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节、契约令(2)

    “大哥!”叶剑言又止。

    “嗯?”

    “三弟有一事不明,此时当真是你和南宫逸商议而得?难道你看不出南宫逸的野心么?”虽然叶剑相信秦昊,不过还是把自己疑虑说了出来。

    秦昊没有回答叶剑的话,他的眼睛一直都是看着场内的。或许他正陷于沉思中,而没有注意到叶剑的说话。

    “南宫逸肯定会利用这三道契约令控制其他家族势力,其野心昭然若揭。”听到佟莲花说有三道契约令时,柳天瑞愤愤不平的说道。

    他们三人挤在拥挤人群中看着场内局势,秦昊从一进来就没有说什么,也不管其他人的擦肩碰撞。反而柳天瑞和叶剑还不时的向挤过来的人唠叨两句,有点不胜厌烦的样子。一开始就是秦昊提出要混入人群,叶剑和柳天瑞都是想直接进入场内的。叶剑和柳天瑞认为以他们三人的份进入场内并不是件难事,而秦昊却一直坚持要混入人群。二人拗不过他,只好跟着秦昊混入这人群中来。

    叶剑看秦昊还没说话,就用手臂轻轻的碰了下秦昊。秦昊“哦”的一声才把目光移向他们二人。

    “大哥之所以放纵南宫家的野心,是否是因为担心北漠会趁我们溃散之时来犯?”柳天瑞问道。

    “他们——已经来了。”隔了许久,秦昊才一脸深沉的说道。

    叶剑和柳天瑞都有点懵,“他们”指的是谁?既然“来了”,那又在哪呢?

    秦昊没有再说下去,他闭上双眼后深深的呼吸了一下。他感觉自己的血液像是被什么吸引着,如江河般不断的汹涌、翻滚着。这种奇妙的感觉对他来说并不陌生,这是他们族人所特有的能力。秦昊相信现在他的族人肯定也感觉到了自己。

    “你只说对了一半,如今北强南弱已成事实。北漠之强,强在慕容家能独霸一方、执掌大局。而三江之弱,弱在人心不和,各势力又积怨太深。然而我支持南宫家主持三江事务,却是另有考虑。你们想想,难道北漠真的能在不知不觉间杀害如此多的高手并且全而退么?恐怕就连慕容傲本人也没有这个能耐吧!”秦昊对柳天瑞说道。

    “莫非还有比北漠更强大的威胁存在,才使大哥如此力南宫逸?”柳天瑞接着说道。柳天瑞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是那么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答案,以致急促的话语中竟有些颤动。八年前的那一夜,对柳天瑞来说就是一个噩梦。此刻他最想知道的就是八年前的那些神秘人是不是秦昊所说的那股势力。

    “我,不知道。”

    秦昊说着话时,他不敢看向他的二弟。他怕和柳天瑞眼神交接,因为这样会使他为自己的过错而痛苦万分。

    这样的答案使柳天瑞很失望,他觉得秦昊说话时眼里溢满了歉意和伤愧,这让柳天瑞很不习惯。

    斗武场内狂风大作,吴淳和唐天明驱动强大的真元向佟莲花和南宫逸所在的台面上飞驰而去。

    佟莲花被强大的力量得退了几步,眼看两位家主已经快来到眼前,南宫逸却依然泰然自若。

    “你说要以你号令为遵,也包括我们吗?”唐天明形刚停住便说道。随着唐天明的声音响起,吴淳和唐天明很是默契的收回气势,周围立刻平静如初。

    这似乎在南宫逸的意料之中。

    南宫逸见状,轻轻笑了一声说道:“十多年了,看来二位修为都长进了不少啊。自从那年我们三人联手剿灭北漠在鹿山的据点以后,我才知道吴、唐两家也同样是继承了清虚的千年绝学……”

    “闲话少说。都是些陈年往事,提它干嘛。总之,三道契约令之事我坚决不答应。”吴淳本就是一个直来直去的人,南宫逸的话让他听的有点不耐烦。

    南宫逸也不生气,上前走了一步,很和气的拍了下吴淳的肩膀说道:“吴淳兄稍安勿躁,何不等佟老板说完第三道令再做定论。我相信你会改变主意的。”

