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黑茧之中的胖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定 书名:皇临
    “等一下!”易天突然出声喝止住了正守一。

    正守一微微回头,看着易天,问道:“怎么?”

    “你想要干什么?”易天的脸色有些古怪……

    “干什么?当然是去看看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你难道沒有感受到里面纯粹而磅礴的能量吗?”正守一笑了笑,看着距离自己不过十步之遥的黑茧,“不要跟我说你不心动,君子易天……”

    君子易天,易天在外界的一个称号,因为他长相不凡,气质极佳,举手投足之间又带着温和的之意,就有了这样的美名。

    不过从正守一口中说出來,就带上了讽刺的味道,毕竟他了解所谓的“君子易天”到底是怎么样的货色……君子是不错,只不过前面要加上一个“伪”字。

    “心动,我怎么可能不心动……但是,你不觉得危险吗?”易天到沒有因为正守一的话而动怒,两人都比较了解对方,一个伪君子,一个真小人,明人面前不说暗话,用不着互相试探。

    好歹两人也是同门,也不会因为面前的黑茧大动干戈,只不过,有些利益至上的分歧依然存在着。

    “危险?”正守一皱了皱眉头,“我沒有感觉……”

    “我总有一股不祥的预感,别忘记了,这个东西刚才可沒有出现,说不定就是它将我们带入那座奇怪的古城之中。”易天踏前几步,站在了正守一的旁边。

    “我当然知道……但是,这股澎湃的力量,说不定是什么妖兽的卵……不赌上一把,难道你会甘心?”正守一说道,“我师父,南宫凌霜他们全部都沒有了消息。如果我们空手而回……”

    两人出來的时候,就使用了数道传音符,想要跟失散的其他人取回联系,但是如同石沉大海,沒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说不定已经丧生在了那一场可怕的兵和妖兽的浪潮之中。易天和正守一都是亲眼所见,那些兵和妖兽往着昊天塔的方向狂奔而去。

    再到后來,剧烈的震动,远处飘起了重水之雨,两人又如何能不知道,云重子恐怕已经跟另一个强横的存在交上手了。

    至于到底是谁,两人却不清楚,说不定是制造出黑雾的那个存在,或者是那一条破天级别的大蛇,还有那一个神秘的黑袍人!

    具体的况,两人无法知晓,但是也能推断出一二,在加上传音符沒有任何的回应,云重子恐怕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连云重子都凶多吉少了,那南宫凌霜几人又怎么可能独善其?云重子可是赶过去救她或者她们的……

    “空手而回的滋味的确不好受。”易天点点头,两人却不是担心自己回到门派会受到惩罚,而是这一次遭遇了这么大的危险,沒有捞到任何的好处,就这样回去,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而目前唯一的好处,似乎就是眼前的这枚黑色的巨茧了。

    不对,天权门的掌门戒指应该算一个收获,不过被云重子拿走,两人沒有办法上手。

    “那就试一下。”正守一说道,边光华一闪,手上多了一把一人高的巨型重斧。沒有任何的花哨装饰,光溜溜的黑色斧柄,黑色的斧刃之上雕刻着几条血槽。

    不过这些血槽估计起不了什么作用,因为如此的巨大的斧头,一下子劈下去,基本上一个人就可以被直接劈成两半。

    “也好。”看到正守一看向自己,一副你不动我就不动,要上大家一起上,有危险一起扛的姿态,易天也拿出了自己的本命道器。

    一把三尺长剑,造型精美华丽,剑之上还雕刻着三个古字----“君子剑”,不过剑之上似乎隐隐有黑气缭绕,看上去有些诡异。

    “上!”

    正守一大喝了一声,手上的裂天斧高高举起,狠狠劈向那黑茧。而易天手中的剑则是直刺而出,一道道波纹从剑尖扩散而出,似乎要将那黑茧完全碎裂一般。

    “轰!”

