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汾水红衣情

    看着因为刚才激战而更加破损的船,叶剑摇了摇头,很是无奈的样子。想起刚才被风阵困住,自己拼死一搏才脱出困境,要是稍有偏差,粉碎骨也不为过。从一开始他就吃了大亏,先是段云飞在他毫无防备的况袭来,以致自己只能仓促应对,还险些丧命。叶剑也很后悔启用自己不太熟练的白羽水阵,才使自己最后真元不足而败下阵来。对于段云飞这种以浑厚的真元见长的武者,他就应该用无相剑诀以其缠斗。

    他也不再多想了,碰到这等事也只能自认倒霉了。于是又一副懒散的样子躺在船板上,任由帆船在江上漂流,自己全然不理了。

    江面丝丝凉风吹来,疲力竭的他睡意正浓,在船板上辗转一会便已睡去。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又似乎听到一声熟悉而又略带野蛮的呼喊,又觉一抹红杉远远的在向他飘来,叶剑只道是梦境,而这声音和红衣又真真切切。他下意识的猛然惊醒,几乎是跳着起来的,连忙向上游望去,说道:“这丫头还真是我肚子里蛔虫,这样也给她寻到了。”

    江面上一艘挂满红彩的帆船缓缓行来,船上那位红衣女子不断的向这边招手,口中喊着:叶大哥——我是倩儿啊。

    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和亲切,如同一抹夏凉映入了他干涸如沙漠的心。

    这女子就是伊倩,北漠慕容夫人伊舒的妹妹。在北漠的慕容家主和他的夫人都是位高权重的人,伊倩自然是倍受关注。伊倩倾于叶剑已是世人皆知,可三江之地与北漠是水火不容的敌对势力,其中恩怨不是一时半会就能道明,他们俩的关系从一开始就被两地的武者指责。所谓三江就是指黄河、长江、怒江,因为南宫家、吴家、唐家分别盘依着这些江流,所以江湖上习惯把它统称为三江。

    叶剑定眼一看,只见一红衣站在船缘上不停的向他招手,边还有两个年轻秀丽的婢女,分别站于两侧,手中还有佩剑。这红衣女子不是伊倩又会是谁。叶剑表古怪,也不知是喜还是忧。

    红影拂动,形轻盈的滑过江面留下道道水纹,很快就来到叶剑所在的船上。刚刚站稳便不由分说的拽住叶剑的衣襟,笑嘻嘻的说:“我说过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想的和你做的都瞒不过我,这回你信了吧?嘻嘻!”说着自个就呵呵的笑起来,见叶剑想要从她手挣脱而出,伊倩却很不高兴的把他向前拽了一步,美眸睁得大大的瞪着他。

    突然她感觉到叶剑有点不对劲,退了一步,把他由上至下的看了一翻,不由大叫:“哎呀,你怎么受伤了啊?”

    被她这么一来一去的折腾,本就破旧的船早已不堪重负,船已有一半搁在水下。叶剑没好气的说:“你就甭管这些了,这点小伤修养几天就能痊愈了。看看你把我这‘逍遥浪子号’宝船都糟蹋成什么样了。”说到宝船时还不忘用手指向船,一副要你赔的样子。由于说得带劲,受伤的叶剑不免轻轻咳嗽了几声。

    伊倩刚才一心想着叶剑,来得又急,没去注意这船。听他这么一说,伊倩看了下那船,不由扑哧一笑:“这就是你的宝船啊?那改天倩儿给你弄来一百艘,也够咱俩浪迹天涯了吧。”

    “一百艘?你这是要我去当海贼么?哈哈!”

    伊倩已笑得弯腰捧腹,完全没有了和她“妖女”称号相符的蛮横无理,更多了一种邻家小妹的调皮。

    “有什么好笑,再不走我们可就要真的要葬江底了。到时候江湖上肯定会有人这样说:叶大侠受妖女迷惑,双双跳江殉了,着实可惜、可恨啊。”伊倩看他讲得风趣十足,笑得正开心,突然被叶剑一手抱住,施展轻功踏过水面,稳稳落在她的红船上。

    伊倩在叶剑的怀里嗔怪道:“有甚可惜可恨的,和我殉亏了你么?”

    叶剑放下手中的伊倩,说:“跟你说正事儿,你姐夫此次找你,可有为难你?”

