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在生存的巨大压力下,到达异界的人类发挥出了难以想像的

    农具成为最珍贵的工具,这使土地深耕得以实现。

    深耕,是可以减少野草,减少害虫,并且使下面肥沃土地翻上来。

    他们仅仅用了一年就在这种世界找到了数十种可以食用的动植物,并且类似棉花、番薯、向葵、蕃茄、辣椒、烟叶、可可、橡胶这些的替代植物都有人发现。

    虽然这种野生的作物,产量很低,但本尼迪斯鉴定没有伤害过后,发现他们的人就得到了巨大的奖赏。

    当第二批垦荒者到达时,拥有奖赏的人们用这笔资产开始谨慎的扩张。

    他们去的是没有神保护的区域,但是这样收入不用上缴,80%都是自己的。

    这里的野外极为危险,所以每一个点的开拓都是由五百人以上的大队伍,可以进行安全保卫和体力劳动。

    而一处陌生而没有人烟的土地上,从草丛和河流,甚至土层之下,到处隐藏着对人有害的各种各样的毒蛇、毒虫、病菌、寄生虫之类。

    他用最原始的方法,用火一烧,如果能达标的话(就是达成一定规模),那不但获得一片肥沃的土地,还能使那些毒蛇毒虫瘟疫之类一扫而光,从而开辟出安全区域。

    当然,第一把火最严重,要防备他们的反扑。

    比如在草丛中筑巢的剧毒云蜂。

    然后随队牧师会建一个小型祭坛,临时保护人们不被大型恐怖生物感应到。

    然后建房的建房,垦田的垦田,分出人们的土地……

    似乎又回到在一切开始的时间。

    但人们是喜悦的,毕竟,这是一个新开始。

    ------------------------------------------------------------------

    楚璟其实是一个内心很强大的人,从不会去伤悲秋,无病□,但是今天,面对空的房间,他不得不开始反思是什么地方出了错误。

    鉴于他在感方面的手生,在思考了众多人选后,他果断选了一个最不容易失败的对象求助。

    “你最好有重要的事。”视频手机里许娴头也不抬,专注着手中的探针,进行下一个转基因实

    验。

    “非常重要!”楚璟严肃道,“昨天我和多尔去扯证了,可是他昨天晚上居然没有回家!”

    “……”许娴终于放下手中的探针,回头看向荧幕,神诡异,“还真是,好重要的事啊。”

    “我觉得你在这方面应该有所了解,我想知道我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楚璟直接了当的说。

    “你觉得我的事例有参考吗?”许娴冷笑,“当年你父亲在一场婚宴上被我撞到,我对他一见钟,决定把他搞到手,你当初也是这个相法吗?”

    “……是。”楚璟承认但立刻补充,“但我从来没有去强迫他。”

    “好吧,然后我散布大量你父亲是GAY的谣言并伪造证据,然后在你爷爷差点气的中风的况下主动上门表示愿意为楚家传宗接代,以正门风,你爷爷就直接强迫你父亲娶我,这个有参考吗?”许娴轻蔑地看他一眼,“或者最后你父亲抵死不从,被我亲自出手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然后绑上和我生下你,这个是不是更有可比呢?”

    “那个,母亲……”楚璟觉得压力非常大,“我只是想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让父亲数十年来从不敢晚上十点以后回家……”

    “啪!”许娴一掌拍在桌上,怒斥儿子:“什么手段?那是因为他我!”

    楚璟满头黑线:“您别闹,我认真的在问您……”

    “我没必要骗你。”许娴有些悻悻道,“当初在结婚之前,他的就是我。”

    “那您还搞这么多事出来……”楚璟愕然,他的母亲可不会做这么浪费资源的事啊。

    “谁我调查时他声称自己有心上人,非她不娶,又在那场婚宴上就看了我一眼,然后就直接离开,我多方打探,也不知道他的心上人是谁,当时国家的生物科学刚刚起步,我更没时间去谈。”许娴振振有词,“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打败他,拖回来!”

    “这……”楚璟结合了一下实际,“我不是多尔的对手。”

    “可以被控制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力量。”许娴淡淡道,“你在上边还是下边?”

    “上边……”楚璟脸上微微一红。

    “那就在下边去,”许娴丝毫不在间儿子的主权问题,“男人嘛,上弄过两次就会食髓知味,到时跑不掉是你。”

    “可是他对这方面没兴趣。”楚璟最郁闷的就是这一点。

    “兴趣是要陪养的。我会给你东西。”许娴冷冷道,“好了,不要废话了,你那边进度如何?”