    一阵巨响,尘土飞扬,易天和正守一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两人的攻击似乎撞上了什么牢不可破的铁板一般,根本无法撼动对方。

    神识扫视而去,那黑茧沒有丝毫的变化,两人的攻击沒有任何作用。

    易天一皱眉头,子突然拔高,冲天而起,飞上了半空中,不过还沒等正守一跟上去,他又很快落了下來,说道:“周围沒有什么异动。”

    刚才一阵巨响,他担心引來什么妖兽,便飞上高空,用神识扫过,探查了一番,确定沒有异常之后才落了下來,如此小心谨慎。

    “那就好。”正守一点了点头,又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眼前的黑茧之上,原本平静的面色突然变化。

    “黑茧要裂开了?”易天的脸色也是微变,说不清楚到底是开心还是害怕。

    此刻两人基本上能够确定这黑茧应该是某种强大的妖兽的卵,但是到底是哪一种妖兽,两人却无法得知了。

    按照两人原本的计划,是将这黑茧打破,将内中强大的生命力完全吸收,提高自己的修为。毕竟妖兽还未孵化出來,其中蕴藏的可是最纯粹的生命力,属于那种纯天然无污染无公害的产品。

    两人只需要放开了心神吸收,沒有其他任何的担心,这强大的生命力就会化成他们的力量,他们的修为。

    但是现在况却发现了变化,两人的攻击无法打破这黑茧的防御,却加速了里面的生物成长的过程,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从里面出來了。

    两人攻击过后,黑茧之上可是一点裂痕都沒有,这些裂痕是从内部延伸而出,易天和正守一两个元婴修士,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你來还是我來?”正守一问道。

    “一起?”易天皱起了眉头。

    大部分妖兽出之后,会将第一眼看到的生物当做母亲,言听计从。从这黑茧散发的磅礴的生命力來看,绝对不是什么低等的妖兽,若能将其收服,可就多了一个极为强大的助力。

    要知道,就算是化神期的修士,只能有一只玄天妖兽,作为其宠物,助力,都是极为难得的事。妖兽野难训,极难服从人类,修为越高深的妖兽,其智慧也会越高,也就更难被人类驯化。

    “你不去我就去了。”正守一撇了撇嘴,有些不屑地看着易天。

    一起去?这句话说了等于沒说,他知道易天在担心什么,万一从黑茧之中孵化的妖兽,是那种六亲不认的凶兽,两人也就沒有办法驯服它了。

    说不定还会有一场恶战。

    “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强大到一出生就能击败元婴期修士的妖兽?”正守一暗道,这明显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易天小心成这样,已经过头了,甚至可以用胆小來形容了,也难怪正守一露出不屑的意味。

    “请便。”易天思索了一下,还是退后了一步,他不是一个冲动的人,赌也沒有正守一那么重。万一真的遇到了什么危险,那可就不好说了……

    最糟糕的况,这不是什么妖兽的卵,而是跟云重子大战的某一个强者自我修复形成的黑茧,那两人可就倒霉了。

    易天也是刚刚才想到这个况,才选择了退让。

    两人几句话的时间之内,那黑茧碎裂的地方更多,也发出了声响。

    正守一立刻踏前一步,死死盯着这黑茧,而易天虽然选择了放弃,心里却仍旧有些不甘,也跟着走到了正守一的背后,探出一个脑袋。

    万一里面的小东西先看到自己的脑袋呢?

    “哈哈……终于出來了!”

    一个笑声从黑茧之中穿了出來,紧接着,黑茧碎开,一团呼呼的影从黑茧之中滚了出來。

    圆圆的脑袋,双下巴,一暴发户气质的员外衣,脸上带着有些僵硬的笑容。

    莫有钱傻乎乎地望着面前两人,脸色同样僵硬的易天和正守一。莫有钱哪里想到自己刚刚跑出來就遇到了对头。

    而正守一和易天,若不是两人修为高深,此刻肯定是吐出一口鲜血,魂归西天了。

    原本以为能够得到一个强大的妖兽宠物,沒想到居然跑出了一个猥琐无比的胖子?!就好像洞房之夜,发现自己的新娘其实是一个男人的一样。

    这一刻,正守一和易天同时想到了死。

    差一点就成为天元大陆历史上第一个不费任何的真元就死两个元婴期的修士的莫有钱终于从遭遇敌人的打击之中恢复,子猛然弹了起來。

    不过还來得及等他逃跑,破开了一个大洞的黑茧之中又飞出两道黑影,将他砸回到了地上。昏迷不醒的肖龙子,还有五肢被断了其中两肢,也不知道到底是苏醒着还是假装昏迷着的的南宫霖。

    黑茧也完全破碎,消散在了空中,露出最后三个人的声音,并肩站在一起,神色有些奇怪的南宫姐妹,还有躲在两人后,只留出一个脑袋,能够看到白色长发,拥有一对耀眼的金色瞳孔的……七八岁的孩童!

重要声明:小说《皇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