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倒霉的姜易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定 书名:皇临
    不过姜易凡显然比第二少帝懂得这个道理,脸上露出讥讽的笑意,一言不发,似乎在等着第二少帝跟他同归于尽。

    突然,后传来一声巨大的咆哮声,姜易凡脸色一白,猛地回头,就看到一只可怕的妖兽向自己扑来。如同狮虎一般庞大,不,比狮虎更大庞大的躯,巨大的羽翼张开,前爪之上巨大而锐利的爪子。

    正是狮鹫!

    姜易凡脚步急退,但是速度又怎么快得过狮鹫,那巨大的爪子眼看就要按上了他的膛,将他瞬间剖开——

    又是一种制出现,狮鹫的影猛然掉落到了地上,扬起一阵焦黄的尘土,不待狮鹫爬起来,一道道黑色的锁链将它重重缠绕。

    “呼——”姜易凡出了一口气,还好自己下的制起了作用,不然自己就魂归黄泉了,他可不觉得自己有能力从狮鹫爪子之下逃得命。

    狮鹫不断挣扎,但是黑色的锁链越来越多,到最后,形成了一个黑色的巨茧,连狮鹫的声音都无法从里面传出来。

    “似乎是不是一般的黑锁制……你怎么做到的?”姜易凡听到一个声音,抬头一看,巨大的黑茧之上,一个白衣男子半蹲在上面,看着脚下的锁链,眼里闪烁着光芒,似乎对自己的那个制很感兴趣。

    “你是谁?”姜易凡抽出背后的长剑,他心思缜密,不然也不会学的如此多的制,早在周围布下了重重叠叠,五六十种制,但是这个男子凭空出现,竟然没有触发任何制,除非……他跟狮鹫一样是飞过来!

    不过他活了这么久,研究了这么多年的制,也从未听说过什么人能够飞行的,也从未知道什么制可以让人飞行。

    “你是什么人?”姜易凡问道,此人来意不明,小心为上。

    虽然自己已经把剑给拔了出来,但是也只是个幌子,他的底牌全在制之上。

    他后的第二少帝却是放下了手中的长弓,一口心气放了下去,立刻昏迷了过去。

    不过在昏迷之前,她想自己和母亲应该是获救了吧,毕竟来的人是白七,那个神秘而强大的男人。

    “你能先告诉我吗?”白七看上去对脚下的制有比较大的兴趣。

    黑锁制只是初级制,在这个地方还能锁住大部分的人,不过要锁住强大的妖兽就极为吃力了。

    白七凭借暴力手段,也能硬生生冲破了这制,但是此时没想到竟然困住了狮鹫,不得不令白七高看一眼。

    学习制简单——也就白七这么认为。但是要在制之上做出改动就艰难无比了,毕竟制是牵一发而动全,稍有不对,就可能前功尽弃,功亏一篑。

    它跟道术,武技不同,道术会随着施术者的修为增强而增强,而制,不管你是什么修为,你打出这道制,原本的效果,威力就在那里,不会因为你的修为而改变,顶多是是否了解此制,在施术的时候速度有所不同罢了。

    “阁下到底是何人?”姜易凡更加警惕。

    此人有恃无恐的样子,恐怕不是一个善茬,他也知道这次大批的人涌入塔,是为了争夺天帝之位,具是心狠手辣之人。

    “她们中了火之毒,你能解开吗?”白七答非所问。

    姜易凡平举手臂,手中的长剑指着白七,说道:“阁下是来救人的?”

    “不是……”白七摇摇头,“是来杀人的!”

    话音刚落,子蓦然一动,出现在了姜易凡的前。

    姜易凡大惊,为什么那些制没有被触动,自己明明在周围下了很多制。眼前的况也容不得他多想,以大叫表达心中的惊骇,只来得及将手中的长剑递出,希望有所作用。

    不过他的希望显然落空了,白七两指递出,微微用力,那长剑的半截剑刃就到了他的手中,剑刃一横,架上了姜易凡的脖子,微微划动了一下,鲜血便流淌而出。

    这柄长剑还是相当锋利的,虽然不如第一少帝手中的那匕首,能够削铁如泥,却也是相去不远。

    “她们怎么样?”白七的脑袋偏了偏,问从姜易凡背后走来的念倾心。

    念倾心蹲下子,在第二少帝上探了一下,说道:“火毒入体,按照你的说法,应该是火之毒,时间长了恐怕命不保。”

    “嗯。”白七收回了目光,瞬间在姜易凡的右手之上屈指一弹,将他那柄断剑弹落在地,阻止了他的没必要的小动作,说道,“你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姜易凡想要咽口水,缓解心中的紧张之,却没法办到,剑刃贴的太近了,他怀疑别说如此“巨大”的动作,自己就是讲话引起的脖子的颤动,都会让那锋利的剑刃割破自己的咽喉。

    “他不是故意的吧?”姜易凡心里想着,却不可避免地冒出了一丝丝冷汗,刚才他还掌握着别人的命。

    现在马上就轮到了自己的命捏在了自己的手里,真是因果报应。

    “不说?那就去死吧!”

