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楚璟知道这事后,只是给母亲的联络人说了一下。【叶*子】【悠*悠】

    然后,就没有后续了。

    本尼迪斯觉得很奇怪。

    “你怎么没去主持大局?”他问。

    “北方有自己的势力构成,不同于南方都是我的势力,北方几乎聚集了华国所有的势力体系,在华国官场上,讲的威望和人脉,那种二三十岁领导者只在小说里才有可能出现。”楚璟直接了当地说,“南方我母亲已经开始布置了,她说一年,不能多,也不可能少,我去是自找没趣。”

    以许女士的能力,南方在她的控制下不会有丝毫的问题,北方局势复杂,他强行进入,只会引起更大的动。尤其是在这种敌不明的况下,内耗没有任何意义。

    “那就做好准备,就算我现在无法使用先知,但也可以肯定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本尼迪斯当然也不会在意,他能做的都做了,人力有时而穷,他问心无愧。

    “我会再去寻找住处,对了,今天的辣椒用完了,做糖醋如何?”楚璟他提起一只带回来的吸血巨鼠的尾巴,先拔去它那两只长得可怕的中空牙齿------这家伙最擅长利用这两根凶器扎入受害者的体内吸食血液------然后在它尾巴上用刀割开一个小口子,拿出一个如注器用力扎入小口中向里面注入气体,轻松地除去了他的皮。

    “糖的,不要醋。”本尼迪斯对华国的一些口味还是不习惯。

    “好。”楚璟不再说话,安静地在一边整理食物。

    过了一会,本尼迪斯迟疑了一下,才道:“楚璟……”

    “怎么?”对方抬起头,微弱的植物光下,只有那对那强烈得要溢出来的刚强坚毅的眼神在黑暗中可以看的清晰。[WWw.YZUU点com]

    “你的五感比我还敏锐。”因为他的精神力在现在的体里作为并不大,但是对危险的本能感应却是绝对不会少的,“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声音很多,你说的是隔壁在上办事,还是楼下吃饭,或者是路上的开车……”楚璟细细地数了下自己听到的声音,有时耳朵太好也不是件好事,数了一分钟后,他最后总结,“还是苍蝇的声音……苍蝇?”

    楚璟心中一动。

    这种冰天雪地的世界,小型昆虫基本都活不下来。

    “嗡嗡嗡嗡......”忽然远处渐渐响起一阵令人浑发麻的嗡嗡噪声。噪声一开始很远,但不到一分钟,声音便进了一大截,整个天地似乎只有着一种声音存在。

    楚璟飞快地将本尼迪斯背在背上,开门就向楼下的地下室跑去。

    他的速度非常快,但那“嗡嗡嗡嗡......”的声音比他更快。

    越来越大的嗡嗡声中,在街道上归家的路人,摆着小摊老人小孩,还有无家可归的人,就是第一波受害者。

    “该死!这他吗的是些什么东西!快跑!快点!快回楼里!!”

    “啊——苍蝇——啊——唔咳咳..唔..呕...”

    “妈妈,救救我,快开门啊——求求你!开门啊妈妈……啊————”

    在外边的人尖叫着,哀求着,但接着很快就变得囫囵不清,似乎喉咙被什么东西卡住再也说不出话。剧烈的挣扎迅速变得迟钝起来,然后很快完全沉寂了。

    而居民楼里的人并没有好太多,门窗虽然大多都是封闭的,但透气孔都在,这种无孔不入的生物很快发挥了他们的特长。(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门关上,快点把门缝堵上……窗子!快唔..呕...”

    “是苍蝇!!变异苍蝇!所有的门都关上,去里边!!”

    “进不了,人满了,关门,快点——”

    “嘭嘭嘭!”“开门,快开门,再不开我把门砸了,要死一起死!”

