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血誓之殇

    其实有这样的预感,对于涂飞来说并不是第一次,以前在做扒手的时候似乎有过类似的感觉,总以为是被警察盯上了,不过最后才发现,原来是自己吓自己。

    这次的感觉与以前所出现过的非常相似,涂飞倒也没有细想,可是当他感到一对冰凉的东西刺入脊背时,这才猛然发觉,这次是真的,完全不是自己吓自己。

    被人偷袭之后,涂飞的第一感觉就是逃跑,同时心里早已非常的清楚,肯定是追兵到了,耳边同一时刻传入了模仿术的提示声,但他此刻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急忙使用了疾奔没命的奔跑,好在有蓝字铠甲装备护,对方这一击只打掉他不到三分之一的血量,对生命是造成不了威胁。

    除了装备上的优势,另一方面却得归功于涂飞将目前所有的升级点数都投入到力量上,力量属除了增加攻击伤害以外,同时也会增加血量,因此偷袭者的这一击并没能对他造成致命的伤害。

    涂飞趁机扭头向后瞅了一眼,第一眼就看到了那双令他记忆犹心的小眼睛,这小子真是个难缠的家伙,被莫怜生搞死后这么快就追上来了。

    如果涂飞知道这个小眼睛盗贼就是传说中的那个血誓之殇的话,心中不知会作何感想?

    血誓之殇看到涂飞着重甲,腰别单手槌,本来是个盗贼却完全是一副骑士打扮,可以说这完全违背了职业所具有的特,而且一般来说,他这一击完全可以致大多数的人于死地,所以血誓之殇估计,对方很有可能是一个全力加点的盗贼,同时他上的重甲也为他抵御了不少伤害。

    受到袭击的涂飞此时突然脚下生风,以一记疾奔迅速拉开了与对方的距离,因为他估计,如果连莫怜生等人都没把他怎么样,那么以现在自己的水平肯定不是对方的对手,所以逃跑才是保命的第一原则。

    “小贼,想跑,没那么容易,快快还我钱来!”血誓之殇同样进入疾奔,大喊着追来,被偷了一个金币的巨款,绝对会让他为之拼命了。

    不过此刻着重甲的涂飞在疾奔中跟同样是疾奔中的血誓之殇可是要慢许多了,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主敏辅力的盗贼,再加上他的疾奔技能要比涂飞所模仿到的熟练度要高出一截,想不被追到都难。

    眼看被越追越近,涂飞不得不又进入了潜行状态。既然疾奔跑不过他,潜行了他总该没招了吧。涂飞心道。

    经过这几天对职业技能的了解,涂飞对盗贼的疾奔和潜行这两个技能还是有独钟的,因为遇到关键时候,这两个技能往往可以帮助自己更好的摆脱危机。

    果然,在涂飞进入了潜行以后,追赶中的血誓之殇只好放弃追赶,停下脚步,仔细的观察着四周,除了猎人15级的照明箭可以反制盗贼的潜行术,其它职业都没有这个能力,即便是对于血誓之殇这样的高手,面对进入潜行的人也是无可奈何的。

    妈的,就这样让他跑了吗?血誓之殇心中无比的憋闷和纠结,眼睁睁看着1个金币就这样被偷去,让他岂能甘心,要知道他的心此刻正在滴血啊。

    “嗖!”

    正当血誓之殇无比郁闷的时候,一支照明箭冲天而起,这让血誓之殇本已如死灰一般的心又突然燃起了一丝火星,急忙回头,他看到出照明箭的竟然是先前提醒过自己的那个女拍卖师,这女人无形之中帮了他两次,令血誓之殇心里无比感激,带着感激的目光他望向对方,只不过他的眼睛太小了,完全没有把心中的感激之让对方领会到。

    “他在那里,别让他跑了!”包子西施一路跟来,正好遇到这个况,为了把那家伙揪出来,她随即用照明箭借机帮助了茫然中的血誓之殇。

    照明箭之下,涂飞的潜行状态被打断,影也显露了出来,真没想到半路上突然杀出了个程咬金,本来是完美无缺的一次逃跑计划,这次却完全泡了汤。

    走投无路的涂飞知道,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把钱还给这个小眼睛的家伙,二是誓死不还与对方进行一对一死磕。不过第二条路很快就让涂飞否定了,自今为止,凡是到手的东西他还从来没有归还过,做为一名扒手,到手的东西死都不能撒是这行的一个死行规,所以这个先例他当然不能破。大不了就是丢级丢装备罢了,无所谓了。

    想到这里,涂飞从腰里抽出了单手槌,摆开了战斗架势,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事先偷偷的将手上的崇高指环摘下,暂时放进了包里,即便是PK失败了,其它的装备都可以掉,唯独这个戒指无论如何都不能掉。

    血誓之殇不勾了勾嘴角,往前踏了几步,说:“小子,你如果把偷我的钱还我,我就不追究了,怎么样?”他现在负6点罪恶值,很应该不久就会有人来追缉他,所以为了不增加罪恶值,觉得能不杀就不杀的好。

    “想让我还钱?没门,废话少说,咱还是开打吧。要是我输了,就算我倒霉,大不了掉一级罢了,没什么好怕的,放马过来吧!”涂飞一副视死如归的表

    “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要是不把钱还给我,可就不是掉一级那么简单了!我会见你一次杀你一次,直至把你杀回到0级!”血誓之殇显然是被激怒了,好说不听,那么他也就没办法了。

    说真的,血誓之殇的话让涂飞有些犹豫了,为了点钱被对方杀回到0级是不是有些不值呢,人们常说大丈夫能屈能伸,钱那东西不过是手到擒来的玩意儿,如若破个例向对方低头从而保住级数,会不会是更为明智的决定呢。

    “放!”涂飞此时不拍着大腿大叫,差点就让这小子给糊弄了,别看这小子看起来凶凶巴巴,牛B哄哄,或许就是故意要装成一副高手的气势造成一种威慑感,千万不能被他这种假象给迷惑了,现在他可不能被吓倒,要知道他可是被别人当作那个叫作血誓之殇的高手来看的,如果就这么示弱了,以后还怎么在他人面前充高手。

    这时的涂飞还真把自己当血誓之殇了。可是当假的血誓之殇在不知之中遇到了真正的血誓之殇,还在对方面前冒充高手,这样的事在以后绝对会成为人们在茶余饭后时的笑谈。

    为了能把“放”这两个字能更好的衔接下去,涂飞还威风凛凛的加了一句:“小子,遇到我算你你今天倒霉,别怪我没提醒你哟!”

    “去死!”血誓之殇被气的嗓子里冒火,七窍里生烟,哇呀呀叫着就朝涂飞冲了过去。

    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不远处突然响起了一记高喊:“殇哥,等等,先停手!”

    涂飞和血誓之殇纷纷朝那边望去,原来是莫怜生正带着他的小弟们赶过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全职窃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