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风起之时

    18、风起之时

    楚璟走了,本尼迪斯并末将之放在心上,对他来说,他在与不在,问题不大,那种心志坚定之人,一但下定决心,就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

    牧师的能力在于引导,而不是惑。人就是这样,就算知道是错的,但在对自己有巨大益处的时候就会本能的想去选择错的,用各种惑的恶魔永远也不会懂得人心,如果不是人自己的选择,那么惑者就是后果的连带者,一但对方得到了不好的后果,恶魔就是他们最好的指责对象,他们潜意识就会为自己开脱:我本来是想这样的,但没有忍住恶魔的惑。而两者的区别,看看双方的名声就知道了。

    在就算没有什么力量的牧师走在大街上也会被人尊敬,恶魔嘛……呵呵!

    不过,他现在关注的是市区的况。

    太阳没有出现后,从昨天开始,部队每天供应每人一两米已经减为五钱(25克),因为饥饿,五羊市犯罪事层出不穷,军人不可能面面俱到,甚至出现了袭击落单军人抢劫衣物的事,因病和寒冷死亡的人渐增加,大街上到处可见死去的僵硬尸体,他们大多的老人和孩子,在货币已经变成废纸的况下,这样的选择也是无可奈何,输气管道早就坏了,殡仪馆也已经没有人了。道路上被这些尸体堵塞,更是恶循环。

    不久后,军方开始撤军,在铲车清理了道路后,在大量飞机装甲车的护送下,大人物们开始撤退,他们带着自己的女眷和家属,开着长长的私家车队跟随着军队,缓缓开过市区,他们上的衣服都是最保暖的,军里开着空调暖气,本尼迪斯看到不少女人手中还抱着宠物,头几批撤离的都是一些大人物,有着部队主力保护,北上拱卫军都只是一个笑话,不过是更上层的领导知道以后物资会出现巨大短缺,命令华国所有驻军带上所有可以带走的物资向京都聚集。[]

    当最上层的人物离开后,下一级的人员也开始撤离,这些人是中层的骨干,有大批科学家、研究人员,高级技工……最后的,就是一些比较有影响力的民企领导,他们有一个共同点,有点关系,毕竟,钱已经变成了废纸……

    但没有大的乱发生,因为五羊军区的总指挥部一直在,就算看着大人物们都走了,但是最大的指挥人员没走,加之防碍撤退的,部队一律正法,这就是所谓的乱世重典。所以,居民们都抱着一线希望。

    可是希望渐渐地消失了。

    一个星期后,军人已经不提供食物,维持治安的部队也越来越少,直到完全消失,局面顿开始失控,原本的黑帮混混们开始纠结,对各个小区的口粮进行了大肆掠夺,每个小区的人开始自己组成了联防队,绝望的人们知道已经被抛弃了,开始在军队驻地聚集,强烈要求知道真相。

    本尼迪斯居住在城市外围,自然不会被优待到,周围的居民早就进入主城区,就为了每天的口粮,他所在的区域,几乎成为死地。

    本尼迪斯知道,教堂的粮食已经所剩无多,海生已经有点急了,他问什么时候可以去城里领粮,他只是开始的时候听说过城里的事,最近什么消息都没有,他是挨过饿的,担心弟弟妹妹们也会挨饿。

    本尼迪斯看着天空,微微叹息。

    他带着六月和海生他们,走出了教堂。

    指着远方说:“这就是我不走的原因。”

    黑暗的世界里,仿佛开的尽头,无数星火闪烁,五光十色,美丽的让人惊叹。

    然后,星火开始扑向这里,当距离拉近里,他们才看见,这是无数美丽的蝴蝶,他们的翅膀闪亮无比,在天空划出美丽的轨迹,有如燃烧的烈焰,诡异仿佛地狱的烈火。[]

    “之前的虫子进化了,这些蝴蝶可以点燃所有他们接触的东西。”本尼迪斯看着近的蝴蝶,伸手一挥。

    无尽光明大作!蔓延伸展,在一瞬间化作扑天盖地的潮水,迎上飞来的无数烈焰蝶。

    飞蛾扑火!