    ……

    楚璟终于赶在苍蝇到达之前进入了地下室,这里原来是一个地下车库,但早就被人们废弃后改做放一些柴火、做饭的地方,在里边有几个大的铁垃圾筒,密封极好极结实。常常被居民用来融化冰水,没有多想,楚璟抱着本尼迪斯就跳进去,迅速地把铁盖关好。

    黑暗的空间狭小冰冷,本尼迪斯的体紧紧贴在楚璟口,温的呼吸喷在他脖子上,似乎吹到他心尖上。

    他闭上眼睛,将他抱的更紧一些。

    如果是平时,他会对这样的事感到开心,但现在,听着外面凄厉的惨叫,他只是低下头,将头颅埋在他脖子里。

    “我是不是很没用?”许久,他低声问。

    “不,你是我见过的人类里,最好的。”这样的惨叫当年在那个世界的亡灵天灾里,他听过无数次,但每一次听见,依然觉得凄厉,那是人类对上苍最后的控诉,用血,用骨。

    “我救不了他们。”楚璟声音很低,“爷爷从小就教我,军人是保家卫国,死也要死在民众之前。可是现在,我躲在这里,像个废物。”

    “因为你出去没有任何意义,反而会让我和你一起死,我也是你要保护的人,不是吗?”

    “对,只是,为何会变成这样……”

    “人其实是很渺小的,记得你们的记述里,很久以前那种叫恐龙的生物,不也一朝覆灭了?”、

    “可是人类不一样。”

    “一样的,人类把自己写其它生物区分开来,其实是很可笑的事,就如在人类眼中,蚂蚁和蛛蛛没有不同,而在更上一层的生物眼中,人类和蚂蚁也是一个等级,不会在意。”

    “我知道,可是这样下去,坚持不了多久。”

    “有什么□吗?”本尼迪斯敏锐地感觉到不对,对方可不是一个会轻易动摇的人。

    “……我还是处男。”

    “……”

    “抱歉让你困扰,但我觉得如果哪一天就这样死去,非常可惜。”

    “……你觉得我会信?”

    “只是突然间抽了,抱歉。”楚璟脑子里很乱,乱的他也不知道为何,思维完全是不受控制的在跳。

    “你在发烧。”本尼迪斯在他额头摸了摸,“你今天有伤到哪吗?”

    “今天遇到了一只骨头鸟,被啄了一下。”楚璟仔细地想了想,只有这一点。

    “在哪个位置?”本尼迪斯一惊。

    楚璟抬起手腕,将本尼迪斯的手指按上去:“只是红了一点,没有破皮……”

    他的声音陡然一顿。

    在微弱的夜光草下,手腕上细细的红痕上居然长出一些细小的小石子,速度极快眼可见,而且密密麻麻,每个只有芝麻大小,有黑有白。

    小小的红痕上居然很快长了满满的一大片,看的人毛骨悚然,本尼迪斯没有迟疑,抽出楚璟腰间的匕首,直接将手腕的那块剜下来。他对人体的肌极为了解,这一刀没有伤到大的血管,虽然还是流了不少血,但现在这种选择是最好的。

    楚璟随他作,哼也没有哼一声。仿佛割的不是自己的

    本尼迪斯从对方上划下一条布带,将伤口缠紧。

    楚璟沉默了一下,突然道:“多尔。”

    “何事?”

    “刚刚侵入我伤口的东西,我很熟悉。”

    “什么意思?”

    “这种力量,像是六月……”

    “他不会做这种事!”

    “……”

    “绝对不会!”

    “……”

    “楚璟……”

    “我在。”

    “六月的事,你如何选择?”

    “无论如何,我相信你。”你的选择,就是我的选择。

    “谢谢。”

    ……

    外界的声音终于平静下来,嗡嗡声也慢慢远离消失,过了一会,两人从垃圾筒中出来,入目的第一个景象便是一具只剩下衣服和毛发的骨架,所有的血都被蝇群啃得一干二净丁点不剩。白森森的头骨嘴巴张开似乎还想要叫出声来,右手骨死死的卡在脖子处,看得出他临死前挣扎的剧烈。

    楚璟直接和母亲联络了。

    然后,他抬起头。

    “六月已经失踪快一月了。”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