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同居第一天

    60、同居第一天

    教堂偏,一间三十几坪的房间里,本尼迪斯本就是一个发光体,所以只要他在,就不会有黑暗,甚至,连影子都不会有。[]

    楚璟突然发现他宁愿在黑暗里。

    至少那样,什么都看不见。

    本尼迪斯坐在边,微笑地看着他。

    想要再一次看到这个冷血的家伙这样手足无措的样子,估计很难了。

    他将手中的祈福法杖放置在专用的银架上,伸手将肩甲取下,放在架子上,然后,是手,护腕,修长柔韧的双臂直接暴露在空气中。

    楚璟突然觉得口干舌燥,自己去桌子上倒茶灌水。

    旁边又传来了放置铠甲的声音。

    楚璟的目光自动移过去,正好看到对方在解下腰铠。

    下边是深色的法袍,因为长时间被包裹在轻铠之下,与他的体贴合的非常紧密。

    然后本尼迪斯开始解袍子下的暗扣。

    作为高级牧师,本尼迪斯的体质也不错,就算洞内温度只有几度,但这样少的衣物对他也没有影响,圣光还是可以保温的。

    所以他袍子下面除了裤子就没有衣服了。

    二十岁的青年已经长开,匀称的锁骨,削瘦的体,没有什么肌(牧师本质还是宅男!不会变!)但非常协调,也很……好看……

    本尼迪斯将手伸向长裤。

    突然,他抬起头,双方的目光在一刹那对视。[WWw.YZUU点com]

    楚璟神自若,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现在紧张的都动不了了。

    本尼迪斯自然地道:“你怎么不脱?”

    “我?”楚璟突然有种受宠若惊地感觉,这个,是不是太快了……

    “洗澡啊。”他伸手点出一眼光明之泉,“三分钟,过了没有了。”

    “一起?”楚璟小心地确定。

    “怎么,还想单开一眼光明之泉?”本尼迪斯一边看他一边将上最后的遮蔽物脱下来。

    “……好。”楚璟走到一边开始宽衣解带。

    本尼迪斯莫名觉得他语气里有一种仿佛被主人抛弃的宠物的感觉。

    然后……

    “体型不错啊,六块腹肌对吧?”法系职业的本尼迪斯对板甲职业的肌男很有兴趣。

    “对……”

    “摸一下又不会少块,你躲什么躲?”

    “……”

    “不是吧,摸一下就站起来了……”

    “……”

    “不要用那种眼光看我,看也没用,自己解决掉,泉水三分钟就消失了,还有两分半。”

    “怎么可能这么快!”楚璟怒道。

    “那要多久?”

    “……”

    “不说话,是时间很短还是你自己也不知道?”

    “……”混蛋,这个可以随便说吗?说的时间多了丢人,说少了更丢人!

    “都是男人,你害羞个什么劲,那种委屈劲是要闹那样?”

    “多尔……”楚璟突然喊出这个很少叫的名字。【叶*子】【悠*悠】

    “怎么?”本尼迪斯正在往上倒水。

    “圣光是什么?”楚璟开始想办法解决自己的困境。

    “拯救他人的力量。”本尼迪斯反地回答。

    “会因为对方的份、经历、阵营而放弃吗?”

    “自然不会。”本尼迪斯永远站在维护圣光的立场上。

    “那如果有圣光的信徒遇到极大的困难,而你只要举手之劳就可以拯救,你会救吗?”

    “当然会。”

    “圣光为证?”

    “圣光为证!”

    “那帮我撸一下,没问题吧?”

    “……”

    “啊!”

    “抱歉,手重了。”——

    作为光辉之主赐予的神,大主教的自是极为豪华,头高而宽大,面料柔软舒适,弧形线条勾勒优美,结构坚固,优质耐用。

    比起基地的普通潮湿的铺是天壤之别啊。

    楚璟躺在上,本尼迪斯侧而睡,面对着他,呼吸均匀细微,楚璟多看了两眼,然后伸手把他抱住。

    很软,很暖,很喜欢,很舒服……

    做了两年多的厨娘,终于更进一步了,今天是胜利的一天。

    楚璟低下头,飞快啃了一口。

    本尼迪斯依然安静地睡着。

    楚璟又啃了一口。

    下的人还是没反应,于是楚璟胆子大了起来,开始从唇,到颈,再到锁骨,再向下是红色的……

    本尼迪斯随手一记净化冲击,将他打进了墙壁里。

    他眼睛都没有睁开,只是拢了拢被子,仿佛被打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恼人的苍蝇,只听他不耐烦地道:“真是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良久,楚璟从墙上爬下来。

    给自己用圣光术治疗了一下断掉的两根肋骨,然后小心地爬回上,再次把人抱住,但到底没敢再亲下去了。

    第二天一早,本尼迪斯坐在镜子前,平这里,都是他自己打理长发,不过今天,换了一个人。

    楚璟拿着木梳,小心仔细地将漆黑的长发理顺,每次梳下,那柔滑的触感都停留在掌心里,久久不散。

    塔上的圣光从彩色玻璃窗中透出来,散在两人上,有一种极为圣洁的感觉。

    对楚璟来说,这种感觉,非常特别。

    “为什么一定要和我在一起呢?”本尼迪斯看着镜中的男人。

    “因为……”男人将他的长发用蓝色的带子松松在扎在颈下,从背后拥住他。

    “我想回到家后敲门,而不是伸手去摸那冰冷的钥匙。”他将头埋在他脖子里,呼吸着他体的味道。

    “可是,你并非软弱的人。”本尼迪斯偏头看着他,只看到自己肩上的后脑,不一笑。

    “一个人的时候,如果不坚强,软弱给谁看。”

    “好吧,这个理由我接受了。”本尼迪斯微笑。

    他轻轻地在他脖子上一咬。

    “别留下印子。”本尼迪斯微微皱眉。

    “为什么?”楚璟不满。

    “我不想六月又满世界的追杀你。”本尼迪斯拍拍他的头顶,“放开,我要起来了。”

    “多尔?”

    “嗯?”

    “你知道,你有过吗?”

    “没有。”你不是问过吗?本尼迪斯疑惑地看他。

    “你对的理解,是什么?”

    “我吗?因为我见证过无数婚礼,”本尼迪斯想了一下,回答道,“在我的认知里,“我你”的含义是:无论贫穷,富贵,生老,病死,天灾,**我都不离弃的你。说出这三个字的人,是否有足够的勇气和顽强的毅力去承受他的人生。这个字,是不能轻易说出口的。”

    “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

    “我等待着可以说出口的那天。”

    “呵……”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amber2348的雷,活力真不是人上的,我明天要休息,一定要体系,这章就当明晚提前发了哦……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