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初次驱魔(二)

    在季如水话音落下后,屋内顿时有片刻的安静。

    大纳言看着自己的夫人,眉头紧皱着,然后转过头来,一脸严肃的看着她说:

    “如水君,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原本这是个诅咒,而且是不知道针对谁的。而夫人无意中的触碰到了这个诅咒,所以才会有如此现象。”

    没错,这是一个诅咒,而且是带着强烈恨意的诅咒,以至于大纳言夫人只是无意中沾到其中的怨气也能受到影响,由此可知此咒的凶猛与怨毒。但所幸的是诅咒的对象不是大纳言夫人本人,不然几条命都不够用。

    可是,有着如此强烈的恨意,诅咒着到底是谁?而被诅咒的对象又是谁?

    季如水看着躺在上脸色苍白无辜被牵连的大纳言夫人,心里有些皱眉。幸好她今天面对的是间接诅咒,不然就凭现在的她也是几条命都不够用。

    “那该怎么办?”

    大纳言的声音响起,季如水回过神,把眼神收回,环视了一下屋子,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开口道:

    “请大人稍微退后。”

    说罢,便站起来,等大纳言退到门口时,季如水也退后了两步,双手交叉在前,伸出食指、中指和无名指。

    “嗡克里克里洒洒杂物档。”(作:不要纠结咒语了,是根据语的咒语音译过来的囧)

    话音刚落,一阵光膜便罩在了大纳言夫人所躺的榻榻米周围。

    看到结界生成,她转头问大纳言:

    “请问夫人平时活动和休息的地方在哪里?

    大纳言看了眼结界里的夫人,对她点头道:“在西苑。我带你去吧。”

    跟在大纳言后来到了西苑。

    西苑比起之前的偏院要闹的多,也漂亮了多。亭台楼阁,连小桥流水都有。

    季如水站在原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才跟着大纳言走进一个房间。

    “这是内子休息的地方。”大纳言将季如水领进了房间后说道。

    季如水点了点头,然后便环着房间边走边观察。

    在本古代,女子的卧房很少东西,门口处有档竹屏风,屋内边角的地方有个不大的梳妆台,台上放着把木梳,而梳妆台旁放着一个不大的柜子,上面放着几本书,还有个青瓷花瓶。

    花瓶?

    一下子,季如水把目光投到了那个花瓶上。

    季如水走近柜子,眼睛紧紧的看着眼前的花瓶。花瓶是青花瓷,花瓶表面的花非常的好看,而花瓶上居然还有汉字。

    不,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花瓶周围居然也隐隐出现和大纳言夫人眉间出没的黑气!

    季如水眸光一凝。

    找到了!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

    “大人,请立刻离开门口,到我旁边来。”季如水对站在门口不远的大纳言说了声,然后抽中一张符咒。

    “归命!持莲华!不空!尊胜伏~!显现~显现!成就吉祥!”

    语罢,手中的符咒飞了出去,贴在了青花瓷上,而符咒中不断发出一阵阵的白光,而那个附着在花瓶上的黑气突然多了起来,最后整个花瓶都淹没在一团黑气中,只剩符咒发出的白光。

    “咻——”的一声,那团黑雾突然升起,然后脱离了花瓶。

    “趴下!”季如水大叫的一声,然后没等旁的大纳言反应过来就已经扑过去。

    黑气在屋子里飞快的转了两圈突然“咻”的一下飞了出去。季如水连忙站了起来跟了上去。

    一路跟着黑气,黑气似乎找不到目标,一直在大纳言府里乱转。季如水停下脚步,望着一直在上空打转的黑气,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放在鼻前:

    “诸临兵,诸斗士,破阵在前!”

    随着话音的落下,在季如水两旁出现了数十个星光,随着季如水划出右手,星光一致向季如水左右所指方向——空中的黑气飞去。

    “咻咻咻——”

    星光穿透黑气,黑气被分散成了几块,但没多久却又集中了起来,继续在空中乱转。

    看着完好无损的黑气,季如水心下皱眉。

    没用吗?是因为不是实体只是一股怨气?

    突然的,黑气停了下来,季如水一愣。就在这一愣期间,黑气又突然动了起来,然后朝一个方向快速的飞去。

    那是大纳言夫人现在所在的偏院!

    没有多想,季如水飞快地朝偏远赶去。

    赶到偏院大纳言夫人的的屋子时,黑气一直围着夫人的周围绕,好几次试图冲进去,但都被结界当了下来。

    看着一直在夫人上方乱转的黑气,一计突然就在她脑海里生成。

    抽出数张符咒,念了几句咒语后将符咒甩了出去。符咒向屋子的四周的墙壁飞去,一阵光膜便在屋子的周围形成。

    瓮中捉鳖。

    这便是季如水想到的。结界能让黑气出不去,别人也暂时进不来。

    似乎感觉到了季如水的存在,黑气不安分的转了转,突然“唰”的一下朝季如水冲来,季如水闪躲开。被季如水躲开后黑气没有停下,直冲冲的朝门口处飞去,可是遇到了结界。

    冲不出去的黑气似乎有些不甘,又撞了几次都无果。突然,黑气顿了下,又飞速的朝季如水的方向飞去。

    看着朝自己飞来的黑气,季如水也不急,举起手在空中划了个五芒星印,黑气被挡在了光膜前,然后被弹了出去。

    好家伙,因为怨恨太深了,所以连带怨气都带上了意识。

    黑气停在季如水不远处,季如水也定在原地,眼睛紧紧的盯着那团黑气,仿佛在对望。

    突然,季如水动了。

    “曲亭勇族灵法布边砍妖缚山万魔共伏!急急如律令!”

