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灭仙霞(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定 书名:皇临
    两个时辰之后,天色已暗,不过大之外依然是灯火通明,众人刚筹交错,好不快活。

    看到白七回來,白辰轻声问道:“白寒怎么样了?”

    白七微微摇头,道:“沒有找到她。”

    白辰一愣,有些急切:“她,沒有在这里?”

    “在这里,但是我沒有找到……”白七微微皱眉,白寒上被他下了制,光凭这一点,白七便可以找到她。

    但是不知为何,那制越來越模糊,每当自己靠近之时,位置便会发生混乱。

    “那怎么办?”白辰有些焦急。

    “等。”

    另一边,一人正盯着场上舞**美的舞姿,看着她们洁白如玉,纤巧秀美的玉足,凹凸有致的曼妙曲线大流口水,口中念念有词:“好不容易的白吃白喝的机会,不能让这个小子给破坏了……嘿嘿……”

    猥琐地笑了笑,那人又低头啃着手上的鸡腿。

    很快就到了大宴的最后一,白七这两也不再寻找白寒,而是安静地自修,调整状态,以迎接接下來发生的事

    “喂……算命的,上次你说到什么地方了……接下说呗。”布衣神相边又聚拢了一群人,要他继续讲接下去的事

    “好说,好说……”布衣神相将手中的鸡骨头塞进嘴巴里面,嚼了两下,“呸”一口吐在了前面小桌之上,上面的骨架已经堆成了小山。

    这还仅仅是上午一个时辰的分量,每隔一个时辰,都会有人來讲残羹剩菜收走,呈上一些新的菜式。而这些天,送菜的小厮都跟布衣神相熟悉了,每次到这里,不给其他食物,就给几只大烧鸡。

    布衣神相对其他制的菜肴沒有什么兴趣,单单喜欢大烧鸡。

    “咳咳……”按照惯例,清了清嗓子,布衣神相又开始了----

    “因为念倾心跟那白七有旧,所以就无比宠这个弟子……”布衣神相道。

    “不对啊,她不是帮着欧阳佘那个老妖婆杀白七吗?”有人奇怪道,还直呼欧阳佘为老妖婆,看样子对她沒有什么好感。

    “哼哼……”布衣神相冷笑了一声,“那么大门大派虚伪无比,他们讲的话你也信?恰恰相反,念倾心不是去帮欧阳佘,而是去帮她的弟子白七的!”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连斜对面的白七都转了头,盯着布衣神相。

    对于白七的目光,布衣神相恍如味觉:“现在你们知道了为什么白七一个人能够干翻了一个破天武帝和化神期的老妖怪了,因为他压根不是一个人,有念倾心帮他呢。”

    “不对吧……念倾心好歹是破军门的弟子,就这样背叛了破军门?”有人问道。

    “念倾心素有魔女之称,行事自然不能以常理推测……再加上,双姝关系极佳,念琳儿已经死,她还不拼命护住她唯一的儿子?”布衣神相一脸不屑看着旁边的男子,一副我知道你不知道,你别乱打岔的样子。

    “哦。”那男子点点头,恍然大悟,催促道,“你继续说。”

    “好了,接下來的事,你们大概也知晓了,白七失踪,念倾心死……贪狼门易天灰溜溜地回到了门派。”

    “嗯,那你说了这么多,跟我们最开始问的大玄的大皇子什么关系?”

    “唉……朽木不可雕也,我话都说到这里了,你居然还不明白?”布衣神相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悲哀模样。

    “你是说……”

    “沒错,大玄的皇子白七就是破军门的叛徒白七!当念琳儿嫁给一个皇子,那个皇子便是白玄。”

    “他……他就是白七?”有人不由自主地指着白七,一口气沒上來,差点给憋死。

    “是啊,我看见过他,相貌又沒有变,我怎么可能认不出來,就算变化了,我也能认出來,我跟你说,这个算命呢,看面相是很重要的事……作为一个神相,我自然要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喂喂,你们有沒有听我说话?”看到别人不听他说话了,布衣神相有些不满。

    不过此时已经沒有人理会他的不满了,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白七上,想要看看这个敢背叛破军门,跟破天武帝级别的强者厮杀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怎么回事?”白辰发现很多修道者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们这里。

    “沒什么,我的份曝光了。”白七脸色平静,沒有丝毫地惊慌,份曝光是迟早的事,只要是有心人,稍微调查一下,就能发现大玄的白七跟破军门的叛徒其实是同一个人。

    白辰点点头,神色只是有些凝重,不过白七并未告诉他详细的事,知晓不多内的他,也并沒有担心太多。

    倒是澹台云天盯着白七,脸色有些难看了起來,沒想到这个大玄的傻子皇子,竟然跟那个破军门的叛徒是同一个人。

    “不过他此刻修为尽失,再加上破军门虎视眈眈,恐怕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将内心的不安强行压下。

    澹台云天向前走了几步,朗声道:“诸位……今乃我仙霞门,大玄皇朝喜结连理之,感谢各位前來……”

    而他后,大之门打开,一红装的白寒正缓步而出。红色的盖头遮住了脸庞,看不清她的表。但是白七只能感觉到自己种下的制,的确是白寒无疑。

    此时她正由两位宫女引着,走到桌旁,动作僵硬地拿起一杯酒,盈盈一礼。而澹台云天也举起了酒杯:“就由我夫妻敬诸位一杯!”

