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最新更新

    收拾了儿子(宠物?),本尼迪斯收回了天堂之羽,这才发现刚刚的技能已经把衣服撕开,十分不雅,这让一向注重形象的大主教微微皱眉。[]

    牧师的技能里类似的有很多,如果化为暗影消散逃跑也是这样,那不是直接就要奔?

    这个问题必需要解决才行。

    双手食指相接,靠在眉心搭成三角,一团光芒刹时在眉心凝聚,一道温柔的光芒从眉心蔓延而出,缓缓扩散。

    一神圣的长袍随着圣光的扩散在他体上凝聚,一点点在形成一圣洁的长袍,对襟的缎带从肩铠垂下,上面神圣的金色纹章象征着神圣的新生,洁白的外铠代表着纯洁的戒律,深蓝的底袍则是诉说影的追随。

    洁白的兜帽掩住大半容颜,体现的是牧师的避世原则,每当一次战争胜利了,战士门都去接受人民们无限的荣耀,而谁也不会想去那些默默无闻的治疗者!

    这就是神使法衣,只有最高尚的圣光使者才有资格得到。

    本尼迪斯放下双手,自我审视了一番,不错,这种买像非常地气势。

    收拾完毕,本尼迪斯冷冷地看了一眼类人形态的恶魔:“变回来,火关掉。”

    “我……”六月一怒,“我凭什么听你的?”

    本尼迪斯走到他面前,伸出手。

    六月本能伸手一挡。对方的攻击太痛了……

    可是,这次遇到的,不是神圣的圣光,可是一只对他来说非常清凉的手,轻轻地按住了他的额头,光明与影的力量在他手中如同体的延伸,轻易地压制了他因体未成熟而强行苏醒的力量的暴动。

    那种熟悉的温暖感觉,让他一下有钻进对方怀里求抱地冲动……

    对这个想法吓到的六月本能地想躲开。[]

    “听话,别动。”牧师的手指在他头上轻轻揉了揉,他习惯地在他手掌里蹭了蹭……

    t-t,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恶魔心中宽面条泪,他的尊严啊,他的形象啊,全毁了……

    “还痛吗?”对方问。

    六月本能地摇头。

    “上的火焰可以收起来吗?”本尼迪斯收回手,恶魔六月这才发现他的掌心已经被完全烧焦了,几乎可以看到下的白骨,只是他上恶魔的硫磺味道掩盖了了其它味道,不然他不会发现不了。

    看到六月的视线,本尼迪斯兜帽下的唇角微微一扬:“没事的,不用担心。”

    他手中圣光闪现,下一刻,修长的手恢复如初,而且一点疤痕也看不到。

    “我才没有担心!”六月恼道,但还是将上的火焰收敛进体内,而且解除了战斗形态,形化成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他面容俊美,轮廓深邃,眉宇间带着深深的戾气,配着凌乱的黑发短发,有一种野兽一样的凌厉感觉。

    和楚璟很像。

    本尼迪斯只是微微笑了笑:“回去把衣服穿上。”

    “人类就是麻烦,我总不可能天天换吧。”少年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告诉你,不要把我当宠物养,我才不是猫!”

    “你当然不是猫,长的有点快呢,童年都没有了……”本尼迪斯微微叹息,“你估计也找不到,我去给你舀吧。”

    他转回屋去翻箱子。

    “喂……”六月叫住他,看着他疑惑地转头,咬咬牙,扭捏了一下,才高傲道,“一个高级主教,不要成天去救人。”就他所知,光明神赋予了牧师师治愈他人伤痛的能力,但这也是在消耗自己本的生命力,所以越是强大的牧师,笀命越短,主教这一级的牧师,少有活过50岁的。[WWw.YZUU点com]

    “知道了。”本尼迪斯翻出一自己的衣服递给他。

    六月狠狠地皱下眉,没有接。

    “怎么?”本尼迪斯不解。

    “我不需要人类的衣服。”六月梗着脖子道。

    本尼迪斯上下看了他一眼,心中通透,自己确实没教过他穿衣服,于是地过去帮他穿衣服。

    乖乖地伸手,转,抬脚,大主教动作很快地完成目标,最后帮他整理着衣领。

    六月咬了咬唇,偏过头任大主教折腾。

    人类真麻烦,真讨厌!

    -----------------------------------------------------------------------------

    圣光教堂那宽广的大厅内,此刻有十几名圣职者端座在前排,认真听着上首人的讲课。

    “现在的人们没有信仰……许多问题都是由此而产生的。在没有法律的地方,监督审判你的只有神明,但是连神明都没有的时候,我们用什么来克制自己的?”

