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新的一天开始了 ..

    1、新的一天开始了

    本尼迪斯没想过自己还会醒来。【叶*子】【悠*悠】

    萨尔从来就不是心慈手软的人,最后那一击,他确定心脏已经被打碎。

    真可笑,他一世英明,居然会是这样的结局。

    至今他仍然想不通,为何,会背叛。

    背叛他守护了一生的国度,守护了一生的人民(您当然不知道什么叫剧需要。)

    不过既然还活着,那无论赎罪也好,审判也好,他不会拒绝现实,他有承担自己作为的勇气。

    他睁开眼睛。

    眼前的环境让大主教的眼中掠过一丝惊愕。

    这里,不是牢房,也不是审判所,更不是什么软人的地方。

    搜光他的记忆,也有有一个地方的环境可以和这里勉强合上。

    问题是,他怎么会在贫民窟?

    没错,他现在躺在一张由几块木头拼接的破上,头上是由几根铁管支起的一个棚子,四周是一种又像纸又像砖的材料,下以及周围大片大片五颜六色的垃圾堆材料特异,他只能分辨出里边有几件衣服。上是一不厚的被褥,他清晰地感到那里散发的浓烈的酸臭味。

    他平静地伸出手,看见一双粗糙的手掌,上边充满了伤痕,开着许多小口,还有灰尘细屑,是劳动被磨破的,还没有包扎。

    但这不是他的手。

    虽然他已经年过五十,但他的手也是养尊处优,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没拿过比法杖更重的东西。

    置于劳动……如果他的房间里有一丝灰尘,只能证明一个问题,就是他那近一个军团的牧师学生们全被亡灵瘟疫感染了,所以才会没人打扫房间。

    他是大主教,引导者,就算他常常去贫民窟帮助他人,但也没有人会让他有一点轻慢之感。

    他们小心翼翼,因为他是他们驱走疾病的唯一希望。

    扯回思绪,他细分辨自己的况。

    这是一双很年轻的手,虽然因劳作而显得粗糙,但没有一丝皱纹,本尼迪斯救过无数的人,他只用一眼就可以从皮肤的纹路里看出年龄,绝对不会超过十九岁。

    口喘不过气来,有很严重的伤势,估计在肺与气管之间,肺部有积血。[]

    手指从口划过,嗯,断了两根肋骨,有一根扎进了肺里。

    这个年轻的孩子,就这样被人扔到这里,没有任何的治疗,悄然的死去了?

    人心何其残忍。

    他忍住口的剧痛,双手平稳地将肋骨接上。

    闭上眼睛,凝聚着自己所有的精神力,伸手给自己施放了一个恢复术。

    淡淡的光辉自双手滑过,光明的力量促进着伤口的代谢,将最严重的内出血止住,然后开始缓慢的愈合伤口,分解体内积血。

    用尽力量的牧师疲惫地放下手,连给自己擦汗的力气也没有。

    好久没有给自己治疗过了。

    如果是以前,这样的伤势他只用一个瞬发的真言术宁就可以治愈,但现在他调动体所有残存的精神力量,也只是施放一个最低等的恢复术。

    但圣光既然护佑他重生一次,他有把握,再度重现自己的荣耀,传递圣光的光辉。

    置于现在,养伤为要。

    突然间,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和一阵喧哗。

    本尼迪斯确定自己没学习过这种语言,但是他可以听懂。

    对于这种陌生环境,他闭上眼睛,装做昏迷。希望不要来其它牧师,以牧师对灵魂的敏感,他这样的况上火刑架的可能超过100%。

    李思无是一名五羊晚报的记者——实习阶段。

    今天,编辑派他去追踪一条新闻线索,城南的一家建筑工地因为讨薪发生冲突,造成一个年轻的民工从没有护栏的泥胚房坠楼死亡。

    他心里很不好受,现在的报纸已经不关注这样的新闻了,从一开始的轰动谴责到现在的习以为常,就算他赶出了稿子,但编辑让一个还没从学校毕业的实习记者来,就很说明问题了。

    可是他看到消息的地址时,心中猛然爆发出一股难以抑制的寒意。

    那是他父亲的工地。

    电视台到工地有二十多公里,已经是五羊的三环外,但李思无开着自己的电瓶车就跑过来,一路上闯了几个红灯都记不得了。【叶*子】【悠*悠】

    这么大的事,他居然不知道,父亲,父亲不会这样做的,父亲怎么可能为了钱去杀人?

    他在路上给了父亲电话,电话里,父亲只是说是有人掉下去,不过他已经给了三千让送医院了,听说不是大伤,准备赔点钱了事,让他不用担心。

    可是没有确定,他怎么都不会放心。

    提供消息的人言之凿凿,万一真的出人命了……他想都不敢想。

    父亲的工地不少,而自己对建筑不懂,很少去工地,但位置还是知道的,这是三环在建的一个小楼盘,今年房地产资金紧张,父亲的工程款收的不多,为了工期,他暂时缓发了三个月的工资,却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

    停下车,他直接冲进工地,抓住一个人就问今天的事故。

    “你说周家那娃儿啊?”这个矮壮的工人一口地道的四川口音,李思无耐着子分辨,“老周带到娃儿切过医院了,说路上就没气了,大家伙在商量啷个住呢,你认识周家娃儿说?”

