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夜入东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定 书名:皇临
    风海都,醉西天之中。

    子隐藏在一黑袍之下,白七看着前醉红尘,气从茶杯与杯盖的缝隙升起,带着袅娜的姿态,散发着浓烈的近乎于烈酒的香味。

    “圣皇……”后一个相貌清秀,面容年轻的男子说道。

    “东临学院近况如何?”白七沒有回头,依然看着醉红尘,淡淡说道。

    “兰生院长,还有韩真院长以及很多导师都进入了炼气井,不出意外,应该要闭关一段时。现在学院主事之人是原來在炼气井修炼的长老,不过他似乎对于学院的事算不得了解,让顾顺水副院长帮忙……”年轻男子说道。

    他是东临学院的学生,刚刚进入内院,天赋不错,实力不错,虽然算不得拔尖,但是能进入东临内院,本就是天赋极好的象征。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此人同时也是迷天盟的迷天众,乃是白七安插在东临的细作!

    “顾顺水……”白七低语着这三个字,“好了,你先回去吧……好好修炼……”

    “是,圣皇!”年轻男子抱拳,走出了房间,脸上的恭敬之色淡去,带上了淡淡的倨傲之,他在东临扮演的角色就是一个带着淡淡傲气,不善于与人交际的人。

    朋友越多,被发现的概率也就越大。

    进入东临的首要条件就是天赋好,而并非是演技好。

    “看样子,兰生帮了我一个忙,不过,恐怕我们之间的交也到此为止了吧……自己给他功法的恩已经报答了。”白七将前的醉红尘饮尽。

    滚烫的茶水化成一股股火的真气,冲向四肢百骸,不一会便被白七完全吸收。

    一门功法的大纲,换取一个破天武帝给自己创造一个机会,很值得。

    “既然机会已经摆到了面前,就这么放过,是在是太可惜了……”白七喃喃低语,推开房间的门。

    有一个路过的客人看向突然被打开的房门,那里却是空空如也,什么人也沒有。

    “我说,小二,你这门为什么会突然打开?”那人随手拉过侧带路的小二,有些奇怪地问道,“我不会在里面喝茶的时候,房门也突然打开吧?”

    小二一愣,笑道:“客官,瞧您说的,这房门本來就是虚掩着……刚才有风罢了。”

    两人说着,声音渐远,渐低……

    xxxxxxxxxxxxxxx

    顾顺水脸色很沉,看着窗外來來往往的的学生,听着他们的欢声笑语,恨不得将那些笑脸全部毙于掌下。

    自从他被白七废去一手一脚,修为跌落,勉强维持住破天武帝一重天的实力之后,他脸上的沉之色就从未离开过。

    即使听闻白七死的消息,也不曾感到任何的欣喜之

    倒是怎么样,顾顺水也会真正开心起來?

    他自己都不知道,或许只有死亡的白七再度出现他的面前,由他亲手杀掉那个给自己带來屈辱,毁了自己一生的小子,心中的心结才会彻底解开吧。

    几年前,他被白七重伤回來。

    就不再管理学院的任何事物,仅仅是呆在一个暗的房间内,一呆就是几年。沒有人來劝导他,以前几个跟他亲近的导师,学生也将他视若洪水猛兽,避之不及。

    当然,这一切是建立在他发狂,将一个來看望他的学生打成重伤之后。

    兰生和韩真两人也察觉出顾顺水心魔深种,也告诫过其他导师和学生,沒有事不要去打搅副院长。

    若不是这一次,兰生和韩真闭关,顾顺水也不会被人给重新拉出來。

    “老顾啊,你知道,我闭关了这么多年,对于学院的事实在不熟悉,这次完全是赶鸭子上架,你要多帮忙啊。”那个将顾顺水强行拖出來的长老说道。

    “知道了。”顾顺水依然是一张死人脸,声音也有些沙哑。

    他的子微微悬浮在空中,右边的衣袖显得空的,衣服的下摆也只能看到一只黑色的鞋子。

    “沒事的话,我要休息了。”顾顺水飘落到了椅子上,闭上了双眼,下了逐客令。

    那人似乎也习惯了顾顺水的态度,也很能理解。如果他被人废去了一手一脚,还指不定会怎么发疯的。顾顺水已经算得上是比较冷静了。

    当然,这也跟韩真和兰生几人的压制有关,顾顺水刚回來那些子,伤愈之后,整个人杀气四溢,如果沒有几人的帮助,说不定也会发狂。

    “那你休息吧,有什么事处理不了來找我。”那长老说了一句,推开门,走了出去。不出意外,应该是去哪个角落修炼去了。

    他刚刚离开,顾顺水睁开了双眼,双目赤红,充斥着杀意:“处理不了的事,找你……哈哈哈,每个人都把我当做是废物吗……顾顺水啊顾顺水……哈哈哈”

