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一只浑都是黄色斑点的人形白毛异物幽灵一样从沼泽的淤泥里申出上半,长了一副非常类似死人模样的扭曲面孔,不止一张,他的后脑也有一张相同的脸,就在刚刚,他那寒气人的四指长爪直接划过了楚璟的面额,露出见骨的伤痕。[]

    同样的,楚璟反手抽出的军刺捅进他的口。

    它尖嚎了一声,发狂地冲了上来,以楚璟的力气也一下被撞出三米多远,还未爬起来,它整个体就像蝙蝠一般扑了过来,举起两只手就要朝他的眼睛里捅去。

    长爪锋利无比,真要插入眼睛,楚璟毫不怀疑会贯穿脑门。

    但楚璟已经掌握了对方的攻击频律,头微微一侧,间不空发地避开利爪,没等它再有机会攻击,噗哧一声,楚璟已经斩断了他的脖子。

    他到旁边扶起刚刚战斗中掉到一边的本尼迪斯:“抱歉,你有没有伤到。”

    ‘后面!’本尼迪斯从来就没有感觉到恶念的消退,刚刚杀死的那个动物,不过是个饵。

    一道强大的危机猛然降临,楚璟果断开启动圣盾术,但他刚刚要把本尼迪斯抱进怀里,就看到缠在他腰上的那道细丝。

    细丝是从纠上分出的。

    纠此时已经变回了巨大的食腐木,一张完全不同的脸孔从树干上浮出来。

    不同的是,脸孔的额头也有一个巨大的空洞,一颗惨白冰冷的眼球凝视着他。

    “用力把他拉过去。看看他会不会变成两截啊。”面孔的声音虚无飘渺,仿佛不是任何生物能够用声带发出的声音。

    楚璟没有松手,但也不敢再动。

    “你们种族意识是可以共享的,应该见识过上次的那只生物是怎么死的吧。”楚璟冷冷地看着他,“吾神的荣光永远护佑,不会放过任何伤害他的使者的生物。”

    “人类,你们是萨拉的种子。”平凡的面孔虽然没有表,声音里却带着一丝嘲弄,“这样长的时间,你们应该知道,是萨拉智慧的种子成就了人类的辉煌,是吾族的帮助让人类崛起从而摆脱了地球原本的食物链,独立拥有自我的存在。[WWw.YZUU点com]即使你称呼我为人类的先祖,也不为过吧?”

    “这些没有意义,你们不是选择了人类,而是只有人类的先祖在接受了你们的种子后存活下来,”楚璟回忆着后来总研院分析出来的报告,“我们无意与你们为敌,更不想卷入你们上层种族的争端。放开他,只要你们不主动出手,我们承诺绝不与你们为敌。”

    “为敌?”对方仿佛听到了世上最可笑的事,“你知道我们萨拉虫族是何等的存在吗?”

    “我只知道是非常强大的种族。”楚璟觉得对方在问废话,他又不认识外星人。

    “萨拉虫族,是宇宙中恐怖和灭绝的代称。遇到我们的所有文明,都永远的消失在宇宙中。其中,仙女星云的统治了整个星系的计都神族,或者号称拥有最强军力的亚曼帝国,还有大爆炸时期就诞生的虫类文明卡迪联邦,还有其它数不胜数的或高等或低等的文明。

    我们随机出现在宇宙的任何角落,将文明的资料收录入萨拉虫典,不可抵挡,不可战胜,我们的到来就是他们的末

    整个星空都恐惧自己出现在我们并不存在的航道上。”

    他伸手指向巨大的冰层中的虫类,继续道:“就就是是我们的虫族,我们整个种族都只有这一人,我们拥有无数个体,又可以像神经元一样组成一个意识一个体。甚至宇宙的生物恐惧我们,已经不把我们当成生物,而是列为无法抵抗的宇灾。”

    “人类,你觉得有可能写我们为敌吗?”

    “纠结于昔的荣光于事无补。”楚璟平静地道,“强大如你们,不也现在被困在此地,无法脱吗?”

    “三千万年前,我们的文明已经发展到极限,数亿年没有再突破,我们掠夺的其它种族,也无法帮助我们突破瓶颈,因为我们诞生于同一个宇宙,然而就在此时,我们遇到一只高维宇宙流落下来的生物。”

    “从科学的角度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高维空间的生物是不可能进入低维还级生存,就如将你打成一张没有厚度的的薄片,还可以在平面空间存活一样。[]但这种生物颠覆了我们的认识,于是为了捕捉他,我们想尽了一切办法。”

    楚璟没有接话,他不知道对方说这些的目的,就只能先听着。

    “但高维空间的生物,却实不比我们从前消灭的种族,萨拉自傲了亿万年,想要的东西,本能的方法就是征服。当我们知道武力会两败俱伤时,对方的仇恨,已经抹平了我们合谈的基础。最后,我们以为成功之时,却才之知,他是故意落到我们手中,只为夺回被我们盗走的卵。”

    “当他把卵送出之后,就用最后的生命,将我族封印在这巨大的冰层中。”

    “这冰层我们想尽了办法,但他拥有自我恢复的能力,这种能力使用的能源则是冰层中我族的体,千万年来,我族耗尽力量,也只在最近释放出我们十人。所以,只要可以让冰层中的族人自由,我们不惜一切。”

