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前尘尽断 ...

    4、前尘尽断

    就在本尼迪斯以为自己算无遗策的时候,病房的大门被轰地推开。[WWw.YZUU点com]

    他抬起头,冷冷地看着冲进来的两名不速之客。

    当先的是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衣裳很旧,不怎么干净,脸庞和现在的自己有那么几分相似,眼眶红肿,正像狼一样恶狠狠地盯着他。

    另外一位是中年女人,花白的头发,进来一张嘴就指着他破口大骂,言语之恶毒,让本尼迪斯觉得其中的精华完全可以让术士更新新的诅咒程式。

    女人骂完之后,又瘫在一边哭天抢地:“天啊,你这个丧门星啊,你舅舅养了你十年还是被你给克死了,我们家怎么办啊,你克死了你妈,又克死了你舅舅,当初我说不该领你回家,德全他硬是不听,怎么死的不是你,不是你啊——”

    女人尖厉的声音响彻整楼,很快门口就有了几个探头探脑的围观群众。

    本尼迪斯虽做主教时已经习惯了被人围观,但这不代表他可以容忍因这样的的事被围观。

    于是,他按动头的紧急铃声。

    很快,护士小姐来解决了问题,在劝说无果后,他们被保安带了出去。

    本尼迪斯揉了揉太阳,突然一张张图像就在脑海浮现。

    他无声地看着一个□岁的少年在坟墓前哭泣,旁边的男人说着什么,少年摇头,然后被狠狠地踢倒在地。

    更看见少年的书本被男人撕碎,书包给了另一个相同年纪的少年,从此,少年只能在教室外看着别人学习。

    接着少年被拉出来打工,在男人与老板的争执中不慎将他推下楼去。

    最后男人将他丢在工棚里,看着他咽下最后一口气。[]

    最后,少年出现在他面前。

    “我是多尔·本尼迪斯。”他看着他。

    “我叫纪澜,纪念的纪,澜沧江的澜。”少年说,“我死了,对吗?”

    “对,”本尼迪斯遗憾地道,“你还有什么愿望吗?比如复仇?”

    “什么愿望都无关紧要了。活着太累了。”少年摇头,“死了也好。我把记忆留给你,你代替我活下去吧。你好厉害。”

    “记忆是最珍贵的,不可以冒犯。”本尼迪斯伸出圣光,安抚着他的心灵,“往生去吧,今生的苦难已经受完,来生定是有福气的。”

    “谢谢你……”少年的神间的霾消失了许多,他迟疑了一下,道,“我是私生子,如果将来你遇到我的父亲,让他去见妈妈一面,好吗?”

    “好。”

    “再见。”——

    “……事就是这样,我想救我外甥。”洛天月苦着脸对楚瑜道,“姐说了,如果没有血清救宝宝,她就去死。”

    “那让她去死啊。”楚瑜皱眉道,“我真搞不懂了,洛天晴的大脑是什么构造,现在小宝在医院里是最安全的。三号血清刚刚研究出来,临效果根本没有清楚,她怎么就确定是好是坏?”

    “阿楚,小宝也是你侄儿啊。”洛天月苦着脸说。

    “是嫂子的被害妄想症又犯了吧?”楚瑜冷冷道,“她总觉得我哥是冰冷无,不仁不义,总觉得我哥不喜欢他们母子,想着办法防他,我说天月,嫂子真的需要去看看医生,这事的,不比孩子的病小。”

    “阿楚,你别说气话了,想想办法吧。”洛天月自知理亏,低头道,“求你了。[]”

    楚瑜冷哼一声:“得了,三号血清在白鼠上的存活率只有60%,如果不是紧急关头,你不要让他冒这个险,这事我会给哥说一声,你也给你姐姐说清楚,不许再弄什么夭娥子。”

    “阿楚你最好了。”洛天月扑上去给他一个拥抱。

    “少来。”楚瑜伸手把他推了个趔趄,“而且你也不要去,我会安排人用军方调拨的名义送过去,免得落人口实。上边有人盯着我们家呢。”

    “嗯,听你的。”洛天月松了一大口气,“你安排谁去呢?”

