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本文首

    82、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将白色的细塑料管涂上细灰,以免在黑暗中反光,楚璟安静地潜伏在一块冰冷的岩石之后。[WWw.YZUU点com]黑暗中,他的眼睛基本没有作用,但他的耳朵极为灵敏,三十米内的任何微小动静都无法瞒他的耳朵。

    这不是因为变异,而已经是一种本能。

    要知道,因为当人类在刚刚出生的时候,五感一般是呈平行发展的,可以通过任何一个感觉来准确的了解外界。只是人类除了少部分听觉以及一丁点写字用的触觉以外,剩下的几乎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视觉的使用上,从而让五感退化。

    这一点,是对生物工程学上研究深刻的许院长完全无法容忍的。

    楚璟自然就成为她的研究目标,从而开始全面发展。

    他无声地拿出一根竹签,这种是一根很普通的竹签,以前的烧烤市场上2块钱一百根的那种,竹签只有几厘米长,背后粘了一个尖尖的圆锥纸筒。

    不远处传来极微弱的细琐声音,似乎有什么小动物在啃食东西。

    楚璟将竹签放入细塑料管,估计了弹道,一吹。

    “唧!”一声惨叫,动物在小孢子林里乱窜,楚璟再拿出一根竹签,听了一下方向,再次一吹。

    “叽——”这次,终于没有了声音。

    楚璟估计了一下出来的时间,已经出来三个小时了,但只抓到一只猎物……他微微皱眉,没有再等下去——

    本尼迪斯醒来的时候,看到楚璟正在为一只长着翅膀的——狐狸?褪皮。

    狐狸只有二十多公分长短,很瘦,背上的膜翼软软地搭在锋利的前爪上,上的毛很长,漆黑色泽,在黑暗中很难分辨。[]

    “你去捕猎了?”本尼迪斯揉了揉太阳

    “嗯,不过技术不好,只抓到一只。”楚璟已经将一张完整的狐狸皮褪下来。

    “你怎么没穿鞋?”本尼迪斯看着他的脚,上边只绑着一些变异的藤草,这种草带有小刺,露出的脚踝有不少划伤。

    “我自己做的武器程不够。很多动物,听觉都会无比敏锐,是人类数十倍,鞋子摩擦地面的声音,对它们来说太大了,不利于接近猎物。”楚璟侃侃而谈,心里感激老妈在临行前专门给他交待的野外捕猎常识。

    “可以治疗吗?”本尼迪斯现在的灵魂已经处于信仰转化的阶段,无法施展治疗术。

    “没事,藤上的刺我都刮干净了。”他将猎物在一小盘水里洗了洗,去了血水,用小刀一片地削到微滚的铁锅里。

    熟食的香味在空间里回,他又打开一个纸包,小心地洒进一些盐巴。

    “你做了很多事。”本尼迪斯突然道。

    “嗯,这里是京都划分出的燕北每九区,每天都有上千人死亡。尤其以外来人居多。”他将锅盖上,继续道,“数年前,京都出现过非常激烈的派系斗争,我家是胜利者之一,而落败的派系,都被从京都中心赶出来。这里,是他们的势力范围。”

    “那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义体是母亲为了器官移植准备的,因为基因上的改良,很少出现排异反应,母亲在两年前到南方后就中止生产了。这是些义体部分被当时的数家人瓜分,用做器官移植。前两天,当母亲准备调用的时候,就只有这边这家的仓库里还有存货了。”楚璟也很无奈,“所以当我苏醒后就带你跑了,这边的人查的很严。【叶*子】【悠*悠】”

    “那这个又是什么?”本尼迪斯指向墙角的一窝粉色的小老鼠,透明的体代表他们刚刚出生没多久。

    “存货,以后没猎物时,就靠他们,我挖了一小时的老鼠洞找到的,可惜那只大的太警觉了。我觉得现在的动物们智力也都进化了。”楚璟很遗憾。

    “很正常,就算我以前认识的优秀猎人想要在大自然中取得食物,也是千难万险的。那些没有逃生能力和生存能力的猎物,早在数亿年的进化中被淘汰掉了。想要找吃的,哪有那么简单?”本尼迪斯回想到一个遇到危险就倒地装死的职业,微微笑了笑。

    “我还找到一种蘑菇,可能有葱类植物的基因片段吧,香的,我种在外边了,酱油和豆豉的替代物还在找……几种粮食种子我都领了一些,三个月内要双倍还清,等到……”楚璟挨着盘算接下来的计划。

