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拆迁事件(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世纪长风 书名:草根官道
    王勇志说道“这房地产开发公司是天南市政法委书记王斌的公子王高林和靖都省省委宣传部长刘洪的公子刘晓伟合伙开的,而且?”

    王勇志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不过当他看见雷洪那凌厉的眼光时,不再有丝毫的犹豫,说道“而且这家公司的引进当时也有市委杜峰书记打了招呼的,所以?”

    雷洪的眉头皱了一下,当初这事他听王勇志说过,不过因为忙新华镇的事,自己也没有在意,只是交代王勇志对资格的审查一定要把严。.

    “他们的资料怎么样?资质这些满足房地产开发的条件吗?”雷洪在那里问道。

    王勇志点了点头,说道“这是我亲自查验了的,所有手续是没有问题,而且对于那些证件我也是到相关部门进行了仔细核对,没有什么虚假。只不过?”

    王勇志这次没有停顿多久,接着说道“只不过你是知道的,像刘部长和王书记这样的背景,弄出资料和证件来,那是易如反掌的事。”

    雷洪没有说话,因为王勇志说的是实事。

    “现在受害家属的绪怎么样?”雷洪不再问资质的事,现在最为重要的是如何妥善解决这件事才是最重要的。

    王勇志叹了一口气,说道“今天算是暂时安抚下来,只不过他们家属说了,明天还会组织更大的集会?一定要为死去的亲人讨一个说法。而且很多群众也是参入其中,所以很是麻烦。”

    雷洪的眉头紧皱,“牛书记呢?”

    王勇志回答道“她今天也是去了现场的,只不过效果不大,她现在已经去市里,估计现在市里针对此事,还在开会吧?”

    雷洪也不再说什么?在送走王勇志后,雷洪静静的坐在那里考虑着事

    事件的发展正如王勇志预料的那样,在天刚见亮的时候,事故现场就聚集了大量的人。那里的主干道也被完全挤占,想进入县里和出去的车辆都被分成两段。

    最为重要的是,不明真相的群众也越聚越多,在家属的刻意宣传下,很多群众的绪也都被煽动了起来。

    “开发商以远低于市场的价格让我们出卖房屋,我们都是没有正式工作的人,那点钱能让我们干什么?难道让我们去睡马路吗?”

    一个中年妇女在那里大声的诉说道,“我们肯定不会同意,他们就断电断水,还找社会上的人来威胁我们,半夜往家里扔死鸡。”

    中年妇女在那里越说越悲伤,不停的哭咽着。

    “没有想到他们居然这么胆大包天,前晚明明知道我们家里还有两位老人和小孩,居然不吭一声就开始拆迁,这不是故意杀人吗?”

    中年妇女在说完这话后,就晕过了去。

    “请问,你们怎么知道他们清楚里面有人?是不是这只是你们自己的猜测,他们应该不会那么大胆吧?”一个看起来装着新鲜的年轻人在那里问道。

    一个中年男人站了出来,“怎么不知道,昨晚在他们拆迁的时候,老丈人给我们打了电话,而且我们还清楚的听见老丈母在对外说家里有人,让停止拆迁。我从电话里还听见他们那嚣张的回答。你说,他们难道不知道?”

    男人的脸上是愤怒的。

    年轻人在那里继续问道“那怎么只有你们一家人不搬走,而其他人都搬走了呢?是不是你们想故意抬高要价呢?”

    年轻人的问话彻底激怒了中年男人。

    “你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具体真相,你有什么发言权?”中年男人在那里指着年轻人大声呵斥到,“我告诉你,现在道县的正常房价是六百元一平米,但开发商只给我们三百元一平米,你说,要是你,你能同意吗?我给他们说过,只要你按现在的市场价格赔付我们就行,或者在这里给我们分一同样大小的房子也可以,难道我这要求还高吗?大家评评理,是你们,你们觉得这过分吗?”

    面对中年男人愤怒的神,年轻人似乎没有注意到,脸上甚至还露出得意的笑容。

    只不过在这年轻人得意的时候,周围其他的人向他围了过来,这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临近。

    “你说,你是什么人?我看你根本不是本地人,是不是开发商让你过来搅局的人?”

