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79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教堂的钟声响起,张召从睡梦中醒来,看着水桶做的滴漏,推算出已经七点了。【叶*子】【悠*悠】

    他借着幽灵菇昏暗的光亮,他小心把包在细布里的模拟试卷舀出来,迅速地复习了一次。

    旁边的妇女正在就着昏暗的光亮缝制一件新衣,她头发花白,有六十余岁的样子布料入手微凉,但柔和坚韧,比羊绒还保暖,看到张召的动作,她加快速度,将线头打结后咬断。

    “召,来,把这个穿上。”妇人冲他招手。

    “妈,你穿就是,我这件还能穿,这种布是管制品,每人每年就能买一份的。”张召将卷子放下,“要是你冻坏了,那才是麻烦,病不起的。”

    这种布是这两年来军部新发放的物资,极为保暖,本也是不容易坏的,遇到危险还可以像防弹衣一样,可以抵挡大部分的伤害,现在这种布已经是和积分一样的硬通货,如果不是外出根本舍不得穿,如果在外边,这种布换一瓶维生素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

    “召,今天是你去面试的子,研究院是大地方,没有点行头哪能啊。”妇人走过去,将衣服给他换上,“你才用两年时间,就考进了研究院,外边多少人羡慕不来,在里边要用心做事,以后就不要去外边了……”

    她唠唠叨叨地说着所有要注意的事,大大小小,巨细无遗。

    张召的眼泪差点掉出来。

    这些年艰难的生活,使他必须去当冒险者,他的变异程度又底,只能靠采集种子舀点微薄的报酬,再加上房贷,数年下来,也只是刚刚够生活所需,每次受伤都是尽量熬着,医疗费用实在是用不起。

    儿出家去母担忧,何况这样的危险工作?几年下来,夜担心的母亲,就因此落了病根,才四十出头的她老的惊人,好在这个小区新建教堂里年轻的牧师收母亲做了杂工,可以有一点圣水治疗最重的伤势……

    “昨天教堂发了一袋种子,说中基因改良过的种子,召,你说我要不要再租块地种点粮食?”她的母亲唠叨完,突然问道。[]

    “种子……”张召知道,母亲说的是研究院的新成果,天黑之后,绝大部分的植物都死去了,但是蓝色的幽灵菇却可以在任何地方生长,研究院经过三年的研究,终于提取出幽灵菇的部分基因序列,加入近万种植物的基因中,终于在变种蕨菜中,研究出可以在地面生长,副作用极小的可食产品。

    因为这种蕨菜的种子是他提供的,所以这次他才可以在笔试中加十分,得到这个面试的机会。

    “等我面试成功吧,在外面开垦太危险了。”张召迟疑道。

    “不会,安牧师说,在外边的浮石城的原址上又建了了一座教堂。”妇人仔细地算着,“这已经是第二个卫星城了。有了教堂,又有军队,咱们在那开垦一块地就不会有什么危险,到时我们是第一批垦民,分房子肯定有我们一份,而且在外边找资源的佣兵会把这又当成一个据点,咱们可以租比去,就又多了一份收入。再加上种出粮食的收入,你讨一个媳妇的钱就有了。之前隔壁家的罗大啊,就是这样娶到老婆的。”

    “妈!”张召按住额头,“先不提这个好吗?”

    “怎么不提,你都26岁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都去上小学了。要不是世道不好,你早就成家了。”妇人语气里微微有些遗憾,“现在多一张嘴不容易,妈会给你挑一个好生养、能干活的……”

    就是这个原因啊!

    天黑过后,摧毁的不仅仅是无数人的人生,还有人类的审美观。

    对现在的人来说,能吃苦,能干活才是正常的标准,至于长相,那都是次要的,更何况,长期的营养不良、和水源缺乏,无论男女,皆是头发枯黄,形容憔悴,现在出门如果看到一个漂亮的人,色心再大的人也不敢上前调戏。

    可以把自己收拾干净的人,都不是他们惹的起的……

    没有心再说话,他点了点头,就出门去,如果这次面试成功了,他就不用再为了生活拼命,母亲也可以安心生活。[WWw.YZUU点com]

    才出家门,就看到教堂的牧师倒在教堂门口。

    “安牧师,安牧师?”他急忙过去把他扶起来。

    手下的人渐渐睁开眼睛,张召赫然发现,对方漆黑的眼睛居然是金色的、充斥着无数极细的金色线条。

    “安牧师,你怎么了?”张召非常紧张,面前的牧师不但是这数公里内唯一的一位高阶神职,而且一但他发生事,整个区里都会被紧张他们的军部清洗一次。

    &nb

    sp;手下人的瞳孔的金色渐渐褪去,化成原来的漆黑瞳色。

    “我不是安又夏。”手下的人僵硬地支起体,行动非常缓慢,但他仅仅是站在那里就让人不敢违背的气势,清淡的眸光略略看了他一眼,“扶我进去。”