    楚璟终于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问:“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关系巨大,他就是当年遗留的卵,他使用的力量,与当年的生物极为相似,有了他,才有解开我们枷锁的可能。如果你愿意帮我们说服他,那么人类将得到萨拉的友谊。”

    “那你放开他,这才有谈下一步的诚意。”楚璟清楚对方找错对象。

    “否定,你有可以逃跑的力量。”对方的眼球牢牢锁定住他,“这次让他耗尽力量,但我们也用尽了残存的力量,不能再放过他,你也一样。”

    “是吗?”楚璟考虑道,“但是说服的前提是他苏醒过来,现在明显做不到。”

    “不,冰层是单向的,生物可能进去但无法出来,只要你和他进入冰层,那么除非找到方法,否则就必须与我族一样,被封印于其中。”

    “让我再想一下。”楚璟看着法术的冷却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就好。

    “你只有十分钟。”

    “两小时。”楚璟不是第一次谈判,自然把握的住漫天要价的标准。

    “不行,十分钟,否则我们就赌一下,他的**是否比钢铁更坚硬,可以抵抗这不足100微米的丝线切割。”

    沉默在对方之间流转。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过了一分,对方开口道:“时间到了。”

    细丝猛然收紧。

    保护之手

    一道白光闪过,丝线没有在本尼迪斯的体上起出一点作用,楚璟一把将他拉到后,三凌军刺一下就比在本尼迪斯上:“如果我杀了他,你说你们还有希望吗?”

    “你敢!”萨拉怒道。

    楚璟直接刺进了他体。他避开了大的血管和内脏,手中悄然使用的圣光术只让他留下了一些血。

    “卑劣的碳基猴子!”数道冰冷的丝线就已经袭击过来,却不敢再用丝线拉扯本尼迪斯,万一他真的死了,麻烦就不是一小点了。

    萨拉本以为楚璟会避开──如果了避开的话,他精密的计算中,准备的其它攻击就会将他击毙。然而他错了,楚璟根本没有避开这攻击。他任由数道丝线穿透他口,然后利用这一丝空档,拔出一把匕首,再着圣光的力量扎进了树干。

    楚璟的这一刀在他的露出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深深地疤痕。

    他感觉到了那锐利的剑锋,散发出的那种令人凛然、沁入肌肤的净化力量。只差一寸,那寒气就扎到他中枢的眼球。但楚璟的体也被撕开巨大的豁口,他的眼神一直在盯着萨拉的举动,然后他伸手,一道光芒瞬时降下,血立刻在瞬间止住了,然后伤口开始飞速地愈合。

    圣光闪现,最基本的治疗法术。

    数道丝线再度冲出,这次的目标是他的四肢,他避开脚下,到的手臂的时候,他竟然没有顺势地翻转体,而是忍受着骨头被拧断的剧痛,用自己的头,狠狠地撞在他的额头的眼球上。

    那是它最弱的地方。在对方全力地一撞之下,他觉得意识都有一点不清楚了。虽然手臂快被削下的疼痛刺激着大脑,但是楚璟没有丝毫的停顿,趁着对方的缓下的动作,他用力第二下撞去。

    “呀——”萨拉数道长鞭将他远远地击开,触手疯狂抖动,仿佛痛极了。

    落到地上的楚璟,左手已经只有一层皮连在手腕上。头上和五官全部都是鲜血,口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咕嘟咕嘟地冒着鲜血。

    “咔!”,他将左手合上,再次将自己的向上施展了圣光术。他还是挡在本尼迪斯前。

    “下等的种族!”萨拉这下也不作精细控制了,他寄生的体本也不擅长这种,无数巨大的触手潮水一样轰过去。

    楚璟一瞬间连续被轰中了数十次,浑骨骼“咯嚓”的脆响,楚璟以很清楚地感到,虽然他已经是强化过的体,但肋骨已经全断!腹中的大小器官,被这种激烈的打击震成了血糊。腥甜的味道,从他的腹部直冲到喉咙口,大口大口的鲜血伴着几块内脏的残片,水一般地喷出!他抬起手,圣光闪现!

    温暖的光芒再一次环绕了他,将他上的伤口愈合。

    随着已经破碎了的神经再度复原,麻木而闷胀的钝痛,也立刻变成了清晰而尖锐的剧痛。那种如同被放到火上活活煎烤的火辣劲,从局部立刻扩展到全

    他再次挡在了本尼迪斯前。

    于是,在这片泥泞的沼泽里,渐渐被鲜血染红。

    一次次的骨头和内脏的碎裂,然后一次次在圣光的力量下愈合,然后再碎裂,再愈合……就这样地周而复始。楚璟抛开了所有的念头,什么责任,什么份,都渐渐的在他脑海中不清晰了,唯一记得的,就是治疗,攻击,还有,保护他。他觉得自己的体,已经变成了一个自动反应的战斗机器,全的每一个部件,都成为了他战斗的工具。不可以放松,他的意识还在,就算被伤的再致命,也可以治好,然后,挡在前面 。

    他的脸上已经扭曲得不成人样,上是泥泞和鲜血。

    但心中却有一股骄傲的意念泛起:守护他的是我,不是神。

    神能做到的,我也也能做到……

    我也可能帮助你,成为你的城墙……

    我做到了……

    他没有注意到,后的那个人,缓缓睁开了眼睛。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