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祭坛封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落星宇 书名:傲啸轮回
    潺潺流水,此时仙天山下的长河边上,一黄衣女子看着深受重伤即将死去的墨珞,玉手从怀中取出了一颗青色丹药,把丹药放进了墨珞的嘴里面,丹药入口即化,化为了一股暖流缓缓地渡进了墨珞的体内,顿时整个体乏起淡淡的青光,所受的伤势以眼可见的速度缓慢地恢复,苍白的脸色立马渐渐变得红润起来。

    “一夜夫妻百恩,这次救你,我们从此以后再也两不相欠。”

    黄衣少女正是墨珞刚进宗门时所遇到的黄絮儿,看着此时垂死重伤的墨珞,不管如何,以往的杨志和她的交,也会出手相救,当她执行任务回来仙天派的途中看到被人打成重伤,浑是血迹,在河中漂浮的墨珞,其还是不忍心就此不顾不问地离去,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的这一幕。

    看着已经恢复过来,脸色不再苍白的墨珞,黄絮儿叹息了一声,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墨珞,便扭头踏着自己的青色飞剑化作一道剑光飞向了天际,转眼就消失在此地中,只留下墨珞在此地。

    若不仔细看,发现不了,在墨珞的口,一片血模糊的地方,此刻紫剑玉石与墨珞的血液交融在一起,发出淡淡的紫光,从墨珞的体里吸扯着,一缕缕白光从体发出进入到玉石之内。

    附近传来清泉流水的声音,偶尔一声鸣叫回在此地,久久不散。

    当墨珞的意识清醒过来的时候,出现在其眼前的则是一座巨大的石祭坛,整个祭坛由一些不知名的材料雕刻而成,颜色与岩石相当,祭坛上被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古老符文,不知是何时代的文字符录,透露出古老而沧桑的气息。

    墨珞看着眼前的一切,眼中顿时迷茫起来,记得自己本来垂死的状态,怎么会出现在此地,全此刻也无任何伤势,周围是一片紫光闪耀的星空,巨大祭坛耸立在紫色星空中,占据整个天地,遮盖整片宇宙。

    走到祭坛的前面,墨珞看着散发出血色光芒的古老文字,整个祭坛表面粗糙简单,暗红色的符文刻画在祭坛上面,看上去妖异而森,表面上看像是被人刻上去,若细看的话却会发现远古符文与祭坛融为一体,像是自己衍生出来,浑然天成,在血红符文中能看到了一片血狱在闪耀,祭坛的前面是一条由星光铺成的虚幻阶梯,直通祭坛上方。

    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墨珞鼓起勇气,踏阶而上,在祭坛下的阶梯上行走,仿佛置在星宇中漫步而行,每一步都像是踏在了星河之上,墨珞缓缓而上,眼神迷离,附近的星空更是斗转星移。

    整个星空只有墨珞踩在阶梯上的脚步声,此祭坛不算高,就在他将要抵达祭坛顶部之时,在前方祭坛上突地传来一声虚弱且沙哑的声音。

    “你终于来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浩大惊人,震得整片星空晃动,墨珞的神魂裂,全出现了一道道细小的密密麻麻的裂痕,仿佛有千万只手要把他的体撕扯而开一般,伤口裂痕处腻出了丝丝缕缕的白色精气来。

    整个星空在此刻出现了一道道的黑色裂缝,虚空随时都会破碎开来一般,当声音消失时,整个星空紧接着恢复了平静,墨珞顶着全的剧痛,踏过这条不长不短的星河阶梯,终于抵达了祭坛的上方,祭坛顶部是一片用古石铺就的广场,比想象中还要宽广巨大。

    环视整个祭坛上边时,墨珞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人,祭坛上,星空下,一个悬浮在祭坛上的人影。

    准确的说,一个被血红色锁链困住了全和四肢,披散的长发遮盖了整个脸部,赤着上,四肢和心口被钉上了五柄长剑的男子。

    暗红色的铁链上闪烁着诡异红芒,时而能看到铁链的附近有妖异符文浮现而出,在四条铁链的末端,连接在虚空处,见不到铁链的尽头。

    四柄血色长剑穿透四肢,整个人被生生钉在了虚空中,特别是心口的那把黑色古剑,从心脏之处把整个体贯穿而过,暗红色的血液自全伤口处流淌而出,特别是五柄剑的剑之上如有生命般,一条条宛若血管的红线布满整个剑的每一个角落,红线一涨一缩地鼓动,自伤口上不时流出的血液被五剑吸收,用来封印此人的同时,更是吸收其血液来滋养五把剑,永不停息。

