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本尼迪斯默默地算着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了。【叶*子】【悠*悠】

    这很不正常,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准点是最低要求,超过十分钟的马上回来,就已经是不正常了。

    他们现在都是普通人,楚璟上的武器都是土法自制的,如果那边人多的话,会不会有麻烦?

    本尼迪斯发现自己有一点烦燥,这很不正常。

    他是那种绝对理智的人,对绪的控制已经接近于无,但是,那个人,好像已经有了一点干扰他绪的能力。

    要不要出去看看?

    可以现在体还处于恢复期,自己对疾病没有抵抗力,一个感冒就可以让自己死回去。

    没有法术,自己还剩下什么呢?

    本尼迪斯仔细想了想,掀开上单薄的绵被,上边还盖着楚璟不知从哪找来的一件破烂大衣,零下数十度的冰冷温度在一瞬间激起体本能的保护,缩回去**刺激着大脑,被他无视的干净,他打量了一眼自己的体,和刚刚穿越时没有什么两样,一样的年轻,一样的瘦弱,他赤脚踩在地上,将思维的波动,调整到与大地最和谐的频率。

    下一刹那,不断有花草从冰冷的岩石上升起,开出各种各样的花朵,姹紫嫣红。

    生命之血,草药师利用自己的植物知识,吸收大地中的自然能量,恢复自己的部分生命力。

    仅过了数秒,花朵们如突然出现一样,无声消失。

    本尼迪斯微微皱眉,他弯腰自地面捻起一点尘土,在指尖轻轻碾磨,一种凉的冷意自指尖传来,很微弱,但对他来说,就像黑暗中的灯火一样清晰。(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大地,正在死亡……

    这是什么况,难道说那些茵类可以在贫瘠冰冷的岩石上生长出那样巨大的植株,是因为这个?只要是植物,生长就需要能量,他们明明没有根系,又是怎样污染到所有的土地?

    找个时间要和许女士说说。

    不过现在,先去看那个人死了没有。

    本尼迪斯将上破烂的大衣披在上,没错,是披,这衣服已经烂到找不到袖子了。

    只是就算披上,下边的衣摆也只遮到半边部,这间小屋除了什么也没有,基本不存在找到一条裤子的可能,更别说鞋袜了。

    他只能选择裹棉被出去,当伸手去拿的一刹那,本尼迪斯下定决心,要是有神术,我一定一天换一衣服,神使法衣,信仰件,赦免圣装一个也不能少。

    滴答!

    一个轻微的声音让他停住了动作,他淡然地转过头。

    门不知何时被打开了,一手一个大包裹的楚璟此刻正站在门口,愣愣地看着他。

    啪嗒!又是一滴鼻血从他鼻尖落下,大有血流成河之势。

    双方目光在空中交汇了几个回合,楚璟这才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怎么起来了?”

    “躺了几天,想动一下。”本尼迪斯自若地将大衣铺上,躺回原地,既然对方无事,他就先不用继续在外边吹风了。

    “刚刚遇到一群人,我让他们带我找了一只肥羊宰了一顿。”楚璟打开一个包裹,里边是一件干净的羽绒服,“这件衣服虽然你穿上有点大,不过可惜在里边多穿点衣服。【叶*子】【悠*悠】对了……”

    他从怀里取出一个铁盒子,就是阳光时代里大学生们打饭时常用的,没有什么保温效果的饭盒。他座到本尼迪斯边,邀功一样地打开,一阵浓烈的香味就飘散出来。

    本尼迪斯略微起,看了一眼饭盒,又看了他一眼。

    里边是的整齐晶莹的白米饭,上边盖着腾腾鲜艳菜色,正是他前两天随口提过的肝腰合炒。

    “放心,我亲手选料炒的,快吃吧,冷了就有腥味了。”楚璟平里眉梢眼角的冷意此刻已经全然不在,本尼迪斯突然觉得就算对方没有穿围裙,浑上下也全然洋溢着一种叫作“贤惠”的气质。

    当然,这种气质和现在的他来说没有冲突,但如果代入他以前的那冷俊的模样……纵然他心志坚定,也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现在面前的人并不是极为出色的外表,但有梭角分明的国字脸,微微上翘的嘴唇,眼神那强烈得要溢出来的刚强坚毅,举止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蓬勃飞扬……气质的差别也太大了吧?

