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最新更新

    在神圣的光芒在钟塔闪耀,不曾有一刻熄灭,两周之后,人们最开始的激动也渐渐淡去。【叶*子】【悠*悠】

    圣洁的光芒涌动在宏伟的建筑群外,任何试图靠近的人都被柔和的力量阻挡在百米之外,无法前进一步。

    生活总是要继续的,只是在高塔外的祈祷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当人们无法改变现实的时候,能做的,也就只有接受。

    圣光大教堂这个名词在被一位高层泄露后,就成为人们信仰的中心。

    本尼迪斯缓缓从洞之外走入地下大厅,他的面前有无数伏地跪拜的人群,但在看到他上闪耀的同色圣光后都不约而同地将叩拜的方向转到他上。

    也有人上来恳求,诉说着自己的愿望,但都无法靠近他三米之内。

    一层淡淡的光芒阻挡了所有想接近圣光的人。

    他走过的地方,不断有花草从冰冷的岩石上升起,开出各种各样的花朵,姹紫嫣红,香飘满场。

    如果有一位艾泽拉斯的普通草药师看见了,只会鄙视的说一声装什么,然后暗自嫉妒这要等级多高的草药师才可以草药学知识,吸收如此多大地中的自然能量,生产这样多的草药。

    不过这现科学世界的人类看来,能做到这样力量的,绝对是传说中的佛祖才有能力的啊。

    “佛祖不是步步生莲吗?这些品种好杂……”有一个年轻的声间提出质疑。

    “哪来的傻瓜,见过佛祖住教堂的吗?”旁边立刻有人声讨他。

    “这一看就是西方风格,你没文化也不要出来现,新闻联播有时看一下也可以长点常识的!”

    “西方的跑我们东方来干什么……”年轻人不服气地道。

    “哪来的瓜娃子,谁家的,地震时事晓不得了说,得罪了神仙,你要糟是你的事,莫害人塞!”

    “滚犊子,滚远点扇的…… ”

    ……

    本尼迪斯自然没空关注这样的小事,他静静地感知着周围弥漫的无数信仰之力,无数的意念在空中回,被他轻易地接收到。【叶*子】【悠*悠】

    又是这种久违的感觉。

    这是人中最真挚的渴望,最虔诚的祈求,小心翼翼、卑微渺小,是在无能为力后最后的挣扎,也是绝大多数信仰之力的来源。

    他们不懂圣光,他们不知救赎,他们的信仰多疑而善变,但这却是人类最本能的求生。——这样的末世,这个的苦难,失去亲人,失去家园,连人类的体都有可能被剥夺,生存的艰难让他们难以喘息,在这样每天都在惶惶不安的生存中,最底层的人类只能将神灵当做最后的寄托。

    希望明天可以好一点,希望能找到更多的食物,希望自己的亲人平安,希望孩子可以在生时吃上一口米饭,希望军队给的衣料多一点,在年节前可以有一件好的衣服。希望明天出门可以抓到一只老鼠,为家人多换点吃的……

    如此简单,如此卑微。

    人的信仰,就是如此的简单,一个对他来说微不足道的技能,就使许多一辈子生活在痛苦和艰难中的人,好象是快淹死的垂死挣扎一样,抓住一根虚幻的稻草,就不肯放下……

    本尼迪斯缓缓走上阶梯,一步一步走上最高之处,转,伸出双手,渀佛正在拥抱归来的神灵。

    “愿圣光保佑尔等。”

    一点美丽的金色光芒从牧师前点亮,瞬间化为柔和却浩的黄色光幕,眨眼之间而四周急速扩散,其中又渗出无数星辰,拂过大地,向四周扩散开去。

    神圣新星是高阶神术,圣光在越小的范围内扩散治疗的效果也就最好,这样巨大的扩大治疗的效果基本可以忽略不记。

    但被圣光笼罩的人们都觉得体一轻,整个精神都好了很多,淤积在口的闷气被打开,连往自己不舒服的病根之处,都有着发的感觉,于是那么几个不怎么信的人,也加入了虔诚叩拜的队伍。

    只有一人,隔着遥远的距离,本尼迪斯看到他坚定的目光,就算与他对视,也没有丝毫的迟疑退让。

    微微颔首,本尼迪斯转走进大教堂。

    巨大建筑周围那阻挡人类的圣光屏障在瞬间如潮水倒卷一样,瞬间收回。[]

    无数人争先恐后地涌进去。

    楚璟知道,现在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了,就如他手中的光明潮水,阻挡的人,只能被淹没。

    -------------------------------------------------

    时间地流过,他是最公平的使者,对所有都是如此,对人类是世界上最能改变分环境的存在,此后的两年里,再没有出现大的灾难。

    只要有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人类的生产力,就会恐怖地暴发出来。

    离石城不仅仅是华国的石材之乡,他还有全国闻名的浮硫铁需品,就近就是大型的炼钢厂,其余的物资在周围的数个经济中心,都还存在巨大的物资。几年之内,都不用担心。

    五羊城的变异者们曾经聚集起来,向基地发生过一次战斗,但双方武力差距太大,在缓慢的孢子药剂的缓冲进化下,基地的人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员损失,但对方在进化之初就损失了三分之二的人口,更让他们抓狂的是,对方部队里有治疗者!!