    “我……”李思无急中生智,直接拿自己的记者证,“我是五羊晚报的记者,听说这里出了命案,过来采访。”

    “哦哦,李记者,快点进来。”工人一下就拉住他,“这老板太没良心了,你要好生写,不信他不要名声,这边,我带你去。”

    李思无含糊地应了一声。

    “老周家的外甥是个好娃儿啊,听话又懂事,为了表哥大学的学费帮他舅舅一起出来打工,结果遇到这种事,真的的是造孽哦,到了,这个就是老周。”工人指着工棚里一个四十多岁的秃顶男人说,“老周,这个是记者,你有啥事给他说嘛,再啷个都有点用晒。”

    “伤者在哪?”李思无要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那秃顶男人正在椅子上抽烟,听见后直接丢掉了烟头,一声不吭,他的眼角还有泪痕,直接拉着他往外走,方向是远处角落一个低矮的工棚。

    李思无没有说话,只是跟着走过去,心脏几乎结冰了,这么多人肯定,难道是真的?

    石棉瓦搭建的工棚内,只放的下一张小,一名清秀少年躺在上面,没有一丝动静,脸色灰白,嘴角犹有残留的血迹,少年相当年轻,看着不过十□岁,比他还小。

    秃顶男人低声道:“李记者,这就是我外甥,李得宝那王八蛋,不给我们工钱不说,还打人,我外甥就是被他们从二楼上推下来的,他们不承认就算了,还一分钱都没给,医院不给钱就不做手术,我是实在是没的钱啊,可怜我外甥,刚刚抬回来就没气了,您一定要写出来啊,不然我外甥就白死了啊……”

    李思无吓坏了,他颤抖地走到少年前,将手指伸到他鼻间。

    “!”

    手下微弱的气息让他体一震。他再将手指按在少年颈上,真实地感觉到动脉的轻微跳动。

    “他还有气,还有气,快打120.”李思无转大吼道,“快点。”

    秃顶男人愣在那里,怎么会,明明是他看着落气的……

    本尼迪斯面对着艰难的选择。

    做为大主教,他的急救与医疗手段自然超凡脱俗,对于在战场上急救时止血缝合伤口这种事并不陌生。

    但看着医生拿着明晃晃的手术刀走过来,准备给他开膛时,强大如他,依然无法淡定了。

    他很想告诉对方,他的恢复术正在起做用,只要几天,他体内的伤会自动痊愈。

    可他无法解释自己突如其来的能力。

    难道真的要被开一刀?

    还是说这是神灵给我的考验?

    但本尼迪斯没有选择,他的力量已经用于治疗自己的伤势,剩下的力量不多,可是这个房间里的人,一共有七个,他可以杀一个,但之后就会彻底昏迷……

    注入体内的麻药对他没有太大影响,因为他伤的太重,本也难以行动,只是现在不能昏迷,医生渐渐进,本尼迪斯决定还是挨一刀算了,这样可以让自己的恢复变的理所当然,而且这个救护所怎么样都比刚刚的贫民窟干净,要是不挨这刀被送回去——想到被褥里散发的浓烈的酸臭味,他瞬间竖定了自己的决定,这刀可以挨!

    只是当医生的距离靠近,他敏锐地感觉到他的气息时……

    这个医生……他闻到了酒气……

    怀疑什么也不能怀疑暴风城首席药剂师的味觉,他甚至可以分辨出酒气中发酵的麦芽味道……

    好嘛,他的内出血的伤口位置非常靠近心脏,如果这个医生在手术时不小心一抖或者眼睛花一下……本尼迪斯确定到时自己和他都无法收场。

    不能指望一个死掉的牧师给自己施展复活术,太强人所难了。

    本尼迪斯心中一定,精神凝聚一线,瞬间就进入了医生的意识。

    心灵控制!

    旁边的助理医生奇怪地看着主刀医生的手僵在半空中,刚想开口询问,就见平时严谨的老医生手指灵巧地一转,精致的手术刀像转笔一样在他指尖划出一道银光。

    然后又转了一道。

    然后再转了一道。

    然后助理忍不住了:“张大夫,你怎么了?”

    “找手感。”只见医生淡定地回复了一句,随手一刀下去,划出了一个极为标准的"L"型伤口,然后在小刀助理愕然的眼光中特技一样上下翻飞,挑开肌内膜,换止血钳,缝线……完全没有一点他插手的余地。

    “张大夫,您慢点……”小助理头上的汗水一下就瀑布了,那距离离心脏太近了有没有,主动脉就在旁边啊,太玩心跳了……

    “我赶时间。”医生还有闲暇特淡定地回他一句,好像手里不是一个人的体,而是在做解剖实验一样。

    “这又不是战场。”小助理怒了。

    “对我来说,是。”医生扎上破裂的血管,“你帮不上忙,就不要打扰我。”

    ……

    当最后的伤口缝上,医生又僵在原地了。

    就在助理医生让护士把病人推出去后,他的衣领突然被拉住了,只见张大夫惊恐地扯下口罩:“小卓,刚刚我在手术吗?”

    助理一愣,本能地点头,随即兴奋道:“张大夫,您太厉害了,能跟着您实习我太幸运了,你这段手术视频,一定可以当教材用!”

    “是,是吗?”张医生突然跑了出去,留下小助理一头雾水地站在原地,他怎么了?

    他当然不会知道这位以为是自己发酒疯在做手术,正在后怕呢。

    不过无论如何,主教大人平安渡过了他来此的精彩第一天,成功守住了自己的体,没有穿越回去,可喜可贺!

    作者有话要说:我本来想存稿的,但我发现在存稿比存钱还困难……╮(╯_╰)╭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圣光救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