    吴淳转过“哼”了一声,也不再说话。

    “那么就请佟老板继续。”唐天明说道。

    佟莲花闻言,拿起手中的羊皮纸念道:“第三道令——开启古塔之门,重拾千年之武学。”

    此言一出着实把在场的所有人都震住了。

    古塔,一个多么神圣的名字。不管江湖局势如何变更,它都是这样静静的立在那里,久而久之,百年或千年,人们开始仰望它的塔,甚至像信徒一样在它的影子下虔诚的祈祷。是谁建了它?建它何用?这似乎已经不重要了,人们只知道上一代人都在做着同一件事——守护古塔。

    而如今呢,他们听到了一个最为荒唐、狂妄的言论。他们从未听说过开启古塔之说,如果真的可以开启,那么里面又会有怎样的秘密呢?

    关于这个,没有人不会感到好奇。

    唐天明和吴淳听了佟莲花的话后,都不约而同的向古塔望去,一时间竟是看得入了神。

    “古塔,我们对它知道的太少了。真的能进去么?”

    唐天明突然间挤出这话,也不知是对着谁说的。

    “这事最清楚的莫过于南宫兄了吧。”吴淳用似是嘲讽的口吻说道。

    “古塔是清虚前辈们留给我们最宝贵的东西,而江南、西川,中原都是清虚的遗脉。为表结盟的诚意,因此我南宫逸不想在古塔的事上对大家有所隐瞒。”

    “以前江湖一直传言古塔有绝世武学之术,此事并非讹传,是确确凿凿存在的事。遗失的部分清虚武学也很有可能在古塔里。”

    南宫逸的话让所有的人明白,古塔里若真有传言中的绝学,那么只要得到它,就可以让局势改变。唐天明和吴淳的心里也很清楚,不管南宫逸做什么事,他都是在为自己的“大业”而考虑,或许他想要的是开创出另一个“清虚”,那对于其他家族来说会是件可怕的事。

    “结盟之事关乎各派势力的存亡,乃是重中之重的事,谁也做不了主。不过,任凭你说的再好,在我吴淳带领下的吴家肯定是不会依附于南宫家。而江南各派势力向来都没敢违逆过吴家,那么你又当如何处之?哈哈。”吴淳用调侃的语气说道。

    此刻,南宫逸的的脸色早已是青红不定。

    唐天明却又接着说道:“虽说是结盟,实则束缚了各势力的发展。长此以往,我等还有何立足之地?”

    听完他们二人如此说话,南宫逸却突然仰天大笑,纵跃到中间擂台的狮像上,说道:“既然如此就让江湖规矩来说话吧!一切都以力量来决定……来吧!”

    这时候,在场的人都可以感受到南宫逸周真元流动。他缓缓将双手摊开,掌心之间,紫色的光芒渐渐扩大,强大的真气正在他的手上聚集。一声长啸,声音直穿破苍穹,狂风还混杂着吼声的余浪吹向每个人,让人不寒而粟。

    南宫逸凌于空中,隐约可以看到几种不同颜色的光芒在绕着他旋转,颜色还不断的变换更替着。南宫逸支配着强大的真气,如同正做着一件轻松的事一样,足见他修为之强,绝非一般人可比。

    “两位老友,是否有信心在天下人的面前证明下你们的实力?”很显然,南宫逸这话是对着唐天明和吴淳说的。

    “五重天罡——”

    唐天明和吴淳都惊讶的说道,对视了一眼,都不由得眉头紧蹙。看来他们是真的低估了南宫逸的实力了。曾在十多年前,他们二人就见识过南宫逸五重天罡的威力,那时他还是处在初学阶段,并无今这等气魄。

    此时,斗武场之内恐怕只有唐天明和吴淳能感受到那真气的异样——这样的气势要比十多年前强的多了,唐天明和吴淳再清楚不过了。

    不过,唐天明和吴淳也非等闲之辈,更何况这是在天下人面前,他们二人怎能示弱。二人话也不多说,同时向虎狮座像之上那刺目的光芒飞去。

    真气在疯狂的聚集,如同饥饿的猛兽。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道传说之龙困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