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最新

    “恭喜你们再度在一个世界团聚,但是,请记住,如果告诉里边的生物,如果离开一个,那我就杀了所有人,也包括你。[]  ”本尼迪斯看着复活后抱头痛哭的夫妻,对着男人说,他神色平静,对方高他很多,但地位却截然相反,“你是这里等级最高的生物,将他们收服是你的职责。”

    “他们人太多。”

    “所以才能证明你的能力。以及,你们是否要活着的必要。”本尼迪斯眼神冰冷,“可以克制食的变异者,并不多。”

    “等等。”男人沉声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纪澜。”本尼迪斯扶着楚璟向应山坡下的急洞口走去,这是楚璟作为军队撤离的备用入口,因为太小,所以没有作为开始的撤离通道。

    “等等,长官。”他突然道,“我的妻子没有变异,她可以进去吗?”

    “不行。”本尼迪斯回眸打量着那瘦弱的女人,对方复活后的虚弱时间没过,但她双却依然清澈如水,没有末世人的恐惧和焦躁,但他可以感觉到这坚定信念的来源,“她的信念就是在你边。”

    “可是我女儿还在里面,还有我儿子……”男人想了一下,问,“如果我可以做到你的要求,你可以救我的儿子吗?”

    女人捧着手中的一堆幼小的骸骨,震惊地看着他,然后又看向大主教。

    “呵,有胆量,”本尼迪斯伸手,通天的光柱再度出现,仅仅十秒,就将那具骸骨还原为人,他转离开,冷淡的声音随风传来:“这是恩赐,记住。”

    直到他俩的体彻底消失了视线中,女人才回到神来,感觉着孩子温体,抖抖唇,泪水却先滚了出来。

    “真是吓死我了,以后我在外边就可以了,你不要再和我出来。[]”男人温柔地擦替她擦掉泪水。

    “振岳,他让你做的事,有危险吗?”平静了心绪,女人这才担心地问。

    “没事,只是做回本行,这个和混黑道没什么两样。”男人自信地说,“你老公可是整个五羊道上赫赫有名的山哥啊。”

    “好不容易才洗白的……”女人略带埋怨地道,“又要过那种提心掉胆的子了。”

    “别担心,大不了再洗一下次就是了。”

    -----------------------------------------------------------------------

    楚璟离开一个小时内指挥部并没有大问题,各部门如发条一样精密地运转。

    不过作为最高指挥官,但还是需要坐阵中枢,本尼迪斯在确定了六月的位置后直接和他分道扬镳,但后勤部那位长官却真诚地告诉他为了感谢他的巨大帮助,所以指挥部已经将他们的居住地址安排在和指挥部一个位置。

    本尼迪斯含义不明地看了他一会,就让他带路。

    到了位置,他简单的安抚了六月,让重子去多挖几个通道,就以精神耗费过大要休息为由让他们离开。

    当狭小的房间被完全关上,本尼迪斯这才呕出一口血,虚弱地倒在地上。

    还是太托大了,这具体毕竟不是原本的体。

    可是,他终究没有想到,原来,自己并没有复活。

    没错,心脏在跳动,血液在流淌,但本质上,这个叫纪澜的人已经死去,这体之所以可以复活,是因为他强大的灵魂力量转化为生命力,这才可以如正常人一样活下来。

    但当他的灵魂被到重创,体居然就有了停止的迹象。[]

    如果不想办法解决,那么他很可能会变成一名亡灵。

    就像天灾军团。

    就像密丝比尔,那个他一手教导出来的最强暗牧。

    “……本尼迪斯,你凭什么杀我?我没有害过任何人,我为抵抗天灾而死,可死亡把我从生命的根斩断,复活把我从死亡的根斩断。我不是生者也不是死者。因此,我遗忘过去,并被过去遗忘……”

    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

    对了,他说“吾徒,我只是还你最后的安宁。”

    如果他也成为了亡灵,那这世上还有谁可以给他安宁呢?

    不要想了,不可以动摇,意志动摇就是暗牧的死期。

    没有,没有恨,没有怀疑,你拥有的,只有圣光,也只能有圣光!

