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最新

    楚璟的计划并没有达成,因为那天晚上,在营地的上方,也飘起了雪花。[]

    雪花不是六瓣的,而是棱型的,水晶一样美丽的晶体,细小而明亮,带着微微的蓝光,如同漂浮在星空中的星辰。

    这绝对是最美丽的雪花,干净的让人惊叹。

    如果不是沾上一点皮肤就开始溃烂掉落的话。

    本尼迪斯看着飘下来的漫天雪花,思考了一下,伸出双手,自然摊开。

    真言术·幕。

    微黄的光亮闪烁,一团美丽的金色光芒从牧师前点亮,瞬间化为柔和却浩的黄色光幕,眨眼之间而四周急速扩散,但越扩散,光幕就越薄,只是瞬间,就已经要极为用力才可以看的清楚远方的那单薄的黄色天幕,但是,晶体开始光幕上堆积,不到一分钟,就已经有了薄薄的一层。

    真言术·幕,戒律牧师最强大的群体法术。

    牧师的三个发展方向,是为守护而生的戒律,为治疗而生的神圣,以及为控制而生的暗影。

    虽然他是暗影牧师,但是多年沉积下来的实力和经验仍然能够让他灵活自如的运用光明和暗影这两种力量,但是戒律不是他的专长。

    这真言术·幕是真言术·盾的进化版,但其范围却比只能保护一个人的盾大了无数倍,但他们最大的区别是盾是抽取目标的灵魂力量来其形成护盾,威力由本人的灵魂力量强大与否决定。

    而幕则是最大限度地抽取牧师本人的灵魂力量来形成巨大护盾,从而保护范围内的所有人。

    本尼迪斯是艾泽拉斯最强大的牧师,他的灵魂力量已经恐怖到一个难以想像的范围,但同样的,只要他还是人,没有成神与无尽力量的星幽之海融合,那么这样范围达到数近百平方公里的巨大护盾,就是是对他灵魂的巨大压榨。

    虽然护盾的作用只是阻挡雪花,而不是吸收伤害,所以不需要耗费太大的力量,但他依然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法力极快的速度消耗下去。

    “重子。电话告诉楚璟,我最多支持半个小时,”本尼迪斯没有回头,“带人下去,你让你的蝴蝶去挖入口,越多越好,快去。”

    “好。”重子也明白事的严重。没有耽搁一秒。

    “六月。”本尼迪斯第一次对六月严肃了表

    “妈妈,怎么了?”六月六翼高速煽动,维持着体悬浮在他面前。

    “带着海生他们去教堂的那,就是上次我带你去的地方。[]”本尼迪斯凝视着他金色的双瞳,“在那里保护好自己和他们,等我回来。”

    “妈妈……”六月不愿地甩着尾巴。

    本尼迪斯只是默默地看着他。

    过了一会,六月败退了,他扁扁嘴:“那,妈妈,你早点过来,六月等你哦……”

    “嗯,我答应你。”

    六月愤怒地看了几个其它学徒一眼:“快点跟上来!”

    冰冷的营地里,很快就剩下他一个人。

    只有脉轮的法阵照耀着他苍白的脸庞,微弱单薄,明明暗暗。

    ----------------------------------------------------

    另一边,楚璟看到天空的晶体,没有半点犹豫地打开了紧急通讯:“紧急事态!通知所有人撤回地,最快速度,放弃所有地上的资源,立刻退回地!注意用衣服遮挡体表,不要与雪花直接接触!”

    “是!”

    “第二军将所有科学家带回一号洞,第一军维持四区秩序,以最快速度,立刻广播通知所有人撤离!”

    “是!”

    “第三军维持洞内秩序,绝不可以让进去的人堵住洞口,注意所以通风口进行过滤!”

    “是!”

    “后勤部准备好人数安排,将人最快速度分流到所有的地下大厅!”

    “是!”

    楚璟刚刚说完,就注意到一层极薄的光幕抵挡了天空的雪花,而那光幕之大,竟然目之不能所及,这将是多么大的消耗?

    “指挥官。”副管接着电话过来,“刚刚那边来电话,说对方最多可维持半个小时,到了时间,他就没办法了。”

    “将消息传递出去,派出所有车辆,去接十五分钟可以返回地区的民众,其它地方的,暂时先不要管。”

    “可是外出采集物资的人还有很多,占了人口的半数……”

    “飞机巡航通知,采木场和采石头声都在聚集地范围内,尽可能通知所有人就地隐藏,尽可能的不要与雪花接触。半小时内找山洞躲好或者挖坑把自己埋了,尽可能不要与外界接触!”

    “是!”

    “飞机半小时内必须回来。[]我们现在损失不起。”

    “是!”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冷汗从本尼迪斯的额头不断滑落。

    他失误了。

    他漏算了雪花堆积的重量。

    近百平方公里的天幕,就算边缘处的积雪滑落,但中心位置堆积起来的数量,也是极为可怕,而且他中途无法休息恢复法力,只能抽取自己的灵魂力量来维持。

    不行啊,坚持不到那个时候……

    难道,要用暗影魔去吸取其它人的灵魂来恢复法力?

