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过渡章 ..

    9、过渡章

    楚瑜坐在沙发上,神冷淡,放在扶手上的右手指尖轻轻点着椅背,没有说话。【叶*子】【悠*悠】

    洛天月站在他边,额头是满满的汗水,想说话,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憋的满脸通红。

    洛天晴呆在墙角缩成一团,神茫然,双眼呆滞,仿佛灵魂已经不在自己上。

    房间里弥漫着一片诡异的沉默。

    许久,楚瑜缓缓开口:“小宝不是我哥杀的。”

    洛天晴眼珠微微动了一下,没有开口。

    “一个孩子,对我们家族来说,他是楚家第四代的首席,我哥的将来是肯定要接手楚家的势力,你却这么急着带儿子走。”

    说到这,楚瑜的神瞬间冷洌无比:“洛天晴,你好大的胆子!”

    “阿楚……”洛天月急道,“姐姐只是冲动,他太担心小宝了……”

    “天月,你闭嘴!”楚瑜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这是我楚家的事。”

    “没错,儿子不是他的,我也不会嫁给那样冷血无的怪物,他也知道,所以才会想方设法的除掉我们母子。”洛天晴冰冷的目光一瞬间带着绝望和疯狂,“我为什么会相信他的话,我怎么为给儿子那样的疫苗……我怎么会相信你们楚家还有人?”

    “你错了。【叶*子】【悠*悠】”楚瑜冷冷地看着他,“给你儿子的疫苗,不是被我哥换掉的,这事是我会查,但你居然还会将我哥的行动路线泄露给你请人的雇佣兵,就已经破了我家的底线。”

    “你还想骗我。”洛天晴冷笑道,“成王败寇,我认栽,楚璟有个好弟弟,我……”她怨毒的眼神看向洛天月,接着道。“也有一个好弟弟……”

    “他如果不阻止你的计划,让你害死我哥,你们洛家上下13个嫡系,一个也跑不了。”楚瑜道,“我让郑秋桐送疫苗过来,是看在天月的面子上,好了,我也没兴趣知道你的事,等会我会让人把你送回洛家,洛军……”他看了洛天月一眼,改口道:“洛叔知道该怎么办。”

    洛天月松了一口气,楚瑜这样说,至少姐姐的命是保住了。

    然而洛天晴先是一愣,突然惊声道:“你说,你说是疫苗谁送来的?”

    “郑秋桐啊,父亲的手下。”洛天月随口答道。

    “怎么可能……”洛天晴的体突然间颤抖起来。

    “这事是阿楚交待,我安排的,郑哥的能力那么强,也好过来照顾你和姐夫……”看着姐姐的激烈反应,洛天月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一时间白了脸色。

    “他,居然是他……”洛天晴突然明白了,然后突然间站起来,从窗口跳了出去。

    “姐!”洛天月猛然窜出去,却只抓住了一片衣襟。【叶*子】【悠*悠】

    楼下,那凄美的女子下已被鲜血浸染的极艳。

    楚瑜看着冲出去的洛天月,低咒了一声,随即打电话分咐随军医生过来。

    这种大宅门的狗血事居然也让他遇到了。

    早就说联姻靠不住,洛天晴怎么可能浪费青等大哥十年,长辈们知不知道现在早就没有三从四德这种东西了?

    过了一会,医生打电话来说病人伤势严重,颅内有积血,就算救回来也可能成为植物人。

    楚瑜心中感觉一时很是复杂,连去劝慰天月的心思都没有了。

    哥,就算你喜欢男人,结婚只是应付家里,也不能顶着绿帽子出去啊!

    让爷爷知道了他会让你一辈只能当受的!

    但是想到洛天月,他觉得自己没有立场去讽刺自己的哥哥。

    他又想到一事,郑秋桐为什么要换掉疫苗?

    当时的病毒他是第二批感染者里唯一活着的人,现在他又在哪?

    洛天晴……

    他给了手下一个电话,让他们去查郑秋桐,然后,就去找洛天月。

    这个死人,明天你要是再不告白,就滚回去不要再到老子面前晃了,老子去找妹子了。

    突然手机响起,他看了下电话,是老妈的,按下接听。

    “瑜儿,”电话对面的声音冷淡而温柔,“五羊地震台网传来消息,珠三角最近两周可能有七级以上地震,告诉你哥后,回燕京。”

    “准确率呢,是否通报?”虽然已经知道答案,他还是忍不住问。

    “12.74%,不报。”对面简洁地说完,“还有问题吗?”

    “没有了,妈妈再见。”楚瑜乖乖地挂了电话。

    这次又是……

    地震台网不是没有能力预测,只是准确率不高,五羊和周边的数个城市在内,都属华国南线沿海最大的经济、政治中心,加上外来人口,近4000万,这样的地方,就算报告出来了,又有哪个官员敢说停产避难?

    每停一天是多少经济损失?如果没发生,又有谁可以承担责任?

    所以每到有预测的时候,军队的高层会做好准备,有事救灾,没事就当演习,只是民众,就要自求多福了。

    别说五羊,就是当年的汤山,已经距离燕京如此之近,不也只有一个小乡长,敢告诉自己的民众,让离汤山只有百里的一个小乡平安吗?

    而且那个乡长,从此能坐的,也只有冷板凳,一辈子没能更进一步了。

    上位者就是这样,不需要真的崇高,只要看上去崇高,正义就是大多数的利益。他们绝对不会认为了区区几万人的死而痛苦,迷惑,如果可换一个太平盛世,就是正确的.如果有错,那就是让这些人牺牲的不值,而不是不能牺牲。

    为政者心如铁石,只要他还在位置上的一天,他的意志高于一切……

    可是,如今的世界,真的还可以像华国从前的数千年一样,对民众随意欺瞒哄骗吗?

    哥,你怎么说服家族支持你都没关系,因为,我没有支持你。

    你在外多年,依附楚家的势力都在我的手里掌握。

    利益的集团已经形成,你动不了。

    国家现在最需要的不是强大的武力,多高多强的世界地位,而是内部的改革。

    华国不是你战斗的非洲小国,你该醒醒了,不要再活在那个战斗中的国度。

    哥,我们两是楚家三代最厉害的人物,我们同辈中没有敌手。

    可是哥,我们之间理念的冲突,注定为敌。

    想太远了,他再给属下一个电话,让市场上网络水军将地震的消息和一些证据散布出去。

    两周后才许信息部门删贴辟谣。

    希望有人相信吧。

    作者有话要说:写的少,不过终于忙完了,先休息一下再说……希望不会因为知道的太多被查水表……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