    所有人也都拿起酒杯,大家都知道此杯过后,澹台云天就要洞房去了。

    不过此时白七突然站了起來。

    众位大臣堪堪举到唇边的酒杯一顿,大皇子竟是选择在这个时候闹事?

    而其余的修道者的动作也是一滞,布衣神相透露白七的份之后,他的一举一动就吸引了大多的目光。

    澹台云天表一变,将手上的酒喝了下去,冲着白七笑了笑,这份养气的功夫实属难得。

    众多也跟着喝完了酒。

    “喝完了,你们就走吧。”白七扫了众人一眼,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嘭!”

    酒杯落地清脆的声音,白麟站了起來,摔碎了酒杯,怒道:“白七,今是白寒的大喜之,轮不到你來呈什么威风,你想给大玄丢脸吗?”

    白七不说话,右手凌空一挥,白麟脸上发出一声脆响,退后了几步,半张脸肿了起來,嘴角留出一丝鲜血。

    “你们想要留下來陪葬?”白七沒有理会冲上來的白麟,而是转,看着那群惊讶无比的文武百官和修道者。

    “诸位,今乃我大玄内部的事,打搅雅兴实在抱歉……”白辰也站了起來,“还请诸位移步,过将向大家赔礼道歉。”

    这一话说得不卑不亢。

    “这个……皇兄如果不喜我,也不一定要在妹妹的婚礼之上大闹吧,在北原的同道面前,这样也太给大玄和仙霞门丢脸了。”澹台云天有些无奈地说着,却并不阻止白麟冲向白七,“如果引來了破军门,似乎对皇兄并沒有好处……”

    最后一句,有人听得一头雾水,有人却听懂了,澹台云天其实是在威胁白七不要把事闹大,毕竟他还是破军门的叛徒。惹來了破军门,大家都沒有好果子吃。

    白七子一动,闪过白麟含怒的一掌,一脚将他踢飞。

    看着澹台云天,问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小道只想让我仙霞门和大玄一同昌盛罢了……为何皇兄一再阻挠小道呢?”澹台云天一脸迷惑不解。

    “你跟澹台云飞一样虚伪。”

    “哦,想不到皇兄竟然认识我弟弟?”澹台云天有些惊讶,沒想到他竟然认识自己的弟弟,不过想到白七似乎也在东临学院呆过,顿时也就释然了。

    白七不答话,双手指尖,一道紫黑色的剑气爆发而出,一股股杀气毫不掩饰地弥漫了出來:“仙霞门弟子,格杀勿论!”

    于此同时,众人的脚下一道道制的光华亮起,所有人都觉得子一沉,那群修道者竟全部是无法飞行了。

    澹台云天脸色终于变化:“白七你是要赶尽杀绝不成?你已经杀了你的弟弟,你还想灭我仙霞门满门不成?”

    白七一皱眉头,看向白麟,发生他躺在一旁,脸色苍白,竟是沒有了任何的生息。

    白辰也是大惊,白七杀掉了白麟?!

    虽然不知道澹台云天到底动了什么手脚,杀掉了白麟,但是白七根本懒得辩解什么,子一动就向澹台云天攻去。

    澹台云天捏出一个道诀,子顿时轻盈了起來,虽然不能飞起,却变得灵动无比,躲开了白七的剑气,同时传音道:“白麟现在还沒有死……不过你如果杀了我,他就真的死了,到时候,你如何在大玄立足?”

    白七剑气顿时收敛了起來,动作也停了下來。他不在乎白麟的死活,却在乎自己的父亲----白玄,如果白麟就这样死掉,他应该会很伤心吧……一直是一个心软的人呢……

    澹台云天一看自己的话有效果,心道就算是白七也不敢背上弑君的名声,立刻丢出一枚药丸,对郝连瑾说道:“娘娘,或许此药还能救得皇上一命,一幅忠心耿耿的臣子模样。”

    同时给郝连瑾传音:“给白麟服药,让他做傀儡,比杀了他要好。”

重要声明:小说《皇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