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当六月将那几个侵入基地追杀妈妈的异兽咬碎了吃干净后,接到了自己妈妈不见的消息。[]

    “你,再说一遍!”六月依然是超过三米的恶魔形态,暗红的双瞳再着沉沉的血色,地盯着面前的人。

    “六月,你冷静一点,我们去教堂只找到了主教一片撕碎的衣物,房间有战斗过的痕迹,而且楚璟将军也不见了,很可能是被带走了,六月你鼻子最灵,快去闻下有没有线索啊。”方海生急道。

    六月,眼中杀气蓦然而现,没有多说一句,直接离开,但以方海生现在的实力,也无法看到他是如何消失不见的。

    不过方海生知道这事他基本是帮不上什么忙的,所以只是转边的军官道:“我会约束教堂的所有人,暂时将消息封锁。”

    “你确定他们都会听你的?”欧阳彦丹微微皱眉,方海生的年纪太小了,将这样庞大的教会放在一个不到十五岁的小孩子来暂时带理,风险未免太大……

    “目前教堂中修为最高,最虔诚的是李思无,他已是30级的正式牧师,不过他对于布道很擅长,但对于管理这块你就不要想了,第二个就是我。”方海生并不会因为对方的怀疑而改变立场,“另外,我不是大主教,且不说他是真正的神使,不会有事,就算有事,圣光的力量,也不会容许世俗的权力干涉。”

    “你们的立场我清楚。”欧阳彦丹明白现在的况有多危险,而且在这次世件过后,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做多余的事,“现在民众的恐慌绪很严重,很多人觉得现在的生活脆弱的不堪一击,我们花了两年时间稳定下来的人心,面临倒塌,在这件事上,教会有什么好办法吗?”

    军部现在能做到的,就是维护稳定,但现在人心浮动,两年来的治安队伍是民众自发组建的,军部的权力下放很多,刚刚的大变动让部分的恐慌民众进入了一种末心态,抢劫强/事件层出不穷,很多人想方设法储备食物,超过千人的大规模械斗到现在已经发生了十几起,小的更是无法统计。

    “安抚民众的事都会会参与,不过,你也可以试试给他们找点事做。[]”没事的人很容易找事,对于这点方海生非常清楚。

    “现在很难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欧阳彦丹也很无奈,现在的人是越来越不好骗了。

    “我以为华国的舆论引导力是很强大的,至少比落马的bbc强吧。”方海生努力思考对策,“你看可不可以去澄清这次世只是一个意外,让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自从空气中的霉菌变异后,粮食现在已经很难储存了。”

    “不要把希望放在舆论引导上。”欧阳彦丹神有点不自然,他看着旁边的总研院长,“你手下人才那么多,给点意见。”

    令道棋摇头表示这不是他的能力范围。

    方海生见没有进展,准备告辞离开,还没有来的及开口,一边欧阳彦丹就接到了令院长的电话。

    那其中人声音之焦急迫切,连隔了一米的他都听的清楚。

    “欧阳快回来,第三师哗变了。有好多的民众和教会成员都参与进来,总研已经被包围攻击,如果他们控制了存粮,局面就麻烦了。”

    “我立刻过去。”欧阳彦丹看了一眼方海生。

    “主教说过支持你们,教会就永远在楚璟这一边。”方海生直接地表明了态度。

    ------------------------------------------------------------

    暗的地下,在一座破败的陵墓内,纠为了给自己面前的帅哥带来温暖,主动自荐枕席。

    ‘我的触手很温暖的,只有零下十五度,比这里基本的零下三十七度高多了,帅哥,你就和你的小受睡人家上嘛……’

    半透明的触手在空中飞快地勾勒出字迹,显示了这个神奇植物的兴奋之

    “你的保温如何?”这里的空间不大,楚璟挑剔地看着伸过来的数十根手指粗的触手。

    ‘个,还真不知道呢……’触手迟疑地比划着,‘这样吧,我做出来你试试。[]’

    触手在一瞬间化成了无数比头发还细的丝线,相互交织扭曲,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件长袍的外形就已经形成,看着自己曾经想像中的衣物渐渐出现,纠越来越激动,数条极细的触手卷入洞壁的冰冷岩石,从上面轻松挖下一块,吸收进触手中,形成数百条暗色丝线,在长袍的袖口和裙边织出精美的纹路,最后还不知从哪里捡来几块铝片,捏碎成无数细小亮片缀于其上,不到十分钟,一件闪闪发光的衣物被她兴奋地挂在解手上,激动地比划着:试试!快试试!

    楚璟眼神微微一闪:“这是裙子。”

    ‘绝对不是!’触手十分激动,‘曲裾深衣懂不懂,汉唐文化懂不懂!以前天子都穿的这种款!你没事要关心国家文化,你穿不穿?’

    楚璟眉头一跳,伸手接过去,在一些细节问题上,他不会过多纠缠。

    这种触手形成的衣物带着一丝凉意,但对方非常细心地在丝线上分出无数毛边,外形极似羊绒,仅是舀在手上,很快就有一种温暖之感。

    楚璟多看了她两眼。

    纠骤然感觉到一股寒意,好像被毒蛇盯住的青蛙。

    为、为毛明明是个普通人,却有这种恐怖的感觉啊?

