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相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定 书名:皇临
    “军爷,不可啊!”李掌柜赶忙过去阻止,不过他的坡脚对他的行动力还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还未等他靠近那一桌。

    宁小可一双令人着迷的长腿抬起,上微微后倾,足尖就点到了王暴的额头之上,而前的那张桌子,早在宁小可微微一动的刹那,就被魏伦一手从下面托了起来,上面的碗筷竟然纹丝不动,可见魏伦的控制力之强。

    王暴立刻倒飞而出,砸向那群还在高兴调笑的士卒,汤水酒菜散落了一地。

    李掌柜的脚步停了下来,暗道:“这两人都是高手!”刚才魏伦进来,满的雪,自己也没有在意,想不到竟然是一个高手。

    至于那个少女,那一脚快如闪电,自己都不一定能避开。

    “娘、的,小妮子反了,竟然敢跟我们边荒军动手?”那群士卒立刻站了起来,其中一人看了一下王暴,说道。

    “哼!”宁小可俏脸之上布满了寒霜,冷哼了一声,对魏伦说道:“难怪七少让我们打探一下边境的消息,原来就是这么一群兵痞,在这里作威作福!”

    “娘。的,小妞,说谁是兵痞呢!”马良怒骂道,刚才他跟王暴还不对眼,但是在这个时候,两人却又是一个整体了。

    李掌柜低下了脑袋,暗自思索两人的来历:“实力高强,却又在晔城出现,莫非是大宇的探子?”

    他有心打探两人的底细,倒也没有出言劝架,而是跟躲到了柜台的后面,一副害怕的样子,而听闻盏碟破碎之声,闻讯出来的李青檬,也被李悠急急忙忙地拉回了楼上,不再下来。

    宁小可扫了那群人一眼,不屑地笑了笑,突然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丢到了柜台之上,说道:“掌柜,这是待会赔你的钱。”

    她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小姑娘,但是心地却依然善良。

    魏伦倒是悠然的吃着菜,说道:“快些解决吧,或许七少就来了。”

    “好咧。”宁小可说道,凭着她先天武师五重天的修为,对付这七八个喝的醉醺醺的兵痞,还当真废不了太多的功夫。

    没过一盏茶的时间,大堂之内就躺下了一群不断呻吟的大汉,刚才言语最露骨,最不堪的人,受伤最重。

    除了毁掉了两张桌子之外,倒也没有其他的破坏。

    “掌柜的,那些银子够了吧?”宁小可说道。

    “够了,够了。”李掌柜忙不迭地点点头,就好像一个胆小怕事的商人的一般,即使对他们心中的份有疑惑,但是他早就不是当年的那个他,而且边还有李青檬在,断然不会轻举妄动。

    “好了,掌柜的怎么会在乎这点小钱?”魏伦笑道。

    宁小可有些疑惑地看着魏伦。

    “如果说一个先天武师五重天,还在乎这点小钱的话,天下的武者就要去喝西北风了,你说是不是,掌柜的?”魏伦冲着李掌柜笑了笑。

    他是玄天武尊的修为,怎么看不出隐藏了自己实力的李掌柜真实修为?

    李掌柜的神色突然变了一下,猜不出魏伦的来意,试探道:“阁下来自大宇?”

    “当然不是,我跟大宇皇朝一点关系都没有。”魏伦摇摇头,他也是好奇为什么一个先天武师会在这个角落开着一家小饭馆,故而出言。

    “那你是来自皇城?”李掌柜的脸色突然沉了两分,一年多了,没想到居然还被他们这群人找上门来,当今圣上的气量当真是如此窄小?

    “皇城?”宁小可眼珠子转了转,笑道,“好像我们也可以算是来自皇城吧。”

    白七已经对两人言明自己的份——大玄皇朝的大皇子,按照这样算来,魏伦和宁小可等人的确可是算是皇城的人。

    “此话当真?”李掌柜的脸色再度沉了下来。

    魏伦的脸色也严肃了下来,站起来说道:“掌柜,我们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如果仅仅是因为刚才之事,在下告一声歉,即刻就走如何?”

    他猜测李掌柜或许是隐藏在这里躲避什么仇家,刚才的话让他有所误会了。

    “想走,晚了!”

    李掌柜暴喝了一声,一拳打向宁小可,这两人恐怖就是皇城之中的人,不管如何,向将他们留下来再说。

    李掌柜此刻上散发着先天武师五重天的气势,右拳挥出,真气在拳头之上凝成只巨大的虎头,白虎的头颅。

    那头颅张开血盆大口,满口的腥味扑面而来,好像要将宁小可一口吞下一般。

    “好手段!”魏伦赞了一声,那白虎犹如实质,夺人心魄。

    宁小可看到李掌柜一拳袭来,也不慌乱。

    微微退后了一声,双指飞扬,一招立秋,在前形成一堵如同金铁浇筑而成的真气之墙,那白虎气劲撞击到金铁之墙上面,两方同时消散。

    两人各退了几步,不过宁小可年轻了李掌柜数十岁,很快就回气而上,一招分,指间传来一股缠绵之力,李掌柜招架几次,就觉得自己的动作越来越慢,越来越吃力。

    不由暴喝了一声!