    她快速的抽出符咒,随着咒语的念出,符咒上出现泛出带紫的白光,然后从符咒中生出光团,光团从符咒中飞出,化成六条光柱,然后袭向了黑气,黑气一下子被光柱包围了起来,动弹不得。

    “谨请供奉降临诸神诸真人缚鬼伏魔 百鬼消除急急如律令”

    没有浪费一秒的时间,季如水快速的又抽出一张符,念出咒语,符咒飞向了黑气,“哗”的一下发出强烈的白光。等白光散去,黑气已经被吸进了符中。

    呼——终于解决了!

    看着落到地上就自燃起来的符,季如水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呼了口气想。

    随后没多久,大纳言领着一群侍从冲了进来,那时候季如水已经撤下了屋子的结界和大纳言夫人周围的结界,正在帮大纳言夫人检查还有什么问题。

    还是一开始那个地方,跪坐在大纳言前,简单的说明了一下刚才的事,听后,大纳言哈哈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不愧是晴明的学生,果然也非常的了不起啊!”

    其实她了不起真的和晴明那老狐狸没多大关系的。

    垂着头,季如水心里腹诽。

    晴明虽然说是她老师,但实际上晴明很少教她实际上的东西,大多数都是给她几本书让她自己学习与参透,然后不懂的地方再去问他,需要试验的地方就借他的十二神将用用。

    “大人过奖了。”不过即使如此,她还是选择了毕恭毕敬的这种回答方式。

    “诶,这没什么过奖不过奖的,如水君不必如此谦虚。”大纳言顿了顿,然后又说:“那么照如水君讲,内子是没有事了吗?”

    “是的,最近只要好好调理一下体便行,大约五内肚子会慢慢小下去的,大人不必担心。”

    “那便好,那便好。哈哈哈,晴明果然没有看错人!因为天皇的事,原本以为晴明不会来,但内子的事又不能再拖了,所以原本打算找麻仓家的人的,没想到晴明让他的学生来,也是如此厉害,哈哈……”

    麻仓家?季如水对于这个姓氏一愣。然后突然想起来。

    晴明丢给她的几本书中,其中一本介绍阳术的历史与发展,有什么贺茂家,平原家,其中确实有提到过麻仓家。麻仓家的人似乎很久前就是个代代为阳师,为天皇效命,在宫里更是有着一定的地位。

    唔,这代麻仓家主叫什么来着?麻仓好?还是麻仓叶王来着?(注释:‘好’读hao,‘叶王她记得不太清楚,反正也是再一次谈话中晴明稍稍提过一下。这个麻仓家主似乎是个可以和晴明齐名的伟大的阳师,阳术也非常的厉害。但是,如果出事,大名们一般很少找他,因为似乎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会让人感觉到不舒服与害怕。连晴明提起他时都说道:

    “虽然看上去很年轻,但似乎有着不小的野心,是个危险的人,所以如果以后如水遇到最好要避开哟。”

    对于这话,她是左耳进右耳出。首先不管她到底有什么机会遇到那个麻仓家主,就算是遇到了,这种东西真的说避就能避么?

    中国不有句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么?这种东西她一向顺其自然的。

    跟大纳言再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后就向他告别了,然后坐着大纳言安排的牛车回到了安倍家。

    季如水回到了安倍家后,本打算跟晴明报告一些今天的事,但被告知晴明自今早进宫后还没回来,她就转了个念头,打算先回房补个眠,今晚看况再去弄那什么血契的。

    走进院子,站到自家房间门口,刚准备推开房门,突然就看到住在对面屋的昌浩推门出来了。

    看到季如水,安倍昌浩的眼睛一亮。

    “啊,如水,你回来啦!”说着,便大步朝她这里走来。

    季如水抬头望了望天。估计她的补眠计划实行不了了。

    “怎样?今天的除妖什么的还顺利吗?”

    昌浩走到她面前,眼睛有些闪亮闪亮的看着她。季如水看了看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她房间门口。

    “嗯。我们进来再说吧。”说着,推开门准备邀请安倍昌浩进去,谁知安倍昌浩依然站在门口,脸上有些窘色,他瞪了她一眼,道:

    “季如水,你到底是不是女孩子啊,怎么可以随便邀请男子进你房间啊!”

    季如水正准备坐下的姿势一顿,她抬头,面无表的看着站在门口的昌浩,淡淡的开口:

    “噢,那你准备邀请我去你房间?”

    昌浩:“……”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