    当他们费尽心机,眼看就要打死一个目标时,对方上金光一闪,整个人就满血正常生龙活虎地又和他们对打起来。

    那些治疗者的年纪都不是很大,但周围足有一个团的精锐卫队。

    这样的战斗太过分,五羊的变异者们只试了一次,就在洞基地的军队下挂了个编制,每月用在五羊城找到的物资换生活用品。伤的重的时间还会去他们的教堂里治疗。

    只是他们比光明时间的医院还黑啊!

    那费用!治疗一次他们一年的时间都白忙了啊。

    那些牧师骑士们还振振有词地称:神不是免费的摇钱树,他们也不会是免费的劳工,这是天经地义的交换法则,给不起可以按揭,反正费用从你们每个月在账户的积分里扣,现在不是还有军部成立的医疗保险团吗?去一百积分买一张,一年就有两次的治疗报销,没钱还可以去我们的孤儿院带孩子啊。当然,那个职位你得考的进去。

    当市场被垄断时,变异者们也不能多说什么,毕竟现在出去外边危险无比,不仅仅是人变异了,动物也变异了,得罪了这些治疗者们,他们也不用报复,遇到机会在哪个战场上当没见到你他们称那叫放生,放其自生自灭。,哭都没地哭去。

    张昭是一名普通的异能者,作为被鉴定为e-的低级异能,他的职业也就止于每天变成麻雀采集种子,然后交到研究院换取一点积分。他为了让母亲生活的不那么辛苦,在靠近水源的地方按揭了一房子,只有十一个平方的大小,但以他现在的收入,要将每月一半上缴还上二十年才可能得到,而且产权只有四十年!!!

    就这样,还是他靠着自己手灵活,才抢到的。

    将最后一颗种子收回脖子上的小袋子里,他飞回了洞入口,一簇簇蓝色的蘑菇被放置在洞顶端的玻璃罩里,光亮不大,但现在的人类只要有微弱的光,也能适应了。

    没有电力,这是经过研究院改造,进行过基因优化的菌种,发光原理和萤火虫类似,但要稳定的多,一株两个积分,可以有两瓦节能灯一样冷光,它能生活十天,价格也还买的起。

    经过严格的盘查,他的收获被交上去。

    一名军官给了他单据:“524克种子,按一分十克收购,总共52.4分,看看有错没有。”

    张召凑在蘑菇边看了看上边的机打数据,递还给他:“没错。”

    说完,将自己的份证递过去。

    军官看了看,在一边划卡给钱。

    张召道谢接过,然后转准备去市场买点吃的,然后,他看到一群穿着研究服的青年们从外边向研究院的内部走去。

    他的眼光充满了羡慕,他也是之前也是一名大学生,现在回想起来,要是当年可以好好学习多好,进了研究院,比当年的公务员待遇还好,一个人可以轻松地养好多人,可是现在的专家不比当年,夜明菇,反异化药液,能量枪……人家真的有那本事,没有他们改造的植物,现在不知道饿死多少人了。

    想到以前因为不想学习跟父母吵架,想到因为想打游戏彻夜不归,想到因为应付考试在桌子上提前一小时刻答案……他就觉得自己当年是一个猪,而且还是最蠢的猪。

    “有什么啊,不就是有点学历吗?”酸溜溜地说了一句,他转向出口走去。

    再多存一点钱,去买一本教材,报应啊,当年考试的三毛钱一斤的买出去,现在想买回来没两个月工资想都别想。

    嗯,争取今年把数学考过,舀到大本文凭后考研,哪怕只是去研究院打个下手,自己的二十年的房贷就有人还了……

    他一边想着,一边安慰自己,等自己进了研究院,一定要一月吃上两回的……

    走的太快,他注意力又不集中,转就撞上一个青年。

    一下子,他觉得自己脑门肿了……

    “愿圣光保佑你,我没伤到你吧?”他知道是自己的错,慌忙道歉。

    “无碍。”对方洁白的兜帽下露出的唇角弧度极是优雅,声音更是清柔温暖,听的张召如同被阳光晒在上一样舒服。

    但是张召在看清的一刹那顿时发出了可怕的惊叫:“啊——大主教——”

    圣光啊,他然冒犯了大主教——不会有错,他家里就一个大主教的雕像——从一名石膏模具工人那排了一天队,花了他一个月的工钱买的雕像,每天都要在他面前祈祷的雕像,绝对不会认错的雕像啊啊————

    这一声高喊,如同泼进冷水的油锅,顿时就炸开了。

    “大主教,在哪?”

    “声音是那边传过来的……”

    “在那!”

    “冲啊……”

    本尼迪斯看着四面八方包围而来的人群,揉了揉额头,难道下次出门,真的要如楚璟所说,把脸全部围起来吗?

    作者有话要说:生命之血:使用你的草药学知识,吸收大地中的自然能量,立即治疗你少量伤害,并使你的急速提高240点,持续20秒。

    还是没补上昨天的……我有罪,但这周2w1的更新,跑不掉的……一定会加上的……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