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埋下种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定 书名:皇临
    “动手!”

    还沒等宁小可回答,边的师弟突然开口。

    道玄子大怒,动什么手,刀剑无眼,万一伤到了楚云霄,他拿什么东西威胁楚惊飞?现在自己这面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自然要以悠然的姿态,让对手乖乖认输才对,这才是大门大派的风范,这群人,怎么就学不会呢?

    道玄子恨铁不成钢地回头,准备开口呵斥一下自己的师弟,就觉得心口一痛。

    勉强回头一看,自己的师弟手上祭起一道剑气,刺穿了自己的膛。

    不对,他不是自己的师弟,那人的相貌正在慢慢扭曲,一个黑衣之人慢慢出现,看不清面貌,只能感受到他上冰冷的气息。

    一招霸剑杀掉道玄子之后,白七猛然转,屈指弹出数十道剑丸。

    仅剩的一个元婴期修士,退后的趋势被弹剑生生止住,只能大喝一声,反冲向白七,希望求得一线生机。

    只是元婴初期的修为,万万不是白七的对手,数招之后,便被斩于剑下。

    而玄门余下的弟子,已经跟从四周突然杀出的众多迷天众厮杀了起來,几位金丹长老被魏伦,六少,蛮龙牵制住,节节败退。

    形势逆转之快,难以想象。

    “主上……”宁小可走在白七的边,轻轻说了一句,有些羞愧,自己沒能完成任务,还让白七來救。

    “元婴期修士,为难你了。”白七说了一句,示意宁小可不必在意,又把目光对准了楚宵云。

    虽然白七语气温和,但是楚宵云却本能觉得眼前这个人可怕无比,甚至比那个红色的大个子更加可怕,双手不由自主抓住了宁小可的衣服,小脸煞白。

    “楚惊飞,还真是足够冷血的人。”白七笑了笑。

    “不许你说我父皇。”楚宵云却突然抬起小脸,冲着白七喊了一句,又急急忙忙将小脑袋埋进宁小可怀中。

    “哦?”白七轻笑了一声,“你知道楚惊飞为什么迟迟不肯來救你吗?”

    “你……你不是我父皇派來的?”楚云霄抬起脑袋,看着白七,一股倔强的意味。

    “是,也不是……你父皇为了跟玄门保持良好的关系,将你失踪一事隐瞒了下來,整个大宇皇朝,根本沒人知道你失踪了。”白七漫不经心地说。

    “你骗人!”楚宵云捏紧了小拳头。

    “他还说……如果真的是玄门所为,又无法救出你的话,就让你死在玄门手里。”白七不理会楚宵云即将哭泣的神,继续说道。

    楚宵云毕竟只是一个小姑娘,立刻“哇”地一声哭了出來,一边哭还一边大喊:“你骗人……你骗人!”

    宁小可有些无奈地拍了拍楚宵云的背,度过一股柔和的真气,让她沉沉睡去。

    “还给楚惊飞吧。”白七对宁小可说道,又叫过魏伦,“将玄门一事宣传出去……”

    大宇皇朝皇宫内。

    楚惊飞正在批阅奏折,虽然此刻已经是深夜了,但是他却丝毫沒有困意。他是一个有野心之人,觉不许自己的时间被浪费,能多做一点事,就多做一点事

    将奏折看完,楚惊飞站了起來,活动了一下子,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一个时辰端坐不动,他也有些累了,脸上充满了疲惫之色。

    “陛下……”门外传來侍从的声音。

    “进來。”楚惊飞又坐了回去,脸上的疲惫之色一扫而空,那张脸上立刻充满了威严,显得神采熠熠。

    “是。”门外一人打开房门,轻手轻脚地走了进來,也不敢抬头打量楚惊飞,低着脑袋行礼,低声道:“陛下,公主找到了。”

    楚惊飞心里一喜,找回來了,那就好?无论是不是玄门所为,还是其他什么人,都找不到威胁自己的利剑了。不过脸上却是沒有任何表,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

    那侍从脑袋埋得更低,皇上的确是雄才大略,却也十分冷血无,好像并非一个有血有的人,不管是一段时间之前,他告诉自己这个所谓的“亲信”,公主失踪,让自己秘密寻找,还是现在找到了公主,禀告于他。

    他始终不流露出任何的感,沒有焦急,也沒有欣喜。好像那人不是他的女儿,而是其他什么陌生人一般,或者说是一件沒有生命的工具。

    想到此处,对楚惊飞的敬畏之心更甚。

    “谁做的?”过了一会儿,楚惊飞才开口问道。

    “玄门,我联系上的那个神秘势力所说。”那人低首回答。

    “果然是他们,一群狼子野心的人。”楚惊飞沒有震怒,而是平淡地开口,却让那侍从感觉比震怒还要可怕无数倍。

    “那神秘势力到底是谁……是我大宇皇朝的人组建的?”楚惊飞又皱了皱眉头。如果真是如此,那他定然会将那所谓的势力扼杀掉,绝不容许他成长起來。

    “那组织名为迷天盟,应该不是大宇的势力,他跟杀手世家齐家有些相似,只接任务,不参与其他。至于到底是何方圣神,小人也是不知。”

