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姨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定 书名:皇临
    白七子一退,结果跌在了旁边的矮之上,活像一个被欺负的小媳妇一样。[WWw.YZUU点com]

    “小弟弟,你是今年的新生吧,是不是不知道这个房间是我专用的?”念倾心说道。

    “现在知道了。”白七闷闷地回答,就准备离开,其他房间应该还有空余,没必要纠缠在这个地方。

    “等一下,你还没有告诉我的名字呢。”念倾心柔软的小手抓住了白七的手指。

    “白七。”

    “哦,小白啊,问你这件事。”念倾心突然手上一用力,白七整个人居然被甩回到了上。

    “好强!”白七心里暗道,他从那念倾心刚进来就知道这个女人很厉害,但是没想到有这么厉害,轻轻一拉,简单的一甩居然让自己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白七刚要起,念倾心令人疯狂的子就压上了白七,当然,不是完全压着。她一只手撑在白七的耳边,一手则是慢慢抚上了白七的脸颊。

    白七起不得,他稍微再往上移动一点点,膛就能碰到念倾心前高耸的双峰之上。

    “呐……你上的玉佩是哪里得到的?”念倾心的手慢慢滑到了白七的脖子上面,将他随携带的玉佩给拉了出来。

    白七眼睛一眯,突然一记惊蛰,自下而上,点向念倾心的口,动作毫无征兆,狠辣无比。微微发出闷雷般的声音。

    念倾心柔软的腰肢往后面一折,白皙的脖子一仰,完美的曲线暴露在白七的眼前,白七的动作一滞,惊蛰擦着她的子划过,无功而返。

    不对,也不是无功而返,惊蛰一指虽然没有打中念倾心,不过却划开了她前的衣服。一对雪白的玉兔跳脱而出,上面还点缀着完美的嫣红。

    念倾心一直挂笑的表忽然一变,一手掩住口,一手一挥,一道雷电凭空出现,狠狠打向白七。【叶*子】【悠*悠】

    白七手臂交叉在前,硬抗了这一下,好在念倾心出手还比较有分寸,在这个小房间内也不可能下重手。

    白七只是手上一麻,眼前一花,居然被这雷电爆出的强光灼得一时间睁不开眼睛。

    等恢复了实力的时候,念倾心居然已经换了一件玫瑰色的衣服,这样鲜艳的颜色也只有她这样的女人才敢穿,也才能穿出那种味道。好像一团跳动的烈火,又好像一朵等待着别人人采摘的艳花朵。

    “小弟弟啊,你惹姐姐生气了,快点告诉你的玉佩的来历,不然姐姐下次出手就没有这么温柔了哦。”念倾心笑容不减,但是眼神却开始冰冷起来。

    “怎么,你也想染指这道器?你是修道者?”白七反问道。

    “什么叫染指这道器,这本来就是我师姐的东西,你这个小贼是从哪里偷来的?”念倾心说道。

    白七一愣,拿起了常年不离的玉佩,盯着它发愣。

    “你师姐……你师姐……你在说什么?”白七表呆滞,双眼有些无神地看着念倾心。

    “你不肯说我就自己来拿了。”念倾心不理会白七古怪的状态,伸手抓向那玉佩,想要把它从白七的脖子上面取下来。

    不过抓了一个空,在她的手接近玉佩的时候,那玉佩突然变淡,好似成了一个幻影一般。念倾心的手穿过了那玉佩。

    “咦……”念倾心迷惑地收回了手,道:“为什么会这样呢,这个是我师姐的本命道器啊,难道说是我师姐给你戴上的?”

    “小白,告诉姐姐,你跟这个玉佩的主人是什么关系好不好,我知道你肯定不是这个玉佩的……”话才说道一般,念倾心突然惊叫起来,“你说你叫白七!?”

    感她刚才完全没有注意到白七的名字,只是顺口小白小白的叫着。【叶*子】【悠*悠】

    白七点点头。

    “居然已经过去了这么久的时间啊……小白,你的玉佩是你母亲给你的?”念倾心还是有些不确信。

    白七继续点点头。

    念倾心脸上绽开笑容,伸手摸了摸白七的头发,说道:“小白,我是你母亲的师妹哦,你要叫姨娘,哎呀,不能这么叫,这么叫我都老了。但是如果叫姐姐我的辈分又会变小啊,小白,你说怎么办?”

    念倾心顺手捏了捏白七的脸颊。

    白七看着念倾心,问道:“你跟我母亲很熟悉吗?”

