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生日 ...

    29、生

    六月安静地潜伏在废墟的角落里,三对翼翅折叠在脊背的骨刺之下,金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没有一丝反光,但这黑暗的世界完全不会对他够成困扰。[]

    大约三个小时过后,目标进入他的视线。

    六月注视着他,躬起脊背,将目光落到对方的脖颈上,准备……

    就在他即将窜出的刹那,背后猛然一凉。

    他所有的动作顿时全部僵住。

    危险!

    那是一种种被毒蛇猛兽盯住,只要稍有异动,就会被封喉的感觉,他甚至感到心骨里仿佛随时都要沸腾起比死亡还更恐怖的绪。

    黄金般的瞳孔开始收缩,六月虽然没有看到对方的动作细节,但却能感到一股极不寻常的恐怖气氛,那仿佛就像自己已站立在悬崖边缘,而周围是一只时刻准备扑击上来的隐型恶兽。

    六月所有的毛发都竖立起来,体崩到极限,生怕让对手找到攻击的契机。

    突然,危险的感觉如潮水一样退去,周围平静无比,仿佛刚刚只是他的错觉。

    六月左右嗅了嗅,没有发现一点痕迹,这才疑惑地把注意力转回来。

    面前哪还有有人影。

    六月狠狠地挠挠爪子下的混凝土块,又让那讨厌的家伙躲过了!

    不过……

    六月困惑地看着楚璟离开的方向,这周他一共埋伏了他六次,每次都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让自己没法出手,真的有这么巧吗?

    是妈妈在帮他?

    不会,妈妈会直接让我别动他。[WWw.YZUU点com]

    是重子那个笨蛋?

    他摇摇头,那个笨蛋还躺在上没起来呢。

    妈妈的几个学生?

    不会,他们的力量差的太远。

    好复杂,不想了,明天继续守他!

    六月打开翅膀,叼起边的一个口袋,飞回了一个巨大的体育场。

    做为全钢结构的建筑,也是极少在大地震中保留下下的建筑,中心的草坪已经被全部铲掉,密密麻麻的双层铁如网格一样整齐地铺在地上,不要小看这一个位,住进这里已经成为科技人员、军方高层家属、上层管理人员的特别待遇。

    六月飞进去的时候有不少人在看它,但没有人多说什么,他们都是内部人员,知道这种兽化者大部分都已经被“处理”了,只剩下少量的,关系很硬的部分人才有机会活下来。

    至少不少研究员已经亲手研究过了。

    六月飞到一外角落里,那里的铺着干净的单,有一个人在躺在里边,他精神抖擞地降落到对方上,竖起竹竿一般的尾巴在对方上耀武扬威的走来走去(或者说踩来踩去?)。

    “笨虫子,今天可以爬了吗?可以的话就爬出来,我给你带东西了。”

    被子被掀开了一点,露出了一名中年大叔的脸。

    一阵沉默后。

    “重子!我和你没完!!!”

    强大的音波穿透整个体育场,更是让它脚下的口袋滚落到地上,露出一颗颗漂亮饱满的草莓——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天平,错误的问题,总有认为它对的人。(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正确的问题,也会有人认为它是错误。”本尼迪斯专心地给自己的学生上课,“所以,所谓的规矩只是一种形式上的东西,是否去遵守,见仁见智。不过,无规矩不成方圆,所以,下面我宣布——圣光教会的第一法则。”他停顿了一下。

    方海生等几人包括刚刚加入的李思无都坐直了体,认真地倾听。

    “要有。”

    “……”方海生。

    “…………”李思无。

    “……”其它几个孩子。

    “记住了,圣光最基本的概念,是感上与感官上的感觉,是自我与世界有所连接的证据。”本尼迪斯对新学生特别照顾,于是问,“思无,你最幸福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我……”李思无想了想,“有军队过来救爸爸的时候。感觉,感觉就像太阳出来了一样幸福。”

    “对,如果你能感觉到感,你便知道自己是存在的,因为在那些感涌现之处,存在着某种力量。同时,你便感觉到这个世界的存在。它作用于你,并且改变你对世界的认知。”本尼迪斯伸出手,一点光亮从指尖益处,缓缓飞进了他体,“当你拥有了具体的光明之种,接下来,凭借这些感知的改变,你也可尝试改变这个世界。”

    “这就是光明的种子?”李思无试着感觉了一下,“很温暖,很安详……”

    “对,现在呢,我教你牧师就基本的法术,次级治疗术。”本尼迪斯刚要说话,突然一顿,神色严肃,似乎在倾听什么。

    “怎么了,阿澜?”李思无有点紧张,如果现在的纪澜有什么不高兴的话,他和他的父亲就不能去有房子的地方住,现在外边已经是乱的完全没有保障,他不能不担心。

    “海生,你教一下思无治疗术,我有点急事。”他没有多说,直接从帐篷里走出去。

    因为在随时帮助部队任务,他居住的地方离楚璟不远,都是在难民营的中心,以便随时镇压暴动和救援伤者,一路走过,每一百米就有一个微小的台灯支在木架上,他们会每两个小时亮一分钟,这也是城中人少有可以看见灯光的机会。

    灯光附近的帐篷、土地上贴满了飞舞的纸条,上面写着一个个希望:

    ……

    “……妈妈,我在难民营753队的19号帐篷里面,爸爸也在这里,你出去这么久了,快来找我们吧……”

    “……亲的,你还好吧?我不该让你去找水,这样我就不会失去你了,你回来啊……”

    “……爸,弟弟走了,妈也走了,如果你也不在了,我就下去陪你们……”

    “……哥,你在哪,嫂子刚刚生下你儿子了,可她要拿把孩子活埋啊,嫂子没有水,孩子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我该怎么办啊,你出来啊……”

    本尼迪斯平静地从纸条上走过,一阵大风吹过,带起他及肩的长发,还有无数的纸条,他知道,过一会,会有更多的人,来把纸条贴上,用口水,用米粒,甚至一切他们可以想到的东西,只因,这是他们的希望。

    当他走进楚璟的帐篷时,正好看到阿重在。

    “没事了吧……咦?”本尼迪斯微微有点惊讶。

    “没事了。”阿重脸上的复眼已然消失,但不是说变成了人眼,而是两块碧玉镶嵌在凤眼中一般,虽然还是有点怪异,但怎么都比以前好出太多。

    “刚刚我让六月给你送点吃的,他一定跑空了,回来定要找你算账。”本尼迪斯伸手摸了摸他的眼睛,“这种眼睛构造相当奇怪,待会我再仔细检查一下。”

    他转对楚璟将刚刚用心灵视界监视到的事说出来。

    “……就是这样,你怎么做?”

    “我要考虑一下。”楚璟也知道事的严重,“现在的物资,支持不了这样多的人。”

    “那考虑好了,通知我。”本尼迪斯点头,对阿重道:“走吧。”

    阿重愣了一下,乖乖跟上去。

    “那个……”阿重迟疑了一下,“你是十月初二的生吧?”

    “嗯?哦,是的。”本尼迪斯开始没反应过来,但立刻明白对方说的是现在这具体的生,对方看过他的传教证,知道出生期不奇怪。

    “那个……你又救了我一次……”阿重别扭地说道。

    “对啊,所以记得你这辈子归我了。”本尼迪斯调侃道。

    “那个,生快乐。”阿重突然把手里的东西塞到主教手里,“还有,谢谢。”

    然后飞快地跑掉了。

    仿佛后边有人在追赶他一样。

    本民迪斯一愣,随即一笑,打开了手里的盒子。

    里边是一具崭新的ipad。

    作者有话要说:主教可以继续杀水果了,就是这样……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