    “郑秋桐,把他安排到哥的边,我才放心。”

    “传说中的军方第一高手?”洛天月好奇道。

    “对,五羊市的麻烦就在眼前了,到时真的不能收拾的话,你也安排好你姐姐的退路。她估计是不会听我哥劝的。”楚瑜淡淡道——

    本尼迪斯终于戒严前离开了五羊第一军医院,李思无还贴心地为他准备了一把轮椅,贴心地完全称的上是小棉袄了,几乎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对他施展了精神控制。

    但他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

    因为李思无的父亲终于出现在他面前。

    这就是那位欠薪不发的李大包工头。

    原本活泼开朗的小李在看到自己老爸的时候整个人都畏缩了,不自觉地躲到了本尼迪斯后。本尼迪斯仿佛看见了他耷拉下来的尾巴和耳朵。

    “我会请人来照顾你,我儿子的事你就不用担心了。”面前威严的中年人不管小李的绪,直接了当的说。

    “爸!”李思无惊呼一声。

    “我已经封了你的银行卡,你要么回来,要么就不要想治疗他,你自己选。”中年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俩,“思无,说过你多少次,朋友要交对自己有用的,这种没文化的废物,平白降低了你的档次。”

    本尼迪斯眉头一挑。没有说话。

    “爸,你怎么可以这么说阿澜?”

    “好了,你跟我回去。”他丢出一张银行卡,扔在地上,“密码是6个0,十万块,不要再来事了。”说完,拉着李思无就走。

    本尼迪斯眸光一冷,伸手一抓。

    信仰飞跃!

    叮!包工头还没反应过来,一股大力袭来,瞬间的移动速度几乎让他大脑充血,再睁眼时,跪在地上,衣领已经被轮椅上的少年抓在手中,冷汗刹那浸透了他的衣服。

    一股寒意从心底冒起,他突然想起这个少年是死后活过来的……

    本尼迪斯宛若琉璃般冰冷清澈的眸光凝视着他,缓缓道:“我不喜欢别人扔东西给我,懂吗?”

    包工头颤抖着点头。

    “那该怎么做,需要我教吗?”他轻声问。

    “不,不用。”

    “很好。”少年放开他,双手交插放在前,看着他。

    包工头几乎是爬着把卡片捡了起来,恭恭敬敬地递给他。

    少年接过手中,在指尖轻轻一搓,绿色的银行卡顿时化成极细的粉末从指尖散落:“这个,我不要,我的工资,该多少给多少,医药费,你儿子已经给过了。现在,送我回工地,我拿一些东西,到时两不想干,明白了吗?”

    “好。好。”包工头抹了一把冷汗。

    本尼迪斯站起:“那走吧。”

    “等等。”李思无这才回过神来,“阿澜……”

    他想说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本尼迪斯走到他边,摸摸他的头:“你是好孩子,会再见的。”

    说完,他转走了出去-

    拿着自己的份证和几件衣服以及老板发的三个月薪水,本尼迪斯安然地离开了工地,这个时间工人都在上工,工棚里没人,也方便了他收拾。

    置于那个包工头,他也不担心,这两天看了不少电视,常识还是有一点的,这里不流行法术,如果他去报警说他是鬼,那警察抓他去精神病院的可能远大于抓自己去研究的可能。

    给自己施放了一个治疗术,前的伤口在三秒钟内就完全消失不见,一点疤痕也没留下,做为暴风城最强大的高级牧师,本尼迪斯的治疗术为无数贵族少妇去除了疤痕的烦恼,更是让教会进斗金,有力地保障了教会孤儿院及义诊等福利地运行。

    咳,扯远了,本尼迪斯现在的主要需求是找个地方住下来。

    然后将圣光在异世界传播到所有太阳照耀的地方。

    可是听说中介费很贵的,他就这么点钱,怎么找呢?

    本尼迪斯目光四下一转,很快在一个街角发现了目标。

    就是这了。

    于是在路人惊愕的目光下,一名清秀的少年拖着自己大包的行李,进入了街角的一个店铺。

    只见上边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阳光网吧”

    唉,又是一个沉迷网络的孩子,把行李都搬到网吧,恐怕是真的要安家了……

    作者有话要说:才写一万字居然就有亲丢火箭和手榴弹……小知漾了啊,九羽也是大妈吗?话说最近WOW的牧师不好混呢,排个随机团经常六个治疗中4个牧师,的我萨满410了牧师老师才397,伤不起啊……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