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最新更新

    高山之上的王座下,本尼迪斯再次伏跪在盛放着鲜花的的草地上,山坡之上,是花的海洋,一种深远而幽静的感觉,充满着整个上山石阶的走廊。(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汝知罪?”高山之上,缓缓响起的声音,带着来自灵魂深处的悸动,勾起人心灵中最真挚的感。

    “知罪。”本尼迪斯伸手按住心口,在心脏外,有金色的锁链盘绕纠缠,那是来自信仰中的和罪恶,被他用圣光缚束在那里。

    “何罪?”高山之上的声音依旧温柔,却没有笑意。

    “信仰是神灵的根本,容不得丝毫掩盖,虚伪,欺骗。”本尼迪斯平静地道,“我得到的信仰,没有达到您的要求,传递您的荣耀。”

    “此非罪。”光辉之主的荣光降下,他心脏处封锁的黑暗与如同阳光下的冰雪般消融,“真正的罪恶,是否定灵魂本之意念,吾之荣耀无需传递。”

    “吾主,您要的是真正没有的信仰,可是我……”他低下头,“我为了自己的私,玷污了这种信仰……”

    “此物不存世间。”光辉之主轻易地打断他,“信仰本即是交易。要想获得全心,毫无杂念奉献给神的真信徒,本是虚无,自吾诞生,无尽岁月,信徒之数已无法历数,也只得三千名额的真神信徒获得恩惠永生。”

    “本尼迪斯,汝非其一。”

    “我……”本尼迪斯沉默了,他想说自己的心都是全心全意属于神灵,但他没有资格去反驳他的神灵。

    “汝罪在自毁。若是不愿,你可放弃黑暗,重回圣光。”如果黑暗已经让你无法承受,就放弃暗影的力量。

    “暗影牧师才是本尼迪斯的信仰。”本尼迪斯抬起头,直视着天空的光辉,“吾主,我的迷茫是归属,我信仰圣光,可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权谋和利益的争夺,为了传递圣光,我首先要做的,就是违背圣光的真意。【叶*子】【悠*悠】我明白大义和利益之间的冲突,可是,我不想圣光成为大义的旗帜,而只是为了教会本的利益而行事……”

    “可曾后悔?”

    “不曾。”

    “那便无碍。”

    “吾主……”

    “离去吧,记得,吾将生生世世,守护汝等。”

    当虔诚的信徒消失在神山脚下,一个声音懒洋洋地道:“作为神上之神,你不觉得自己太小气了吗?人家话都说的那样清楚了。”

    “神恩不能无限,更不能博,圣光之道,意在自我,非是外力。”

    “你给了多少神恩,不过就是一房子两个技能,若是我,直接就给他一天一次求我降临的机会了。”懒洋洋的声音傲然道。

    “吾为主神,尔为从神,因果于此。”所以我是神王,你只能是个小虾米。

    “不觉得可惜吗?他是少有看清本质的信徒,万年难遇。”

    “依靠这样的信徒,吾等能走多远?在无限的时间之中,什么信仰可以延续到永远?吾建立圣光,本意只是警惕自己,神的不朽终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一点也不担心?他的根基太过脆弱,面对现在的敌手太过无力了。”

    “若是陨,吾必于天国厚待于他。”

    “x,圣徒多了不起啊!敢这样折腾……”

    -------------------------------------------------------------------

    本尼迪斯非常失望地断开了和神灵的连接,睁开眼睛。

    楚璟正在他旁边改文件,看到他醒来,立刻殷勤地凑了过去:“你昏迷两天了,我封锁了消息,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很失败。(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本尼迪斯用手按了按太阳,“吾主对我天然的威压让我的思维跟本就回不到正常水平上,本以为做了生物cpu就可以正常化了,结果这东西根本就带不到神国去……”

    “没事,有我在。”楚璟立刻表现自己的忠心。

    “一边去。”本尼迪斯一把拍掉对方来摸他额头的手掌,直接迁怒。

    “如果不开心,可以说出来,也许我可以想到办法。”楚璟对自己的智商很有信心,“我支持你大范围传教,我们的利益已经绑到一起了,不是吗?”

