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醉西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定 书名:皇临
    白七沒有说话,只是静静站在了那边,似乎是默认了纳兰安的话。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云羽樊皱着眉头,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眼前的黑袍人充满了恶感,或许是因为他随手一击就击碎了自己的长剑,让自己在纳兰安面前丢脸了。

    “你们……还有其他选择吗?”白七说道。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为了骗取我们的晶卡?”云羽樊咄咄人。

    “算了……”白七摇摇头,似乎放弃了一般,子动了一下,准备离开。

    “等一下!”纳兰安却突然叫住了白七。

    白七动作停了下來,看着纳兰安。

    “这是我的晶卡,如果你有纸笔,我可以写一封亲笔信。”纳兰安从怀里拿出一张晶卡。他们的储物袋都被血邪子给收走了,但是晶卡却是随携带的。

    得知了他们的份之后,半分宗也沒有做出什么搜之类让他们难以接受的事,避免进入彻底无解的局面之中。

    白七摸了摸左手小指之上的戒指,手上出现了纸笔,接过了纳兰安的晶卡,又将纸笔递给了他。

    纳兰安却沒有立刻接过,而是盯着白七的左手看了一眼。

    白七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左手又缩回了衣袖之中。

    纳兰安这才接过纸笔,又抬头,疑惑地看了白七一眼,微微摇了摇头,绕过白七,将宣纸铺在了上,提笔写了起來。

    “份暴露了?”一旁的白七微微皱眉,刚才纳兰安的目光停留在了自己的左手之上。白七的左手倒是沒有什么好看的,但是他的左手小指之上的黑色储物戒指,当年纳兰安可是见过。

    不过也仅仅是随意一瞥,纳兰安刚才也是微微一愣,觉得有些眼熟,并沒有深入联想。毕竟白七的戒指很是朴素,沒有任何的特色,也不是什么抢眼之物,很容易让人忽略。

    纳兰安言简意赅,很快就写完了信,白七也沒有多看,直接收了起來。脚下出现了一张制图阵,还未等纳兰安他们再说些什么,影一散,消失不见。

    “你就这么把晶卡给他了?万一他用这卡片招摇撞骗怎么办?”云羽樊却在白七离开之后提出一个问題。

    纳兰安看了云羽樊一眼,问道:“你刚才怎么不说?”

    云羽樊脸上的表一僵,其实刚才在纳兰安写信的时候,他就想到这样的况,只不过当他准备出言制止的时候,那黑袍人似乎微微抬了抬头,自己就觉得一阵可怕的危机感扑面而來。

    竟然一时间根本说不出话來,等到黑袍人消失,才缓了过來。

    不过他自然不可能当着纳兰安的面说----刚才其实我是想说但是那个黑袍人居然放杀气威胁我,我就像兔子见了老虎一样一动都不能动了,说白了其实就是我害怕了,所以我刚才什么都沒有说。

    所以云羽樊只是一脸黯然地摇头:“刚才我沒有想到。”

    “就如同那人说的,我们别无选择。”纳兰安也沒有多问,只是淡淡说了一句,继续修炼了起來。沒错,就像白七所说,他们沒有选择。现在虽然看上去况尚好,几人仅仅是被关了起來,并沒有命之虞,但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更别说一个堂堂的宗门了,就算是纳兰安他们愿意妥协,夏天纵和血邪子也不会相信,更何况,东临学院的学生素來傲气,要他们曲意迎逢,假装和解,离开后再向师长告状,背后一刀捅死半分宗,也是不可能的事

    这种事在他们看來太丢脸了,毫无高手尊严。作为一个高手,或者准高手,或者将來的高手,做事要有原则,说话要算数,决斗要光明正大地单挑。甚至连行事疯疯癫癫,人称大魔头的关七,也是坚守自己的道理,行事都讲求一个道理,当然,他的道理通常都是常人难以理解的一“歪理”。

    云羽樊有心再辩解一下,不过想到纳兰安刚才的目光透着疏离感,张张嘴,却还是什么都沒有说。

    从纳兰安这厢离开之后,白七又找到了韩大力。

    这次比纳兰安那边顺利了很多,韩大力是一个很光棍的人,听闻白七的意图之后,直接将自己的晶卡给了白七,还叮嘱白七,要韩真把他们救出去就行了,找回场子的事,等他自己修为有成了再说。

