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天璇、开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定 书名:皇临
    好在莫有钱只是看了冰凝一眼,就转移了目光,盯着明剑----后的江岸,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明剑“正义凛然”的话被谅在了一边,也不算完全晾在一边,至少莫有钱听从了他的话,停了下來。只是……为什么他这个发话的人沒有得到莫有钱的一丝关注呢?

    “你这登徒子……”明剑很不高兴,踏前一步,从仙鹤上面飞了下來,挡住了莫有钱的目光,厉声呵斥。

    莫有钱这才将目光转移到了明剑的上,小眼睛眨了两下,掩藏了其中的精芒。

    “你可知……”明剑看着莫有钱有些呆滞的神色,很满意地点了点,说道。

    不过话还沒有说话,莫有钱边突然燃起了几团道火,瞬间轰击到了明剑的口。

    明剑刚刚还准备发话,好好整治一下莫有钱,哪里想到这个胖子竟然毫无节地就动手了,整个道袍被炸的粉碎,口变得一片焦黑,血模糊,直直地向下坠去。

    “啊!”

    除了江岸依然闭目,其余人都发出一声惊叫,那个喜欢明剑的女子,还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眼,只不过指缝露的很大,可以看到她用无比好奇的目光正盯着正在下坠的明剑的小兄弟,脸上竟然飞起了一道红晕。

    江岸睁开了双眼,皱了皱眉头,原本坐在仙鹤的子瞬间拔高,似乎还在白鹤之上轻轻踏了一脚。

    这白鹤发出一声清越的鸣叫声,子骤然下坠,好像落石一般,很快就赶上了明剑,而白鹤也刚好在这个时候恢复了稳定,将明剑接回到了上。

    “江岸师兄果然实力高强……”刚才长相气质温柔的女子轻轻赞了一声,双目之中有水波流转,一时间说不出的妩媚。

    不过江岸最希望开口称赞他的人----冰凝,却看着莫有钱,不对,看着莫有钱的后,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的样子。

    江岸冲着那个女子笑了笑,看向莫有钱,淡漠道:“阁下一言不发,便对我师弟下如此重手,到底是何意?”

    而他边的另一个长相普通的男子也是拔出了背后背负的长剑,上面雷光缭绕,看样子是极为少见的雷系剑修。

    “呸!”莫有钱很沒有公德心地吐出了一口浓痰,污染了脚下的花花草草:“一看就知道你们这群道貌岸然,其实一肚子坏水的狗东西看上了大爷的烈风鹰,还他娘/的找什么借口?”

    江岸脸色微微变化,沒想到这胖子一说來就点破了他们的真实意图。

    莫有钱又吐了一口浓痰,这次沒有吐到脚下,而是直接喷向一只仙鹤。那只仙鹤发出一声好似厌恶的鸣叫之声,煽动着翅膀闪避开來。

    莫有钱也不以为意,继续说道:“不就是巨星们的几个小娘皮呢,有什么了不起的……想要这烈风鹰,跟大爷我打上一场啊,还拿门派來压人,正给你们门派蒙羞,怪不得七大道门这些年一直在走下坡路,原來是因为收了你们这群废物!”

    莫有钱乃是一个大丈夫,能屈能伸,做生意赔笑脸的时候就是他屈的时候,而现在,则是他伸的时候,骂的那是一个畅快淋漓啊。

    江岸脸庞抽搐了一下,若不是在几位师妹面前保持一些风度,他定然已经大打出手了。不过现在嘛……

    “看來阁下对我七大道门很有偏见,门派名誉,高于命……”江岸说道,他准备将此事直接上升到门派名誉的高度之上,为开阳门的核心弟子,在门派遭受到侮辱的时候,自然要而出,维护门派的名誉。

    “去你娘的!”沒想到莫有钱一点面子都不给,不但破口大骂,而且又捏出一个道诀,边燃起几团,瞬间扑向江岸,又用的是在人家说话的时候偷袭,这样毫无节的招式。

    不过江岸可不是明剑,之间他双目凝神,看向飞向自己的道火。

    那几团冲向江岸的道火竟然停了下來,而莫有钱也跟它们之间失去了任何的联系。这还不算,这些道火一下子调转了方向,冲向莫有钱。

    莫有钱的小眼睛一下子瞪大,他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未遇到过这样诡异的事,自己的道术竟然为别人所用。

    不过莫有钱也并非易与之辈,只见他怪叫一声,子一抖,一下子窜到了白七的后。

    按照他原來的想法,应该还能战上一二,不过刚刚白七突然传音给他,让他退下,看样子似乎要亲自出手了?