    “信仰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但我们的危机已经近在眼前了不是吗?”本尼迪斯微微叹息,“如果我得不到更强大的力量,我们的时间,就到此为止了。”

    “为何你坚持不对正常人使用暗影法术,你直接控制他们的指挥中枢,胜负就明显了。”

    “如果我随便控制你,你会怎么想?”

    “……”楚璟沉默,如果有这种存在,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杀了对方,哪怕陪上自己的命也比被当人偶强。

    “暗影法术不能主动对普通人和非异教徒使用,这是暗牧的原则问题,不会改变。”本尼迪斯坚定地道。

    “异教徒……”楚璟皱眉,“佛教、道教、基督教都算吗?”

    “只要不是圣光,都算!”本尼迪斯说的斩钉截铁,信仰之战,绝无二话好讲,任何教派都一样,就连号称慈悲为怀的佛教在华国历史上与道教的斗争也是血腥的,没有十字军东征这样的问题只是因为政府怕干预罢了。

    “那你可以放心,我保证这次到南方驻军的部队,都是异教徒!”红三代已经想好怎样说服家里把不听话的敌对人物安好帽子派过来了。

    “不是长久之计。”

    “他们的位置,你可以找到吗?”

    “不行,距离太远,我的感知无法达到。”

    “若是我们可以找到他们的位置,那就要主动出击。”

    “你是想告诉我北方的合作只是与异族闹着玩的吗?”本尼迪斯明白对方的意思。

    “这叫顾全大局。”

    -------------------------------------------------------------------------------

    三天后,在基地的哨所的雷达里,忽然响起凌厉地空中警报。

    一架冒着浓烟地重型歼击机,摇晃着机,机上的火焰在天空中可以清晰地看到。

    这架飞机的外形,正是太阳消失前闹的沸沸扬扬的歼31,国家最新的隐形战斗机,出于飞机上的严重意外况,军方并没有开火,最终这架降落成珠河的冰面上,在飞行员跳出机舱不到百米的距离,飞机终于爆炸,早已经守候多时的一只部队将受伤的飞行员带回了基地。

    几乎是同时,远在圣光教堂的本尼迪斯感觉到强大的让他惊心的力量。

    不是人类,也不是异族,而是一种来自神器的力量,他唯一可以见过可以这种程度神器是巨龙之魂,那种可以杀死神灵的武器,让他站在艾泽拉斯世界的对立面,也让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这次来的,又会是什么?

    他的疑惑还没有解开,一名清雅如水的男子,就已经来到他的眼前。

    他形欣长,眉眼清静,笑与不笑,都有一种宁静安然的气质。

    当然,最关键的是他和楚璟长的很像,基本就是对方的年轻版了。

    “我叫楚瑜,楚璟是我哥。”他大大方方地自我介绍。

    本尼迪斯点头,目光却是落在他脖颈上挂的一枚银色门锁上,上边有无数的符号,而仔细看,每个符号又是由更多细小的符号组成,稍稍用力去分辨,就以他恐怖的精神力,也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晕眩。

    “有没有兴趣得到一个世界。”楚瑜随手将门锁扯下,“这个是一扇门,可以通向另一个完美的世界,那里有太阳,有食物,有真正的净土,而不是异族给的随时可能收回的画饼。”

    “你为何不用。”本尼迪斯仔细地看着他。

    “因为要去找一个笨蛋,所以他对我没有用了。”楚瑜微笑道,“交给你们这些可以守护世界的人吧,我只想守护一个人就够了。”

    “值得吗?”

    “别小看我,我也是拯救世界去的呢。”楚瑜微笑。

    “你的体……已经死去,只是用药物和机械在维持活动……”本尼迪斯神色微微动容,“我可以治好你。”

    “不用了。”他低下头,眉眼间都是满满的落寞,“只有舍弃了‘人’的份,我才能问心无愧去保护他。”

    “如果他心中有你,你样只是让他伤心,如果他心中没有你,你这样就没有意义。”

    “无所谓,只要我不告诉他,那笨蛋不会注意到的。”楚瑜毫不在意。

    “他已经不是人了?”

    “对。”

    “再见面,你也会是人类的敌人?”

    “对。”

    “你的条件。”本尼迪斯不置可否。

    “嫁给我哥。这个就是彩礼。”

    “如果离婚的话,彩礼会退不?”

    “……”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