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京都南门,无数苍蝇密密麻麻地盘踞在空中,如同一团团乌云,但空气中喷头不时喷洒的低浓度盐水阻止所有让他们前进的方向,于是,在战场的无数尸体上产卵,数目已经多到一个恐惧的地步,准备凝聚一次最大规模的进攻。(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今天,本尼迪斯来到这里。

    神圣的法袍在黑暗的世界里散发着微弱但圣洁的光芒,他走过的鲜血染红的路途,但没有任何污血可以沾染到他分毫。

    他在考虑一个问题,要不要出手。

    面前的这些生物并不麻烦,对他来说,只是几个光明之潮的事

    但他们杀之不尽,毁之又生,而且……

    他伸手拉过一只苍蝇,圣光一闪,它已在他掌心化为灰烬。

    只是,还有一点幽幽蓝火自空中飘起,一闪一闪,遵循着虚空中某个不可觉察的指引,向远方飘去。

    在他的眼中,这种幽幽星火在整个战场上飘忽、融合,都向一个方向前去。

    本尼迪斯皱眉,这种况,倒像是那个人在故意收集这种幽火。

    “这是什么?”楚璟在一边问,这星星点点的火光犹如仲夏夜的萤火虫,美丽梦幻,让人为之惊叹,但自从天黑后,这种生物没能活过来,已经随着无数物种一起,灭绝在主穿上世界。

    “和之前寄生骷髅生物的红菌类似的菌种。可能是那种菌类的进化版。”本尼迪斯无数对这种细菌进行心灵视界,所以他径直走出防御圈,头也不回地道,“我跟过去看看,你在这等着。”

    “我也去。”力量恢复了一部分的楚璟也跟着出了防御圈,但他脚才踏出一步,一道炽的白光就直接穿透了他脚下的地面,打出一个十公分直径,深不见底的洞。

    本尼迪斯收回才释放出净化冲击的右手,淡淡道:“我叫你等着。”

    楚璟神色平静地退回去:“好,我等你回来。[]”

    本尼迪斯点点头,带着光芒的影渐渐消失在黑暗里。

    楚璟只是静静站在原地,眼中神色莫名。

    这时,一个军装男人走到他后,开口问:“是他吗?”

    他的声音低沉带着一丝沙哑,但很有力度,那是属于上位者的气势。

    “对。”

    男人默默看了看他脚下的坑洞,沉默半晌,问:“如实说,是他强迫你的吗?”

    楚璟终于回过头来,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他不是会和母亲一样强取豪夺的人。”

    “这就是你和父亲说话的态度?”

    “抱歉,不过我得提醒您,他是母亲认定的人。”楚璟叹息道,“她的眼光和我的眼光都认定了,您有什么可以迟疑的?”

    “不要拿你母亲说事!”男人语气中有一丝不悦,“我只是不想你被她卖掉。”

    “您的关心我很感谢,不过父亲,我觉得您带是担心另外一件事比较好。”楚璟愧疚地看了他一眼,“我和他,肯定是不会有孩子的,所以,母亲决定再和您生一个……”

    “她虽然看着年轻,但已经快六十岁了。”男人不动声色道,但仔细看,他右手的小指,已经开始轻微颤抖。

    “母亲可以用生物技术将自己的体锁定在三十左右的模样,所以您完全没有必要担忧,”楚璟叹息道,“她决定的事,没有人可以改的。”

    “如果你有新弟弟,你本又不愿意育子,那楚家下一代的培育重点,可能就不在你上了。”男人紧紧看着他,试图从他脸上找出一丝毫的不愿,“你想清楚了?”

    以楚家的权势,支持出一个领导层不是不可能,但支持一个同恋为首的国家主导层却是绝对不可能,楚璟一但做下这个决定,就相当于放弃他以后的前途,这可不是南方那数百万人口的基地,而是可以主导整个华国数亿人的位置。【叶*子】【悠*悠】

    “我决定了,就不会更改。”楚璟定定道。

    “希望你不要后悔。”男人微微一叹,“儿女都是债啊……”

    “抱歉,但我会请母亲节制一点……”

    “闭嘴!”

    “抱歉……”

    “你有新的打算吗?”

