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本尼迪期并没有昏迷太久,因为他本的抗毒能力就极为强大,楚瑜动用的药物虽然厉害,但也就能让他昏迷几分钟而已。【叶*子】【悠*悠】

    不过战斗中,几分钟的无法反抗可以让人死上一百次不止。

    但不得不说,洛天月的战斗意识是个到了极限的渣。 如果是本尼迪斯,就算东西再重要,也会在确定有损伤后立刻去对方那补上一刀,但纵然他现在已经醒了快半个小时,洛天月还在那里哭。

    抱着那颗头颅,哭的什么也不记得了。 本尼迪斯都不好意思去补上一刀了,更重要的是,天知道楚瑜还在他上做了什么手脚,要是再上一次当,就太丢人了。

    而且……

    本尼迪斯清楚地看到,洛天月体内的黑暗力量正在极速耗尽。 而他自己完全没有自救的打算。

    本尼迪斯叹息一声,抬步走向重子。 他神智还在,只是偏头看着一边的洛天月,没有说话。 本尼迪斯伸手去拔那只白骨长矛。

    “算了。”重子眼珠终于动了动,本尼迪斯的影印入他的瞳孔,“抱歉,我是真的,不想活了。”

    “你的生命就没有一点值得留恋?”本尼迪斯低头看他,淡淡地问。

    “我没有家人,天晴也不在了,仇我已经报了,够了……”

    “够了?”本尼迪斯微微眯起眼睛,“你知道我的能力,如果我让洛天晴,还有你的父母妹妹自冥界归来,看到你现在的模样,你说他们会怎么样?”

    “别……”重子脸色瞬时惨白。[] “一个人活的怎么样,从葬礼上有多少真心的眼泪就可以看出来。重子,如果是你的话,会有多少人为你哭呢?”本尼迪斯对自己有信心,绝对不可能为他去哭。

    “……”重子悲伤的闭上眼睛。

    “那个妈妈……”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小小的声音,本尼迪斯挑眉,却见六月不知何时跑了出来,他举起一只爪子,弱弱道,“我会伤心。”

    它走近两步,跳到重子口,伸爪爪碰碰他的下巴:“那个,重子,你别死好不好,上次你说要给我做船模呢,不可以不算话。”

    “算了,六月。”本尼迪斯冷冷道,“人各有志,连如果连生存的勇气都没有,那就让他去死!”

    “妈妈,”六月小心地看了他一眼,“你好像不开心……”

    “哼!”本尼迪斯不再看他,只是看向远方的洛天月,如果他自己死去就省下自己一番功夫,如果他不死,那自己拼着再用一次大预言术,也可以送他一程!

    只是,就在他专心关注的下一秒,跪在无数白骨尸骸中的洛天月突然抬起头,面无表地看他一眼。

    下一秒,无数星空中的幽火如同沸腾一样,全数涌进了他的体,巨大火焰从他体里串出数百米高,将他下的骸骨也一道点燃…… 本尼迪斯没有多想,一手提起六月,一手信仰飞跃拉起重子,背后的天堂之羽瞬间展开,向骸骨较少的方向奔跑。 这种火焰,用生命燃烧的火焰,他没有兴趣去试自己可以在里边坚持多久。[]

    重子伏在他背后,眼神动了动,最后只是轻声说:“抱歉……”

    他推开本尼迪斯,摔倒在一根立起的白骨上,在上撕出一道裂口,然后,被吞噬在烈焰中。

    本尼迪斯回头的瞬间,只看到无数的蝴蝶从从火焰里飞出,而重子已经不在。

    他心中怒极,却没再多言,只是飞速离开险地。

    真TM是种麻烦的玩意!

    -------------------------------------------------------------------

    京都,新的光明大教堂坐落在京都寸土寸金的市中心,李思无是新上任的枢机主教。

    如今的他,已经不是二十出头的小记者,就算是京都的领导层过来,也会对他客气三分。

    对于京都这些老巨猾的政客们来说,他还是很嫩,比如现在,北方数十座分支教堂的实际掌握权在他手里,他手下有多少人被政客们拉笼,他就无从得知了。

    但这个问题对本尼迪斯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不过他答应了随楚璟去开发有阳光的世界,就不会反悔。

    “你要整顿京都的教会?”楚璟为他削好苹果,递过去。

    “

    我要代表圣光净化这些异端,你有意见吗?”本尼迪斯抬眼看他。

    “绝对没有。”楚璟立刻表明立场,要是这种基本问题都不坚定,他相信本尼迪斯一定会让他好看 。

    “很好。”本尼迪斯满意地点头,“你最近有什么事吗?”

    “你可以随时吩咐。”现在时间没到一年,借楚璟一个胆子也不敢去和母亲说你回北方去吧,这没你事了,毕竟他母亲的底线只是儿子不能玩死,其它随便。

    “我的教会建立也快七年了。”本尼迪斯翻看着手中的圣光教徒与本地员类相互勾结的信息,微微笑道,“但最重要的一个部门,一直没有成立。”

    神权势力不输王权的力量就在于,宗教有自己的凝聚力,这种凝聚力就在于赏罚分明,虽然在普通人的思想中,裁判所是对付异端,压制进步思想的翘楚,但其实,裁判所更主要的做用,是针对内部的审判。其中也分为对外的异端裁判所和对内的定罪裁判所。

    “……在国家内自备公检法”楚璟迟疑道,“他们不会同意的。”

    “你们中石油铁道部不也自备公检法吗?”本尼迪斯鄙夷道,“怎么,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

    你中文越来越好了……”楚璟感觉压力很大。

    “入乡随俗。”本尼迪斯淡淡道,“我的意思是你当裁判长,你的能力足够,而且北方也好交待一点。”如果独立于体系之外,必然会引起体系的敌视,但如果假装有联系,在很前期很长时间,都能减少麻烦。

    “楚家势力已经很大,若是如此,可能会引起剩下两个派系的联手抵制。”楚璟分析利弊是本能反应,“我现在力量还没有恢复。”

    “要多大力量,难道还敢再政变一次,”本尼迪斯抬眼,“现在北方资源已经见底,我用过大预言术,但好像还没有用过大审判术。虽然我不是很想对人类用。”

    “我明白了,保证完成你的命令。”楚璟不知不觉间已经坐到他边,将手盘住他的脖子,“还有其它的公事要交待吗?”

    “虽然很多,但暂时没有与你有关的事。”本尼迪斯一巴掌盖在他脸上,“别乱咬!”

    “我一天才咬一次。”楚璟在自己的权益上毫不让步。

    “我为什么要让你咬?”本尼迪斯冷淡道,“虽然我承认心里有你,不过你搞清楚,我们可没结婚,华国不许同婚姻。”

    “这个早就废了。现在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男人之间的事早就是默许了,你愿意我们现在就可以去扯个红本子。”楚璟一想到自己快要得偿所愿,心花怒放。

    “这……”话题怎么一下被扯到这了,本尼迪斯迟疑了一下,“我需要向神灵祈祷,如果他愿意祝福我们的话……你的脸色不好,生病了吗?”

    “结婚是我们自己的事。”楚璟想到那名把他打下冥河的神灵,心在滴血,以他的态度,自己不是得一辈子光棍?

    “不许说这种冒犯神灵的话。”本尼迪斯不悦道,“还有,进了裁判所,你得称他为吾主……听到没有!”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