    “因为黑暗初期人口严重损失,所以南方城市的人口总量一直在400万左右,并且是负增长。后来加入异种转基因生物的粮食产生后,进入了人口增长期,但南方基地无法维持增长的人口,所以在第一次进入异世界的光辉普查后,第二次愿意进入的人口,达到二十万。”

    “这些我都知道。”

    “因为第一批来时已经摸清楚路途,避开很多危险点,这次的减员只有不到三千人。而且圣光神周围的数十公里都有圣光护持,所以一期公程的开发非常稳定。”

    ……

    本尼迪斯正在给一群孩子分发食物。

    这个地方的定名是圣地,是他定的名字,楚璟的没有也不敢反对。

    这次来到圣地的孩子有在约四百个,在对于近二十万的人口来说,非常少,但要知道,黑暗降临之后,基本夫妻不会再生子女,因为他们自己都在死亡线上,而十余年间,原本的活下来的小孩都长大成人,也不会再去生育子女,会生的都是有一点生存能力的家庭。所以有四百多小孩子的数量,就不足为奇了。

    “大人,这个是图鉴上的草莓吗?”一名编着两条辫子的小姑娘小心地捧着手中一粒红红的鲜果,“真的好漂亮。”她周围的一群孩子纷纷点头,叽叽喳喳地说自己那颗最红,自己的最大……

    “尝尝。”本尼迪斯摸摸她的头,微笑着说。

    “主教大人……”小姑娘迟疑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口,“我可以把这个留给爸爸吗?”

    “这是神给你的恩赐。”本尼迪斯淡淡地说。

    “可是妈妈半年前掉被云蜂蛰伤了,不能下,爸爸去垦荒要做两个人的活,昨天我看到爸爸吐血了,主教大人,听说草莓可以治病的,让我给爸爸好不好?”小姑娘用水水的大眼睛看他。

    “两个人的活?”本尼迪斯微微一愣,“那些工头敢吗?”

    啧,他还以为自己的作风已经把他们整的很乖巧了,看来力度还不够嘛……

    “不是这样,”旁边一个小男孩立刻嚷嚷,“她妈妈要死了,她爸爸想带他去教堂看病,是跪着求我父亲,我父亲才答应让他接两份工的。”

    “主教大人,我没有冒犯您的意思。”小姑娘咬着唇说,“你别生气……”

    “没事。”本尼迪斯再给他们分发了剩下的食物,“在学校好好听话,我先走了。”

    他也不理会学生们的挽留,径真离去,看他从人堆里出来,一只白色的猫灵巧地落在他的肩膀上。

    “妈妈,我今天要吃糖醋排骨。”六月将头靠在本尼迪斯脖子上,蹭啊蹭啊噌。

    “给你爸爸说去。”在食物方面的问题,从来就与他无关。

    “妈妈,你不我了吗……”这回答太敷衍,六月在他肩膀上做出高难度的动作——打滚来表示不满。

    “再卖萌我扔你下去。”本尼迪斯淡淡道。

    六月做了个鬼脸,然后端正了坐姿:“妈妈,那个小女孩只是在装可怜,教会的费用是高,可是不是有贷款吗,世上哪有不劳而获的事。”

    “她没有说谎。”本尼迪斯走像新建的大教堂,这座巨大的建筑也是这个开拓点的最大办公所在。

    “那你打算去救他吗?”六有问。

    “不会,我的一举一动,都是焦点。此例不可开。”本尼迪斯转过一个回廊,走上二楼,将自己的炼金实验室打开,里边有放着无数的草药器皿,“不过云蜂的解毒剂我昨天已经调试出来了,你把药方和样品交给军需处,他们知道怎么做。”

    “妈妈……原来你昨天晚上不回去,不是因为我说楚璟的不好啊……”六月的耳朵一下就耷拉下来。

    “当然不是,云蜂已经成为开拓点威胁最大的物种之一,昨天是试验关键,而且我又不是第一次不回去。”本尼迪斯挑眉,不解六月为何会这样想。

    “你不是签字了吗?”六月险些从他肩上摔下来。

    “你说他给我的那本文件。”本尼迪斯想起昨天楚璟是拿了样东西给他签字,不过当时实验已经到了关键点,他看都没看就直接签了。

    “他给你的是结婚证啊。”六月顿时大哭,“你怎么可以看都不看一眼就给我找个后爹啊……”

    “他是你亲爹好吧。”本尼迪斯无语地道,“而且我本来就准备和他签。”

    “不管啦,我回去就烧掉那东西,这是欺诈……”

    “没有必要。”本尼迪斯将他抱到怀里,嘴角微微一扬,“我喜欢他,和他在一起,不需要这些。”

    他想起那个愿意为自己屈膝的人,突然就觉得,可以一生一世,真的满足了。

    不过这个想法只维持了不到两小时。

    楚璟在进门后不久平静地递了几颗蓝色小药丸,表示自己不介意在下边。

    本尼迪斯就直接一个净化冲击将楚璟打出了墙壁之外。

    楚璟的第二个新婚之夜,在门外渡过,虽然墙壁有一个大洞,他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进去,这个,就是威力。

    作者有话要说:基本上,正文就算完结了,如果有不满意的亲,可以提想要什么样的番外……

    无坑一清啊,睡觉了,虽然可能迟了一点,但谢谢陪我走到现在的亲们,新年快乐O(∩_∩)O~~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