    “我叫楚璟。”楚璟戒备的神色缓和下来,在应急灯的幽暗光芒下的脸庞有一半笼罩在影中,却实在是拔威武,剑眉星目,透着硬汉的俊朗,而且有一种军人的铁血气势,容貌也许和电视上的明星相差无几,但那气势却是甩了他们几条大街。

    纠的触手不规则地抖动着,真的好帅啊好帅啊……

    开始拉关系,“他是纪澜。这次多亏有你在。”

    ‘帅哥我是纠,能帮到两位是我的荣幸,如果你可以让我看到你亲他一下就更荣幸了……’被帅哥迷到藤条漾了。

    “抱歉,刚刚已经解释过了,他只是是我的朋友。”楚璟将人抱在怀里,神微微有些黯然。

    ‘嘿嘿……就算他只当你是朋友,你也不这样以为的吧……’纠敢以自己沉浸在bl世界十几年的眼光保证,这帅哥看他小受的眼光绝b不是朋友!

    楚璟神色一僵:“不要开玩笑。”

    ‘不是玩笑,你这样不让他知道,是永远没机会的。’纠谆谆善,‘想想,要是你不说出来,他以后会找一个美女,结婚时找你当伴郎,有孩子时的找你当干爹,你的一生都会在一边默默地看着他将你排除在生活之外,还要去祝福他们……’

    楚璟配合地握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冠,半晌,才艰难道:“可是,万一他拒绝,我连在他边都不可能……”

    ‘你当然不能直接表白了,会吓到人家的。’一只触手上伸出一个眼球,仔细地打量着他怀里的人,‘对于这种柔弱小白受啊,你要在慢慢地潜移默化,让他无法离开你,然后一点一点地深入,到最后吃干抹净,让他接受事实……’

    看着这个奇异的生物迅速地进入自我脑补阶段,再把柔弱和那位可以随手将洞打出数百米深大洞的人物联系一下,楚璟光是想着就觉得颅骨内部隐隐作痛了。

    于是他安静地对方平静下来,才黯然道:“真的很谢谢你,要是你可以在我边帮我就好了。”

    ‘可是我是树木啊,不能动的,对了,楚璟,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啊,如果是在这里,我还是可以保护你的,离开这块远古墓地,外边很危险的。’纠关心地道。

    “无论如何也要回去。”楚璟微笑道,“这次也谢谢你了,对了,你在这里一定很无聊吧,这个送给你。”

    他伸手从上的暗袋里舀出一部……智能手机。

    “我一直没有下过游戏,不过里边自带了一些小游戏,还有……”楚璟微微咳了一下,“一些关于gay的资源。”他以前没想过看这个,但是自从认识了本尼迪斯后他已经破例过无数次了。

    触手接过来时几乎泪流满面,可以她早就没脸了,只见她无数触手打了无数个结,纠缠盘绕,过了好半天,才颤抖着空中比划道:‘手机没有网络,是比男人有妞没还悲惨的事,而且电用完了不是更伤心吗……’

    对于这点,楚璟莫能助:“要不,你和我一起走……”

    触手浑上下都散发着幽怨的气息:‘我的根须加上体重换算成人类的重量大约在1000吨上下,如果我把自己的根做成一个盆栽,你抱的回去吗?’

    楚璟思考了一下,舀出一支蓝色的针剂。

    “这个是总研究院的进化试剂,很多植物用了之后,都可以离开土地,也许对你有用,你可以在其它植物物上试试……”

    他话还没说完,触手已经直接把针剂卷过去,无数的触手层层叠叠密不透风,连外边的塑料壳都一起吃掉了。

    只要能离开这鬼地方,就算死姐也认了!触手豪气冲天。

    然后,整个枯萎了。

    过了十分钟左右,触手开始变色……

    楚璟观察着对方的生命程度,准备随时放圣光术。

    欺负小朋友很好玩吗?

    一个温和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

    “很有研究价值,现在基地的防寒物资紧缺。”楚璟不会放过任何有利用价值的东西,“而且这段时间更有安全保证。”

    你用什么交换呢?它不缺任何物资。

    本尼迪斯觉得那只生物很无辜,但对于楚璟的行为则是完全赞成的。

    “一天一顿饭雇佣几百名网络写手开个bl网站,免她水电网费。”楚璟已经做好了打算,顺便问了一句,“会不会给的太多?”水电网费要不还是继续算?

    不会,很快就算赚回来。

    “也是。”楚璟点头同意。

    不得不说,在某些问题上,本尼迪斯和他天生是一对。

    作者有话要说:我有罪,可是昨天确是卡文了,写写改改了几千字,重新定了大纲……为什么这次没人来歪我cp,我还是写歪了呢……ozr

    谢谢omo3b的地雷,都两天了……现在在注意到……抱歉啊……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