    “倒也没怎为难我,他只叫我以后不要再与你相见。要是不听话就派人把我抓回去,不再许我离开慕容家。”说着便嘟起了嘴一脸委屈的样子。

    叶剑忙问:“那你是没有答应他了哦?”说完叶剑还不忘相四周看看有没有慕容家的追兵。

    “要是我不答应的话此刻我已经在北漠了,所以我这次可是冒着被家法惩罚的危险找你的。以后可不能再去找你了,你要是想我了就来幽州郊外一个叫梅花阁楼的地方来找我。看,这是姐夫给我梅花符,我现在可是楼主咯。”说到梅花符时,伊倩也不由得满脸的自豪。

    一枚青铜制成的令牌上刻着一朵梅花,下方是一个和梅花一般大小的“令”字,叶剑一眼便看出了伊倩手中拿的正是慕容家的“梅花令”。

    叶剑心想:倩儿对我竟然如此信任,毫无设防,就连北漠在中原的据点也与我说了。如此深意重,我叶剑倒是不如她了。假如没了这种种恩怨,我和她一定会是羡煞旁人的神仙眷侣了。

    他双手搂住伊倩,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你和我之间,种种障碍如大山江河,其中艰难你我都知,如若可以,我真想带你走偏天涯,看尽明月。此生就再无憾事了!”

    “叶大哥,我……”她细声低语,恍若梦喃。言语中掩不住的深,在伊倩心里,这些话语那是比得上千百个承诺。

    曾几何时,月光之下,白衣冉冉,那洒脱的影,融入了夜色,她怎能忘记这初次邂逅的和景。时至今也依旧痴狂如斯,又怎能遗忘,怎能放下。

    “我叶剑可以洒脱一世,不顾世人冷眼,可也逃不过世俗的枷锁。你的姐夫是慕容傲,他与三江的家族势同水火……其中干系你可明白?”

    她明白,而且比谁都清楚,只是她不想面对,却又做不到不顾一切,因为她也有她的锢和枷锁。

    正当两人聊得意浓浓,站在一旁为他们把风的两个婢女突然转过来,其中一个恭恭敬敬的说:“小姐,去往幽州的路口已经到了,从此处前往,三天后就可到达。”

    另一个婢女又接着说:“请小姐和叶公子先行下船。”

    叶剑和伊倩下了船后,两个婢女点燃了船上的火种,原来船上红色的挂彩都是由纸质的。瞬间便火势蔓延,把船烧得灰烬全无。叶剑知道她们这么做是为了不让伊倩的行踪暴露,也就没再多问。

    在这个路口,往北走就是幽州,往南走就是去扬州的方向。她们就在此分别,一人往南,三人往北。

    扬州城内。

    城内大街小巷错综交换,有小铺、酒楼,各种商业建筑琳琅满目,熙熙攘攘的人群来来往往,车水马龙。扬州滨临东海,地处南北交通经贸要道,其地位不言而喻。

    “段兄还在生气吗?我也是为你好,其中利害关系你也应该明白。”说话的正是宋仁。一路上段云飞老跟他板着脸,此刻两人已经赶回扬州城,正在去往南宫家的路上。

    “这么说我还要谢你咯,你看叶剑那嚣张的样子,想想就生气。若不是你上来,我定把他手中的白羽夺了过来不可!”

    “如果你真夺了他的剑,那你可就置家主于不仁不义之地。你要知道你现在已经是南宫家臣,你的行为代表着南宫家,家主为了江湖道义,肯定会拿你问罪,好给外人一个说法。更何况叶剑是秦先生的拜把兄弟,你得罪的起么?”

