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节、消失的天脉

    不知不觉间,秦昊走上了一个小山岗。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此刻他已经走出扬州城很远了。小山岗再往下些就是东海,沉闷的海潮声响遍山岗,秦昊微微抬头,看着天际边的明月,悠悠说道:“很晚了啊!”

    “是啊,的确很晚了哦。想不到秦先生还有深夜赏月的好,不过今夜的月儿似乎不太圆呀!”一个人影从暗处走出来,他的声音打破了这夜的气氛。

    秦昊一听声音便猜到这人是谁,不过这人说话的口气尽是无理和挑衅。尽管如此,秦昊依然没有任何防备。是的,他不需要任何的防备,他太了解这个人了。从他开始懂事那天起,他就没有一天的自由,这都要拜这个缓缓向他走来的人所赐。

    这老者就是秦昊的父亲,秦阳,伊勒族的族长。

    “孩儿见过父亲大人!”出于族里的习俗,秦昊双膝跪地,手掌平放在大腿处。

    在秦昊以往的记忆中,按照族礼,他的父亲会弯下,把指尖放在他的头顶,然后默念几句祝语之类的话。然而这次没有和以往一样,秦昊微低着头,眼前这个他敬仰了三十来年的父亲依然没有把他的指尖放在自己的头上,更没说任何祝语。

    秦昊不敢抬头,因为他还没有看过族里有哪个孩子拜见父亲时,是抬着头与自己的父亲面照面的。

    “你眼里可还有我这个父亲。”秦阳面露怒色,可惜秦昊看不到,因为他把体伏得更低了。

    “孩儿不敢!这天下我最敬重的人就是父亲大人了啊。”秦昊说。

    “唉!再怎么说你还是秦家的血脉,起来说话吧!”秦阳粗糙的指尖拂过秦昊的头发,口中喃喃。

    “是,父亲!”秦昊撑起体,“您这次亲自出来,可是为了什么重要的事?”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五年前你私自救下司徒小姐的事,祭司已经知道了。”

    “五年前我做下这事,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孩儿从未后悔过。”

    “混账——”

    宽大的手掌落在秦昊的脸上,一声闷响融入了夜色,随着浪潮的声音消散。

    “你不要忘了自己的份……你是荒蛮鬼域的大公子,是族人眼中的‘神’”老人似乎是想让儿子明白他自己的份。

    秦阳话一说完,秦昊便哈哈大笑,笑得那么张狂。是的,他从来没有在父亲面前这样无理过,父亲这座山太大了,以致他只能仰望。

    “笑什么?”看着秦昊无故发笑,秦阳脸色一沉说。

    “在你们看来,我只是复仇的傀儡、杀人的利刃罢了!难道不是么?从我十七岁那年起,我就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了,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回到当初……回到当初那个有血有的少年。我只想和其他人一样,仅此而已……”秦昊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激动,他有太多的不满和抱怨。那么多年来,在他这个作为一族之长的父亲面前,他永远都得卑躬屈膝,他想反抗,却又不由己。

    秦阳不由一愣,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他不明白受心魔所控的秦昊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突然枯老的面容一僵,秦阳似乎想到了什么,只见他迅速伸手向秦昊肩膀抓去。秦昊本能的向后退去,而秦阳那愤怒的表让他选择了就范。

    秦昊虚空而立,臂膀被父亲伸过来的手紧紧抓住,他感觉到无数道细小如针的真元,正在潜入他的脉络。秦昊没有反抗,任凭这“闯入者”在自己的体内游走。

    “你体内的天脉呢?”秦阳怒斥。

    “被封住了!”秦昊淡淡的说。

    “是谁干的?”

    这次秦昊没有回答,这使他的父亲更加生气。

    “说,是谁?”

    “是我自己……”秦昊缓缓的说。

    “混账——”

    秦阳的脸色再次变化,一怒之下他几乎把全的真元都聚集到手上。随着一声怒喝,强大的光芒照亮了这片海域,秦昊全力抵御,只觉天地间一阵晕眩。余下的冲击力把他拍得老远。

    秦昊跨过一地碎乱的岩石,走到扶着枯木藤条喘息的秦昊面前。冷冷的说道:“看你现在都荒废成什么样子?连这力量都抵挡不了,没有了天脉,你在祭司眼里什么都不是。”

    “对!没有天脉,我什么都不是,就连成为你们的傀儡也不够格了。呵呵!”秦昊自嘲的说道。一阵心酸袭上心头,当年他为了除去心魔,用尽了所有的方法。最后当他知道天脉和心魔的关系时,他毅然的选择了封住天脉。封住天脉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事,这需要很强的毅力,这不是单靠蛮力就能解决的事。

    那时候,在灵坛之上,他的脉络重组,天脉借火龙之力应运而生,那是极其痛苦的一瞬间。虽说是一瞬间的事,秦昊却此生都难以忘记。

    “天脉通火龙,火龙制心魔,心魔成乱,鬼魅魔显。”秦昊自话自语,“就是这句话,让我明白如何去控火龙之力,而无需被心魔反噬。只是这力量比以前弱了许多,不过对于我来说却已经足够了,而对于祭司来说却远远不够。呵呵!”

    “这句密语是谁跟你说的?”秦阳迫切的问道。

    “这你无需知道,我也不可能告诉你。”

    “你……”一时之间,秦阳竟不知说如何是好,“好吧。天脉的事我不想管,你自己好自为之。不过我这做父亲的还是要奉劝你一句,不要再破坏祭司的计划。前不久祭司派人潜入南宫家,你不但不帮忙还暴露了他们的行踪,以致计划失败。祭司一直放纵你的所作所为,就是因为你的天脉的存在,所以他不敢对你怎样。而现在呢?不用我说你都会明白,祭司肯定会借族法来制裁你。”

    “如果族法确定了你的罪行,就连我这族长也说不上什么话了。”秦阳继续说道。

    “罪行由我一人承担便是,父亲不必再为儿子劳。”秦昊再次跪下。

    “这样最好!”无的话语在秦阳的嘴上发出,与他刚才那关心的语气截然相反。

    秦昊似乎听惯了这样的语气,他站起没有说话。他拖着疲惫不堪的体向着扬州城的方向缓缓走去,父子之间有黑暗隔着,秦阳已见不到儿子的影,他知道儿子离自己不远,只是黑暗使他看不清罢了。

    “你放心,秦家的人不会丢下你的。”望着儿子离去的方向,秦阳说道。

    这句话秦昊听的真真确确,他很想知道,说了这话的父亲会是怎样的一种表。可他没有回头,依然拖着沉重的体慢慢前行。

    “父亲,是我愧对了秦家啊!”

    秦阳没有听到话,因为秦昊是对着自己内心深处说的。他亏欠的人太多,何止秦家。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如果想在第一时间知道作品更新信息或与作者互动,就请关注本人的新浪微博http:/weibo.com/328828217?wvr=5&lf=reg(若离枫)。

重要声明:小说《天道传说之龙困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