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深秋之夜,

    距离之前北方教会的大清洗,只有不到三个月。

    距离第一批垦荒者进入异世,只有不到一个月。

    当时愿意放弃南方还算安定的生活,进入未知空间的人,只有不到五千。

    他们中有虔诚的信徒,贫穷的最下层,愿意拼一拼前途的新生代冒险者,以及军人……

    教会为这次开垦抽调了三十名骑士和十五名牧师,这已经是当时教会可以拿出的最大空余力量。

    未知的世界并不安全,相反,危机无处不在,就算当时有强大的植物纠和数十名牧师骑士,当最后经过一个月后,寻到有阳光的土地时,已经只剩下一千余人。

    但没有人可以形容出再次见到阳光时的感觉。

    没有人。

    那样多年,那样多的绝望,似乎都在那一刻迸发出来。

    漆黑的汹涌河水在冰冷的冻土上蜿蜒而行。空气中漂浮着腐烂的气息。地下涌出的污水,作为河干流的支流。

    虽然天空非常低矮,云团浓厚灰暗,仿佛一抬头都能碰到它们,但依然有金色的阳光从云团之间铺散开来,普照在大地之上,温暖了冻土,地下冰层的融化使这里充满了沼泽,没有大型生物可以在上面行走。苔藓、地衣和一些草本小灌木,生长在这里。

    但是足够了。

    崩溃的次序,失去的家人,饥饿的生活……在没有尽头黑暗中挣扎的人,在那一刻哭的撕心裂肺,仿佛这样就可以告慰自己破碎的人生,可以感激上苍,可以拥有一点真正的希望,又害怕他再次消失。

    楚璟是这次开垦的主导者,他拒绝了本尼迪斯保护的要求,因为他不可能一真陪在他边,只有真正经历了危险,下次的大部队才可以找到更安全的路途。

    他来过这里,知道沼泽的危险,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人是适应力最强大的生物,没有什么可以比拟。更何况,对可以在三年内把洞庭湖的湿地占光的华国人来说,开垦湿地什么的,弱爆了。

    发泄绪过后,数名专家开始进行研究,很快就将意见汇总给了自己的上司。

    “我们所处的地方是典型的低位沼泽。表面低洼,经常成为河流与地下水汇集而形成的。水水流带有大量矿物质,营养较为丰富,灰分含量较高。水和泥炭的pH值呈酸至中,有的受土壤底部基岩影响呈碱,pH值多在8左右……”

    楚璟默默地听着。

    “……综上所述,我们的意见是可以居住,但因为地基被侵严重,这里并没有大型的建筑材料,所以先期是离不开基地的支持的。”一名专家关上自己的笔记,做下总结,其实如果在黑暗之前,他对这样的一环境一定会定下一个:贫瘠之地,没有任何开发价值。的评语,不过现在嘛,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比起这里,地球世界无疑属于扔了再死,死了再扔的那种。

    就如有一位先人说的:先解决有没有的问题,再解决好不好的问题。

    “先休息一晚,明天开始进行开发。”楚璟低沉的嗓音拉回专家飘到千里之外的思绪。

    “是。”

    话虽是这样,但是没有人睡的着,这里的太阳永远挂在天上,不移不动,没有黑夜,也无时间的痕迹,仿佛这样的时间,已经持续到地老天荒。

    楚璟记得本尼迪斯说过,这里的时间和地球不同,相差数倍,自己在这里一年,外边也只过去了一月。

    ……或许自己想他一年的思念,也就和他想自己的一个月相差无已吧……

    被太阳温暖的照耀着,楚璟难得地飘忽了一把思绪。

    “乱想什么?”一个声音不悦地道。

    楚璟一惊,豁然回头,却看到后人一圣洁法袍,手持金杖,神色莫名地注视着他。

    不是本尼迪斯又是谁!

