大道上,拢着披风,季如水心里对阳师这个职业有些感慨。

    这次的目的地是右京区。

    右京区位于市内西北部,比较偏远,而边缘处更是荒芜。而右京区的西部以山地为主,据晴明说,这怪事就发生在西部山地里。

    晴明那老家伙真的好意思让一个还未十五岁的女孩子半夜三更到山里除妖!

    虽然对晴明有诸多意见,但季如水还是认命的往山地里走。毕竟现在也属于半个阳师,现在还说怕妖魔鬼怪什么的都是扯淡了。但季如水发誓,正常人真不会喜欢半夜不睡觉往森森的山里跑。

    山地里长了不少的树,而且还茂盛的,树荫有些遮住本来就不亮的月光,山路因为是用石子铺成,有些磕绊。在这样的况下,季如水走的很痛苦。

    如果说没定血契前这映还能出来当手电筒用,但偏偏昨晚弄了那个什么鬼血契,现在映的光芒比这月光还要微薄,拿出来顶个鸟用。

    季如水扶着树,跨过一个大石头,正准备抬脚往前走时,突然“咻”的一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眼前闪过。

    季如水立刻抬起头,夜风徐徐,使树叶发出沙沙摩擦声,那透过树叶间隙照进来的微弱的月光也随着树叶摇摆着,而眼前,空无一物。

    什么都没有?不,不可能。刚才确实有什么东西飞过去,一件红色的类似衣服的东西。女鬼?

    季如水眼睛小心的看着四周,右手伸进怀里捉住一张符咒。

    “咻——”

    后再次传来一声破风声,季如水快速转,抽出符咒,正准备扔出去时,定眼一看,却发现后依然什么都没有,而在地上,却整齐的平铺着一件华美的红色的十二单衣。

    十二单衣?衣服?为什么在这里会突然出现衣服?

    季如水紧紧的看着来时根本没有的十二单衣,右手依然夹着符咒,等衣服一有动静立刻行动。可是,季如水等了好一会,十二单衣依然静静的铺在地上,没有任何动作。

    季如水想了想,慢慢向前跨近一步。十二单衣依然没有反应。但即使如此她依然不敢放松警惕。踩着小心的步伐,季如水来到十二单衣跟前,而十二单衣依然没有丝毫反应。

    季如水低头,看着脚下华美的十二单衣,确实感觉不到有什么妖气,她才弯腰抚上衣服。

    然而,就是季如水的手触碰到衣服那瞬间,十二单衣似乎突然被赋予了生命,灵快的随着她伸出的手臂窜上,然后紧紧的贴在她上,收紧。

    !!糟了!

    感觉到十二单衣不断被收紧,季如水意识到自己还是大意了。她伸手想要扯掉它,可是衣服却好像生了根似的紧紧贴在她上,还在不断的收紧,似乎要把她勒断。

    费力的抬起双手,合掌:“此术断却凶恶!消除灾难!”

    话音刚落,上的十二单衣似乎扭动了一下。

    “啊!!”十二单衣中传出一把男子的声音,然后被甩了出去。

    男人的声音?

    季如水疑惑,但也没多想,得到解放也不敢松懈,立刻抽出两张符咒:“谨请供奉降临诸神诸真人缚鬼伏魔 百鬼消除急急如律令。”

    季如水边跳离原地边甩出符咒。符咒向十二单衣飞去,可是十二单衣灵巧的转了个圈躲了过去,然后悬浮在季如水的前方。

    季如水站在离十二单衣约十米远之地,因刚才被勒得紧紧得而导致呼吸有些不顺畅,而且腰间有些生疼。

    她尽量使自己平稳下呼吸,但眼睛没有放过眼前的十二单衣,紧紧的盯着,好让它有什么动作时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阳师,你是阳师……”就在这时,衣服里再次传出男人的声音,嘶哑难听。

    “啊啊啊!你要阻止我吗?你也要阻止我和池姬在一起吗?”男子自顾的说着,“谁也不能阻止我和池姬在一起!啊啊啊啊!!!!!”

    男人突然狂暴了起来,随着怒吼,十二单衣飞速的向季如水飞来。

    山地里光线暗,树木多,而且小道沙地石子多,非常不平,不适宜躲避,季如水只要举手凭空划了个五芒星印,五芒星印顿时划作光屏抵挡住了十二单衣的进攻。

    “啊啊——!!”

    男人似乎不放弃,凭着力量硬拼,似乎想要冲破结界。

    季如水苦苦的坚守着,可是因为刚才的时呼吸根本还没缓过来,本想再加把劲把它弹出去,但一个不慎反而被它冲破了结界。季如水和十二单衣一并被向后弹了出去。

    啊啊,居然输的那么惨!在家里偷看的晴明肯定要嘲笑她了。

    季如水往后倒,心里一边腹诽晴明的不厚道一边做好落地时背部受创的准备,但是意料中的疼痛没有,不是意料外的怀抱却出来了。

    “没事吧?”

    熟悉的女生在头顶响起,季如水睁开眼睛,黑色的短发,有些清冷的轮廓就出现在眼前。是勾阵。

    勾阵抱着季如水跳离原地,然后在一旁的树旁放下她。

    季如水双脚着地后伸手扶着树干,抬头,面无表的看着勾阵。

    “我还以为你不打算出来。”

    其实一路上她感觉不到勾阵的存在,但是,凭着她对晴明的了解,她相信晴明不会真的让自己一个人到深山里除妖的,肯定会派人跟着。派谁她是不确定,但和她最熟的勾阵应该几率是最大的。

    勾阵轻笑:“晴明说不到必要时刻不要出现,这样会打击到如水的。”

    “……”

    她想说,晴明太高看她的志气了。

    勾阵不再说话,她转头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十二单衣,抬起右手,然后在手中聚集了黄色的光团,手一挥向十二单衣方向抛去。十二单衣向右闪开,而勾阵在放出光团时便已经抽出腰间双刀,然后迅速的冲了过去。

    “撕拉——”一声,因来不及躲不开攻击,十二单衣的口处被勾阵的刀割裂了一口子。

    “啊啊啊——!!”

    十二单衣被伤后迅速的飞离原地,嘶哑的声音再次传出,带着些咬牙切齿:“不愧是十二神将,你们给我记住!!”

    说着,十二单衣周围突然蹿出一阵黑烟向勾阵袭去,勾阵转向季如水处飞去并将她抱起。

    “嗡克里克里洒洒杂物档!”

    被勾阵抱着飞离原地的季如水替两人筑起结界,黑烟被挡在结界外。而等黑烟消散后,十二单衣早就消失得无影了。

    勾阵看着之前十二单衣消失之处,有些沉思。很快的,她转过头看着靠在树干上的季如水。而季如水也看着前方。

    “不追?”能知道十二神将,还能在勾阵眼皮底下逃,这可不是简单的。

    “嗯,他逃得很快。而且也被我所伤,估计暂时一段时间不会出现。怎样?能走吗?”

    “当然。”既然勾阵都不担心的话,她也没什么好这个心的。“回去吧。”

    “嗯。”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