    “哦……好……”张召小心地扶着这位牧师进入这个不大的教堂里,安牧师有一个孪生弟弟,应该就是这个人吧?真像。

    教堂的大厅里整齐陈放着一排排的长椅,尽头高台没有任何宗教信物,只有一道从虚空中投而下的圣光。教堂的祈祷都是在八点进行的,现在这里空无一人。

    张召小心地将安牧师扶到圣光之下,牧师缓缓推开他,一个人跪在圣光笼照之下。

    然后,张召发现出圣光在一瞬间扩散开来,如同水波一样层层开,但在触及墙壁时没有被回过来,而是直接地穿透出去。

    他觉体一轻,好像重新在阳光下生活了好几年。

    而跪在圣光之下的牧师,体虽然是安又夏的,但灵魂,是本尼迪斯。

    就在刚刚,他沉睡于死去的**之上时,发生了一件让他心惊的事。

    在他的灵魂深处,发现一根若有若无的细线,这细线不知从什么地方而来,却延伸到了他的灵神深处,在它的能及尽头,有一点点光点从极细之处流出,滋养着他因**死亡而渐渐衰弱的灵魂。

    但这个力量不是他的,这是信仰之力,属于神灵的力量,凡人若是使用他,就是对神灵的最大亵渎。

    为此,在安又夏同意之后,他用精神控制暂时使用他的生体,向神灵忏悔。

    “为何忏悔?”光明的圣言在他心中回,光辉之主对于这点小事自然知晓。

    “这是您的东西。”

    “你错了。信仰的能量就是精神之中最纯粹最美好的能量,凝聚着智慧生命的最浓烈的希望。人类的信仰越虔诚,他就越是纯美,他来自灵魂,是不朽地能量。”

    “我没有得到这些的资格。”

    “你有。还记得圣光吗?”

    “圣光就是信仰本,来自信仰之力的信仰。”本尼迪斯虔诚地答道。

    “不错。这些年,你拯救了无数的生命,你给予他们安定的生活,和坚持的信念。”光辉之主温和道,“吾为神灵,是以,比之任何生灵,更知世间无完美之事,不必妄自菲薄。你做的很好。”

    “可是,使用信仰之力,触犯了诸神威严。”神灵在很多事上都是一致的。

    “多尔,无需为小事在意。你以知圣光来信仰本。但他有最大的缺陷。”

    “您……”

    “圣光的信徒都拥有各自的意志与行为。这些意志汇总,融合,碰撞,就形成了世界的意志,她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不受个人的影响,但是她接纳每个人的意志,并对那些信仰她的人发出召唤……已经有神灵的雏形,不是吗?”

    本尼迪斯静静听着,没有回答。

    “但是,吾要的不是一名神灵,人类自己我的救赎。若要达到,世界的意志,就不能有自我。”

    “一但形成自我,又是新的神灵……”本尼迪斯突然间明白了光辉之神的意思。

    “多尔,本尼迪斯。”

    “属下在。”

    “你有三个选择,回到神国,你依然是我的圣灵,将在吾之神国享受永恒之福祉。

    其二,接受我赐予之权限,建立人类与你灵魂的联系,人类的信仰越虔诚,你就能得到越多的信仰。他们输来的能量会形成浩瀚的神力之海,只要用这种最纯粹最神圣地能量,就可以获得不朽之存在。成为神灵。

    第三,为人类,最宝贵地就是自我意志以及自我意志地来源:自由的灵魂——这才是进化地根本来源,你若放弃自我之心,与世界意志融合,成就信仰本。从此,人类信仰真正,无有私心之圣光,成为真正来自信仰之力的信仰。”

    本尼迪斯微微垂下头。

    第一和第二个选择都是更好的出路,但第三个选择才是圣光的真意义,如果选择第三条路,人类的信念就不必再被神灵剥夺绝大部分,而是真正的属于自己。

    他接纳每个人的意志,并对那些信仰他的人发出召唤。凡相应世界召唤者,即接受圣光的信仰。他就是圣光力量的源泉。

    与世界融为一体,无处存在,却又无所不在。

    只是,有的选择吗?

    他缓缓闭上眼睛。

    在他信仰神灵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自己的命运。

    自愿出卖自己,此世为仆,永远为奴。

    许久,他轻声道:“我选第三条路。”

    我选择您想建立的,拥有信仰,却没有神灵的国度。

    作者有话要说:请相信我是亲妈,恩,就是这样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