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自考

    7、自考

    转念一想,本尼迪斯就做下决定,如果这种瘟疫真的传播开来,绝对不会只有这一个感染源,杀不杀这个小孩,影响不大。[WWw.YZUU点com]

    而且这种瘟疫——这里称的是病毒,是他所没有见过的品种,也许在这个孩子上,可以找出克制的办法呢?如果真到了无法控制的况,他难道会怕?

    他的手指顺着小孩的体一路下滑,指尖点到了小孩的肚脐,有极强的黑暗力量在这里盘踞,但却是安静的,没有带来任何影响,那种病毒安静的潜伏在他的体内,好像等待着暴风前的平静。

    是在等待什么契机?

    本尼迪斯没有再想下去,只是坐在靠椅上,盯着两个孩子,一直到天明。

    清晨,温暖的阳光从老旧的玻璃窗中透出,女孩还在熟睡,男孩却已经睁开眼睛,漆黑的眼珠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然后,咧嘴笑了,露出小小的几颗门牙。

    本尼迪斯心一动,仿佛有一个角落突然软了一下。

    他伸手,在小孩额头轻轻划了一个十字,做为祝福,转走了出去。

    教堂的经费不多,他没有必要在这里食用早饭,孩子们喜欢他也不行。

    做为拆迁的区域,这里并不繁华,清晨的老旧的街道上已经有了几个买早点的铺子开门,只是都还没有人。

    本尼迪斯一个人走在路上,思绪却不在这里。

    这个城市已经有邪恶的力量在沸腾,要不要离开?

    要不要留下。

    他不知不学间已经走进了小区的大门。

    算了,高考都已经报名了,自己没那么多时间可浪费,更何况,他凭什么向黑暗退让。

    他们也配?

    本尼迪斯正想着,突然裤脚一紧。

    他低头一看。

    一个三岁大小孩子紧紧地抱着他的右腿,抬头看着他,露出天真的笑容。【叶*子】【悠*悠】

    本尼迪斯瞳孔缩了一下,立即左右一看。

    还好,因为是早上的六点多,小区并没有行人,因为拆迁,这里更没有摄像头。

    他神凝重地脱下外衣,把小孩子包起来,抱在怀里,带回家。

    男孩在他怀里很是开心,不停地用头蹭啊蹭,小爪子也紧紧地勾着他的衣襟,好奇的时候,还要咬一口。

    没错,是爪子。

    这个人类的孩子,夜里白净的小手已经变成了毛绒绒的猫爪子,抓住他的掌心捏一下,还可以感觉到厚厚的垫,捏一下就有锋利的爪子伸出来。

    不止如此,他那几颗小门牙的两边,已经多了两颗虎牙,又尖又利,后也有一跟黄黑相间的长尾巴,比他体都长。

    本尼迪斯单手抱住他打开房门,将他放在了屋里唯一的一张上。

    男孩不满地爬回他上,继续蹭啊蹭,又长又粗的尾巴摇晃着,继续用水汪汪的眼睛看他。

    本尼迪斯没有在意,他将手按在男孩的手心,掌心圣光凝聚,直接感知着孩子的体。

    那原本盘踞在肚脐的黑暗力量壮大了很多,宛如一颗种子,正在将男孩的体当做泥土,无数的黑线有如根系,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已经长到了四肢,正在向头部蔓延。

    这个,是妖化吗?

    他伸手,柔和的力量侵入男孩的体,那原本盘踞壮大的黑色根系有如遇到阳光的白雪,顷刻间消失不见,这是牧师的技能之一,驱散。

    驱散所有对己方不利的影响,驱散所有对对方有利的影响,任何邪恶与黑暗,在牧师的光明之下,都无所遁形。

    不过在圣光进入男孩下腹里,他收回了圣光,清除一些根系不会有问题,可一但接触到黑暗的主干,就会引来对方绝对的反击,伤不到他不一定,但这孩子却是死定了。

    孩子似乎觉得很舒服,把脑袋都埋在他怀里,反复蹭了蹭,又把目标放在他的肩膀上,努力地想爬上去。[WWw.YZUU点com]

    本尼迪斯一把将他扯下来,冷冷地看着他:“你家在哪?”

    “家?”男孩疑惑地看着他,然后摇头。

    “你妈妈在哪?”本尼迪斯有种不好的预感。

    “妈妈?”他歪歪头,想了一下,突然就兴奋起来,“妈妈,妈妈,。”

    “你在喊妈妈还是?”本尼迪斯大惑不解。

    “,喝,妈妈,要喝……”

    “饿了是吗?”本尼迪斯想了想,将他放下,准备下楼去买点牛

    “妈妈,抱抱,妈妈,抱抱。”小孩死死抓住他的衣角,瘪着嘴,泪眼汪汪地道。

    本尼迪斯危险的眯起眼睛:“你,叫我什么?”