    似乎是觉查到对方怀疑的目光,楚璟只想了一下就明白结证在哪,于是先为对方把羽绒服穿上,坐起来,然后一边将碗筷递给对方一边解释。

    “以前是部队的长官,军令如山,当然要威严才压的住气场,时间一久,脸皮僵了,想和蔼也做不到。现在没那么多责任,那当然就正常了。”

    本尼迪斯只是问了句:“那你以前就不正常吗?”

    “你觉得有母亲那样的教导我只是变得不苟言笑容易吗?”楚璟表示无奈,“在她面前,只要有一点表动作,就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就算你没有表动作,不还是没有秘密可言吗?”本尼迪斯不以为然,以她母亲那样的资质,生在地球真的是种浪费,如果在艾泽拉斯世界,那绝对是不输给麦迪文的半神法师。

    “这个只是不进入工作的状态。”楚璟无意继续这个话题。

    “你在哪找到这么多食材?”本尼迪斯仔细地将菜里的泡辣椒,泡姜,葱,蒜全部挑到一边,虽然知道在这样饥荒的时代挑食不好,但他不想委屈自己,于是他把这些夹到他嘴边,“你也吃。”

    他要喂我吃东西……这个认知让楚璟一下觉得周围全是粉红色泡泡,一时间激动的不能自己:“其实……我不饿……”

    “闭嘴!……不对,嘴张开,不要咬到筷子!”

    楚璟很听话。

    本尼迪斯满意地继续吃饭。

    一口吃下调料的将军差点被辣出眼泪,不过他全然不在意,只是在一边殷勤地讲述自己刚刚在什么地方用狐皮换了什么东西。

    并且将路上的见闻给本尼迪斯当成开胃故事说一次。

    “……康家当时在做一个小型的宴会,里边放置的食物我在五羊都几年未见过一次,更有些燕窝鱼翅奢侈品,他们把菌粉认为是下的食物,某些贵妇人竟然带着宠物狗.几个女人围在一起,用普通人一个月的收入钱也买不起的高档食物,喂狗。”楚璟一边说一边皱眉,“我想收笼这边的势力,让你过的好一点。”

    “你当官有瘾了。”本尼迪斯淡淡地回他一句。

    “如果你不传教的话,我只当一个高手,安安静静地在你边。”楚璟认真地道,“如果对你没有一点帮助,我在你边的位置,很快就会被别人挤下去。”

    本尼迪斯微微一愣,突然间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化开了,他神色一动,沉默了一下,才道:“除了传教,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他一生都在维护自己的信仰,并以此为目标,如果不作,他的人生就没有方向了。

    “没关系,只要你喜欢,我都会支持你。”楚璟又靠近一点,尽量让两人之间没有缝隙。

    “呵……”本尼迪斯微微一笑,心突然很好,“我想想看,除了传教和神术,我也会急救和炼金术,以前也是一位药剂师,虽然这里的生物都变异了,但还是可以研究下的。”

    楚璟瞬间就听出了潜台词,这不就是说我可以不急着传教吗?

    看来在他心里,我还是有点份量的……楚璟突然发现幸福一件很容易的事,如果现在有人来问他幸福吗,他一定会给出标准答案。

    光明神也不难竞争嘛……

    “发什么愣呢,张嘴!”这时,本尼迪斯又捡齐了一大筷子的泡辣椒,泡姜,葱,蒜……

    幸福太容易了不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暮光之神:幸福太容易了不是吗?

    光辉之主:……

    暮光之神:难道你觉得不是?

    光辉之主:……

    暮光之神:看看你的子民多满足……喂,你那是什么眼神?

    光辉之主:2B青年欢乐多,智障少年忧愁少……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