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新仇旧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落星宇 书名:傲啸轮回
    九天阁门前,因为墨珞的出现,整个场面出现了短暂的混乱之后,气氛在此刻徒然变得凝固起来,只因在墨珞吸收的那属于杨志的记忆中,杨志为人在仙天派中,确实不被其它同门所待见,可以说,之前在仙天派中,杨志就是依仗着其大师兄的份和实力,对同门中修为弱的师兄弟肆意欺凌,夺取别人修炼资源为己用,得罪的人实在太多。

    此刻他再以‘杨志’的份出现在这里,在想到杨志之前在宗门内的种种,墨珞自己都觉得寒毛倒竖,头大起来,如果说之前修为处于分神期的杨志,以其分神期的实力,对于这种场面可以不顾不问,继续霸道横行,但是当墨珞本人以杨志的份出现在仙天派时,在宗门内已经传出了可靠的消息,他们那可恶的大师兄杨志,因执行宗派任务的时候,被毁,修为尽是失去的事实。

    整个仙天派宗门弟子,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宗门内外顿时沸腾起来,私下里拍手称快的极多,而有其中一小部分的,则计划着私下里怎么报复这位以前时时欺辱和抢夺过他们的‘杨志大师兄’。

    如果墨珞此刻不是在九天阁前,门派规定,九天阁方圆千米内,同门止动武争斗的话,周围那些此刻脸上都笑连连,眼中透露着不怀好意的‘同门师兄弟’,早就已经上前将墨珞大卸八块了。

    若眼神能杀死人的话,现在的墨珞,也都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次了,作为了杨志的替死鬼,代罪羔羊,同时第一次面临这种状况的他,初入修道界中涉世未深的墨珞,被九天阁外众人这样盯着,全场瞩目之下,此时心里更是紧张和郁闷的吐血。

    “杨志啊,杨志,你死了都还要害我啊。”

    感受到周围的那些诡异气氛,墨珞心里只能大感自己倒霉,想不到杨志在天仙派中得罪的人还真不少,赶忙抓起前面的份玉牌,向着九天阁前面快步走去,穿过那高达十丈的大门,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算他走运,不然下次被我碰到了,之前的欺辱必定十倍奉还。”

    “这下有好戏看了。”

    “上次抢了我宗门发放的丹药,这次一定找机会让你连本带血吐出来。

    ••••••

    看到墨珞进入到了九天阁之后,整个阁楼外的众人都议论起来,场面顿时混乱,往心里对这位大师兄的仇恨顿时被无限放大,滋生起来。

    而更多的人则选择了冷眼旁观,静观其变,这些人在门派中无不是实力强劲者,或者被宗门看重之人,因为在整个门派弟子里面,能欺凌到这些人头上的人确实不多,当年的杨志仗着实力,也只能挑选那些刚入门,修为低下,境界停留在炼气期和筑基期的弱者进行打压,让那些被欺负者敢怒而不敢言。

    再说墨珞进入了这九天阁后,九天阁分成九个层,出现在其面前的是一层,整个阁楼第一层宽广达到了数千米平方,每一处地方都布置得古香古色,摆放着数千个木架,每一个木架上边都摆满着一个个玉简,阵法的波动从那摆放在阁楼中的玉简中传出,显示着在这里,每一个木架上的玉简都具备着不弱的阵法守护,每一个弟子需要提供自己的份玉佩,核对份,同时根据在门中的地位来筛选木架上的功法秘籍。

    第一层都被分成了几个区域,功法,神通,武技,奇宝异草志等被摆放在不同的区域,根据杨志记忆,这里都是最低级的秘法,墨珞向着专门摆放修武者功法的区域而去。

    以杨志为大师兄的份玉牌,权限也只能观看一到三层的玉简,更上的楼层就只能当修为达到元婴期或者份特殊者的才可进入阅读。

    因为仙天派中都是以修真者居多为主,此刻在修武区阅览的人只是寥寥几个,而在九天阁内知道墨珞是‘杨志’的人本就不多,毫无修为的他,来到这里之后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偶尔有人扫视了他一眼之后,然后都继续埋头观看自己手中的功法起来。

    经过数百年来仙天派前人们收集的功法秘籍,每一个区域,不说上千也有数百个玉简,墨珞看着数十个木架上摆放的修武功法,不由得眼花缭乱起来,一时都不知道怎么选择好。

    只能一个接着一个木架往后观看都浏览了一遍,每一个功法特的介绍都让墨珞这个刚进入修道界的菜鸟神目眩,眼中异彩连连,从来没有出过小镇的他,此时就像是农民进城一般,每一个功法都不是他之前所能想象到的,均都具备拔山劈岳,翻山倒海之能耐。

    望着眼前那么多的功法,墨珞最终在第二层拿起了一个名叫‘玄阳决’的功法之后,同时在一些奇物异草志中翻看了数个时辰,粗略地了解了这个修道界的奇异和各种珍惜的草药妖兽之后,在九天阁的守护长老奇怪的眼神中,拿着刻录好的功法离开了九天阁,向着九天阁大门外走去,一想到要进行修道,眼中闪现着期待和激动。