    “好了,退下吧。”楚惊飞点点头,示意那人可以离开了。

    “是,陛下。”那侍从躬退后,退到门的旁边,一回头,差点撞上一个小小的影,立刻退后两步,行礼道:“公主。”

    他來这里之时,其实已经将楚宵云带到,不过楚惊飞沒有吩咐,他也不敢多言,公主就在外面。

    “哦,云儿回來了,你退下吧。”楚惊飞看到楚云霄突然闯进來,也是微微愣了愣,不过脸上依然沒有流露出什么惊讶的神色。

    楚宵云一双眼睛盯着楚惊飞,希望在自己父皇的脸上找到欢喜的神,不过她显然要失望了,楚惊飞面无表,好像自己是一个陌生人一般。

    不仅如此,脸上的威严反而越來越重。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看到女儿一直盯着自己,楚惊飞皱了皱眉头,开口问道。

    “沒有。”楚宵云摇了摇头,底下了小脑袋。

    “嗯,那就好,云儿,去休息吧,你也累了。”楚惊飞站了起來,虽然是关心的话,却依然透着威严,让人无法拒绝。

    “云儿告退了。”楚宵云行了一礼,快速走回了自己的寝宫之内,将那些宫女都赶走,趴在上大哭了起來。

    自己的父皇真的跟那个人所说的一样,是一个冷血无的人,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死活,眼里只有自己的大业……

    几之后,最近风头正盛,甚至被一些无知好事之人称为有望称为北原第二道门的玄门一夜之间,被人灭掉满门。

    而迷天盟这个神秘的组织也第一次进入北原众多修武者,修道者的视野之中。正是它接受了大宇皇朝的委托,救出了楚宵云,至于灭门一事,谣传得十分厉害。有人说本來迷天盟只打算救人,沒打算灭门。

    只不过玄门不知好歹,迷天盟就派出一人,将玄门覆灭。

    更有甚者,说是迷天盟本來就打算灭掉玄门,救人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如此种种,莫衷一是。

    而跟迷天盟一同进入众人视野的,还有大宇皇朝的皇帝,一个雄才伟略,却又冷血无之人,听说他根本不在乎自己女人的死活,沒有任何缺点,让不少人都产生了惧怕心理。大宇的臣子更是对楚惊飞敬畏有加。

    “呵呵……迷天盟,这个主意还真是不错。”看到众人看向自己的目光,楚惊飞心中大悦,他未必能让所有人都敬重服从自己,那就让他们都害怕好了,这也是让他们彻底臣服的手段之一。

    当迷天盟找上自己,将事宣传出去之时,他还有些不解,后來才慢慢明白,一箭双雕啊,好计策。楚惊飞对迷天盟多了一些警惕之心,但是迷天盟滑不留手,除了一个接头人之外,他根本不知道这个隐藏在暗处的组织到底有哪些人,也只好作罢,与其将目光停留在一个不知名的组织自上,还不如产出一些已知的对手。

    唯一有些可惜的地方,就是迷天盟雁过拔毛的吝啬行为,楚惊飞派人去玄门的山门看过,发现那里已经是一片狼藉,别说是道器,道符,丹药这些东西,甚至是连有着防御作用的山门都给人搬走了。

    正处在别人敬畏目光之中的他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女儿看向自己的目光越來越失望,也越來越冷淡……

    而另一边大玄的皇宫之外,两个鬼鬼祟祟的影正慢慢溜出宫去。

    “快点,小天……”白寒正一副世家公子的打扮,脸上还贴着两撇古怪的假胡子,偏偏一女儿家的脂粉气掩盖不住,怎么看怎么怪异。

    后的乐天打扮就正常了很多,她长相普通,再加上气息有些剽悍,稍微伪装一番,一眼看上去,还真像一个稍微矮一点的男子。

    “公主……公子,我们就这样偷偷溜出去,真的可以?”乐天开始叫错了称呼,看到白寒不满地瞪着自己,又赶快改口。

    “放心吧,我给小辰子留了一封信,告诉他我去找人了。”白寒有成竹,她口中的小辰子则是看着姐姐留下的一封告别信,哭笑不得的白辰。

    “來人呐……”

    “王爷有何吩咐?”白辰虽然处理国事,但是也不沒有急于给自己正名,只是以王爷的份摄政而已。

    “派人保护长公主出行……”

    白寒根本不知道自己离开皇宫沒多久,后就跟上了不少尾巴,乐天到能察觉出一二,不过她却很聪明地保持了沉默。

重要声明:小说《皇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