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逆转!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定 书名:皇临
    “这是夺舍?”第一少帝挣扎着起,问道。

    夺舍——元婴期修道者或者破天武帝以上修为才能做到的事,以神魂进入他人躯,延续自己的生命,此举十分危险,若非万不得已,必死之境,无人敢用。

    而且,就算夺舍成功,也会只余下五六年,甚至更短的寿元,除非用新的体修为提升,实为苟延残喘的无奈之举。

    但是有了夺舍却不一样,不但元婴以下,金丹修道者,玄天武尊皆可夺舍,还能拥有十年寿元。

    “哦,你竟然知道夺舍,倒是有一点小看你了。”天帝回头,看着第一少帝,微微有些惊讶。

    “你不是要立我为天帝,现在又在干什么?”第一少帝面目扭曲,声音之中透着愤恨。

    “你应该开心才对……如果现在是你坐在这个位置之上,你会要死了。你能多活数个时辰,应该感谢这个灵根的小子才对。”天帝说道。

    “什么意思?”第一少帝冷冷说道。

    “你真的以为你们是继承人,你真的以为每一代天帝都会那么大公无私,用这样的方法选出自己的继承人?”天帝冷笑了一声,老脸之上的皱纹更加明显。

    他的指头点到了陷入昏迷之中的白七的额头之上,白七的额头也出现了小小的制的图案,跟背后悬浮的巨大夺舍一模一样。

    天帝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欣慰的表,苍老的老脸也多了一些神采,走到了第一少帝的边,又看了看不断挣扎的念倾心一眼,说道:“是不是很疑惑,是不是有很多东西想问?”

    “你不是上一代天帝。”第一少帝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聪明。”天帝拍了拍了手,伸出大拇指夸奖道,“果然是有能力成为第一顺位继承人的人,作为我的新体,已经够格了,若不是这个小子突然杀出来……”

    “所以根本没有历代的天帝,而且他们选继承人的方式也是残酷无比,仅仅是为了选出最强大之人,让你夺舍,对吗?”

    “不,不,不是他们,而是我,根本没有出现新的天帝,一直以来,都是我。我想想……自己已经换过多少次体,已经记不清了,怕是有上千年了,似乎更久一些。”天帝露出思索的表,活太久了,一些事都记不清了。

    “哼!”第一少帝冷哼了一声,“你这样苟延残喘,有什么意义吗?年复一年得躲在这里当缩头乌龟,怪不得每任天帝,都只在外行走几年,就龟缩了起来,原来是这个原因。”

    “没错,夺舍的体,到最后的几年,衰败得太快了。”天帝点点头,“而且资质太差了,我的境界一直停留在金丹期,从来就没有突破过。”

    “金丹期?”第一少帝一愣。

    “对,修道者……你不知道吧,这个人或许知道,如果我猜得没错,她和他,还有那个毒人,都来自外界。”天帝指着念倾心说道,“你们是不是来自一个叫做天元大陆的地方?”

    “没错。”念倾心说道,一双美目带着寒芒。

    “你也是修道者吧,可能是筑基期的修为?”天帝很自信地判断。他看过念倾心发出那道火球术,勉强无比。

    念倾心不答,天帝也不气恼,对于将死之人,自己还是很宽容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嘛……不对,应该是不孝有三,无后……也不对,反正就是那个意思。天帝想了想,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词,也就算了。

    “那你为什么要夺灵根,这小子实力极强,夺舍于他怕是比占据我的体还要更加不容易吧?”第一少帝似乎要把所有的事搞清楚,做一个明白鬼。

    “只有灵根,才能学习塔之内一些制之术,才能脱离这一方困地,去往天元大陆。”天帝说道。

    “你去过天元大陆?”第一少帝问道。

    “不。”天帝因为计划成功的关系,心极佳,倒也不吝啬口水,有问必答,“我原本是在这里出之人,只不过我恰好知道一些事,雾之大陆——其实一个门派。”

    天帝语出惊人。

    “一个修炼制的门派——天门,我的父母是这个门派里面的两个底层的外门弟子。”天帝说道,“后来掌门将门派用制封印,久而久之,就成了一处与世隔绝的绝地。”

    “为什么?”

