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小公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定 书名:皇临
    掌法长老那里,念倾心没有带白七过去,而是让他留在主峰上面等着。【叶*子】【悠*悠】自己化成一道流往执法院的方向飞去。

    白七也不着急,想要成为高手,一个先决条件就是要耐得住寂寞。战斗,苦修都是必不可少的环节,而其中的苦修则是考验一个人的心的最佳关卡。

    很多资质很好的人最后都泯然众人,正是因为他们耐不住寂寞。

    所有人都看到那些强者在人前叱咤风云的风光,却很少有人看到他们背后付出的努力,忍受的寂寞。

    白七在这方面好有一些,因为有着关七,但是现在关七没了,白七的心境却是越发的平淡,如果可以,他能够一直坐在这广阔的主峰之上,看云卷云舒,落,看四季变换。

    不过生活总是不会一直平静下去。

    念倾心还没有回来,就又有人降落到了主峰之上,一男一女,男的材消瘦,长相俊朗。而那女子则是小,长相可无比,特别是一双大眼睛,放佛能直接传递出自己的绪。两人皆着蓝色为主,白色为辅的道袍。

    一对神仙眷侣一般的人物。

    两人从剑光之上落下,那女子扯了扯那男子的衣袖,指了一下那白七,说道:“师兄,他是谁?”

    白七一袭黑衣,透着沉静肃杀的气息,跟主峰空灵平淡的感觉格格不入,即使白七站在主峰的边缘,那女子也是一下子注意到了他。

    那男子盯了白七一眼,说道:“怕是过来拜师的吧,这个气质倒是很适合成为一个剑修。”

    “哦?”那女子的眼睛转了转,露出狡黠的神色,“我去逗逗他。”

    “别乱来,师父不在,闹出了事可没人帮你。”话虽如此,脸上却透着宠溺的神色,还有慕的感

    “怎么会呢,掌法爷爷很疼我的,再说了,听他说师父以前也老是闹得门派鸡飞狗跳的,我要向师父学习。[]”那女子没有注意到那男子的神色,盯着白七说道。

    “还是不要了吧,我只是猜测,万一是其他门派过来的人……”那个男子劝说道。

    “哎呀,你真烦,做事老是这么畏首畏尾的,还师兄呢,以后我当师姐好了。”

    “这不可以,月儿,长幼有序,我比你先入门派,这个师兄也是要我来当的。”那个男子正色道,看样子在他的心中,理法道义占据重要的地位。

    “知道了,老夫子师兄。”月儿冲一脸正气的师兄扮了一个鬼脸,也不再理他,莲步轻摇,往白七那边跑去。

    那师兄阻挡不得,也只能跟过去。

    “喂,你是新来的?”月儿冲着背对着她的白七说道。

    “算是吧。”白七回头,温和地笑了笑,这女孩儿讲话虽然冲了一点,不过白七来这里其实更多是为了借助破军门的名义限制顾顺水,自然保持了很温和的态度。

    “那你是不是从那里爬上来的?”月儿手指着寻道梯说道。

    白七想了想,说道:“对。”特权这东西,有时是会遭人嫉恨的。

    “那你再试一次好不好,我都没有看到过别人成功过呢。”月儿顿时兴奋起来。

    “恐怕不行,我能上来仅仅是侥幸而已,第二次就不会成功了。”白七可没有兴趣给一个小女孩表演什么攀登梯子。

    “没关系,没关系,下面有防护,你不会摔死的,顶多吓得尿裤子,以前就有不少人掉下去,结果吓得尿裤子了。”月儿笑道,又继续问,“你以前有没有试过,有没有也吓得尿裤子?”

    “小公主一样的人物吗?”白七暗道,他怎么会看不出来月儿看似天真无邪的话里面的嘲讽和挑衅,他根本不认识她。两人也没有什么仇怨,如果一定要说有,就是白七不肯为她表演攀登寻道梯了。【叶*子】【悠*悠】

    “先有曹宝,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这么多被宠坏的,自以为是的人呢。”其实白七,白寒几个人也是属于被宠到没边的一群人,不过幸好,其中也只有白麟被宠坏。