    ……

    虽然知道这是个麻烦,但小孩现在的模样让本尼迪斯根本没办法把他送回教堂,而且老神父那边麻烦已经够多了,再有他不一定支持的下来。

    别看这小孩很小,他试过了,对方的爪子抓破两厘米厚的木桌毫无压力,就算把他丢到上,他也可以一跃三米地窜到他上,真让这种生化武器到处跑,完全是对人命的不负责任啊。

    而且小孩上的——这里是叫病毒吧,是一种奇异的异化病毒,似乎携带了其它物种的——是叫基因吧?他如果不找办法驱除,这孩子这辈子就完了。

    用宽大的衣服把小孩裹好,没法甩掉他的大主教只能带他去逛超市。

    不愿意冲粉的主教将目光定在夜态上。

    随手抓了一盒萌牛,感知了一下。

    呃,轻微**,微毒。

    他看了一下期,摇头,放下。

    又再拿起一盒老酸

    也是微毒,而且里边的菌落为什么和人脚上的细菌那么类似?皮鞋做的吗?

    一圈走下来,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主教悻悻地回到了粉的方向。

    呃,好贵。

    面对货架上明晃晃的“进口”二字,本尼迪斯无法理解,难道华国的牛都集体中毒了吗?

    怀里的孩子伸出在大衣服里的爪爪,指着最贵最好的那一种:“妈妈,这个,这个……”

    本尼迪斯看了下一千的标价,没有说什么,放在货架里,转弯也他买了几件袖子很长,带帽子的衣服,这个比粉还贵,到他卡里没有多的钱,这才去结账。

    剩下一个月的时间,本尼迪斯的事就是学习,码字,喂小孩子。

    这孩子说不出他自己的名字,本尼迪斯看了高考时间,随手帮他取了一个,就叫六月。

    六月除了喜欢待在他体蹭之外,没有任何的让人不喜欢的地方,有时在主教吃完泡面后,还会主动地去把碗丢在光明泉水里,更会自己端碗喝,还会把他乱丢的东西放整齐,省心的让本尼迪斯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

    六月的兽化只是白天有一部分,晚上就是正常的小孩,只要太阳一落山就睡着了,太阳一出来就又生龙活虎。

    高考的时候,本尼迪斯花了无数口水才把他留在家里,得他在考场里待够了四十五分钟就马上交卷,但最后一天还是让他找来了,害他被监考人员围观了好一阵子。

    剩下的时间,本尼迪斯开始自考。

    只是平静的时间并不长,本尼迪斯习惯地去教堂,看到了倒在前,垂死的老神父。

    一场骤然而来的车祸,夺走了他的生命。

    本尼迪斯默然,对方已经是91岁的年纪,这个年龄,生命力已经经不起圣光的治疗,细胞已经基本丧失了分裂的能力,按照圣光的定义,这个年龄被称为“圣光将熄”。

    可是他这里还有四个孩子。

    “纪哥哥。”在神父头哭的最厉害的男孩猛然抬头,“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这么没天理,那些丢弃我们的人渣可以过的好好的,爷爷这样做了一辈子好事的好人,却会死得这么凄凉,上帝呢,在哪里?为什么不救爷爷?”

    “海生,别哭……”老神父用最后的力气安慰他,然后将目光转向了本尼迪斯。

    本尼迪斯点头:“我的朋友。你需要帮助吗?”

    老神父颤抖着,指向边一张有过签名表格。

    本尼迪斯伸手拿起,却看见这是一张器官捐赠表格

    老神父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出了他一最后一句话,非是祷告,而是……

    “孩子……她……需要……帮……助……”

    本尼迪斯目光微微一震。

    轻声叹息。

    老神父走之前,交待了本尼迪斯照顾他的孩子们,因为一但进了孤儿院,那种环境,得不到太多的关怀,这教堂本是神父当年一砖一瓦自己盖起来的,建国之后一度被收归国有,但最后还是返还了。

    神父将教产留给他,捐赠书上写着他最后的留言。

    神绝不停止施恩于我们

    如果你一心一意的寻找圣光,就必会寻见。

    本尼迪斯抬头望天,心中突然就宁静下来。

    好像,被教育了。

    受教了。

    谢谢。

    作者有话要说:有一个好消息,小知今天活着回来了。

    有一个坏消息,小知明天不一定活着回来了。

    要死了,我在加今天我办公室呆了三天了,都是早上八点去,晚上十点回来啊!

    想青菜豆腐啊!一到中午上书要求一个都不准跑,喊的是全家桶啊。

    一到晚上就是工作餐啊,还是全家桶啊!

    今天加班完了还专门走前叮嘱我带回家做明天交啊!

    病假事假一个都没门啊!

    妹的,难道真要请婚假……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