    “谁知道,我父母也是一知半解,两次底层外门弟子,谁会告诉他们始末,但是那群人肯定想不到,最后活下来的人是我,哈哈哈……”天帝放声大笑。

    “差不多了。”天帝的额头之上也出现了夺舍的图案,“要不是我把你们的尸体带回天元大陆。”他对着念倾心说道。

    不过声音确实越来越低,这具苍老破败的躯慢慢失去了生机,而另一边,坐在天帝之位上面的白七,额头之上的制却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子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啊!”白七突然惨叫了一声,叫声却又戛然而止,后的悬浮的巨大制图案一缩,好像进入了他的体一般。

    “很好,很好。”白七,或者说是天帝笑着抬起了头,“灵根的体,比起那些废体就是不一样啊。”

    “送你们上路吧。”天帝举起右手,在空中虚划了起来。

    但是这制展施展到了一半,天帝动作一顿,突然喷出一口鲜血,退后了几步,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怎么会这样,不是说有了灵根,就能够施展这制吗,为什么会反噬?”

    天帝不信邪地又连续施展了几次,但是每一次都无法成功,数次被制反噬,委顿在天帝之位之上。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古籍之上是假的?”天帝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灵根不能施展这个制之术?”

    “你说的是这个制?”第一少帝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右手在空中虚划了几下,压在念倾心上的压力顿时消失,整个大之中那莫名的压力也在同一时间消失。

    “为什么你会这个制,这个制连我都没法施展,只能稍微借助发动!”天帝猛然站了起来,大踏步走向第一少帝,目光透着疯狂。

    “这个制应该不是你下的。”第一少帝一脸漠然地说。

    “塔的主人下的,快说,为什么你能用这个制,不然我杀了你!”天帝站在第一少帝面前,说道。这具体来自于白七,虽然天帝感受到似乎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强大,但是杀掉第一少帝还是没有问题的。

    “杀我?”第一少帝轻笑了一声,手指微动,天帝顿时跪倒在地。

    来自于大之内那制的威力,被第一少帝施加到了天帝上。

    天帝艰难地伸出右手,想要引到这制,但是第一少帝速度比他更快,双手飞快地舞动着,形成一道道残影,竟然将这塔主人下的这一制完全解除。

    天帝因此恢复了行动力,却是猛然弹起,远离了第一少帝,一脸警惕地看着他,冷声说道:“看来我低估你了,果然是我选定的第一顺位的继承人,没有叫我失望。”

    “过奖。”第一少帝温和地笑了笑。

    “不过,既然你是我选出来,我又怎么可能不留下后手呢?”天帝说道,“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这制,我或许能放过你。”

    “为什么你不试着不放过我呢?”第一少帝笑道,似乎都不担心天帝的威胁。

    “算了,既然你执意找死。”天帝也是果断之人,右手迅速划出一个制,“去死吧!”

    当初天帝寻找继承人之际,为了防止这些人的反噬,自然会在他们上下了制,不只是第一少帝,其他少帝上也有着制,现在派上了用处。

    第一少帝脸上露出冷笑。

    天帝双目瞪大,不可思议看着第一少帝,又慢慢低头,看向自己的口,那里一个制散发着血色的光芒,正一点一点吞食着自己的生命。

    “你不是……你是……”天帝指着第一天地,似乎想问出一个所以然来,但是却无力地垂下。

    念倾心捏出一个道诀,死去的天帝,还有第一少帝的面容扭曲了起来。

    那具天帝尸体的面孔赫然变成了第一少帝。

    而那第一少帝——自然是白七。

    天帝行为举止古怪无比,甚至鼓励别人夺得天帝之位,作为统治者,其实是一件极为不合常理之事,哪个人不希望自己永久地统治下去,不肯放弃自己的皇座。而天帝居然能够如此高风亮节?这里面肯定存在猫腻。

    所以白七跟念倾心就玩了一个小花招,一个小小的幻术,瞒天过海,骗过了天帝。

    “这是可悲啊。”白七摇了摇头,一个一心求生之人,最后死在了自己的手上。

    “我们走吧,离开这里。”白七转对念倾心说道。

    “他们呢?”念倾心指着地上昏迷不醒的那群人。

    “我答应过六少,让他当上天帝。”白七说着走入了内之中,没一会儿,拿着一张纸走了出来,上面已经写有基本的况,第六少帝看了应该就会明白了。

    “你已经找到了出去的方法?”念倾心问道,在制方面,他还是及不上拥有灵根的白七。

    “没有,不过总能找到的。”白七无所谓地说,“估计那些制也就在这塔之内吧,给我一段时间,总能吃透的。”

    两人边走边说,进入了内之中,里面另有通道,通往塔顶层,通往天元大陆……

    

    


    

作者有话说



    结束了,可以恢复更新了……寒假保底两更,不定期加更!

重要声明:小说《皇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