    上气劲猛然暴发,一声虎啸响起,将周围的木制桌椅完全吹散,砸在墙上,摔了个粉碎。唯有魏伦前面,那张桌子完好无损,被他用真气护住。

    宁小可退后了两步,避开起锋芒,眼中露出跃跃试的精芒。

    魏伦突然一动,手上凝出一把黑色长刀,瞬间就架到了李掌柜的脖子之上。

    李掌柜心神一震,一阵阵冰冷的气息从脖子处传了出来。

    “你们干什么?”楼上传来李悠的暴喝之声。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就看见自己的父亲脖子之上被架了一把刀,大喝一声,高高跃起,双拳齐出,气劲猛如虎,威势竟然只比李掌柜弱了一层而已。

    不过这一层显然也是不小的差距,魏伦笑了笑,握住长刀的右手不动,左手一拳轰出,李悠顿时倒飞而回。

    李悠全力一击竟然挡不住魏伦的轻松一拳!

    李悠落地,还没站起,额头之上就传来一阵寒意,宁小可双指点在起额头之上,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说道:“别动!”

    “小悠,别乱动。”李掌柜害怕自己的孩子拼命,出声喊道。

    “爹!我没事。”李悠说道。

    “两位可是来抓青檬回去的?”李青檬突然推门而出,美丽的脸上温柔不在。

    “你怎么照顾你姐姐的?”李掌柜一愣,为什么李青檬没有逃走?

    “姐,不是让你逃走吗?”李悠不顾宁小可的点在头上的惊神指,立刻转头,看着李青檬。

    说来也怪,宁小可这时候反而放开了李悠,任由他跑到了李青檬的旁边。

    “看来真是一场误会啊。”魏伦慢悠悠地说道,手中的长刀消失,“我们并非为这位姑娘而来,只是路过而已。”

    李掌柜一愣,此刻他们犹如带宰的羔羊,这两人竟然收手了,难道真是误会?

    “小可,我们走吧。”魏伦对宁小可说道。

    宁小可眼珠子在李青檬上转了几圈,很想知道此女子的来历,但是魏伦说话了,自己不好意思留在这里打听八卦,就冲着那群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士卒努努嘴,说道:“这群人怎么办?”

    “李掌柜会处理的,不是吗?”魏伦看了李掌柜一眼。

    “刚才小老儿多有得罪。”李掌柜拱拱手。

    “不得罪,不得罪,掌柜的,能不能说说这位姑娘的事?”宁小可笑道,看到魏伦看向自己,又说道,“白大哥让我们打探消息,难道这个不算消息?”

    魏伦有些无奈,对于宁小可,他可是毫无办法。

    李掌柜干笑了几声,没有说话。

    当时李青檬走了下来,看着两人,说道:“两位当真不是来抓我回去的?”

    “真是的,我干嘛骗你?”宁小可笑了笑,又对李青檬说道,“姐姐,说说你的故事吧,我很好奇。”

    李青檬温婉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倒是李悠气不过,冷哼了一声,哼地又重又响亮。这两人,行为举动古怪无比,定然不是什么好人,搞不好是什么江洋大盗。

    魏伦正说什么,那黑色的布帘再度被掀开。

    来人撑着一把白玉色的雨伞,似乎由什么不知名的骨头组成,脸庞大半遮挡在骨伞之下,只能看到一些白发。

    “今晚是不得安生了。”李掌柜暗叹了一声,“怕是要换一个地方了。”

    就看见刚才一招制住自己之人单膝跪下,沉声道:“七少。”声音之中充满了恭敬之,感这才是正主?

    “白大哥。”宁小可叫了一声,走到那撑伞之人旁边,却也不敢太过靠近,亲之余透着一股敬畏之

    “嗯。”那人应了一声,声音淡漠。

    李青檬听到这个声音,突然全颤抖了起来,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却又不可抑制发出哽咽之声,李悠迷惑地看去,发现自己姐姐的脸上竟然留下了两行清泪……

    那撑伞之人手上微光一闪,隐天伞便被收起,抬头看着那个着布衣,却难掩丽质,一如往昔那样温柔的气息的那个人,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意:“青檬……”

    “下!”

    李青檬,或者说是青檬,终于克制不住,哭出声来……

    

重要声明:小说《皇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