    ---------------------------------------------------------------

    “老大,真的要让他传教吗?”后勤军官在会议桌上托着脑袋,“这样很麻烦,要知道以他表现出的神迹,和现在的世界,只要他发展起来,咱们就都可以去打酱油了。”

    “不然呢?”楚璟捧着茶杯暖了下手,淡淡道,“宗教对世人的安慰就是来生,人一辈子只是为来生作准备。毋庸置疑,每种成功的宗教都取决于它对死后世界的建设、开发和控制。对于现在来说,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了。”

    “就想中世纪的天主教会一样?”后勤军官嗤之以鼻,“对嘛:试想,天上有那么一座极其庄严美丽的天堂,有时你觉得它那么真实,抬抬头就能望到;那里美酒成河佳肴飘香,只要在尘世煎熬几十年,向负责中介的教会按时缴纳什一税,蹬腿时就能领到单程票,从此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永永远远地快乐下去……”

    他将手中的杯子重重放下,最后总结道:“得了吧,睡觉可以,做梦就免了。”

    “彦丹,别这样不以为然。”令院长在一边倒是很平静,“现在这个世道,还真不能没有信仰,没有了天堂,你还能靠什么来拯救悲惨无常的生活?没有了教会,你又该靠谁来帮你信仰来生永恒的天堂?”

    “靠!这是一个院士说出来的话吗?”欧阳彦丹怒了。

    “这个世界都已经不科学了,科学家当然要与时俱进。”令道奇很看的开,“现在的人已经没资本拿希望作赌注了,不是吗?”

    “这两天已经出现不少炸营事故了。”楚璟翻看着手中的文件,“漆黑的洞,密集集中的人群,还有浑浊低氧的空气,民众的绪已经到崩溃边缘,今天早上,只是一个人受不了巨大压力的吼叫,就造成了巨大的连锁反应,引发的爆乱已经造成两万的伤亡。”

    “那是怎样压下去的?”令院长一凛,“这种事很容易扩散,尤其现在部队人数太少,很难控制。”

    “洞设计之初就考虑到安全问题,设立了许多洞门,”楚璟的声音带着一丝沉重,“发生事之后,我下令,将那里两处出口关闭,将事阻挡在一小块区域……”

    后勤部长沉默了。

    “那里边的人……”令院长手不由得一抖,他完全可以相像到里边的地狱景象。

    “为什么不让他出手,他的歌声完全可以安抚下去。”欧阳彦丹看着楚璟,“既然他要传教,该做的事,不能袖手吧?”

    “欧阳。”楚璟皱眉,“你没有把自己摆正位置。”

    “!?”欧阳一愣。

    “你在特权阶级里呆久了,已经产生一种膨胀心理,觉得自己手眼通天无所不能,觉得平民都是手中的筹码,可以高高在上,对吗?”

    “我没有……”后勤官虽然这样说,但底气到有点不足。

    “人最可悲的就是太高估自己的智商,然后又把其他人都当做可以任由自己玩弄的傻子。”楚璟摇头道,“你觉得我们已经拿住他的软肋了吗?”

    “错了,他只是不想花太多的力气,也只想要人的信仰,如果他有一点野心,我们都会在他烧死在他的圣光里,不要因为他救过人,就把他当成好人,不要以为我们命令的了他,他想做的,是出自他自己的判断,明白吗?”

    “……抱歉,我最近火气有点大了。”后勤官低头认错。

    “那我们现在怎么做。”令院长问。

    “你们的新食物研究的怎么样了?”楚璟问。

    “别提了。”令院长双手捂脸,不想见人。

    楚璟冷淡地看着他:“说!”

    “现在国内的高校的研究水平,”令院长想着那些文并茂,却全无内容的论文,长长一叹,“有论文强迫症的主管伤不起啊。不看完觉得对不起工作……看完了觉得对不起岁月。”

    “算了,我再去找他,看他可以帮上什么忙。”楚璟分的清什么才是大主教会管的,“不过你们争气一点,总是求他,我的目标会反过来的。”

    “什么目标?”令院长有科学家必有的好奇心。

    楚璟看了欧阳又看他一眼:“和你一样。”

    令院长目瞪口呆。

    楚璟直接走了出去。

    许久,令院长才回过神来,目光极为崇拜:“不愧是老大啊,这种目标都敢定,不过这样对象,你怎么压啊……”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