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巨大的地下空间,威严的教堂屹立在中心之处,钟塔的指针按着刻度行进,指向了12的位置。(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咚——

    悠远的钟声四散开来,提醒着时限,钟塔上圣光闪耀,将整座教堂沐浴在他的荣光下。

    楚璟安然地从列车上走下,随着过来祈祷的人流一起进入圣光之下。

    他仪容整齐,容颜俊美刚毅,不时有女子频频打量。

    前者比后者更重要,因为水的严重缺乏,只有位高权重的人才有时间与资源打理自己的仪表,否

    则就算再富有,也只能领到标配的资源。

    然后,这种目光在他走上教堂的台阶后,整个空间看到他的人目光都灼起来。

    那上边,只有神灵承认的牧师或者骑士才可以踏上。

    踏上大理石地面的精致图案,楚璟刚刚进去,就看到六月。

    那是一只类人的生物。

    不同于以前那仿佛自地狱而来的血腥模样,现在的六月,体修长高挑,七只巨大的角冠已经化为同样材质的骨质额饰生长在额头上,正中有一镶嵌颗微小的黑色晶石,暗火色的皮肤光滑细质如瓷,除了高达两米之外,基本已经和人类无异。

    “你终于来了。”六月的眼睛是一只是金黄,一只是紫红,但却天然带着激发恐惧与迷惑人心的本能,虽是少年的模样,但那种压迫的气息,绝不是人类可以拥有。

    “这是你的要求,”楚璟淡淡道,“抱歉,你要的,我不能给你。”

    “不能?”六月微微眯起眼睛,“你说的是他,还是本就属于我的力量?”

    六月本是那拉泰尔魔在此处最后的幼兽,因为和虫族的斗争耗尽力量,沉眠于地底。[]

    直到十年前,人类打开了遗迹,将他惊醒。

    十年前,本来想要寄生在他的体里,但他的体属虽然最为合适,但本的灵魂意志太过坚定,他的灵魂太微弱,根本得不到体的控制权,于是他将体暂时留在他体内,灵魂则进入他刚刚出生的儿子体中。

    只要给他时间,他的灵魂经过生长变的强大坚韧,他就可以重新寄生在他的体内,拿回自己的体,成长为真正的那拉泰尔魔。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就这样用人类加上一堆命运开的金手指,唤醒了他体内血脉的力量,完成了第一次进化,越过幼生期,进入成长期。

    而自己在攻击水平上,反而无可奈何。

    “抱歉,这两样我都不能给你。”楚璟微微低头,“置少,现在不能。”

    恶魔的血脉太过强大,已经完全吞噬了他属于人类的那部分,**只有一个,他不可能还给六月。

    “那他呢,我的——母亲呢?”六月一点也没觉得这个称呼有什么不对,他走到楚璟面前,“他,是我的。和你,没有关系!”

    “因为我想复活他……”楚璟毫不躲闪地与他对视。

    “楚璟,你知道你的行为有多可笑吗?”六月冷冷道,“如果你还是人类,那么也许你可以很快的成为高阶圣职者,但现在的你,是恶魔!”

    “恶魔的血统来自深渊地狱,天然带有那里的黑暗、腐蚀、掠夺只要和人类待在一起,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让人类因为我们逸散的力量而变成亡灵。”

    “光明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你有什么能力,可以救他?”六月说到最后,几乎是在厉喝。

    “你只用灵魂做为种子,也已经完成了恶魔血脉的完整,得到我的体内的力量,只是加速你的成长,有或没有,问题不大。[]”楚璟知道这样作不对,但是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我可以暂时不动你,但他,你必须还给我!”六月冷冷道,“我已经完成了幼生期进化到成长期,你不可能再像上次一样让我妥协。”

    “抱歉,我拒绝。”楚璟平静地道。

    “理由呢?”进化过一次的六月已经不像原来那样由本能控制的时间居多,如果是以前,他不会再听他任何解释。

    “因为我要他。”楚璟直接了当地道,“光辉之主也好,那拉泰尔也罢,对我来说都是一个名词,都不要想与我抢他,就算你是我儿子,也不例外!”