    “哦?”看到莫有钱突然躲到后的孩童之后的行为,江岸不自的挑了挑眉毛,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

    “看样子阁下……”

    “你的双目,很有趣,看样子能控制五行?”江岸的话很沒有面子的再度被打断,不过这次不是莫有钱,而是白七。而冲向白七的道火也在瞬间消散不见,只余袅袅青烟。

    不得不说,这对主仆还是合拍的,从來不给对手任何的面子。

    饶是以江岸再好的脾气,讲话再三被人打断,也是心中生出怒意,就算对方仅仅是一个幼小的孩童,江岸也是想要将其击杀。

    而且这个孩子虽然面容稚嫩,但是气质冷沉,一头白发,一双古怪的金色双眸,怎么看都不想是那种天真纯洁的孩子,更像是那种活了无数年的老妖怪。

    天元大陆不是沒有那种老妖怪,都有数百的高龄了,还顶着一个孩童的躯。这些人通常都是修炼某些无比邪恶的功法,导致体变异所致。

    白七在江岸的心里显然是一个这样的存在,他可不会傻到认为一眼就能看透自己的神通的人是一个普通的孩子。

    “有些眼力。”江岸双目爆发出神采,看向白七,周围的空间似乎波动了起來,好像五行都发生了混乱。

    “就是这样吗?”白七向前一步,子骤然消失,就出现在了江岸的面前。

    一双不含任何感的金色双眸对上了江岸的闪烁着五彩神光的双眼。

    江岸子突然间后仰,大叫一声,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庞,可以看到他双手的指缝之间,不断流出鲜血,一滴滴飘落到了空中。

    白七伸手虚空一握,正在下坠的江岸就飞到了他的面前,双臂紧紧贴着子两侧,似乎被无形的力量给束缚住了一样,双目紧闭,鲜血不断流出,在脸上留下两道明显的血痕。

    “江岸师兄……你……!”其他人,包括冰凝都惊呼了起來,只不过白七左手在虚空之中虚划了几下,从众人的后就伸出数条黑色的锁链,将他们的四肢和仙鹤捆绑在了一起,让他们动弹不得。

    “你是七大道门的人?”白七问道。

    “哼!”江岸到也是颇为硬气,冷哼了一声,沒有回答白七的话。

    白七也不动怒,直接飞到了江岸的头上,伸出一只手,贴到了江岸的额头之上,一阵古怪的氤氲雾气从他的手中蔓延了出來。

    化魂无敌!

    江岸的双目蓦然瞪大,可以看到他的双目之中已经只剩下了两个血洞,一对招子竟然已经被白七毁去了!

    “原來是这样。”白七用化魂无敌获取了江岸部分的记忆,此人是开阳门的核心弟子,实力高强,是三代弟子之中的佼佼者,不下于南宫姐妹的天才人物,可惜遇上了白七,还未來得及名震天元大陆就直接陨落了。

    白七沒有打算收服江岸,所以使用化魂无敌的时候,完全是用自己的强大力量碾压,直接摧毁了江岸的意识,也让他失去了生机。

    “开阳门……也有一个地……”白七暗道,挥了挥手,从虚空之中的黑色锁链消失不见,放开了其他人。

    “你竟然杀了江岸师兄!”那个修炼雷系剑法的剑修等着白七,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走吧。”白七沒有理会其他人,对莫有钱说道。

    “是,主上!”莫有钱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走到了白七的边,看上去竟然也有了几分气势在其中。

    两人踏上烈风鹰,瞬间消失在了天际。

    “这两人……”看到昏迷不醒,口一片焦黑,小兄弟外漏的明剑,还有已经坠落到了地上,摔成了一滩泥的江岸,所有人都相顾无言。

    “我要回师门,禀明这一切,请掌门做主!”那个剑修一抱拳,也不等另外三人回答,卷起明剑,边浮现出一道剑气,发出奔雷一般的响声,沒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天际。

    “我们也回师门,几位师兄遭遇贼人毒手,也有我们的一份责任在其中。”那个气质温柔的女子对着冰凝和另一人说道。

    两人同时点点头,驾驭后的仙鹤,很快也消失在了天际。

    “主上,我们要跟上去吗?”莫有钱问道。

    “你先回去吧……将鬼切草带给魏伦,如果丢掉了……”白七说道。

    “绝不不可能,人在草在,草亡人亡。”莫有钱难得打断白七的话,一脸正气,一副这九转鬼切草就是我的命根子的模样。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这里还有一些,你不必担心。”

    “……”

重要声明:小说《皇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