    “打住!”本尼迪斯越听越像以前看的种田文,果断喊停,“我觉得华国人在这一点上很不可以思议。怕花钱,什么都自给自足,自己做醋、做酱油、自己种菜。为何你们不能分工合作,利益均沾、交换、双赢呢。合作做大后自己分的绝对值更多,宁可越做越小但自己要独吞……我不明白原因。”

    虽然来这很有几年了,但大主教还是觉得华国人太复杂了,社会书籍上怎么说来着,对了,叫小农意识。

    “……”楚璟沉默很久,才缓缓道,“不是我想这样,我当然知道这样浪费时间精力,但是……”他顿了一下,才继续道:“自己做的,干净……无毒……”

    “……”本尼迪斯哑口无言,想到了以前的瘦*精,苏*红,地*油……在天黑之前华国的食品安全已经是大患了,天黑后人类为了生存,能激发出来的想像力和执行力……光是这样一想,纵然以他之能为,也依然觉得恐怖。

    “我当然没关系。”楚璟略略低头,“只是你现在的体,为了降低器官的排异反应,白细胞的含量被调到最低,基本是没有太多的抵抗力。我现在也不能用法术净化食物,只能小心一点是一点。”

    “原来不只是因为我的灵魂有问题么……”本尼迪斯躺回去,他不想给人添麻烦,“抱歉……”我错怪你了。

    “没事。”楚璟面色不显,心中却再次感谢自己的母亲。

    他用汤勺搅动了一下片,趁机换了个地方坐下,背对本尼迪斯,然后从怀中拿出了一本巴掌大的小册子,上边用葡萄牙文写的密密麻麻。

    封面上写着:时间不多,我临时总结了一下需要注意的地方,你可以借鉴,但绝不能生搬硬。落款是母亲的名字。

    语言不是问题,当年他在非洲那个国家执行任务时,那个被殖民了数百年的国度就是用的这种语言。

    借着火光,他翻到被他折了一角的那一页,上边赫然写着:第三讲,如何不留痕迹地让人无法拒绝你的好意。

    他专心地翻向下一页。

    第四讲:如何让人习惯你的存在。

    ……

    安静的空间里,只有柴火燃烧偶尔发出的噼啪声。当楚璟将这一页看完,汤已经差不多了。

    他盛了一碗,将柴火扒开,木灰散在火上,让火只剩下火种。

    这才将碗端给他。

    “要我喂你吗?”楚璟跃跃试。

    本尼迪斯白了他一眼,伸手接过来,虽然汤只放了一点粗盐,但这种温暖光是捧在手里就让人不想放开了,因为很烫,他一小口一小口地喝。

    楚璟就坐在边安静地看着,他用的体也很年轻,二十出头的样子,非常俊朗(因为脸皮也是义体移植的一部分)。

    本尼迪斯偏了下头,将最后一口喝完:“谢谢,很好喝。”

    顿时,楚璟的眼睛一下就在昏暗光线里闪闪发亮,本尼迪斯似乎看到了他在后摇晃的尾巴。

    “你喜欢就好。”第一次被对方夸奖的楚璟殷勤地接过碗,一时激动,不自地在他脸上啃了一口。

    “……”本尼迪斯无语地看着对方再跑过去盛第二碗,想了想,才道,“你今天怎么了?”

    感觉很沉不住气啊,像个毛头小子一样,你也是奔四的人了好不好?

    楚璟手微微一僵,这才轻刻了一声:“换了个体,总是有点负作用的。”

    “也对。”本尼迪斯接过第二碗,自己不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吗?

    楚璟觉得前途光明,果然份是的大敌啊。

    他将剥下的一张皮用草木灰简单地硝制了一下,他一边将皮放在火上烘烤,一边问:“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嗯,我想看看,做一个普通人的我,能怎样传教。”本尼迪斯随口道。

    “……”楚璟的手上的动作停止下来,他突然发现了一件事

    他的敌原来是存在的,只不过不是人,而是被多尔当作神。

    正当他绞尽脑汁地思考如何对付敌时,神突然一凛,他站起,凝神细听。

    “怎么?”

    “没事,有一伙人过来了,十一个左右,体重在40-60公斤之间,男女都有。”楚璟解开脚上的藤草,换上长靴,“你休息就是,我去处理一下,马上回来。”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