    九天阁外已经少去了许多人,在回去山谷的途中,经过到来时的数个宇群向着后山而去,当他走出靠近宗门外围的幽静小路时,墨珞后百米开外的天空,突然几道剑虹划过天空,向着此地急速飞来,一个呼吸的时间就降落在墨珞的前方,露出了前方几个脸带狞笑,神戏谑的少年少女来。

    “哟!这不是‘杨志’大师兄嘛,刘越这厢有礼了。”

    说着前方为首的青年向着墨珞抱拳,躬行礼,但眼中的得意却怎么也掩饰不了,狠狠地盯着面前的皱着眉头的墨珞。

    “承蒙之前杨大师兄的照顾,刘越师弟特意想来与师兄切磋切磋,希望师兄能成全,嘿嘿。”说着,刘越自己狞笑起来。

    墨珞看着把自己包围在中间,嘴角露出笑的一群人,一看就是来者不善的架势,找自己麻烦的。

    刘越,此人墨珞知道,在杨志的记忆中,他曾经对这位刘越师弟当着众人的面前,用飞剑削去了刘越全的衣服以作取乐,对方当时也是敢怒不敢言,而这只是其中一位,周围剩下的四人,若不是有的被用来被杨志取笑作乐,就是在领取了一个月一次的修炼物品时被杨志抢去的。

    “看来这次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此时的墨珞正全神戒备,眉头紧皱,心里默然道。

    “各位,往我们人人敬畏的杨大师兄,现在就在我们的面前,大家之前被他欺辱和折磨过,所有的仇恨,现在我们也该连本带利地要回来了,有什么想法和手段,大家就不要藏储了,哈哈哈。”

    “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杨志,还真是上天有眼啊,报应来了。”

    “大家还等什么,免得夜长梦多,动手吧。”

    说完,一群人就向着墨珞去,而面对着失去了全部修为的‘杨志’,刘越等人压根也没有想过要使用真气来动手,上来就是拳打脚踢。

    “啊!!”

    从来没有修炼过的墨珞,那里是这些人的对手,把双手挡在体外面,子蜷缩在地上,一声声的惨叫从树林中传出。

    墨珞感受全传来剧烈的疼痛,刘越等人下狠手了,即使比一般的凡人略项壮几分的体,此时也多处地方也出现了骨折,在地上被踢得不断翻滚,嘴角腻出了淤血,疼得他差点晕死过去。

    此时看着地上双手双脚抱在一起的‘杨志’,刘越心里说不出的快感,满脸狰狞,一只脚抬起踩在了墨珞的脸上,脚一用力把墨珞按住在地面上。

    “我的好师兄,以后见到我们记得滚开,不然有你好受的。”

    听到刘越威胁般下警告,墨珞抬头看着一脸得意的刘越,突地爆发出全最后的力气,企图把对方绊倒,但是最终还是失败,被刘越躲了开去。

    看着还在挣扎反抗的墨珞,眼神微寒,刘越抬起右脚用全力对着墨珞的口就是一脚下去,脚尖落到墨珞口后,墨珞的腹顿时猛地凹陷下去,骨全部被击得粉碎,血模糊起来,向着后方的悬崖抛飞出去,掉落进后方的悬崖里面。

    看着掉进悬崖中的墨珞,刘越一群人中顿时有人慌张起来,其中一人道。

    “不会出事吧,死了可不好向宗门交代啊。”

    “不会,这里就我们几个人,只要没人说出去就没人知道是我们做的,即使死了,也不会出太大的问题,一个修为尽废的人,宗门最多责罚一下我们而已,即使掉下山崖不死的话他以后也不敢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哼!”

    说话的是刘越,此事他自己已经打探清楚了,宗门对于这个丧失了修为的这名过气弟子,并不是特别的看重,消失了也不会引起太大的波澜,找不到人,宗门可能就觉得墨珞是因为失去了修为,自己灰心丧志之下,离开了宗门来处理失踪的事

    再说掉落到山崖下的墨珞,整个人穿过了层层的暮霭,人被一条贯通山脉的河流托住,体向着水面猛地一砸,砰的一声响起,在水面上溅起了一个高高的水花后,然后整个人漂浮在河中,顺着水流缓缓地往下流飘而去,感受到冷冰冰的水气,脑中的意识也渐渐地出现了模糊,仿佛随时会死去一般,全乏力,内脏痛得快要碎裂了一般。

    浮在水面上的墨珞,此时模糊的双眼看着天空,内心不由得哀伤起来,想起了离世的二老,往即使过得清贫,却是温暖幸福的子。

    “难道就这么死了么,但是我好不甘心啊,我还没找到我的亲人,还没找到一些心交的兄弟朋友,还没找到让我付出一生的那个人,还没••••••”

    墨珞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眼睛疲惫,在闭上的前一刻,看到了一道熟悉的青虹从眼中的天际闪现出来,只是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就昏死了过去。

    青光划过时霞光一卷,漂浮在水面的墨珞整个人顿时消失在河面上,青色遁光往靠近岸边的一块干地遁去,在平地上停了下来,露出了一个黄衣女子和昏死过去,全**的墨珞来。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傲啸轮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