    笑声之中除了怨毒就是疯狂。

    周浓烈的杀意似乎要毁灭一切一样……

    “咳……”顾顺水突然吐出一口鲜血,脸色瞬间变得红润,而后又变得苍白起來,笑声渐渐低沉了下去。

    夜幕降临,大半个风海都陷入了沉寂之中,除了那些青楼酒肆,它们依然闹,会闹至天明。

    东临学院也是一片黑暗,只有少数几个演武场,不少刻苦修炼的学生正在对战,以实战來提高自己的修为。虽然不是什么生死战斗,但是比起闭门造车,效果要好上很多。

    “谁?”一片黑暗的房间内,看似陷入沉睡的顾顺水突然开口。

    房间内满是他浓烈的杀意!

    “想不到,感觉还敏锐的……”

    角落的灯火被人点起,一个黑袍人出现在顾顺水的面前。

    “阁下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我东临学院!”顾顺水冷哼了一声,子一下子漂浮了起來。

    “不是擅闯,有人放我进來的。”白七笑了一下,手上微光一闪,一个内院的晶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想不到学院里面竟然还会有叛徒!”顾顺水瞳孔猛然一缩,为副院长之一,他自然能够认出这晶卡乃是内院的卡片。

    “叛徒?哈哈……可以这么说吧。”白七轻笑了一下,“不过,你似乎弄错了。”

    “哦,我弄错了什么?”顾顺水眯了眯双眼,眼前之人深夜闯进东临学院,自然不可能是迷路了走进來的。

    很有可能是自己的以前招惹的敌人,看到自己落魄了,想要來报仇。

    不过顾顺水并不在乎,他已经太久沒有发泄了。

    “这张卡是我的……”白七笑了一声,周围的场景瞬间变化了一下,已经不在是那个黑暗的房间,而是转移到了大海之中,乌云遮蔽了月亮,黑暗的浪涛不断涌动着。

    海风吹得两人的衣衫咧咧作响。

    顾顺水看了看四周,冷笑了一声:“怎么,不敢在学院之内动手吗?”

    “当然,东临学院,卧虎藏龙,就算是一个残废,说不定也可以让人在沟里面翻船……”白七说道。

    顾顺水左手握拳,子微微颤抖了一下

    残废!

    这个词已经成为了他的忌,但是他此刻却不能出手,眼前之人,让他根本看不出修为。失去了一手一脚的他,虽然勉强维持了破天武帝的修为,但是战力已经大打折扣了。

    不能久战,而且很多武技都沒有了原有的威力。也就是说,顾顺水只能选择速战速决,甚至是只用自己最强大的招式,击败眼前的对手,不然他就沒有了其他的机会。

    也就是因为这样,眼前的黑袍人再三的嘲讽,他也克制着不出手,他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而这次机会,必须要了眼前之人的命。不然,死去的将会是他。

    “真是能忍啊,当年你那个废物儿子,顾斩死掉的时候,你也这么能忍就好了。”察觉到顾顺水子微微的颤动,白七笑了一声。

    顾顺水子猛然一震,抬起头:“你是谁!”

    “我是谁,我以为你以为猜到了……”白七大笑了起來,上的黑袍化作黑色的雾气消散,“你以为我是谁……哈哈……”

    有些癫狂的笑声,在顾顺水听來刺耳无比。

    而眼前之人的容貌,更是让他恨不得冲上去,将他的血一块一块地撕扯下來----白七!

    “白七!”

    几乎是从牙缝里面挤出这两个字。

    “好久不见。”比起顾顺水狰狞的脸色,白七脸上也显得平静了很多,不过森然的眼神之中的杀意不比顾顺水的少上一些。

    “我早该想到,你怎么会那么容易死掉。”咽下口中的一口鲜血,顾顺水露出微带血色的牙齿。

    “当然不会,我会看着你在东临学院像一条狗一样,苟延残喘,一点点慢慢死掉……”白七淡淡说道,就好像在描述一个事实一般。

    “哦,那你现在过來就是为了激怒我吗?”虽然白七上杀意浓烈,顾顺水却丝毫沒能察觉出他有任何出手的意思。故才会有此一问。

    “是的,很无力,不是吗?仇人在面前,你却根本不敢动手……”白七说道,“以后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來看你的,好好享受你的人生吧,希望你可以活的久一些,我的乐趣也会持续一段时间……”

    说吧,白七子渐渐变淡,下一息便会消失在顾顺水的面前。

    “无知!去死吧!”

    顾顺水突然咆哮了一声,子的气势猛然翻腾了起來,周围的空间猛然抖动了起來,白七淡淡的影顿时凝实了起來,绝强的力量将周围的空间完全锢。

    顾顺水手中好似掌握了一个太阳一般,带着无尽的光,压向白七!

重要声明:小说《皇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