    墨珞盯着虚空上的人影,长发掩盖了面部,看不清楚此人的模样,整个祭坛上只有墨珞和虚空中的男子在。

    孤独的站立在虚空的祭坛中,独自一人面对此时此景,墨珞的脸色因惧怕和紧张,显得异常苍白,再看看自己的周围,一个人所处的这片虚空,那发光的星辰一闪一闪的,仿若感觉到自己好像被无数双眼睛死死盯着,墨珞的体不由得颤抖起来。

    定了定神,墨珞抬起脚就往虚空上的人影前走去,方一靠近,他就感觉到自的血液全都沸腾起来,离体而出,要被虚空上的五柄怪异血剑吸走一般。

    在距离此人正面百米开外时停下,这里已经是他抵抗血剑吸引力量的极限位置,墨珞看着此时被钉在了虚空上的消瘦男子,他显得有些慌张的声音传出。

    “刚刚是前辈你在说话嘛,这里是那里,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拍了拍自己的心脏,墨珞把自己出现在这里的所有疑问,一次的说了出来,然后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待起来,即便他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听见他的话语。

    墨珞的声音回在这片空间中,而虚空上的男子嘴角掀起了一个弧度,缓缓的抬起头盯着说话的墨珞,静静地看着。

    可是当此人抬起头之后,在墨珞的眼里,他所看到的世界里只有两点猩红的光芒,占据了他视线内的整片天地,墨珞整个人顿在了虚空中,在他的眼前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在汹涌,众生在悲歌,死去的神魔在前环绕。

    男子的眼睛里面,透露出了愤怒与不甘,有灭杀苍生的意念,仿佛此刻墨珞自己的灵魂都会被吸纳进去一样。

    两个人彼此隔空相望,天地仿佛都定格在这一秒中,如此好像经历的数万年轮回的等待,在这一刻终于彼此相遇。

    沧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在墨珞的心神中回

    “你终于还是沉沦在轮回中,当年众生逆天修命,求与天同寿,自掌命运轮回,只求解脱,不做天地之囚徒,但终不得善果,神魔殒,败于天道,不见轮回道,百世轮回而改天换地,却不知轮回之苦,难以超脱天地之外。

    轮回不仁,视万物如玩物,控众生命运,乐此不疲。却不知众生存逆天战者,于万世轮回,必终掌乾坤,乱天地大道••••••”

    随着披发男子的声音传出,宇宙轰鸣,整片星空道声滚滚,似天雷云动,血雨漂流,看到诸神魔在对天怒吼,争渡仙路彼岸,仿佛回到了太古时代诸神魔大战时诸强现世人间时,血与骨纷飞,哀伤落幕。

    当墨珞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一个人,此刻躺在泥地上,耳边传来阵阵的流水声,远方仙鹤长鸣,振翅高远。

    墨珞感觉精神衰竭,全剧痛,而自己还处在仙天山之中。

    “现在的体要恢复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能不能站的起来都成问题啊,只是那道青光,到底是谁。”

    感受到自况,不知为何,虽然没有自己昏迷前的那般严重,很多本来非常严重的地方,现在都已经恢复了起来,连碎裂的骨都已经全部愈合了,只看到满是血迹的长袍。

    拉起四肢,墨珞缓慢地向着河流的方向挪移过去,此时的他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整个喉咙非常之干燥难受,临近水边,伸出头想去喝水的时候,一双浑浊的眼睛顿时定在了那里。

    死死地盯着自己那水中的倒影,特别是右边脸上,倒影处一个清晰的鞋印在他的眼中,委屈的泪水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稀里哗啦的流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啊。”

    墨珞整个人神失控,双眼通红,全蜷缩在地上颤动起来,自己从来没被这样羞辱过,修道界的残酷冷漠,墨珞在此刻第一次体会到。

    当墨珞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时间早已经是明月当空,想起自己今天所遇到的耻辱,仿若做梦一般,一个自己一辈子都不愿意回想的痛苦,而在经过大起大落之后,他看着这个世界的眼神反而变得平静起来。

    但是昏迷后的哪一个场景,还是让他感觉有点不真实,慢慢地回忆起其中所看到和经历的一切。

    只记得当时自己站立在星空中,对面的披发男子盯着自己,彼此凝望了许久,对方仿佛是一只等待脱困而出的天地凶兽,等待一个能帮其斩断囚他的铁链,让他再一次笑傲天地,行走苍宇的机会出现一般。

    墨珞发现自己与对面的男子不知对视了多久,模糊的感觉到,男子仿佛与自己认识一般,但自己确实没见过此人。

    “百世轮回,终得道,你我再次相遇,已不知是百世轮回过,我叶辰要给予朋友的还是当年你自的成果,修道之果,我的使命也算是完成了,若你再能道成之时,望能到我被困之地——封天道祭坛。救我脱困,若我已死,望你能代我,续罚天之战。”

    然后墨珞便见到虚空中的男子消失在星空中,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把紫色长剑,缓缓飘落到自己前。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傲啸轮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