    “有一部分,但暂不确定。”

    “说给我听。”他手中的资源还是有很多,如果儿子计划合适,他才会考虑划拨给他。

    “好……”,反正等着也是等着,楚璟开始和父亲计划迁徙的细节,虽然他手中的资源不多,但他即将把自己的嫡系先带去部分开发另一个世界,那里虽然冰冷荒芜,但是在中心的位置,拥有太阳光辉的普照。

    太阳、土地、水,有了这三样东西,才是真正的希望……

    另一边,本尼迪斯顺着光芒的指引,缓缓来到一个有些熟悉的地方。

    作为一名控制心灵的暗影牧师,他对人类慌乱、忏悔、恐惧这些负面绪有天然的感知。

    他停下脚步。

    前方,有一个巨大的负面绪源头,他从未曾见过如此黑暗的心灵。

    他光是走近这里,就有一种流泪的感觉。

    那是心痛到了极处,却还无法释放的伤。

    刻进了魂,浸进了骨。

    如果这样痛,就让我给你解脱吧……

    本尼迪斯默默走上前去。

    越往前,幽火越多,光芒越亮。

    他看到在高高的城墙下,却是一个正常的人类少年立在那里,抬头仰望。

    他有惨白的肤色和幽火双瞳,那种隐于其下的血腥与美丽,携带着死亡。上是一种极为奇异的斗篷,在风中猎猎作响,露出了其下的白骨铠甲,关节处的倒刺带着森森的蓝。

    有泪水,刚刚从他的眼角滑落。

    本尼迪斯微微一怔,原来,死人也可以流泪吗……

    重子就在他脚下,重子被一只巨大的白骨长矛钉在地上,血还在流……

    本尼迪斯皱眉,伸手,圣光在他指尖凝聚,就要将重子拉过来。

    然,心中警昭猛起,他没有多想,真言术,盾。

    数道白骨长矛瞬时从他脚下刺出,在盾的微弱光芒下激起一串耀眼的火花。

    与此同时,他抬手一挥,净化冲击!

    少年幽火的双瞳一闪,无数幽蓝的火光刹那凝聚成巨大的障壁,轰然巨响中,挡住了这凌厉到极致的圣光。

    “你在耗尽自己的菌种母体。”本尼迪斯冷冷道,“菌种母体的燃烧固然可以让你拥有巨大的力量,但是你的生命也是靠他维系,用光了,就是你的死期。”

    “那又如何呢?”洛天有平静地道,“活着,做什么呢?”

    “你不想活,就一个人去死。”本尼迪斯冷然道,他最讨厌这种全世界都得给老子陪葬的态度,当年艾泽拉斯世界的阿萨斯是,麦迪文是,克而苏加也是,一个个活的嫌命长了就拉全世界的人一起去玩完,偏偏一个个的还是会走路的核武器,摆平他们哪次不是用人命去填完,就连他自己当时也被死亡之翼那个神经病控制住,最后憋屈地成为大反派大叛徒让那个救世主给杀了,每次想起来,他都恨的牙痒痒的,“叫点背不能找社会,命苦不要怪政府;再说当初最想楚瑜死的人,不就是你吗?现在才来做这些,是不是太马后炮了?”

    “我没想过他死,从来就没想过。”洛天月看着他,说,“我只是生气,生气他一直没和我道歉,我要的只是句,对不起……可是,你们为什么要杀他!”

    无数白骨自地下穿刺而出,层层叠叠,密密麻麻,一波又一波,地下已经完全看不到土地的痕迹,全是无尽的骸骨,有如汪洋大海,而本尼迪斯有如大海中的一叶小舟,随时都有淹没的危险。

    他布上真言术盾,双手在口一合,然后骤然分开,无尽光明大作!蔓延伸展,在一瞬间化作扑天盖地的潮水,迎上无数骸骨。

    在威力巨大的光明之潮下,地面被清出一大片空地,但又有无数白骨迅速补上。

    神圣之火,巨大的天火自天空降下,随着本尼迪斯所指的方向,落向对方头顶。

    洛天月避之不及,唯有用双手一挡,无数蓝色菌斑在他手臂上浮现,光明之火在下一刻将他两只手臂都烧成焦炭,白骨可以见。

    本尼迪斯毫不迟疑,挥手一道白色的炽圣光就轰向了他的心脏。

    洛天月已然来不及躲避,看着光芒袭来,神有一丝解脱。

    “轰!”一声轻响,洛天月心中的皮肤在被气化后,心脏的位置竟透出一块银亮的金属片。

    似乎触发到什么东西,洛天月被巨大的反击力冲的向后一仰,一道极细的针芒从他心口透了出来,“咔”的一声,撞在本尼迪斯的光盾上,冒出一丝青烟。

    “呃……”有毒!本尼迪斯只觉得肺都要气炸了,楚瑜你个不争气的东西!

    要不要为你遥姘头考虑的这么周全啊!!

    本尼迪斯体一晃,巨大的意志力让他坚持了数秒,但还是倒下去。

    只是实在气不过,他昏迷之前,一道光芒,打向了墙上高挂的头颅。

    “不!”洛天月肝胆裂,无数白骨在他下组成一道巨大的天梯,将他整个人向前推出,终于在它掉落在地前抱在了怀里。

    “阿楚!”他手忙脚乱地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伤到后,终于将他抱紧。

    为什么,明明你说过,不会再管我的……

    阿楚,我不恨你了,真的不恨你了……

    你回来好不好,我什么都答应你……

    真的……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