    白七耐心很差,看到姜易凡没有说话,剑刃一闪,就原本的横夹就变成了剑尖与指尖一致的姿势,照在姜易凡的眼睛就刺了下去。

    姜易凡不可避免地退后,不过白七的右脚很不厚道地微微一伸,姜易凡就跌倒在地,白七动作不变,依旧对着他的眼睛,直刺而去。

    “我做!”姜易凡终于有机会讲话了,他心里那么愤怒,那个憋屈,那个难过……各种复杂愤恨的原因,根本无法表达,只能化作一句屈辱无比的“我做”。好像被人迫的良家一样。

    无限放大的剑尖瞬间停止。白七说道:“其实不用勉强,我觉得我也能解开那些火之毒,我觉得你有一些不愿意,我不喜欢勉强别人。”

    姜易凡想点头连表达自己的内心的烈赞同之意,但是他害怕自己一动,跟了自己三十多年的招子就要损失了一半。

    只能忙不迭地说道:“我愿意,我愿意,我立刻解开她们上的火之毒。”

    “既然你这么执着……”白七终于移开了剑刃,“那就给你一次机会吧。”

    姜易凡连滚带爬地到了第二少帝母亲的边,此女子长相端庄秀丽,美目之间充满了成**人的韵味,虽然衣着质朴,也掩盖不住她的美丽,不过此时这个美妇人的状态可不好。

    皮肤呈现出赤红的颜色,眉头紧锁,时不时呕出一口鲜血,而且是那种极为灼的鲜血,足可见其中的火毒在体内不断肆虐。

    姜易凡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开始动作,慢慢解除其中的火之毒。

    他也不想这么乖的听话,在他看来,他手里掌握着两个人的命,白七即使在强,只要是来救人,就一定会投鼠忌器。

    没想到此人完全是一个疯子,行事颠三倒四,肆无忌惮。

    所谓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就这个况,特别是那个兵手里还拿着一把大砍刀,一言不合就要砍过来的样子。

    别说是秀才,就是试的金科状元也要低头认输。

    姜易凡只能乖乖听话,当然,这也是白七想要的结果。

    虽然那火之毒自己研究一番或许也能解开,但是没有足够的时间,白七害怕这女人就这样吐血死掉了。

    听第二少帝最初那凄厉的话,此女子似乎是她的母亲,既然救了,那就救人救到底。

    解开了那女子的火之毒,姜易凡也是委顿不堪,这火之毒也没有那么好解开,自己摆下这火炎制的时候,就废了很多天的时间,钓到两条大鱼也是意外之喜,当然,碰到白七这个疯子,属于意外之惊。

    姜易凡坐在地上,地喘吁吁,一半是装,一半是真,思考着如何挽回自己的劣势,自己未必就是任人宰割的鱼,刚才解除制的时候,他冷静了一些:“你……”

    话未开口,一道寒芒激,自己的大腿就被那半截剑刃穿透,竟是钉在了地面之上!

    姜易凡死死咬住自己的牙关,不让自己高喊出来。

    好一会儿,脸上的狰狞神色才慢慢褪去,沙哑着嗓子问道:“你想要干什么?”

    白七一杀气不再掩饰,掐住了姜易凡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冷声说道:“别耍把戏了,解开这火之毒,我放你一条生路。”

    此刻的白七就像一个冷血的杀手一般,跟刚才颠三倒四的行为有着天差地别,却同样的恐怖,让人战栗,

    姜易凡完全崩溃,从白七的手中脱离之后,不过腿上的伤势,走到了第二少帝边,以同样复杂的动作慢慢解除火。

    “是不是太残忍了?”看到念倾心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白七走到她边,低声问道。

    “没有……”念倾心摇摇头,低声道,“你做的很好。”

    短短时间内,两种截然不同的行事风格,却同样让人战栗,让人完全失去反抗的意志。这一点,别说是念倾心,怕是连逸尘也做不到。

    “不过,小白,我不喜欢你这个样子……”念倾心轻声道。

    “我受够了。”白七冷声道,“我已经不想再逃了,我要我的敌人,全部成为尸骨!”

    

重要声明:小说《皇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