    “喂,你干什么不说话,你入门了就是我的师弟知道吗?作为一个师弟要听师姐的话。”月儿看到白七又把脑袋转回去,无视自己,气的一脚踢了过去。

    白七子一动,闪开了这一下毫无杀伤力的“小女孩飞踢”。

    “好啊,你居然敢躲,我踢师兄的时候他都是不躲的!”月儿大怒,这人刚刚入门,凭什么不听自己的话,凭什么不理会自己。

    后面的男子听了月儿的话,脸上顿时露出苦笑。

    他有心帮白七解围,但是月儿此时正在气头上,他现在帮忙只会更加激发她的小公主脾气,适得其反。

    “他不躲是他的事,与我何干。”白七淡淡说道,一脸平静,也没有把这个生气的半大女孩放在心上。

    “好啊。”不过这么淡漠的表反而更加激起了月儿的怒气,哪怕白七生气也好,要跟她动手也好。月儿反而会高兴,这样她就有足够理由揍他一顿,解解闷了。

    但是白七居然没什么大反应,说了一句就闭口不言,就好像自己在表演,结果对方根本不理睬,难得看一眼,好像在施舍一般。

    美女这种生物是绝对不容许忽视的,不管年龄大小,材平坦还是凹凸有致,都是一样的。

    “给我下去吧!”月儿一掌虚拍,掌心一道小小的雷光冲向白七,要把他从主峰之上打落下去。

    “不要。”那个男子——邪月看到月儿突然出手,出言制止到,可惜晚了一步。

    闪雷有着怎么样的速度?很多人将速度的极致形容成快如闪电。

    修道者的掌心雷是模仿雷电的道术,以月儿的修为,跟真正的雷电比起来还是天差地别,不过在修为相似的邪月看来依旧是奇快无比,只容许他说出两个字。

    “筑基期的修为吗?”白七虽然背对着他们,但是却是时刻保持着警惕的状态,月儿的掌心雷还未完全发出,他已经有所行动了。

    月儿就看见前面的黑衣男子瞬间消失,之后自己的小手被另一只手包裹住,自己还没反应过来,手就不由自主地捏成了拳头。

    大半的掌心雷在心中爆开。

    “啊!。”月儿惊叫一声,双脚乱蹬,立刻就哭了起来。

    白七却已经早就闪开,正在一旁冷眼旁观。

    邪月被白七的动作弄得眼花缭乱,只能看到一道黑色的影在月儿边一停顿,之后又在瞬间闪开。

    月儿就惊叫了起来。

    “月儿,你怎么了?”邪月赶紧上前两步。

    “师兄……”月儿眼泪汪汪地看着邪月,把左手手掌递给他看。

    原本嫩白的小手上已经布满了黑色的痕迹,还有鲜血流出来,黑红交加,看上去好不凄惨。

    月儿何时受到过这样的伤害,小脸之上顿时布满泪痕,连治疗手上的伤势都忘记了。

    还有邪月捏出一道道诀,一阵微微细雨落到了月儿的手上,暂缓了伤势。

    “阁下对一个小孩子,不觉得出手太重了吗?”邪月盯着白七说道。

    白七说道:“应该已经成年了吧。”修道者的寿命比修武者要长一些,同一个修为,通常也是修道者的年龄大一些,别看月儿皮肤嫩,脸蛋可材……有些平,看上去不过是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其实说不定已经是三十,或者四十多岁的人了。

    “呃……”邪月被白七的话噎到了,月儿今年十八岁,按照天元大陆的规矩,当然已经成年,不过门派之中从来没有人不把她当做小孩子看。

    “那就不是孩子了,应该为自己做的事负责。”白七说道。白七其实跟关七一样,并不擅长讲什么道理,他们都比较擅长打死你再跟你说话,这样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反驳我了。

    可邪月作为一个有些迂腐的人,虽然大道理一的,但是关键时刻很不给力。满脑子的古人云,之乎者也,偏偏找不到现在可以用的经典例子。

    卡在那边半天说不出话来,脸色涨红,似乎一口气上不来就会憋死的可怜模样。

    “师兄,跟他说这么多干什么,揍他。”好在这里有个不讲道理的月儿,打不过了就让别人上。

    “对。”邪月回神,说道,“不管怎么说,阁下你伤我破军门弟子,在下为破军门的三代弟子,肯定是要为师妹讨回公道的。敢问阁下姓名,破军门——邪月向你挑战!”

    白七有些发愣,说实话,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正儿八经的挑战。这男的,是修炼修得脑子坏了吧……居然迂腐成这样。

    月儿显然也这么认为,不顾手上的疼痛,踢了邪月的小腿一脚,说道:“说那么多干什么,赶快揍他啊。”

    “阁下请报上名来,邪月不战无名之人。”

    “不用了。”白七摇头。

    “阁下是看不起邪月?”邪月生气了,怒火值已经达到了刚才师妹受伤的一半。战斗之前互相通报命是基本的礼节,这个人怎么可能不遵守,这不是看不起人吗?

    “不是,打不起来了。”白七说道。

    话音刚落,后传来一个妩媚的声音:“小鞋子,怎么一来就看到你的骑士挑战呢?”

    xxxxxxxxxx

    ps:骑士挑战,来自天元大陆西海的一群具有骑士精神之人的挑战方式。以繁琐复杂闻名大陆,现在只有少数人了解其中流程。

重要声明:小说《皇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