    “好,很好,你不但肖想我的妈妈,还想认儿子。”六月此刻的语气与他如出一辙,再加上那酷似的脸庞,凭空生了一种诡异的氛围。

    然后,两道漆黑的弧光同时亮起,在空中无声地冲击,刹那,似乎是无限的负面能量如太阳一样爆炸了起来,这种混合着神力的魔法,一瞬间击破了附近所有没有神力庇护的物体,并且破坏了空间折叠的结构!六月体顿时转化成一团人形黑影,在疯狂的能量狂潮中,似乎只是一转移,从还没有完全崩溃的附近空间折叠上,转移到了楚璟的边,修长的五指轻巧地抹向对方脖颈。

    “轰!”楚璟一拳击中了六月的右肩,六月的攻击因此一偏,只是从楚璟上割下巴掌大的块,而他本则碎了一根锁骨。

    轰!轰!轰!数道微小的冲击声在教堂的大厅中回,圣光笼罩之下,两名血脉相连的人兵戎相见,他们的心智坚定如铁,认定的,绝不回头,绝不改变。

    四周的墙面是神灵布道时的精美壁画,圣洁的主站在云端,高高在上,俯视众生。

    唇角那一丝轻微的扬起,似乎在嘲笑当年的深渊王族,早以遗忘了当年。

    ----------------------------------------------------------------

    黑暗不见五指的洞里,李思无点提着一盏小小的蘑菇灯,照亮着周围的方寸之地。微弱的光芒映在洞壁上,照映出了一片庞大植物的根须。

    纠在一边走两步,又停两步,反复思考着要不回去。

    原来想和做的差别这样大啊……

    “纠,”李思无将灯抬高,把纠从墙壁的根须里扒出来,“你还在担心?”

    “楚璟不是好人,他把他的小受看的可紧了……”纠努力地想缩回墙壁里,“会死树的……”

    李思无微微一叹:“你都上了船了,还想下去吗?”

    “这个……”越是快到目的地,纠就越迟疑,“总觉得不对啊……”

    “是吗?”李思无唇角勾起一丝微笑,拿出一支录音笔,按下按钮。

    清晰的对话从笔中传出:“你的根系已经遍部基地的所有角落,你一定知道导师在哪,对不对?……现在能阻止这场冲突的只有你了,纠!……告诉我的话,我可以脱光了让你拍。……一言为定?……一言为定!”

    “你……”纠数百根触手一起颤抖了,伸手就将证物卷成渣渣。

    “这个只是备份,除非你敢去六月那里拿备份。”李思无很抱歉地道,“走吧。”

    “为什么啊……明明是纯洁的圣母受怎么就变成吃人不吐骨头的险受了……”纠觉得自己被深深的伤害了,这种伤害不亚于一个喜欢的故事里被作者逆CP了!

    偶!我纯洁的小心肝,好痛……

    “这个只能证明你的眼光不好,思无这些年也见过不少事,没有纯洁无暇真是抱歉了。”李思无表达了自己的愧疚,但却眼光却没有丝毫放松,“你的选择呢?楚璟不是那种会秋后算账的人,有账当场就算了。”

    “坏人……”纠垂头丧气地继续让自己的树根开道。

    没过多久,她就带他来到一面铁墙之前。

    “就是这里边了,我只能带你到这,这上面有楚璟的腐蚀力量,我的根须全用上去也只有枯萎一个下场。只有楚璟能进去。”纠准备离开。

    、  “千万不要说是我带你来的啊。”她强烈叮嘱。

    “知道了。”李思无看着面前的合金铁墙,伸出右手,尖锐的骨爪顺着指骨延伸而出,铁墙在他的面前有如一张厚纸一样,轻轻松松地破开。

    等等!

    骨爪?

    纠迟疑了一下,突然有种极为不好的预感。

    “你,你不是没有变异吗?”为什么会有这样不科学的事发生?

    李思无轻蔑地看了她一眼:“你仔细看看。”

    他的右眼一跳,原本黑色的瞳眸在瞬时变的紫红,左眼紫红。

    这、这、你尼玛哪是李思无,分明是六月那只坏猫啊啊啊——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纠提高了音调,“那在教堂里和楚璟打是那个人是谁?”

    “重子在平时的用处不多,但我给了他我的血,装十几分钟的替,还可以拖出一点时间的。”六月轻描淡写地道,“不过,你还是跟在我边吧,他很快就要过来了。”

    潜台词:我动了这地方,他肯定已经发现了,如同你离开的时候遇到他,那抱歉了,不管埋哦亲……

    纠只觉得眼前已经看到自己的命运之线,上边写着三个血腥的大字:死定了!

    六月再说话,只是安静的进入了那个缺口,似乎不愿发出一点声音。

    房间四周有着暗淡的光源。

    中央冰冷的石台上,本尼迪斯安静地躺在那里。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