    方海生脑中突然浮现了这个成语。

    当光明散尽,那无数的蝴蝶也随之化为灰烬。

    道德之波,又名光明之潮,大主教本尼迪斯的招牌技能,造成前方97500~102500点神圣伤害(普通人的生命值一般在120左右),并且造成击退效果(敌方死亡则不造成此效果)。

    他看主教的眼睛立刻亮了。

    “牧师90级法术。道德之波”本尼迪斯所说的等级直接打消了他的想法。

    他把脑袋垂了下去。

    “这种蝴蝶不仅可以燃烧大部分的东西,而且喜欢产卵,在对面,他们的卵已经在无数的尸体上生长了,孵化的幼虫会吃掉尸体的脑组织并取代,从而控制尸体吸食更多血。”本尼迪斯淡淡道,“不过成虫会守护幼虫,所以尸体的军队没有过来。”

    “那不是和电影里的丧尸一样了吗?”六月不放过任何得到注意的机会。

    “对,但不一样的是,就算是幼虫,他们也是等级高达12级的生物,不砍掉头就不会死。速度非常快。没枪的普通人都是他们的菜,你们不好好修炼就会很惨。”

    “我才不会呢,”六月用骄傲的眼神四下一扫,小孩们纷纷低头表示臣服,只有重子冷冷地哼了一声,没说话。于是六月开始磨牙,准备找妈妈不注意时上去挠花他脸。

    “我守在这里,是给城里的人一点缓冲的时间。”本尼迪斯若有所悟地看了天空一眼,“多数的蝴蝶一直被我阻击,不过终究有一两只漏网。他们要做好准备了,我毕竟只能控制一个方向的敌人。”

    他的目光转向眼睛蒙着黑纱的男人。

    男人沉默了许久,咬牙道:“我说了,我不会生虫子!”

    “我知道。”本尼迪斯平静地打量着他,“所以我想知道,你的生育系统出了什么问题?”

    没错,主教绝不会放过工程队与包工头,信徒,他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发展骑士和牧师,这样才会更有效率。

    至于治疗,虽然他对虫子的构造不很了解,但事物的认知总有一个过程,于是,他的想法是……

    “明天和我去蝴蝶的母巢,看看他和你的区别,我好给你治疗。”本尼迪斯如是交待——

    “老大,这是蝴蝶的样本,艹,为这个老子废了三个兄弟。”一名粗犷的大汉将一个玻璃瓶丢到了桌上。

    “狗熊你厉害。”旁边研究员如获至宝,抱着瓶子就飞快冲了出去。

    楚璟点点头,道:“直升机已经准备好和,待会就和其余的兄弟们走吧。”

    “老大,我是你一手带出来的。你不走,我是不会走的。”大汉抓了抓头,“英雄你一个人当,太不够意思了。”

    “这个不是英雄,也不会有人再记得英雄了。”楚璟道,“走吧,楚家在京都有不少的影响,以你的本事,不会亏待你。”

    “人都死了,记不记得有个X用啊。”大汉一股坐下来,然后就像股上粘了502一样,牢牢的固定上面,“老大,我也没得老婆子,家里人都不在,没的啥牵挂得,这个世道都这样了,哪里不是过,直升机已经看过了,上次撤离的人大部分都遇到了蝴蝶,没跑脱,到处都烧的是灰,就两成不到的人跑回来。这里就几只蝴蝶,还安全些。”

    “市民还有围攻驻地吗?”

    “已经散的差不多了,跑回来的那些人虽然不多,但是消息已经传出去了,没有人想撤了,好死不如赖到活起嘛。”大汉突然道,“老大,侦察队已经回来了,他们是在韶关附近遇到的虫子,离这不到两百公里,车子都丢在那,要不要我带一队兵,去搞点东西回来,粮食我们够,但是最近已经饿死了好多的人,大街都已经满了……”

    “我知道了。”楚璟淡淡道,“你先回去休息。”

    “好嘛,你注意到体,瘦了好多哦。”大汉一边出一边走了出去。

    楚璟沉默了一下,再次翻开了眼前的文件。

    这份文件在这三天已经被他翻了无数次。

    首页就是一张航拍的清晰照片,光明的潮水之下,带来无数血腥与死亡的蝴蝶尽归尘土,那是五羊军区最精锐的王牌部队也无法抗恒的恐怖生物,在他手下,却微小如尘,只是一个人,却守护了这个城市不化为火海。

    这是军用技术,长焦下拍下的照片,虽然不是非常清晰,但里边的人像拿去当通缉犯照片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那是一张他熟悉的清秀容颜。

    他记得他的话。

    [不用告诉我你的选择,你的选择,他人无需、也无权干涉。]

    [圣光守护世界,我也许守护不了整个世界,但我可以选择守护想要守护的。]

    作者有话要说:有没有反应慢的亲在打幕光时被光明之潮喷到啊?当然刚开三本的时候,主教还是有点难啃的…作为牧师,表示和天然呆打本是个悲剧……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