    如果确定的话,就要快,否则等周围的人类走光,他想抽取也没有机会。

    ……本尼迪斯垂下眼帘,这有什么好犹豫的,这种事,又不是没做过……

    只是在战场上伤害的是敌人,这里……

    不行,圣光见证过,如果不是对方有敌意,暗牧绝不可以对普通人使用暗影法术。

    誓言是为了守护的意志,不违背意志的手段,有如枪矛,并无对错。

    不可以,圣光的意志容不得丝毫亵渎,动摇的那一刻,就是被暗影侵袭的开始。

    如果坚持信仰,那现在,什么也守护不了。

    先用希望圣歌,如果到时法力还不够,就用暗影魔。

    希望圣歌,法力不够时,就靠你了……

    当鸽子停止了飞翔,

    带走眼中最后的希望,

    不让泪光放纵眼眶,

    试图击溃最后的反抗,

    击破黑暗而出的曙光,

    在最后一秒瓦解绝望。

    天空驱散悲哀的形状,

    生命之泉再度点亮,

    释放灵魂最后坚强。

    一滴血液从唇角滑落下来,这是灵魂力量损失太多的征兆,圣在上,还有十分钟时间就到了……再坚持一下啊……

    让我出来吧,这不是你的子民,不是你的世界,你无需守护,也无需信仰。

    【滚开!暗影魔。】

    【我的存在是你无法否定的,你在暗影中来往,你的心灵已经被污染,你们挖掘敌人内心恐惧时,也是在挖掘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惧。在剥夺敌人生命时,也是在剥夺自己的生命。你知道的,光明的牧师越强在,死的就越早,你的老师阿隆索斯·法奥那样伟大的先知,不也同样死在圣光之下吗?】

    【不是,那血色修道院的人不属于圣光,他们是叛徒!】

    【叛徒?那你呢?当初不就是因为恐惧死亡,你才向幕光屈服的吗?才会被救世萨满杀死。】

    【那是被你这魔物影响。】

    【可笑,人人心中皆有恶魔,有信则之,无信则纵之,关我事。】

    【你文言文说的不错啊!】

    【你不错我才能不错,不要夸自己,谢谢。】

    【你……】

    本尼迪斯捂住口,他的眼睛和耳朵都开始溢血,还没有到极限,这次,就赌一把吧。

    【耗尽灵魂力量,你至少会掉一个等级。】

    【那又如何,依然无敌。】本尼迪斯看着天空的光幕,微微冷笑道,【死过一次的人了,你以为,我还会怕死吗?】

    【那好吧,我居于影之侧,你死与不死,只关系着我有没有新乐子罢了。】

    时间到。

    天空的光幕猛然破碎,无数晶莹的雪花倾泄而来,华丽而绝美。

    本尼迪斯猛然呕出一口鲜血,直直向地上倒去。

    只是雪地的冰冷并没有感觉到,一双手接住了他。

    “你怎么会来……”本尼迪斯喘息着问。

    “我担心你有事。”楚璟微微一笑,“看来我预感没错。”他脱下自己的大衣,覆盖在他上,他的体高本尼迪斯很多,而主教的少年体脆弱单薄,很容易就把他包在里边。

    “我没有事,拥有圣光的体,是不会被任何黑暗能量侵袭的。”本尼迪斯皱眉。

    “我也没事,被注过一次孢子后,不会有二次感染。”楚璟将他背在上,感觉他削尖的下颚抵在肩头,柔软的耳朵蹭着他的发,突然就有一种满足感。

    “下次不要这样冒险,现在的你,基本没有自保的力量。”楚璟缓缓道。

    “不用心恢复起来很快……”本尼迪斯突然神一凛,“放下我,你快回去。”

    “有况?”楚璟飞速地奔向最近的入口。

    “空间力量的波动,”本尼迪斯推推他,“如果是那种镜面入口的话,待会会有真空的可能超过80%,我现在没法保护你。”

    “那这次换我保护你。”楚璟侧头亲了他一下,“嗯,多尔,如果我为你而死,你会不感动?”

    “复活我又不是不会,有什么可感动的?”本尼迪斯不以为然。

    “是吗?”楚璟低声说了一句,“我认真的。”

    “这有什么好认真……”话音未落,营地的上空骤然拼发出一道耀眼的金光,四周空间隐晦地波动着,空气似乎是被挤压开来一般,令人窒息。

    紧接着,散发金光的地方形成一个淡绿的圆形镜面,直径长达数百米之宽。一股巨大的吸力从镜面中传来。

    本尼迪斯本能地化为暗影形态。

    然而,楚璟突然一个转,将他狠狠地压在下。

    下一刻,圣光闪动。

    他感到被一股暖洋洋的力量包围,它们仿佛在慢慢注入他的体。他无法动弹,只能被动地承受,好强烈的光芒……

    灿烂的光芒仿佛在进入他的体,体被一股力量充斥着。

    真空中的窒息感完全消失了,如从来不存在过一样。

    过了一会,镜面的吸力停止了,上的圣光也消失了,他迅速翻坐起。

    楚璟倒在他上,他紧闭着双目,脸色非常的安详,仿佛是睡着了,手下的体很冷,和这冰冷的土地一样。

    这是——神圣干涉。

    是只有最坚定的骑士才可以领悟的能力,他们的精神和信仰超越了一般人难以企及的境界,当他们为自己所坚守着的和责任,无私地奉献出自己的一切的时候,他们会获得超乎寻常的力量,甚至——对自然法则进行直接干涉的力量,并为此付出自己的生命。

    这是最神圣的干涉。

    本尼迪斯握紧了拳头,心中的感觉完全说不出来。

    第一次,遇到有人将自己的一切交到他手里,不是因为信仰,而是因为相信。

    ……

    好吧,他承认,从这一刻起,这家伙和别人,在他心里,有区别了。

    作者有话要说:真言术·幕,牧师永远的痛,因为太BUG被暴雪砍掉了……

    暗影魔是最牛B的战斗伙伴,可以回法力不说打人伤害超高。而且不但对物理免疫, 而且法术打上去,基本都是抵抗。

    最后,没有谈过恋的主教不大是将军的对手啊……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