    “你……怎么来了……”楚璟一时说不出话来。

    “突然想见你,就来了。”本尼迪斯对于感向来很诚实,在他看来,喜欢就是喜欢,没什么不能说的。

    “那北方那边,你已经解决了?”周围有不少人,要克制!楚璟默默对自己说。

    “解决了,这里的时间很长,一个月过去,我们那也只有三天,我有天堂之羽,过来很快,只用了一天……我想见你,还是可以的。”本尼迪斯说。

    “……”楚璟沉默。

    “怎么,不高兴我来找你?”本尼迪斯挑眉。

    “不是。”楚璟的拳头握了又握,最后还是没克制住,直接扑了过去。

    “做什么……喂!别咬脖子了,会有印子的……”

    被啃了一顿后,本尼迪斯沉着脸抹掉脸上溅到的泥水,点开一眼光明之泉,直接把楚璟的头按了进去:“都一周没洗澡的人还敢往我扑,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楚璟没法说话。

    “学什么不好,去学六月!”

    楚璟还是没法说话。

    “算了,不说这个,”本尼迪斯将他的头提起来,直接端着光明之源,反手倒下来。

    一股巨大的泉水直接将两人一起,淋了个通透。

    因为这里不是冰冷的黑暗世界,两人的衣物都很薄,在阳光之下,看的通透。

    楚璟神色变了变。

    本尼迪斯微微一笑,问:“在想什么?”

    楚璟本能地摇头:“什么都没想。”

    本尼迪斯神色一动,微微勾起唇角,将头凑到他耳边:“真的不想?”

    他轻轻呵了一口气。

    “还没有结婚!”楚璟的家庭教育从小就很封建,所以还在挣扎。

    “等你五分钟,来不来。”本尼迪斯白了他一眼,径自走进他的帐篷。

    再忍就不是男人!

    楚璟心一横,硬着头皮走进去。

    之后的事,楚璟只觉得脑袋里是一团乱,被本尼迪斯压在下的时候,他有挣扎一下,但也只是像征的,他并不怎么在意上下,如果可以和喜欢的,到达最亲密的地步,退让一下并不无可,反正时间还长。

    但大主教在剥下他衣服之后,左右看了看,就收手了。

    “什么况?”楚璟问。

    “虽然有点丢人,但我没有经验。”本尼迪斯不想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处男,无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

    “其实我也没有……”楚璟忍不住脸红了一下。

    “那你怎么生的六月?”本尼迪斯光着子搂着他。

    “他是试管婴儿,当时用来安抚洛天晴的。”楚璟头上泌出细细的汗珠,“因为母亲的原因,我和弟弟都很怕和女人结婚……”

    “那算了!”本尼迪斯毫不留念的起,地准备打道回府。

    这次楚璟没再说话,直接把他压下去。

    实践经验没有,便是理论经验楚璟是绝对有足够储备的。

    吻上他的嘴唇时,那是清爽阳光气息。

    手指探入时,下的人僵了一下人,但随即放松了自己,没有呻吟,只有微微的喘息,体被撬开的那一刻,本尼迪斯浑已出了一层薄汗。

    楚璟一边进入,一边俯□,在他肩头、颈项处落下碎吻,他凑到他耳畔,温柔地说:“别怕。”

    “嗯,我不怕。”本尼迪斯抻手,环上他的脖颈。

    楚璟反搂住他双肩,将他抱起,一点一点坚定地进入最深处。

    本尼迪斯痛的皱眉,将他抱的更紧。

    “你好紧,我不敢动了……”楚璟僵在原地。

    本尼迪斯气的咬牙,自己向后退了退:“嗯……你……”

    楚璟居然又冲进来。

    “我无耻,我知道。”楚璟的动作凶狠而有力,几乎把人撞散。

    本尼迪斯愤怒地咬上他的脖子。

    ……

    不过这种战役,先倒下的是楚璟。

    “还敢再来一次吗?”本尼迪斯仗着自己过百级的体质欺负人。

    “要不要这么狠……”楚璟躺在他边奄奄一息。

    “好吧,这次放过你。”本尼迪斯将头放在他口,说。

    平静了许久,楚璟轻声道:“多尔……”

    “怎么?”

    “我真的,很开心。”他在他耳边说。

    “呵……”

    ……

    当楚璟睡着后,本尼迪斯坐起,盯着他的容颜看了许久,然后离去。

    光辉之主的话依然回在他的脑海。

    本尼迪斯,一但与圣光相融,死魂消,命运轮转,永不超生,你可无悔?

    你可无悔?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ZOZO的雷和茉莉的手榴弹,我又等了几天才看到……T-T

    另,我是亲妈,大家一定要相信这一点,一定要!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