    “我告诉你,你们这把人都的没有了活路,那大家也不会让你们有活路。”

    围上来的人在那里气愤的说道。

    这让年轻人感到了危险的近,他知道这些人误会自己了,要是不赶紧澄清自己,那自己极有可能梦断这里。他现在可还不想死,他马上就要出名,马上就会发达呢,怎么能被大家误会呢,要是真的对方都激动起来,那就亏大了。

    年轻人赶紧站起来说道“大家误会了,我这次来是帮大家的。我是记者,这是我的记者证,我昨天听说这里发生了野蛮拆迁事件,所以急忙的赶了过来,目的就是想还原事实真相,为大家讨回一个公道。”

    年轻人在那里递出自己的记者证。

    果然,围上来的人在听了年轻人的叙述后,终于放松了神,这让年轻人也是大松了一口气。

    “李飞?东方周末报记者。”

    一个人在那里看着李飞的记者证念着,然后以审视的目光看着李飞,问道“你真是过来实地采访,不是他们开发商派过来颠倒是非的?”

    李飞收回记者证说道“你们想想看,如果我是开发商派过来的,我会这么愚蠢吗?我这叫深入现场,了解事实真相,才能发出最客观的报道,才能为你们讨回公道。”

    刚才那中年男人此时站了出来,“我是被他们拆迁这家的家住,叫刘德源,刚才说话的是我的老婆,拆迁中被压死的是我岳母岳父老两口,还有一个受伤的是我的小儿子。”

    李飞点了点头,对刘德源说道“刘大哥,这件事发生后。难道道县县委、县政府都没有一个说法吗?”

    刘德源很是气愤的说道“昨天发生这事的时候,县委牛书记来了,还有很多县委领导也来,只不过他们没有给我们一个准确的答复,说是今天会处理这事的。”

    李飞点了点头,眼睛闪了一下,继续说道“好像开发建设这一块,应该是雷县长负责的事吧?他怎么没有来吗?”

    刘德源摇了摇头。

    李飞继续问道“你们有没有打听过,这开发商和雷县长他们有没有什么关联呢?这开发建设应该是政府这块负责的。出事后,他又没有来现场,是不是有点巧合?”

    刘德源也是摇了摇头。

    “哎,其实你们在这里闹,我觉得不对,你们该去县政府找雷县长伸冤嘛?”

    李飞在那里看似很平淡的一句话,却让刘德源觉得很有礼。

    “各位,这位记者说的对,我们应该去县政府,要是他们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就坚决不答应。”

    刘德源站起来在那里大声的说道,只不过这话却让李飞很是郁闷,但这也没有关系,只要事闹的越大越好。

    “我是雷洪,你们可以在这里给我说你们的要求”

    就在刘德源的声音停止的时候,一个年轻人从围观的人群中走了出来。不过因为现场围观的人很多,怕出现危险,已经跟来的警察赶紧的围在雷洪的周围。

    雷洪摇了摇手,对着赶过来的道县局长甘斌说道“把警察都撤了,早外面维持秩序就行,防止有人借机生事。”

    很快,警察就散了出去。

    就在这时雷洪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通电话没有说话,但眼睛却是看向一旁的李飞的。

    雷洪挂断手机后问道“我是县长雷洪,能够给我说说具体况吗?”

    看来那刘德源是认识雷洪的,此时站过来说道“雷县长,求你给我们坐主,他们野蛮拆迁,罔顾人命。”

    刘德源在悲伤的心下将所有的事发经过说了出来,而雷洪也是听的眉目紧皱。

    听完刘德源的话后,雷洪沉声的说道“刘大哥,这是我们县政府的失职,你放心,这事我们一定要严查,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呵呵,雷县长,你这话应该是现在官场上最流行的官面话吧?出事后,当官的都会这么说,但结果呢?还是以权压人,不了了之”

    就在雷洪在那里安抚刘德源的时候,那李飞在旁边冷哼哼的说道。

    这话也让刘德源把目光看向雷洪,那眼神是一种怀疑的眼神。

    “你是?”雷洪转眼望着李飞问道。

    “东方周末报记者李飞”李飞也很是干脆的回答道。

    雷洪笑了笑“李记者的反应真是快的嘛?你们报社在燕都,你居然这么快就出现在道县,不知道是该说你敬业精神好呢?还是说你的第一反应迅速。”

    李飞岂有听不出雷洪这话是讽刺的意味,他也不管这些,便笑着说道“雷县长,只要有好的新闻和好的题材,我们都会及时出现。你也不要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说说你们道县和这家房开商的关系吧?”

重要声明:小说《草根官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