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失控的天罡阵(1)

    看着这漫天的飞沙走砾和恐怖黑气把自己的母亲围了个水泄不通。小枫的眼睛睁得老大,他试图找到舞娘的影,可他看到的始终只有那四个可恶黑衣大叔。他从没看过这样的场面,他本以为,这世上能像他父亲一拳打死一只深山老虎的人就很了不得的。而现在呢,他看到了一种他永远也无法想象到的厮杀,更要命的是,那个他最依赖的人、最疼他的人也在其中。一种孤独无助的感觉涌上心头,就像以前在山上迷了路一样的感觉,那时每次他都会无数次的喊着“娘亲”,直至回到母亲的怀中安然睡去。

    而现在他已经在心里头默默的喊了千百次“娘亲”,只是这次母亲没有出现在他的眼前,并哄他入睡。他不敢想象,如果母亲就这样突然间的消失不见,不知自己的世界将会变成怎样。

    忽然黑气中两股强大力量相抵的余波像波纹似的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这风吹得小枫几睁不开眼。隐约中,他看到了一把闪光夺目的长剑盘旋、乱舞于半空之中。小枫眼光再向下移去,长剑之下正是他的母亲和那个他从未见过面的七长老。

    此刻,黑气已略显式微,长剑的光芒渐盛。

    看着黑气慢慢退散,那队长也没有气恼,只是站在半空中看了看下那把蛇吟剑,说:“早听闻蛇吟剑威名,今得见果真名不虚传啊。”

    眼看剑光渐渐压过黑气,那队长没有丝毫畏惧,依然持刀向舞娘近。真元不断在他周围流动,黑月牙在他手中徒然曾大数倍,向着舞娘头顶劈去。

    舞娘右手向空中的长剑握去,挥剑相迎,刀与剑相接,两股力量久久僵持,难分伯仲。黑衣人那张狰狞恐怖的脸,让舞娘很憎恶,她不想再多看一眼,可自己就是如何也卸不掉这刀上的力量。

    舞娘看到那人的脸微微抽动,随后嘿嘿的笑着说:“二小姐,别忘了我们可是有四把刀的哦,而你却只有一把剑。现下你我这样对峙,你可要吃大亏的哟。”

    舞娘此刻不由焦急万分,眼看其他三个黑衣人正想对七长老下手,心神一乱,气脉絮乱,真元停滞。黑月牙刀刃上的力量把舞娘振得整个人倒飞了出去,一抹鲜红的血雾被阳光照的愈加明亮,缓缓撒入干瘪的泥土,留下滴滴血红的印记。而她已顾不上自己,看着三把黑月牙向七长老砍去,她却什么也做不了,任由体重重的摔向石壁。她是多么的自责,她恨自己太弱小,连给这个老人一个安详的晚年都做不到。

    七长老虽然受重伤又加上年事已高,但在三把刀刃向他劈来时,他以他所剩的余力撑起沉重的体,这余力已足够他在半空做个翻滚。三人始料未及,有两人扑了个空,却仍有一把刀刃毫不留的在他右肩膀上深深的划过。

    这一刀足已让七长老痛不生,伤口上还残留着黑月牙带来的黑色气体,气体在不断扩散,深入皮肤和肌,直至连指甲和额头都布满黑气。死神将至,一切已无可挽回。

    七长老抽搐得扭曲的体让瘫坐在地上的舞娘泪水夺眶而出,她强压住心中的悲愤,重拾蛇吟剑,正与再次向她扑来的黑衣人厮杀。

    “莫伤我娘亲——”

    舞娘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小枫从石堆后面窜出来,用尽全力向着伤她母亲的黑衣人飞跑过去。

    “哪来的野孩子?哦!娘亲?”那队长顿了一会,看了看舞娘说,“莫非是她的儿子?”

    不一会儿,小枫便窜到黑衣人前。黑衣人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随手向小枫挥去,像赶走一只昆虫一样简单。小枫向后一翻,躲过了挥来的刀刃,又向黑衣人缠去。黑衣人眉头紧蹙,很是不耐烦,随即闪一把抓过小枫的小手。

    “你说她是你娘?”那人问道。

    小枫正想说话,眼睛扫过那人的脸,不由吓得两眼发直。那张布满黑纹的脸,还有深黑的眼瞳,就像他在梦中梦过的怪物一样。

    “放开我——放开我!”小枫使劲的挣扎,但还是徒劳。

    “看你小小年纪,手倒也机敏。不管你是谁,先废了你再说。”

    “住手——不要啊!”这时的舞娘精神已临近崩溃,连声音也开始颤抖了。

    说完,那人企图用自己强大的真元将小枫的气脉震乱。那一刻,黑衣人的笑的嘴型突然僵住。当他把真元传过去时,一股比他更加强悍的力量向他的手掌反逆而来。只见他的手迅速抽离,体向后仰去,差点就从高空掉下来。

    其余三个黑衣人连忙问道:“队长,怎么啦?”

    “没、没事。”

    他口中说着没事,是因为他根本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用极度诧异的目光向小枫看去,小枫叶看着他。四目相对,黑衣人的脸型再度扭曲,他看得很清楚,在这个小孩的小小眼眸里,有两条火龙在那里游走,火光之后隐隐约约可见一个模糊的影。

    他形不断退后,口中喃喃,但也能他在重复的说着三个字:大——公——子!

    斗武场上,南宫逸的天罡阵就像一个庞大的磁场,此时唐天明和吴淳已深陷阵中。早前他们二人催动追魂和剑气,本想借着几乎透支的强大力量冲破南宫逸的天罡阵,让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追魂和剑气竟和南宫逸的罡气相溶,致使那罡气不减反增。

    五重罡气乃千年绝世武学,然千年以来能完全参透这武学的却是寥寥无几。若能有幸习得其中皮毛,修为自可更上一层。

    “以五行之素,介天地之灵气,通于奇经八脉,则成罡气。罡气化为虚,流转十二经脉。意念所在,随心而控,攻可为矛,守则为盾。”

    南宫逸心中早已牢牢记住这段五重罡气要诀,他很清楚,自己支配着如此巨大的天罡阵是绝不能有任何疏忽的,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天罡阵是以《五重天罡》中“通天为阵”之法变通而来,此法借天灵之气,行五术之能,乃道家上层阵法。

    南宫逸双手挥动,他宽大的衣袖被风吹得鼓鼓,动作看起来显得有些生涩。他的双手又突然停住,对着在狂风中还没稳住体的唐天明和吴淳说:“我的天罡阵如何?可服否?”

    “你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么?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吴淳毫不客气的回道。

    “哦?听闻吴兄几年来研习《天剑异术》成果斐然,我很好奇在这等境况下你的《天剑异术》是否还能催动得起。呵哈哈!”

    说完,原本就停在半空的双手向下一挥,阵中的气流再次发生异变,上空的云也越积越多。在气流的带动下,乌黑的云层也不断的翻滚,偶尔有几条闪电向斗武场这边劈来,但很快就消失在风阵之中。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道传说之龙困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