    六月举手提问。

    “有什么问题。”本尼迪斯问。

    “如果世上的都可以让戴维来克制和审判的话,那他本就谁来监督审判呢?不要说神不会做错,完美的东西是世界法则不能容纳的。”六月终于又在对方的讲课里挑到了刺,不容易啊……他都认真听了四个小时了。

    “说的对。谁能主持审判神祇,当然是由这天地万物来审判,谁能用天平称量神祇的功过罪孽,自然也是由信奉它的千万年的灵魂来裁决。”本尼迪斯赞许地看了六月一眼,“你很不错,圣光的意义不是让人盲从,而是带人走入真理之道,你进步很快。”

    “……”六月垂头丧气地坐回去,我不要你夸奖啊,我只是想捣乱让你放我出去,一个恶魔在这里听圣光真意算个神马事嘛,如果回到深渊,我会被笑死的。

    “思无,你已经可以独立传教了,说一下,你对传教的感想。”本尼迪斯看向记录的最认真的青年。

    “其实我已经试着将圣光教义传播出去。”李思无有点紧张地回答,“从效果上来说,圣光做为神迹显示了力量之后,我的传教处于一种卖方市场,所有人都是争先恐后地向我们几个打听圣光是什么,教会是什么。如果传教的话,至少有上百万人,会成为我们的信徒。”

    “很好,那么你觉得,这其中,有多少人是真心信仰呢?”本尼迪斯问出下一个问题。

    “这个……”李思无抓抓脑袋,想了一下,“一两百会有吧?”

    “相差不远。”本尼迪斯叹息,“知道我为何一直不愿意用神迹来吸收信徒吗?”

    众人摇头,六月也很好奇,神灵的信徒不是向来越多越好吗?

    “因为人心善变”,本尼迪斯看着穹顶的圣光,开始向弟子们解释,“信仰不是一两天可以形成的,无论现在收下的的信徒有多虔诚,实际上仍旧有着一种交换的心理。把信仰当成一种交易。”

    停顿了几分钟,他给学生们消化的时间。

    “我信你,是因为你要给我保护;我信你,是因为你要给我力量。当然,这种心思无可厚非,甚至大部分神职人员都有这样的心理。如果一般的教会,自然不会在意,但我们,是圣光教会。”

    “我已经说过了,圣光不是神灵赐予,而是来自人与人之间相互信任帮助的信念。神灵只是带领我们走向圣光真议之路,不会直接给予帮助,所以如果用光辉之主的名义来传教,对我来说,就是欺骗。”本尼迪斯伸出左手,一团温暖的光芒在手中跳动。

    光辉之主的心意,他已经明白,他的神灵是想以另一种方式来试验真正的信徒如何产生,要想获得全心,毫无杂念奉献给神的真信徒,看看是否可以在这样的教派中,依靠这样的信徒,可以达到何种高度。在无限的时间之中,是否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源头。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无法成为正式的牧师,最多就只是一个信徒而已。

    “真是白痴又无聊的神灵,没事用什么恶心的教意乱传什么!真要这处世界都是的大家庭了,我们恶魔还有饭吃吗,真是被人拜太久脑袋烧掉了……”六月在下边小声地嘀咕。

    “六月。”本尼迪斯温柔和蔼地看着他,“回去把我今天讲的内容抄上一百遍。”

    “什么?我说错了什么吗,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我成年了,可以独立了……”六月反的抗议,方海生急忙捂住他的嘴,在他耳边小声道:“导师的决定不能反驳,不然你会死的更惨。”

    真是不长记心,明明吃了那么多亏了,还要和导师顶着来……方海生在心里诽谤,但他又不能不阻止,否则下来六月一发火,倒霉的还是他们。

    本尼迪斯看着六月的挣扎,微笑道:“看来你不是很满意啊,那记得,用毛笔!”

    不是吧!六月一下僵住了。

    方海生知道这作业有大半是会落在他上的,不由得叹息道:“想念从前啊,只要能回到小时候有太阳的时间,哪怕是被学校老师罚抄一百遍作业都可以。”

    本尼迪斯扬起唇角:“可小时候的你不会这么想。”

    作者有话要说:萝卜加大棒,六月那点能力,在主教面前就是个渣啊。

    这个就是主教的装备,帅吧,无论转到哪个服务器我都会建一个牧师,最最喜欢的还是神使装,只有它才能完美的诠释如天使一般牧师的意义。

    这是女生版的,有兜帽的。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