    “说什么呢,我跟我师姐可是破军门的双姝,怎么会不熟悉。琳师姐她现在还好吗?”念倾心问道。

    “原来你不知道啊……”白七声音有些迷离,“应该是很好吧。”

    “什么叫应该是很好,你作为儿子难道不知道吗?自从师姐嫁给那什么白玄,我们已经二十多年没见面了,本来打算在这东临学院做满三年的导师就去找她呢,没想到在这里等到了你。”念倾心笑道。“对了,刚才你说什么我是不知道?”

    “她死了。”白七道。

    “……她死了?”念倾心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了。

    “我母亲啊……我出生之后她就死了,我不知道她好不好,我从小到大对她的印象都一是一座清幽的小坟。”白七声音淡漠,以前的他是一个傻子,看到白麟几个人都有母亲,而自己只能跑到那里哭泣。

    哭累了就会被白玄抱回去,就这样他带着母亲留给自己的唯一遗物——玉佩哭了整整五年,后来他恢复了神智,就再也没有哭过了。不是没有感了,而是大悲无声,就像他父亲白玄。

    白玄时常站在那里一整天,不动不说话,没有任何一滴眼泪,但是那种哀伤却是永远都挥之不去。

    “怎么可能,琳师姐是元婴期的修道者,怎么会就这样死掉?”念倾心伸手抓住了白七的肩膀。

    “不知道呢,父亲说她是难产而死,难产懂吗?等于说是我杀了她。”白七脸上露出一丝冷漠无比,让人心悸的笑容。

    这件事当然不是白玄告诉他的,而是他无意中听到的。

    这个是他内心埋藏最深的黑暗。

    “怎么会呢?”念倾心喃喃自语,看到白七眼中的冷漠,心中一痛,将白七拥入怀中,“不是你,小白,你想得太多了……”伸手摸了摸白七的有些凌乱的头发。

    …………

    十个时辰,距离念倾心进入房间已经十个时辰了,而白七没有出来,念倾心也没有出来,两个人在狭小的练功室内一起呆了十个时辰。

    孤男寡女,在一个小房间里面呆了十个时辰能干什么?

    什么?练功?兄台,你真是太纯洁了,太稀少了。而大部分人都是属于“不稀少”的类型。

    所以,这是的一层大厅里面人数明显多了起来,很多知道了这个消息的人都开始过来看闹了。

    念倾心,内院之中最出名的美女导师,魔女导师,把大半的学生甚至其他男导师迷得神魂颠倒。

    看上去放//妖媚无比,有很多难听的名声。

    但是大部分人都知道那只是恶意中伤的谣言罢了,学院内还从来没有出过可以一亲芳泽的人。

    倒是有很多青年才俊被她撩拨的不上不下,却又无可奈何。这个是也是她魔女称号的来源。

    不过今一条爆炸新闻传出来了,以一种比瘟疫还要快速的传奇般的速度在内院之中传开了,除了关在房间内修炼,在外执行任务的学生。

    所以人都知道了念倾心和一个今年刚进入内院的新生,孤男寡女在她专用的房间内呆上了整整十个时辰。

    嗯……到现在都没有出来。

    “他们在干什么呢?”不少人猜测着,还有人时不时发出无比猥琐的笑声。

    那个导师依旧呆在桌子后面,半死不活地低着头,对于嘈杂的况视而不见,没有人注意到他眼中的闪烁的可怕眼神。

    “来了,来了,贺兰空过来了。”人群之中突然传出一个声音。

    一个一袭黑衣的男子从大厅上面跳了下来。很普通的面容,很普通的眼神,很简单的落地,不花哨,不华丽。

    不过他周围的人却都明显退了一步,给他让开了一条道路。

    撇开他作为内院最三大势力之一的“内院盟”的头号战将这个份不谈,玄天武尊四重天的实力就足够让大部分人侧目了。

    “大嫂还在里面?”贺兰空问旁边的一个人,那人显然也是内院盟的人,他说道:“是的,根据报,似乎是十个时辰之前进去的……”

    “嗯。”荷兰空答应了一声,走向大厅中间的那张桌子。

    “你应该知道她什么时候进去的,而且你也应该知道那个房间是我们大嫂专用的吧?”贺兰空居然直接质问起了导师?

    “嘿嘿……”那个男子终于发出了一些有生气的笑容,“不是很清楚呢,我从来不管这些事的……”接下来的语气依旧半死不活。

    贺兰空盯着那人看了几眼,转直接走向念倾心所在的房间。这个大厅的负责导师一直是那种不温不火,半死不活的存在,很多厉害的学生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不过贺兰空记得自己大哥的交代,不要小看任何一个导师。

    ————————————————

    求下收藏,鲜花~

重要声明:小说《皇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