    白七连解释都省了一番。

    拿到了两张晶卡,还有一封纳兰安的亲笔信,也足够让东临学院相信在这中岭发生的事了。

    白七随即又潜出了半分宗。

    整个过程比白七所想的顺利了很多,一方面是空间转移制的作用,另一方面,是半分宗当了多年的地头蛇,常年作威作福,警惕大减,也沒有想到在这一带竟然有人胆敢潜入自己的宗门之内。

    翌,白七恢复了华服公子的打扮,大摇大摆通过传送阵回到了风海都。

    莫有钱因为跟夏安交过手,也进入了半分宗的视野,就留在了中岭,去寻找炼制夺天丹所需要的草药。

    莫有钱作为一个修道者,在寻物方面,比起白七,反而有不少的优势。

    送别白七的时候,莫有钱简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万分不舍。因为半分宗都在寻找陈风商队之人,血邪子也亲自出动了,务必要把一切走漏消息的可能都完全扼杀。

    所以留在中岭,反而比较危险。

    不过半分宗的视力辐范围也并不广,只要莫有钱小心一点,再稍微深入中岭一些,再加上他那些妙用无穷道诀,就能逃过他们的追捕。

    事实上,除非血邪子亲自出手,就算是夏天纵也未必能抓住这个滑不留手的胖子。

    但是问題就出在了这里,白七要莫有钱去找夺天丹的药草,但是莫有钱素來小心,也听到了火麟子当时的一句话“沒有到破天武帝的修为最好不要去涉险”。

    连麒麟都这么说了,那就证明那些地方真是可怕之地。就连目前离他最近的“九转鬼切草”所在地,也肯定不是他一个小小的金丹期可以到处乱逛的地方。

    好在白七也沒有说要莫有钱一定带回來鬼切草。

    不过莫有钱知道,这次算得上是投名状了,这次只要自己尽心尽力,不管有沒有成功,甚至一无所获,都算是正式被白七接纳了。

    但是自己如果敷衍了事,能带回來鬼切草还好----当然,这不可能,火麟子不会无的放矢。如果不能,或许自己从此就再入不了白七的眼了,顶多作为外围,稍微保持一点合作。要白七尽心尽力的帮助自己,绝对不可能。

    “唉……赚钱真是艰难啊。不过,就算是为了那道诀,就是让我老莫赔上这数百斤也值了。”莫有钱叹息一声,一咬牙,下定了决心。

    他是一个商,但是也是一个懂得知恩图报的商。

    回到风海都的白七,在宽阔闹的街道上随意走着,过了一会儿就进入了一家茶馆之中。

    这间茶馆名为“醉西天”,名字看起來更像是酒肆,里面却沒有酒水卖,不过这名字起的好。一家茶馆居然叫“醉西天”,不少人就慕名前來。

    不久,这家新开不过一年的茶馆就有了一点小小的名气,三教九流,还有不少喜欢附庸风雅之人,沒事都会过來坐一坐。

    不过仅有少数人知道,这家茶馆其实却是迷天盟一年前安插在风海都的报馆,乃是迷天盟的一处落脚点。

    “公子,这边请。”白七所办的华服公子一进入茶馆,就有小厮过來招呼。

    “醉红尘,雅间。”白七说道。

    那小厮一愣,醉红尘是醉西天一种茶,茶香浓烈,更甚酒香,不过却极少出售,一是因为贵,而是因为醉红尘还有另一种含义。

    “又要醉红尘,又是雅间……难道是上面來人?”小厮暗道,将白七带到了楼上的雅间。

    “要多少醉红尘?”小厮离开之前问道。这句话就问得有些奇怪了。

    不过白七却回答地更奇怪:“三两又七。”

    “马上就來。”小厮恭敬地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过了一会儿,來送茶水的却不是小厮,而是醉西天的掌柜亲自捧着一壶茶,推开们走了进來。

    一推开门,那掌柜一惊,眼前已经不是小厮所说的华服公子了,而是一个黑袍之人。他赶紧踏前一步,一手托着茶盘,一手快速将门给关上。

    “圣皇!”掌柜恭敬行礼,整个迷天盟,只有一个人会这样打扮----那就是迷天盟的创立者,圣皇。

    “这封信,交给东临学院。”白七将一封信放到了桌上,里面还有两张晶卡。

    “是。”掌柜点点头,这件事很简单,不过既然是圣皇亲自交代,肯定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了,自己一定要好好去做,不能有任何的疏漏。拿起信件,既沒有多看,也沒有多问,又恭敬地退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房间内再度走出华服公子,一脸悠哉地走向风海都的传送阵……

    ------------------------------------------------------------

    PS:回学校了,各种杂事处理了,应该可以恢复更新了。

    PS的字数不要钱。

重要声明:小说《皇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