    段云飞本来就是个粗汉,做事只凭意气,从不思前想后。他是不久前才拜入南宫家,和其他人都和不来,甚至还发生过矛盾,在众人中只有和宋仁一人和得来。

    两人并肩说着话,正向南宫家府邸走去。

    会客酒楼是扬州城内最有雅致的酒楼之一,五层的楼阁高高竖起,比起周边的商铺显得格外突出。各色各样的客人集聚于酒楼,闹非凡。

    不同于其他雅间,这间房内,一个男子,一桌子好酒好菜,男子安然的端坐着,自个斟酒微饮,却未曾动筷子,显然是在等人。阳光从窗外斜斜映入,他的影被照得老长,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二哥,你也真够利索呀!咦。好酒,好酒啊!是陈年烈酒?!”人影穿过门帘,一白衣,肩背长剑。走到桌前,男子似乎还没有察觉到这人的突然闯入,抑或又是故意而为,但见那人已毫不客气的斟酒便饮。

    他便是“逍遥浪子”——叶剑。

    被他叫做二哥的就是入赘唐家的柳天瑞。

    听到阔别已久的兄弟爽朗的声音,柳天瑞闷闷不乐的心也被一扫而空“三弟不愧是行家,来、再饮一杯,好酒当配英雄啊!“二哥我一大早就把我们这老地方包下来,这儿客人这么多,稍晚些可就没了。”说完二人便相对而笑。

    “二哥想的还周到,就不知大哥此刻又是在何处?我在凉州收到你的传信后便欣喜不已,自五年前相别以来我们兄弟三人就没再相聚过,其间更是彼此杳无音讯了。大哥虽做客于南宫家,但也是行踪难定,想见上一面也是极难的事。”叶剑打转着手中的酒杯说。

    柳天瑞这次来扬州是跟着唐家家主到南宫家参加三江会盟,这等大事秦昊定会到场,于是柳天瑞便捎人托信于叶剑,以叙五年之别。

    “自我们结义以来大概有八年了吧?想起当初,现在都还血沸腾。”柳天瑞不由得想起当年三人仗剑江湖的事,心中不免一阵激动。

    “是啊,那年我们都青年少,又是初涉江湖。”叶剑斟了杯酒又说,“为了追求更强的武道以成就功名,我们一路追杀‘江湖公敌’而相遇于西川边陲之地……因为共同的梦,我们相识了。”

    “是啊!还有我们曾经以为的天下和道义。”柳天瑞的眼神恍惚,仿佛这话不是对着叶剑说的,而是在嘲笑着自己。

    “这些都无所谓了,不是么?最重要的是我们兄弟三人都在。”叶剑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沉,直至话语都卡在嘴边。

    柳天瑞已然失了神,也不知思绪飘到了何处!看着柳天瑞突然的沉默,叶剑也没想多说什么,只是他觉得此刻的二哥竟是如同受尽了人世苍凉的人。叶剑知道他的伤痛是没有人能够体会的,因为那真的是人世间最苍凉的痛……

    八年前,柳天瑞和叶剑是年轻一辈中的新起之秀。柳天瑞因习得“魅影老祖”的魅影之术,修为可谓突飞猛进。而叶剑依靠着“血灵之剑”——白羽的威力,使得同辈的人只能望其项背。

    当时赵垣因为被“血灵之剑”莫邪反噬而坠入了魔道,乱了心智,嗜血成,到处作乱杀人,成为江湖一大公敌。很多武者为了成名,都想杀了赵垣,无奈他手中的莫邪着实厉害,再加上他已入了魔道,对“血灵之剑”莫邪的支配几乎达到极点,想要杀他已经是件非常困难的事。而其中就有秦昊、叶剑和柳天瑞计划着击杀赵垣,他们三人在凉州境内的首阳山合力猎杀了赵垣,从此三人名扬天下,名声响遍江湖。后来他们又把从赵垣手中夺来的莫邪亲手交给了赵家庄,于是仨人的侠义之心再次被世人称道。

    三人从此仗剑江湖,肝胆相照,成为生死之交并结义为兄弟。对于这段回忆,他们一直都彼此深藏着,不曾忘记。自五年前柳天瑞入赘唐家后,他们三人就分道扬镳,各自东西。叶剑游走天下,历尽山川江河,成为名气颇高的游侠。而秦昊则以宾客的份留在了南宫家,因为深不可测的修为和处事公正,从不偏袒的作风,他受到江湖上很多人的尊重。

    二人重温了那段完事后,柳天瑞也渐渐放开了心怀,叶剑便向柳天瑞讲述了自己五年来游历江湖的事迹,言及兴奋之处便是手足舞蹈,那里还有一代名侠的风范。他的一些事迹经口口相传,流传颇广。柳天瑞也是有所耳闻,但叶剑讲得声并茂,就连从不笑的他也不得不朗声开怀。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道传说之龙困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